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复辟以来的农业和人民生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ongping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9 点
红花: 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3
最后登录:2008-03-04

 复辟以来的农业和人民生活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现代林则徐 执行加亮操作(2009-08-24)
复辟以来的农业和人民生活


       军政府的末日—后记三

              魏  一

           一九九五年五月四日

   (一)
   (二)复辟以来的农业与人民生活
   ·复辟以来一直在靠进口粮食过日子
   ·衡量粮食生产速度的标准
   ·文革带来连续十一年丰收,及邓小平的诬蔑手法
   ·复辟以来的严重农业危机
   ·物价飞涨正是国民经济全面危机的结果
   ·普通职工生活的大幅下降
   ·文革带来的是人民生活大改善
   ·七十年代中期供应紧张的原因
   ·纯市场经济必然使广大群众在死亡线挣扎
   ·职工昂贵而又名目繁多的开支
   ·农民是富起来还是贫困化?
   ·大包干造成八十年代初大丰收的神话是怎么吹出来的?
   ·邓小平的谎言与神话一直延续到现在
   ·对以粮为纲的攻击和恶果
   ·复辟以来年年大浮夸,八四年突破八千亿斤是假的。
   ·复辟以来连续十五年并还将延续恶化的严重农业危机
   ·农民的大批赤贫化
   ·农业机械化与农村工业的历史与真相
   ·三自一包只能破坏经济,穷了一大批,富了一小撮
   ·六二年走出困境的真正原因,焦裕禄
   ·复辟如毁灭性地震,“好政策”原是大负值
   ·四个现代化!你在哪里?
   ·安徽的人祸与人为天灾
   ·揭穿小岗村的谎言
   ·十几年来的农业一直在靠吃老本过日子
   ·包产到户就是地主经济,只有打倒新地主才能复兴农业
   ·工农在政治上也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古今中外最科学最巧妙的超经济剥削,潜在的大饥荒。
   ·衣着与耐用消费品功归毛主席,邓小平只有罪恶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三)不做看书只看皮看报只看题的大学阀
   (四)国际形势



  (一)

  一转眼已是九十年代中期了,离八九年六月大屠杀快六年了,《军政府的末日》
脱稿也快六年了。但现在再来翻阅,仍是那么的新鲜,一切都好像才写下的一样。

  唯一需要修改的是第四章中的一句话。这在草稿中本是“如果对到处泛滥的黄色
新闻封锁一下,倒是个功绩。”可是七月份正当誊写时,江泽民忽然发起了一个扫黄
打非运动。尽管明知是什么货色,却迫使笔者不能不临时修改,改成了“如果对‘毛
泽东跟某某女人如何如何’这类‘新闻’封锁一下,倒是一个功绩。”这显然不及原
来好。现在五年过去了,谁都已经明白,他们的扫黄打非不过故作姿态转移群众视线
罢了。似乎社会上流行的黄祸与他们无关,真正的目的却是压制人民群众的言论自由
,实行法西斯专政而已。谁要写点东西对他们官僚垄断资本的反动统治稍微有点异议
,就把谁列入扫黄打非之列。似乎就应该对到处泛滥的黄祸负责。因此每次扫黄打非
都有大量的政治书藉夹在黄色书丛中一起销毁。人民的嘴全都封住了。禁锢得比铁桶
还严,诲淫诲盗的东西照常层出不穷。什么胡说八道都可以发表,唯独真理被封锁者
。因此第四章那句话应该恢复原状了。

  除此以外确实还没有一处是需要修改的。

  这是一篇宣言书,如将来正式定为《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宣言》,那第一
章有意保留下来的那个失败的预言就该删掉了。大屠杀以前的低调也该改写。比如必
须明确宣布应该审判越战战犯,又如,七八年有一小伙人指定一些人到北京悄悄地开
了一个会议,事后就宣布自己是“五届人大”。广大群众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代表是谁
?怎么产生的。这当然是非法的。对这个伪五届人大及其通过的一切文件包括伪宪法
,乃至以后的伪六届、七届、八届人大都应该统统推倒。同样道理,七七年的伪十一
大、和以后的伪十二、十三、十四大也应该坚决推倒。



