本页主题: 京剧革命十年[初澜 (1974.07.05)]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ngeadmin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京剧革命十年[初澜 (1974.07.05)]

京剧革命十年

初澜 (1974.07.05)

《人民日报》

  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艺路线指引下,京剧革命已经走过了十年的战斗历程。十年的时间不算长,但在我国的文艺战线上则发生了巨大的根本性的变化。

  十年前,刘少奇和周扬一伙推行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专了我们的政。在他们的控制下,整个文艺界充满了厚古薄今、崇洋非中、厚死薄生的恶浊空气。盘踞在文艺舞台上的,不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就是形形色色的牛鬼蛇神,几乎全是封、资、修的那些货色。这是多么反常的现象:政治上被打倒了的地主资产阶级在文艺上却依然耀武扬威,而做了国家主人的工农兵在文艺上却照旧没有地位。这种情况,严重地破坏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危害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的根本利益。

  十年后的今天,已从根本上改变了上述状况。以京剧革命为开端、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经过十年奋战,取得了伟大胜利。无产阶级培育的革命样板戏,现在已有十六、七个了。在京剧革命的头几年,第一批八个革命样板戏的诞生,如平地一声春雷,宣告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指出的革命文艺路线已经在实践中取得了光辉的成果,中国社会主义文艺的新纪元已经到来,千百年来由老爷太太少爷小姐们统治舞台的局面已经结束,工农兵英雄人物在文艺舞台上扬眉吐气、大显身手的时代已经开始。这是中国文艺史上具有伟大意义的变革。近几年来,继八个样板戏之后,钢琴伴唱《红灯记》,钢琴协奏曲《黄河》,革命现代京剧《龙江颂》、《红色娘子军》、《平原作战》、《杜鹃山》,革命现代舞剧《沂蒙颂》、《草原儿女》和革命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等新的革命样板作品的先后诞生,巩固和扩大了这场伟大革命的战果,进一步推动了全国社会主义文艺创作运动的蓬勃发展。革命文艺作品如百花盛开,春色满园。文学、戏剧、电影、音乐、美术、摄影、舞蹈、曲艺等各方面,都出现了一大批好的和比较好的作品,并将继续涌现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十年的发展趋势表明,我们社会主义文艺事业一年比一年繁荣昌盛。

  十年巨变,决非偶然。发生在中国的这场京剧革命,是由社会主义历史时期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现实决定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斗争的必然产物,是党的基本路线指引下无产阶级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战略措施。

  国内外阶级斗争事实告诉我们:无产阶级革命进入社会主义阶段以后,被打倒了的阶级不甘心失败,总是利用他们在意识形态方面长期形成的影响,腐蚀、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向无产阶级发动进攻。文艺领域,更是被他们用作宣传反动世界观、复辟资本主义的桥头堡。苏修叛徒集团在全面复辟资本主义的过程中,就是把文艺作为制造反革命舆论的一个重要部门。在我国,地主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刘少奇、林彪之流拚命地抓意识形态、抓文艺,目的也是如此。这些事实说明,单有经济战线的社会主义革命,如果没有包括文艺在内的政治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制度还是不巩固的,资产阶级复辟的梦想有可能变为现实。无产阶级要将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粉碎阶级敌人的复辟阴谋,就必须同他们针锋相对,牢固占领文艺阵地,重视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实行在上层建筑领域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中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

  毛主席从来十分重视意识形态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亲自发动和领导了文艺战线上的历次重大斗争。在一九六二年八月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和九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主席深刻总结了我国革命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更加完整地提出了党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号召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和阶级斗争。一九六三年,云水怒吼,风雷激荡。国际上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与现代修正主义者的公开论战,国内广泛开展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把无产阶级反修防修的斗争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随着国内外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激化,文艺领域里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进一步尖锐起来。就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毛主席针对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控制下我国戏剧以及其他艺术部门所存在的问题,明确指出:“社会经济基础已经改变了,为这个基础服务的上层建筑之一的艺术部门,至今还是大问题。这需要从调查研究着手,认真地抓起来。”这就为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提出了任务,指明了方向。在毛主席的号令下,无产阶级首先在京剧、芭蕾舞、交响音乐这些领域里发动了革命。一九六四年七月,江青同志在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人员座谈会上发表了《谈京剧革命》。这一重要讲话充满着马克思主义的反潮流精神,是一篇向修正主义文艺路线宣战的檄文。十年来,它一直鼓舞着革命文艺战士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战的胜利进军。

