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否定文艺革命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3.06) ]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ngeadmin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否定文艺革命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3.06) ]


否定文艺革命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

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1976.03.06)

《人民日报》

  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正在深入发展。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不仅在教育界、科技界向无产阶级反攻倒算,而且在文艺界也同样煽起了一股右倾翻案风。他们的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疯狂地攻击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路线,攻击革命样板戏,攻击无产阶级对文艺的领导,为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翻案,妄图达到从文艺舞台到政治舞台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文艺革命的方向,巩固和发展文艺革命的胜利成果,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必须在文艺这条战线上,坚决回击右倾翻案风。  

(一)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诬蔑文艺革命搞糟了,“是路线问题”;紧跟着就有人叫嚷:“路线问题不解决,文艺要搞上去不可能。”有人还公然提出,对十七年文艺“要重新估价”。对于这些修正主义的奇谈怪论,我们斩钉截铁地回答: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路线究竟是不是正确的?文艺战线是今胜于昔,还是“今不如昔”?大是大非,必须辩明。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把持了文艺界的领导权,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他们“热心提倡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却不热心提倡社会主义的艺术”,旧文化部实际上成了“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外国死人部”。作为上层建筑之一的文艺,不但不为工农兵服务,不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不为社会主义服务,不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服务,反而起着破坏作用。这样的文艺不革命能行吗?当然不行。经过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文艺界的领导权真正夺回到无产阶级手中,才从根本上摧毁了这一条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的统治。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对戏剧、文学、电影、音乐、舞蹈、曲艺、美术等,进行了深刻的改造,文艺在方向路线、创作思想、艺术形式、队伍建设等方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试看今日文艺舞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被赶了下去,光彩照人的工农兵英雄形象成了主人公。几千年被颠倒了的历史,又重新颠倒过来。我们的文艺,是在反映中国革命的战斗历程,描绘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壮丽图景,表现工农兵火热的斗争生活,赞美革命新生事物的茁壮成长,歌颂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许多优秀的文艺作品象锋利的钢刀,杀向批判资产阶级的广阔战场;象战斗的号角,鼓舞亿万人民在继续革命的道路上奋勇前进。十多年的文艺革命,披荆斩棘,历尽艰辛,现在已是春色满园,硕果累累。各个艺术品种都有了很大发展,艺术质量和数量都不断提高,在革命样板戏带动下出现的一大批优秀作品的思想、艺术水平是以前不可比拟的。电影故事片出现了不少思想性、艺术性都比较强的影片。工农兵业余文艺创作蓬勃发展,文艺演出的重点放到基层。文艺正在沿着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胜利前进,成为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有力工具。这同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那种毒草丛生,群魔乱舞,文艺为少数人服务,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政的状况,能够同日而语吗?整个文艺界正是“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但是,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顽固地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攻击文艺路线问题没解决,这恰好说明他们要搞的正是一条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对抗的修正主义路线。

  为了否定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否定文艺战线的大好形势,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竟制造谣言,说什么:“样板戏都卖不出去票了。”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还摆出一副“为民请命”的架势,说什么:“广大工农兵对文艺现状不满”。他们攻击文艺革命真是达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事实胜于雄辩。请听听广大工农兵群众是怎样反映的。他们说:“过去看戏,越看越气,现在看戏,越看越喜。”革命样板戏深入人心,它那激越奔放的唱腔,已经传遍塞北江南,响彻千山万水。事实生动地表明,文艺革命在人民群众中有着多么深厚的基础,获得了多么热烈的拥护。当然,文艺革命跟一切新生事物一样,它正在成长,在继续前进;我们的文艺与广大工农兵的热切希望和飞跃发展的大好形势相比,还有差距,需要继续努力。但是,我们坚持文艺革命的方向路线全然没有错。广大人民群众希望我们沿着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继续前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而那些大刮右倾翻案风的资产阶级 老爷,则怀着极其阴暗的心理看待文艺革命。正是这 些人,在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狂热地为封、资、修的 文艺捧场喝采,对革命样板戏,不是不看,就是嘲讽, 他们的心目中,哪里有过工农兵?!今天,他们却打着 发展文艺的旗号向无产阶级文艺反攻倒算。这种现象, 不正反映了资产阶级的厚颜无耻和他们在文艺革命胜 利成果面前的绝望哀鸣吗!他们象鸵鸟一样把头埋在 沙里,根本看不到也不愿承认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大 好形势。在他们眼里,新不如旧,今不如昔,社会主 义不如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不如修正主义。这是毫 不奇怪的,因为他们代表资产阶级,代表垂死的、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没落阶级。