  (二)复辟以来的农业与人民生活

  文章中的许多预言没有一个失败,不少得到了证实,今后还将进一步证实。以至
于有些人还怀疑不是八九年所作。可以断言,今后也会有些读者怀疑是才作的。许多
预言其实应该追溯到十八年前。不少并不是我的新发现。毛泽东主席和第一次文化大
革命时期的大批判文章早就已经说过了。

  不幸的是,目前应验的似乎都是可怕的预言。然而这是没有办法的,历史的规律
决定这一切都不可避免。什么叫修正主义上台?这就叫修正主义上台!什么叫吃二遍
苦?这就叫做吃二遍苦!凡成功地实行过社会主义的国家,只要资本主义复辟,就只
能是一天天烂下去。俄罗斯第二帝国是如此、东欧小修是如此、中国也只能如此。更
大的苦头还在后头。

  比如文章中说:“随着工业的崩溃、财政的危机、以及归还外债期限的到来,将
拿什么去进口粮食呢?中国人民在劫难逃了。个体农户几千年了,什么时候使农民富
起来了?”不是明摆在我们面前了吗?

  工业之崩溃到处可以见到了。全国大多数国营企业亏损,邓小平一伙横改竖改就
是不见改好。今后怎么办?据说还是要进一步改革。总之越改越败、越败越改、不彻
底垮台心不甘。


   复辟以来一直在靠进口粮食过日子

   八九年以来,农业仍然每况愈下。已使愈来愈多的人感觉到了。开头几年粮食
进口仍居高不下。在向美国乞求最惠国待遇时,邓小平一伙还恬不知耻地说:“中国
是美国最大的小麦买主,美国在世界上难以找到第二家。……”《参考消息》九四年
八月三十一日《美加澳法争夺中国小麦市场》透露:“中国大多数年头都是世界上最
大的小麦进口国,进口约占世界交易量15%。”也就是高达三百多亿斤(世界年交易
二千亿斤)。例如九一年就是三百二十亿斤。甚至玉米也要大量进口。但到了九三年
,情况似乎不一样了,小麦仅进口一百亿斤。(均见《参考消息》九四年八月十五日
《经济发展快,需求潜力大》)是农业形势好转了吗?是粮食大丰收不需要进口了吗
?只怕脸厚如邓小平都不敢这么说。埃菲社文章说,中国现在每年粮食短缺额高达一
千一百六十亿斤。(见《参考消息》九五年三月二十七日《中国为加强农业生产做出
巨大努力》)这正是笔者预言的“外汇枯竭、无力进口,中国人民在劫难逃了。”群
众首先看到的便是粮食大涨价。谁都知道,一九九三年中国进出口贸易巨额逆差,达
122亿美元。外汇储备大幅度减少,原因正是经济不景气以及归还外债期限的到来。
还有,在刘少奇邓小平一伙高度垄断资产阶级受到浩劫的十年里,中国石油工业连年
迅速膨胀。出口石油换来了大量外汇。其他如造船、航天也都可以出口了。据估计最
多年份,出口的石油至少可以购买八百亿斤粮食,极大地减缓了邓小平复辟带来的外
汇危机和粮食危机。但也正是这场复辟,使长期迅猛增长的石油工业进入了徘徊倒退
的年代。一九九三年中国终于结束了连续十几年的石油出口国地位,成了进口国。《
参考消息》九四年十月十四日《中国的能源政策将影响整个亚洲》透露,该年中国石
油日进口三十四万桶,即一年高达一千七百多万吨。《经济参考报》九四年十二月七
日文章《石油供需缺口愈趋增大》估计,九五年石油缺口高达二千万吨左右。航天工
业也连连出事故。这些都加剧了外汇紧缺。邓小平不得不减少粮食进口量。

  邓小平一伙把粮食价格上涨归之于向农民收购的价格提高了,似乎他们给了农民
极大的好处,完全是一派胡言。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化肥、农药、农膜、柴油等农
用生产资料,以及农民所需的各种生活用品都涨了价,粮食收购价怎能不提高?两者
相抵,农民究竟得到的是好处还是吃亏了?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粮食上涨的更重要原因还在于农业危机、粮食危机、不得不大量进口粮食过日子
。这在下面还要再说。