  旧京剧是地主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顽固堡垒。它的演出剧目的主要内容,概括起来,就是狂热地宣扬孔孟之道。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什么“忠孝节义”、“忠恕仁爱”等等反动思想,在旧京剧的舞台上都化为被歌颂的形象。唯其如此,清王朝的反动统治者以及后来的北洋军阀、国民党反动派都把旧京剧奉为“国粹”、“国剧”,那些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强盗也把它捧上了天。这与其说是在尊崇,不如说是在利用。他们利用旧京剧所宣扬的孔孟之道来腐蚀、毒害和奴役中国人民。刘少奇、彭真、周扬一伙站在反动阶级的立场上,把京剧界搞成了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在舞台上继续用孔孟之道毒害群众,同时还利用京剧形式炮制了一支又一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毒箭。这些咄咄怪事,难道还能继续下去吗?不能了。如果容忍它,就是容忍挖社会主义的墙脚,就是容忍中国倒退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黑暗社会。这是中国人民决不答应的。无产阶级文艺革命选择京剧作为突破口,本身就是一场批判孔孟之道的重大斗争,就是要拆掉千百年来反动阶级赖以制造人间地狱的精神支柱。攻克旧京剧这个顽固堡垒,就能积累斗争经验,推动各个文艺部门以及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革命,使之适应并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

  十年巨变,来之不易。京剧革命,是十年来上层建筑领域各条战线社会主义革命中打头阵的一次伟大战役,所遇到的困难和阻力特别大,所花费的气力也特别大。这是一场大破剥削阶级文艺、大立无产阶级文艺的彻底革命,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如何战胜旧京剧及其在人们头脑中的影响,如何创造崭新的革命京剧,如何让工农兵英雄形象牢固地占领舞台,这一系列问题的解决,都没有先例可循。应该看到,地主资产阶级在京剧舞台上惨淡经营了一、二百年,使旧京剧成为我国戏曲中技艺性最强的剧种,无产阶级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改造它,超过它,压倒它,这决不是轻而易举的。万事开头难。这就要有顽强的革命毅力,去做大量的、前人所没有做过的事情,为后来者开拓革命之路。

  无产阶级能否牢固地占领文艺阵地,关键在于创作出“革命的政治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的统一”的样板作品。有了这样的样板,才能有说服力,才能牢固地占领阵地,才能打掉资产阶级“秋后算帐”派的棍子。因而,京剧革命中占领与反占领的斗争,从一开始就是围绕着革命样板戏而进行的。面对这场革命,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刘少奇、彭真、周扬一伙如大难临头,气急败坏,他们利用篡夺去的那部分权力,使出浑身解数,明枪暗箭,百般破坏,无所不用其极。不仅在人力、物力上故意设置各种障碍,他们还散布种种谬论,使用釜底抽薪的卑劣手段,篡改样板戏的主题,歪曲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企图把京剧革命引向邪路。在那时,革命每前进一步都要经过斗争;每一个革命样板戏的诞生过程,都有一部惊心动魄的斗争史。但是,新生事物是不可战胜的。无产阶级要在文艺领域里战胜资产阶级,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革命征途上的阻力越大,就越能激发出革命者的光和热;阶级斗争中的惊涛骇浪,反而更显示出共产党人大无畏的革命气魄。肩负着历史的使命,马克思主义者率领一批革命文艺战士冲锋陷阵,披荆斩棘,在政治上和艺术上同时进行着极为艰苦的斗争。每个样板作品从剧本创作到舞台演出,从音乐唱腔上的一板一眼到舞蹈动作中的一招一式,无不经过反复修改、精雕细刻。无产阶级所以要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就因为这一批革命样板作品是为发展社会主义文艺事业奠定基础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革命样板作品的榜样力量,将永远鼓舞我们沿着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胜利前进。