   以反“极左”之名,行翻案复辟之实,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卑劣伎俩。他在看电影《春苗》时,不等看完,就诬蔑这部影片是“极左”,拂袖而去。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部深受广大群众欢迎的影片竟惹得他如此暴跳如雷呢?那是因为这部影片热情地歌颂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成功地塑造了田春苗这个文化大革命造就的一代新人的典型,尖锐地批判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触到了他的痛处。但是,攻击《春苗》“极左”,恰恰暴露了他自己极右的立场。在他看来,岂止一部《春苗》,整个文艺革命乃至整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都是“极左”。他从来不承认在文化大革命前十七年存在一条修正主义文艺路线,不承认党内存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在一九六○年的一次讲话中就说什么:文艺方面“修正主义不占主要地位,文艺界在党的领导下是正确的”;现在又大肆宣扬文艺界“今不如昔”的论调。在他看来,文化大革命这场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政治大革命,完全搞错了;批判走资派,就是“极左”。这个还在走的走资派,怎么能容忍革命群众批判走资派的情景再现于银幕之上呢!真是物伤其类!影片批在杜文杰身上,却疼在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心上。他嘴里骂“极左”,干的是复辟。他口口声声“永不翻案”,实际上对文化大革命是一不满意,二要算帐。他炮制的“三项指示为纲”一出笼,就指挥一些人四出活动,煽风点火,制造谣言。他们得意忘形地说:“现在正是时机”。又是召开翻案会,又是准备翻案材料,甚至诱逼文艺界有的老知识分子“上书”写诬告信,攻击毛主席的文艺路线和文艺政策;诱逼未逞,居然又指令旁人代笔,如此等等,一时搞得乌烟瘴气。他们向无产阶级反攻倒算,真可谓猖狂至极!跟着那个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反“极左”的调门,文艺界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大肆散播的是“今不如昔”的谬论,叫嚷对十七年文艺“要重新估价”。其目的就是要否定整个文艺革命,否定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把文艺“扭”回到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修正主义文艺黑线上去,使文艺重新变成腐蚀毒害群众,准备资本主义复辟的温床。但是,翻案复辟是不得人心的,到头来,只能是一枕黄粱而已!

(二)

  革命样板戏,是实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胜利成果,是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胜利成果。如何看待革命样板戏,是文艺领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焦点。革命样板戏在日益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宝贵而丰富的经验,对于社会主义的文艺创作,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别有用心地说什么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西风一吹,冷雨就下。于是,什么不能“一个形式,一个办法,一种调门和一个样板戏”,什么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象“紧箍咒”一样,“束缚了创作精神”等等奇谈怪论,一时甚嚣尘上。他们竭力攻击革命样板戏的创作经验,否定它的普遍意义,贬低它的指导作用,歪曲它的基本精神。这是当前文艺战线上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突出表现。他们攻击的矛头,集中在文艺创作要不要以阶级斗争为纲,要不要大力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这个根本问题上。

  文艺创作要不要以阶级斗争为纲,努力反映我国不同历史阶段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这是关系到文艺能否成为“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的武器”的重大问题。革命样板戏紧紧抓住了阶级斗争这个纲,深刻地反映了在党领导下的各个革命时期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尖锐地批判了形形色色的机会主义路线,热情地歌颂了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革命样板戏的这个根本经验好得很。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历来不抓阶级斗争这个纲,至今还明目张胆地说什么“阶级斗争哪能天天讲?”社会主义社会到底有没有阶级 斗争?被推翻了的剥削阶级人还在、心不死,小资产 阶级还大量存在,大量没有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依然存 在,小生产的习惯势力和传统影响还存在,党内走资 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在走,阶级斗争并没有熄灭。 这些不都是活生生的阶级斗争事实吗?文艺创作应该 紧紧抓住阶级斗争这个纲,“把这种日常的现象集中起 来,把其中的矛盾和斗争典型化”,努力反映现实的阶 级斗争,特别是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同走资派的斗 争,形象而生动地揭示出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 任务和前途。那种否定文艺必须反映阶级斗争的奇谈怪论,是阶级斗争熄灭论在文艺上的反映,是无冲突 论在新的条件下的翻版。其实,它不过是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一种手段,他们要熄灭的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而他们对无产阶级的斗争才不熄灭呢,不但“天天讲”而且天天“拚命”干!