   衡量粮食生产速度的标准

   一般来说,粮食每年递增 3%以上属于增产迅速。 2%以下就是增长缓慢了。
1%赶不上人口增长是严重的危机,当然更不能停止增长或减产。 2%~ 3%是中等
的速度。由于农业受天气影响相当大,所以不能以个别年份的起落作结论,而须有一
定的时期延续。前苏联以五年为准。但由于我国解放以来兴修水利成效很大,在相当
大的程度上摆脱了靠天吃饭,所以也没有必要像他们那样算。


   文革带来连续十一年丰收,及邓小平的诬蔑手法

   即使按邓小平一伙公布的数字,七五年中国粮食产量5690亿斤,六五年3890亿
斤。骂得狗血淋头的十年,平均年递增为 1-⒑√(5690÷3890)=3.88%。世界公认
为高速的法国也只有 3.5%。中国还耕地有限,难以开垦新耕地呢!他们公布的数字
是七九年6642.4亿斤,九四年8890亿斤。这十五年平均递增为 1-⒖√(8890÷6642.4)
=1.96%。谁快谁慢一目了然。何况他们公布的数字还掺了大量水分的呢!——所以
要与七九年比,是为了保持口径的一致,七九年粮食产量包括了自留地,以前是不计
的。另外八零年正是开始大包干的年份。如按65~75十年的速度增长,那么九四年中
国粮食总产量就应该是 6642.4×1.0388⒖=11750亿斤。九五年应该达到12200亿斤
,全国人平 1000斤。然而现在夸大的数字也只有8890斤。

  这个道理他们当然懂得,“农业部长”何康九零年春天在电视上露面不是说:“
粮食产量能够每年增长 3%就好了”吗?这正表明他们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到,而以前
3.88%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
嫧嫧嫧嫧?
  附表:  中国的粮食生产与外贸
  资料来源:综合邓小平报刊书籍所得。外贸数字来源于《八二年中国经济年鉴》
  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不要幻想邓小平集团会如此老老实实地提供这样的表。
如他们会提供这样的表,那也会写出《复辟以来的农业与人民生活》了。
  
  
  年份 总产量 增长率    备   注      外  贸  (亿 斤)
     (亿斤) (%)             进口量 出口量 净进口  评论
  1962 3200   8.5   低于历史最高水平   98.46 20.618 77.842  很高
  1963 3400   6.3   低于历史最高水平  119.040 29.802 89.238  很高
  1964 3850  13.2   低于历史最高水平  131.402 36.416 94.986  很高
  1965 3890   1.0   低于历史最高水平  128.104 48.330 79.774  很高
  1966 4280  10.0    创历史最高水平  128.756 57.700 71.056  很高
  1967 4356(?) 1.8(?)  创历史最高水平  84.038 59.888 24.150  较低
  1968 4181(?) -4.0(?)   减  产    91.928 52.026 39.902  较低
  1969 4219(?) 0.9(?)低于历史最高水平(?)  75.726 44.750 30.976  较低
  1970 4858  15.1(?)  创历史最高水平  107.192 42.382 64.810  较高
     4799(?) 13.7(?)   篡改了的数字  
  1971 4920   1.3    创历史最高水平  63.464 52.350 11.114  最低
         2.5   根据70年4799计算
  1972 4810  -2.2 减产,世界性严重天灾  95.124 58.516 36.608  较低
            印巴战争,黄红麻大增产
  1973 5300  10.2    创历史最高水平  162.558 77.862 84.696  升高
  1974 5505   3.9    创历史最高水平  162.426 72.878 89.548  升高
  1975 5690   3.4    创历史最高水平  74.700 56.122 18.578  极低
  1976 5726(?) 0.6(?)  创历史最高水平  47.330 35.294 12.036  最低
  1977 5655  -1.2(?)    减  产   146.896 33.140 113.756  猛增
  1978 6095   7.8    创历史最高水平  176.450 37.544 138.906 继续增
  1979 6642.4  9.0(?) 浮夸,计入自留地  247.106 33.016 204.090  剧增
  1980 6364.4 -4.2      大包干年份  268.586 32.366 236.220  最高
    多半夸大  1962年以来最大减产年   进口为“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好形势?
?
  