  创作革命样板戏的核心问题是满腔热情、千方百计地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从历史上看,塑造哪个阶级的英雄形象,由哪个阶级的代表人物作为文艺舞台的主人,是政治斗争在文艺上的集中反映,是文艺为哪个阶级的政治路线服务的主要标志。搞京剧革命,就是要着重塑造好无产阶级英雄人物的艺术形象,使工农兵成为舞台的主人,把千百年来被地主资产阶级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无产阶级明确提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这就从根本上划清了我们的文艺运动同历史上一切剥削阶级文艺运动的界限。京剧革命的实践证明,只有塑造好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才能在文艺领域里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批判孔孟之道,按照无产阶级的面貌改造世界;只有塑造好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才能在文艺舞台上表现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歌颂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各个革命时期、各条战线上的伟大胜利,鼓舞人民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只有塑造好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才能实现无产阶级在文艺领域里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坚持这一根本任务,就是坚持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这是任何时候都不可动摇的原则问题。

  如何解决好京剧艺术形式的继承革新问题,是与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紧相关联的重大课题。京剧艺术过去一直是表现旧时代旧人物的,刻画反面人物比较容易,要刻画新时代新人物就很不容易。京剧思想内容的革命,必然要求对京剧艺术形式实行根本性的改造。这个问题解决得好,工农兵英雄人物形象就能牢固地占领京剧舞台;解决不好,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就会东山再起。对旧京剧的艺术形式采用“旧瓶装新酒”的改良主义的办法,显然是与革命背道而驰的。让我们时代的工农兵英雄人物去吟唱表现古人的老腔老调,模拟死人的举止动作,势必歪曲新生活、丑化新人物。相反,完全抛开京剧艺术特色,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另起炉灶,搞白手起家,也是走不通的。要让京剧的唱、做、念、打各种艺术手段都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形象服务,就必须从生活出发,打破老腔老调,批判地吸收和改造其有用的东西,标社会主义之新,立无产阶级之异。十年来,京剧革命坚持了“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推陈出新”的方针,正确地解决了京剧艺术形式的批判继承和创新的问题。古与今、洋与中、推陈与出新是对立的统一,也就是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的道理。“不破不立。破,就是批判,就是革命。”革命样板戏中英雄人物的音乐形象和舞蹈形象的产生,都是批判继承和改造了旧京剧艺术中有用成份而进行创新的结果。每个英雄形象的成套唱段设计,对传统的唱腔和唱法都进行了革命,既具有强烈的时代精神,又发挥了京剧唱腔的艺术特色。今天,在人民群众中,不论男女老少,不论是京剧的内行还是外行,都乐于学唱革命样板戏的唱段,祖国大地到处飞扬着我们的英雄人物气贯长虹、激越优美的曲调。旧京剧中那些所谓“最精采”的唱段能有我们革命样板戏的唱段这样广为流传吗?事实已经有力证明:我们的革命样板戏已在艺术上战胜了旧京剧,压倒了旧京剧,为无产阶级开辟了批判继承和改造古典艺术形式的革命道路。

  京剧革命既是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强大动力,也是培养文艺队伍的最好学校。十年来,京剧革命通过激烈的阶级斗争和艰苦的艺术实践,逐步形成了一支无产阶级的文艺队伍。这支队伍,勇于实践,敢于斗争,朝气蓬勃,在无产阶级文艺革命中发挥了骨干作用。他们和音乐、舞蹈战线的革命文艺战士并肩战斗,同广大的工农兵业余文艺队伍汇合在一起,组成了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主力军。无产阶级文艺队伍是在革命实践和艺术实践中形成的。只有从战斗中培养出来的文艺队伍,才有实际战斗力。在京剧革命中培养出来的文艺队伍,在政治思想水平和艺术水平上,都是过去旧的艺术院校所培养的人材不可比拟的。这就表明了,“从战争学习战争”,应当是我们培养文艺队伍的主要途径和主要方法。今后,仍然要坚持在战斗中形成队伍,团结队伍,扩大队伍。只要在战斗中狠抓队伍的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认真改造世界观、文艺观,重视抓创作思想,就一定能发展、壮大无产阶级的文艺队伍。

  无产阶级有了自己的样板作品,有了自己的创作经验,有了自己的文艺队伍,这就为无产阶级文艺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开辟了广阔的道路。过去的十年,可以说是无产阶级文艺的创业期。纵览人类文艺史,各个剥削阶级为建立他们本阶级的文艺,用了多少年!封建阶级搞了几千年,资产阶级搞了几百年,流传下来的代表性作品有限得很。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完全腐朽、堕落了,文艺领域中充斥着什么现代派,野兽派,阿飞舞,脱衣舞等等荒诞下流的东西,五花八门,名堂虽多,实质却是一个,就是毒害和麻痹人民。苏修叛徒集团除了继续恶性发展这些光怪陆离的货色之外,近年来还竭力鼓噪写什么“军事爱国主义题材”,大肆宣扬军国主义,为侵略别国领土的扩张主义服务,为争夺世界霸权制造舆论。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的文艺如同它们的社会制度和思想体系一样,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什么象样的作品也搞不出来了。看看我们的十年,比比地主资产阶级的几百年、几千年,真是“风景这边独好”。