   文艺要不要大力塑造无产阶级英雄典型?这是关系到文艺舞台究竟由哪个阶级来占领,无产阶级要不要在上层建筑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的重大问题。革命样板戏精心塑造了一批无产阶级英雄典型,热情歌颂了共产主义革命精神,深刻批判了资产阶级思想和孔孟之道等反动腐朽的意识形态。把“歌颂倔强的、叱咤风云的和革命的无产者”作为社会主义文艺的根本任务,这是革命样板戏的又一基本经验。可是,这也遭到了修正主义奇谈怪论的非议和责难,他们说什么,要是文艺都来塑造高大完美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就会造成“雷同”,“题材狭窄”,“人物一样”。这完全是对革命文艺的诬蔑。不错,无产阶级英雄形象确实也有“同”,那就是无产阶级英雄形象都具有的共性。如果没有这个“同”,那还成什么无产阶级英雄形象!但是,革命样板戏寓英雄形象的共性于个性之中,“每个人都是典型,但同时又是一定的单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性格特点,哪有什么“雷同”?革命样板戏诞生还只短短十几年,就已描写了那么广泛而重大的题材,塑造了如此众多的栩栩如生的英雄形象,为什么就有人大喊大叫“题材狭窄”、“人物一样”了呢?说穿了,他们就是妄图在文艺舞台上挤掉无产阶级英雄人物,以便抬出中间人物、落后人物乃至反动人物占据舞台中心。这种论调不过是“写中间人物”论、“反题材决定”论等等反动谬论的变种而已。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革命样板戏是 "一花独放”,妨碍了“百花齐放”,跟着就有一种论调诬蔑写阶级斗争、写英雄人物是“一个形式”,“一种调门”,阻碍了文艺的发展,这完全是混淆视听、颠倒黑白。革命样板戏的思想内容、人物形象和艺术风格,是那样丰富多彩,绚丽多姿,有力地促进了革命文艺的繁荣和发展。明明是革命样板戏带动了革命文艺的百花齐放,为什么在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的眼里,却成了“一花独放”?他们真的要无产阶级的文艺百花齐放吗?不是,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他们代表地主资产阶级,他们一贯对社会主义文艺的香花十分反感,极端仇视。他们一贯对封、资、修的文艺崇拜得五体投地,津津乐道,十分留恋。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不是在文化大革命前就竭力提倡文艺要搞什么“轻松”、“无害”,要“表现帝王将相的智慧”吗?他们要放的,就是那些腐蚀群众、毒害人民、歌颂叛徒、美化敌人的封、资、修大杂烩。他甚至指令文艺界要大编旧戏,从三皇五帝编起,一直编到近代,编他三百六十本,一天演一本,可演一年。这是明目张胆地要让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永远霸占文艺舞台,为他们“一年三百六十天”镇压革命人民、奴化广大群众服务。今天,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攻击革命样板戏是“一花独放”,就是为了继续推行他过去那条修正主义文艺路线,把无产阶级文艺的香花打下去,让封、资、修的毒草长起来,使文艺成为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这就是问题的实质。  