    注:邓小平宣布他复辟上台以后是“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好形势。”
  
  附表评论:
  从表中可以看到,六二年至六五年属恢复时期。但六二年只有秋粮较好。因此恢
复是从下半年开始的。

  六五年仍未超过历史最高水平的五八年(据邓小平说五八年为4000亿斤)。原因
是六十年代初,刘少奇、邓小平集团制造的人祸。他们打着调整的旗号,大肆破坏农
业基础。如大批水库炸毁、渠道扒平、耕牛宰杀、集体资产毁灭、化肥厂下马等。重
建需要时间,阻力仍然存在,而且只有集体化才能重建,恢复集体化也花了不少时间
。因此只有摧毁这一集团才能真正重新开始。

  到六六年才结束恢复时期,创造历史最高水平。六六至七六年是高速增长时期。
年递增3.88%。

  六七年至六九年数字显然被缩小了。目的自然为了“证明”文化革命造成农业徘
徊倒退。

  谁都知道,这三年我国人口增长迅速,援越大大增加,国家粮食储备也大幅度增
长,七零年达到八百多亿斤。但是人民生活平静,且有改善。农副产品价格低廉,有
的地方猪肉以解放以来从未有过的七折出售。

  从表中还可看到,这三年粮食进口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大幅度下降。这难道就是
粮食产量连年徘徊倒退吗?

 更大的矛盾还在于,由于缩小了这三年的粮食产量,七零年的增长率夸大到了难
以想象的程度。这年粮食总产量,邓小平一伙原先一直说4858亿斤,后被“核实”为
4799亿斤。即使如此,增长率也高达13.7%与邓小平说的历史最高水平的六七年比,
增长10.2%之巨。如正是这样,应该称之为特大丰收了。但当时的报纸只是简单地称
七零年“取得了第九个丰收年”。相比之下,六七年倒说是大丰收,调子比七零年高
。没有理由认为当时会有意贬低七零年抬高六七年。

  据美国一个教授说,我国六七年取得了很大的丰产,六八年比六七年略低,但与
六六年比还是有很大的增长。这与我国当时报纸的口吻是一致的。当时说,六八年全
面丰收, 而六九年为增产。这表明,当时承认六八年虽然比六六年高很多,比大丰
收的六七年还是低了一点。也正如此,说到六九年时特别指明增产。这可见各年底的
报纸。

  再作一比较,从表上看,与历史最高水平比,六六年增长了 7%,七三年 7.7%
,七八年 6.4%,这些都是根据邓小平集团提供的数字算的。都比所谓七零年10.2%
低得多。因此,六七年实际产量要高得多,远不止增长 1.8%,六九年产量也要高得
多。相应地七零年增长率也没有那么高,六八年就算比六七年低一点还是远不会比六
六年少,可现在被他们一篡改,连六九年都不及六六年了。而七八年所谓的二十多年
未见的大丰收自然是夸大其词。

  可见六七到七零年四年,农业增长比较均匀,决不是先低谷后又突跃上来。邓小
平集团这一数字游戏,将那四年我国的粮食产量合计,贬低了一千亿斤上下。

  七零年周总理跟斯诺说,文化革命农业生产从来没有(注意着重号)减少过,农
业持续发展已有九年了。斯诺也承认食品品种繁多,数量充足。后来“文化革命时期
中国农业稳步发展”得到了世界的公认。自古以来,革命时期生产难免大幅度下降。
唯有史无前例的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还迅速增长,这是史无前例的奇迹。