  胜利从斗争中得来,胜利以后还有斗争。无产阶级在粉碎了刘少奇、林彪一伙的干扰、破坏,占领了京剧阵地,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之后,文艺领域里占领与反占领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当前,就有一小撮人在那股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动思潮中,把攻击的矛头指向京剧革命。

  所谓“‘根本任务’欠妥当”。提出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是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这是工农兵作了国家主人之后在文艺上的必然要求,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需要。但有人竟认为“这就欠妥当”,说这是“把文艺手段和文艺目的混为一谈”。这真是奇谈怪论。古往今来,每个阶级都用文艺塑造本阶级的英雄形象,宣传本阶级的世界观,以达到按照本阶级的面貌改造世界的目的。哪个阶级的英雄形象占领文艺舞台,标志着由哪个阶级在文艺领域实行专政。把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贬为一种“文艺手段”,甚至诬蔑当前文艺创作“吃了‘根本任务论’的亏”,这完全是否定工农兵占领文艺舞台,向无产阶级文艺路线进行猖狂的反扑。请问:在旧戏舞台上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统治了几百年,你们何曾说过“欠妥当”?在过去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统治下,舞台上毒草丛生,群魔乱舞,你们为什么不提一句“欠妥当”?如今工农兵英雄形象登上文艺舞台才不久,你们就叫嚷“欠妥当”。两相对照,就可看出你们所谓的“妥当”,就是要把已被赶下台的地主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重新捧上台来,复辟他们的统治地位。

  所谓“样板戏标准太高,顶了台”。“标准太高”吗?各个阶级都有不同的政治标准和艺术标准。要我们放弃无产阶级的政治标准,岂不就是给封、资、修文艺保留合法地位!要我们降低无产阶级的艺术标准,岂不就是提倡粗制滥造,给资产阶级以反攻倒算的可乘之机!所谓“标准太高”,不过是一种攻击革命样板戏的借口。革命样板戏登上舞台以来,确实是把封、资、修文艺顶下了台。这个台顶得好,不顶不得了。不顶掉它们的台,怎样引出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来?哀叹被样板戏“顶了台”,无非是要让封、资、修文艺卷土重来,把样板戏“顶”下去。革命样板戏既然已经占领了舞台,就绝不允许封、资、修文艺重新爬上台来。

  所谓要“突破样板戏的框框”。这是反动的“离经叛道”论在新形势下的变种。把革命样板戏所遵循的创作方向、创作道路、创作原则、创作方法以及在实践中所积累的创作经验,统统诬蔑为“框框”,并且要“突”而“破”之,这究竟是哪个阶级的语言,难道还不清楚吗?他们所要“突破”的,正是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在当今的世界上,文艺不为无产阶级服务,就为资产阶级服务。“突破”之后向何处去?就是倒退到反革命的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突破框框”的实质,就是要在文艺上搞“克己复礼”,把历史拉向倒退!

  阶级敌人对京剧革命的诬蔑和攻击,毫不足怪。这是阶级斗争的必然反映。他们的反动叫嚣,恰好从反面证明我们的京剧革命搞对了,搞得好,触及到他们的痛处,击中了他们的要害。革命是骂不倒的。敌人越是起劲地骂我们,我们越要坚持斗争,进一步普及和发展革命样板戏,回击那股妄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动思潮,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将我们的文艺革命进行到底。

  京剧革命十年,是战斗的十年,胜利的十年,是值得在无产阶级文艺史上大书特书的十年。“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当前,无产阶级文艺革命正向着新的广度和深度进军。只要我们沿着《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引的方向前进,不断总结实践经验,就一定能够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必定是社会主义文艺更加繁荣的年代。“快马加鞭未下鞍”,我们应当加倍努力作战,继续谱写无产阶级文艺史上新的篇章!  

  (原载《红旗》杂志一九七四年第七期)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样板戏 现代京剧
顶端 Posted: 2005-08-15 18:0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4021(s) query 3, Time now is:07-20 22:1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