(三)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为了推行“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大叫“各方面”都要“整顿”。在文艺界,要以“整顿”为旗号,从领导班子到队伍建设都“扭”回去,向无产阶级反攻倒算,妄图改变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到处大讲干部问题,可是极力抹杀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条标准,抹杀老、中、青三结合的原则。对于文化大革命中走上领导岗位的新干部,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说得一无是处,恨不得把他们一棍子打死。在他支持煽动下,教育界、科技界不是有人以“不热心科学的 外行”为罪名,否定党的领导,要把一批革命干部打 下去吗?对文艺界,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抡起 "整顿”的大棒,诬蔑文艺界新的领导班子,这也不行, 那也不行,连个文艺刊物也办不好。在党内那个不肯 改悔的走资派看来,凡是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 文艺路线的,都是他们在文艺界搞复辟的障碍,对于搞 修正主义那一套,自然是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非“整” 下去不可。与此同时,他们却为旧文化部大肆评功摆 好,推崇备至,妄图把那些所谓“横下一条心,拚老命” 的“热心”复辟的“内行”们请上台,让他们再次窃取文 艺界的领导权,把文化部门重新变成裴多菲俱乐部那 样的团体。如果这个阴谋得逞,在文艺界,资产阶级 就要重新专无产阶级的政,这是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在文艺队伍问题上,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 所谓的“整顿”,就是要扼杀文艺革命中涌现出来的新 生力量,把整个文艺队伍拉回到修正主义的老路上去。

   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和文艺革命的实践,一支 坚持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的队伍正在逐步形成,一批由工农兵中涌现出来的文艺新兵正在茁壮成长。广大文艺工作者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深入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精神面貌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他们学工农兵、写工农兵、演工农兵,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和支持。但是,文艺界的右倾翻案风却攻击这支队伍“水平低”,“演不了戏”。所谓“水平”高低,不同阶级有着完全不同的标准。在无产阶级看来,能够正确表现工农兵,全心全意地为工农兵服务就是高水平。资产阶级从他们的阶级偏见和艺术趣味出发,对无产阶级的东西总是极力排斥。他们攻击革命文艺工作者“水平低”,决不是关心这支队伍的成长,而是妄图把革命的新生力量“整”下去,纳入他们的修正主义轨道。但这只不过是痴心妄想。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还通过大刮“业务台风”,鼓吹“白专”道路,极力阻挠和反对文艺工作者的思想改造。于是,“不管黑线、红线,培养出人,能搞出东西就行”等等怪论,一时颇为流行。

  文艺阵地是剥削阶级的世袭领地,封、资、修的流毒年深日久。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的十七年,在刘少奇一伙的修正主义路线统治下,许多人“做官当老爷,不去接近工农兵,不去反映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经过文化大革命,文艺工作者在世界观的改造上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但是,资产阶级政治观点、资产阶级法权思想、资产阶级文艺思想和资产阶级生活作风还严重存在。这种状况如不改变,就不能更好地担负起无产阶级文艺革命的历史使命。正如鲁迅所说,“根本问题是在作者可是一个‘革命人’”。革命文艺工作者必须牢记毛主席关于“知识分子必须继续改造自己”的教导,进一步学好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坚持文艺革命的正确方向,坚持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不断用无产阶级思想战胜资产阶级思想。这是文艺工作者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由之路。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刮起“业务台风”,就是要诱使文艺工作者放弃思想改造,跟着他们走到修正主义的邪路上去。他们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反对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反对对文艺队伍的改造,实质就是代表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争夺这支队伍,妄图把文艺工作者变成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

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在文艺界刮起的右倾翻案风,不是孤立的、偶然的,是他推行的那条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对抗的修正主义路线的组成部分。他们企图夺回文艺这个重要的舆论阵地,为他们复辟资本主义服务。党内那个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文化大革命以前就追随刘少奇,顽固推行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看看他过去搞修正主义的言行,再看看他重新工作后搞修正主义的表演,完全是一脉相承的。什么“永不翻案”?根本靠不住。走资派还在走。这是由他所代表的反动阶级的本性决定的。事实告诉我们,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阶级斗争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反击文艺界右倾翻案风的斗争,实质上是文艺战线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和深入,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深入。我们必须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特别是要学好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学说,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紧紧抓住阶级斗争这个纲,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坚持文艺革命,促进革命文艺的发展和繁荣。让我们奋勇战斗,把回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进行到底!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样板戏
顶端 Posted: 2005-08-15 18:5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3800(s) query 3, Time now is:07-16 20:1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