  从这一事例可以看到,长期夸大或减小增长率都是困难的,积累起来会使产量达
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可笑的地步。这就是邓小平集团虽然恨透了十年浩劫——对他们这
一反动阶级的确是浩劫,尽管对他们个人并没怎样——提供的粮食年递增仍高达3.88%
的原因。他们只能把增长率在各个年份中重新分配。六七、六八、六九三年最为痛恨
,就贬低之。结果把四年的增长率归并到七零年去了,把这年的增长夸大到了难以相
信的地步,露出了破绽。当时报纸倒把这年丰收说得很平淡。从这儿也可以看到,那
十一年尽管极少公布成绩,所说的却完全是可靠的。邓小平说那时数字不可靠,完全
是胡说八道。他们自己才历来是伪造数字能手。也正如此,他们尽管有条件列一表格
把各年的数字都公布出来,可很不愿做。实际公布的数字都是经过挑选的少数一些,
是为他们的谎话服务的。但把他们各次公布的数字综合起来还是可以看到真相。最典
型的,大跃进时我国工业生产以超高速度增长,六一、六二年由于他们的破坏大幅度
减产,可他们绝不愿意把各年的数字都公布出来。只愿意公布五七年与六二年,这样
大跃进的巨大成绩被一笔抹煞了,他们的破坏被掩盖了,还可归罪于大跃进。“十年
浩劫”时期也一样。

  同样道理,他们虽然称复辟时期为建国以来最好的时期,根据他们夸大的数字,
七九年以后十五年,年平均增长率也不到 2%。如果他们硬要“赶超”“十年浩劫”
,比如把年递增说成是5%,那积累起来,到九四年粮食产量就成了 6642.2×1.05⒖
=13771亿斤。这就成了国际大笑话了。他们只好在用词造句上做文章,于是把减产
称为高产、称为丰收、称为超过,以前连年递增3.88%倒说为“不快”。谎言总是要
拆穿的。

  从这儿也可以看到,对公布的数字绝不能简单地凭个人好恶表示相信或不相信。
即使完全伪造的数字经过一定年份也可以看出真伪快慢来。这就叫做日久见人心。

  七六年数字显然也缩小了。国外一般认为是 2.9亿吨以上。即超过5800亿斤。
当时为了证明“与四人帮对着干”也承认第十五个丰收年。但后来为了攻击批邓,
缩小“初见成效”的七七年减产率,又不承认了。(邓小平一伙复辟上台后,宣称
只要他们复辟,就可以“当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后来“初见成效”不提
了,又把七七年减产归罪于“文革极左,林彪四人帮的破坏。”)即使如此,七六
年仍创历史最高水平。无论如何,七六年净进口仅为12.036亿斤的极低谷是不可忽
视的。

  在六六至七六年十年中,未创历史最高水平的可能就是世界性严重天灾的七二
年,或许还有六七年增产太大以后的六八年。但七二年减产不大,人民生活平静,
至今许多中国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个饿死了好几千万人的七二年。这年还
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印巴战争,中国黄红麻进口受阻,不得不减少粮田种黄红
麻,这年黄红麻产量超大幅度增长。因此粮食的减产,存在为黄红麻增产付代价的
因素在内。

  七二、七三、七四年粮食进口增长主要原因也不是七二年减产。就业猛增,引
起商品粮需求猛增才是主要原因。加上七三、七四年粮食增产迅速,因此实际人民
群众生活水平有相当大的改善。

  即使按照邓小平的数字,六六至七六年十一年中创造历史最高水平的也有八年
,而七七至九四年,十八年中倒有一半以上减产或低于历史最高水平。

  邓小平集团吹嘘说,他复辟上台的七八年是什么二十年来罕见的丰收年。这张
表告诉我们这完全是谎话。即使这些数字属实也一般得很。与七六年比,两年年递
增仅3.17%,可以算高速度,但低于3.88%。如果七六年实际为5800多亿斤,就
只有 2.5%甚至还要低一些,只能算中等速度。相比之下,与七一年比,七二、七
三年平均年递增3.79%,要高得多,还未考虑到黄红麻。

  七九年据说又是什么二十年来罕见的丰收年。这年计入了自留地产量。既不宣布
,也不在计算增长率时作同口径比较,当然是吹牛、是浮夸风。

  本来五八年的浮夸风就是他们刮起来的。浮夸最初是在五七年,与大跃进毫无关
系。正是邓小平的最得力的死党陶铸,还有那个赵紫阳,五七年在广东搞反瞒产,强
迫农民与下层干部浮夸粮食产量,从而逼死人命,造成饥荒饿死了人还对中央隐瞒。
来他们又私自在全国其他省推广,造成了全国性的大浮夸。毛泽东主席视察山西时发
现了,就严厉地批评了陶鲁笳,并通报全国。以上这些都是有案可稽的。五七年广东
饿死人还可见当年的《人民日报》。

  从这儿也可以看到要长期浮夸而不露馅是多么的困难。这年计入自留地后,“增
长率”就大了近 5%。但以后再计自留地产量就不能提高“增长率”了。要浮夸就得
另想办法,如八二年采用抽样调查。而且近 5%的“增长率”经十六年一平均,到九
四年分摊下来年递增率只能增加 0.3%,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后分摊下来还得降低。
七九年以后十五年,年平均增长率 2%,首先就得扣去这0.3%。自然还有其他夸大
,实际年递增只有约 1%。八四年以来年递增仅 1%那是他们自己也承认的。前面已
经说过,这是危机性的低速。何况那么长的时间。
  八零年数字来源于当年经济公报。从表中可以看到,4.2%(80年)>4.0%(68
年)>2.2%(72年)>1.2%(77年)。故,即使根据邓小平篡改过的数字,仍是六
二年以后最大的减产年。可公报居然恬不知耻地称之为“第二个高产年”。这种说法
解放以来是第一次。好像中国人都是死人。这种话只能骗骗装了一脑袋偏见,自欺欺
人,极端无知、极端自以为是并且极端厚颜无耻,却又鄙视工农的自封的大知识分子
。即使按后来“核实”的数字,八零年仍减产3.8%。何况六八年的减产数是假的。

  除了计入自留地外,七九、八零年有无其他夸大就不知道了。

▲▲▲▲▲▲▲▲▲▲▲▲▲▲▲▲▲▲▲▲▲▲▲▲▲▲▲▲▲▲▲▲▲▲▲▲▲▲▲?
?????

   复辟以来的严重农业危机

   实际情况是大包干以来粮食增长赶不上一胎化以来的人口增长。为掩盖农业和
粮食危机,邓小平集团只好大量进口粮食。

  九四年国际市场上小麦每吨 130美元(最高时 140美元),也就是人民币0.57
元一斤。加工成面粉得去掉麸皮,再加上运输费、经营费、价格就可观了。即使买美
国的补贴小麦也好不了多少。邓小平刚上台时还能够实行价格补贴来掩盖农业危机、
通货膨胀,免得给人们一上台就粮价飞涨的印象。但心底里是非常不情愿的。所以一
方面气势汹汹地教训:《城里人心里要装着这笔帐》(《人民日报》八二年十月二日
文章),要大家对他们感恩戴德。另一方面也一而再、再而三地抱怨补贴太多,财政
吃不消,扬言要放开粮价取消补贴,即要把负担转嫁到群众头上来。但另一方面,他
们也知道粮价放开必然引起群众怨愤,拆穿农业丰收的谎言,又不敢放开。然而只要
他们统治还在继续,农业危机,经济崩溃,财源枯竭,依靠大量进口粮食过日子就是
不可避免的趋势。到最后这一负担终究不可避免地还得落到群众头上。八八年他们已
经撑不住了,全国有五个省市全部或部分地实行了粮食变相涨价。其他物价也涨得群
众忍受不住了,于是就有八九年的五月风暴与六·三起义。大屠杀后,邓小平觉得人
民群众终于被镇压下去了,经济就全面放开了。粮价立即飞升了上去,财政却未见好
转。九三年进口减少,粮价就进一步飞速上涨了。

  在刘少奇邓小平集团受到浩劫的十年里,中国实际上是粮食出口国。八二年《中
国经济年鉴》公布的数字没有把援外计算在内。据邓小平与黎笋争吵时公布的数字,
光援越的粮食每年就有一百亿斤,超过许多年份的出口量。以此算,每年出国当在一
百五十亿斤左右,进出相抵,出国大于进口。那时中国也进口,但就象周恩来总理跟
斯诺说的那样,是用大米换取小麦以赚取外汇。(七十年代中期随着石油大增长,毛
泽东主席就提出以后少出口粮食,代之以出口石油。这就是七五、七六年出口减少的
原因。)现在中国却连大米都要大量进口了。

  近两年都在进口大米。出口当然不可能没有,但大大减少了。据《经济参考报》
九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全国大米产销知多少》估计,九四年出口将从十八亿斤下降到
十亿斤左右。十八亿斤已是很低的数字了。骂得狗血淋头的十年,中国大米出口不包
括援外都是二十、三十、或四十亿斤以上。七三年最高达52.6亿斤(见《八二年经济
年鉴》)至今都是最高数字。但如论进口,以前微乎其微,主要是调剂品种,今年却
将创造最高纪录,又是一个“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好形势。”原因就是收成不好。

  据《人民日报》九五年四月二日《我国当前粮食生产形势及建议》公布的数字,
九四年中国水稻在九三年减产 170多亿斤的基础上又减产30亿斤。两年共减产 200多
亿斤。泰国(大米主要出口国)《曼国邮报》一月六日报道说,中国粮食减产,今年
将进口大米1490万吨,“从而使价格不稳定的国际大米市场行情进一步看涨。”这是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预测数字。这个权威组织担心,中国“肯定会引起国际粮价波动。
”“中国的农业是全世界(注意着重号)都关心的问题。”(《参考消息》九五年二
月三日《由于中国印尼将进口大米今年国际市场大米价格将上扬》)

  1490万吨!也就是 298亿斤!而且是大米不是原粮!今年进口粮食总量真不敢想
象将有多少!小麦进口估计 240亿斤(见《参考消息》1995年 4月11日。《今年世界
小麦产量将增加》)这不仅是“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好形势”,而且亦是自从中华民
族形成以来从未有过的“好形势”。看来将超过八九年。解放前,如三十年代洋米、
洋面充斥中国市场,打击了中国农业,也决不至于进口那么多。农业连年减产,又连
续两年没大量进口了。国家的粮库空空如也。再不大量进口,这日子就别想过了。据
《经济参考报》九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文章《粮食有望攀新高,市价平稳居易安》供认
,九四年粮食减产,国家专项储备有所减少,大约在 600亿斤左右,仍高于 500亿
斤的最低限。“居易安”纯是自欺欺人。按他们提供的数字计算,仅仅是二十三天存
量。而他们所说的 500亿斤最低限,则是十九天半。一个国家一般应有两个月的存粮
,低于一个月便十分危急了。

  据周总理跟斯诺说,1970年中国粮食储备有八百多亿斤(实际还要多些)。那时
人口不到八亿。后来连年储量增加,光为此而兴建的粮食仓库每年就有五、六十亿斤
。五十年代库存仅二、三百亿斤。邓小平复辟上台后,新的粮库没修建,原有的粮库
不但被挖空,而且大批摧毁,和文化大革命一起被“彻底否定”。复辟最初几年,每
年仅新建八、九亿斤,根本抵不上被摧毁的。正是这,加上收购粮食资金不到位和大
量被挪用,还有过去的集体售粮变成了众多的个体售粮造成了拥挤,形成了农民售粮
难问题。而邓小平居然恬不知耻地吹嘘为粮食大丰收、特大丰收的象征!

  把农民售粮给白条子不给现钱,说成是农业丰收,这样的谎言只有最最无耻的人
才编得出来!!!

  所谓“粮食有望攀新高,市价平稳居易安”也完全是骗不了人的谎言。文章本身
就供认:“在1995年新粮上市以前,我国的粮价将继续上浮”“94年小麦减产幅度较
大……供应形势趋紧,价格上涨幅度较大。”玉米“价格上涨幅度将仅次于小麦”“
豆类价格将搭车上涨”目前已经“上浮”了。在报喜的帖子里写的尽是丧事,这是他
的惯用手法。可偏偏把那些看不起工农,自命不凡的先生说得欢欣鼓舞了。

  由于长期大量进口粮食,中国还一度把国际市场的粮价买贵了。据《参考消息》
九四年元月九日《芝加哥市场小麦期货价格上涨》和八月十五日《经济发展快,需求
潜力大》透露,九四年春天,中国一个贸易代表团去芝加哥,外商知道中国九三年又
减产,以为又要大量采购,立即把大豆与小麦价格大幅度抬了上去。谁知中国外汇短
缺,代表团只好空手回国。人一走,价格立即跌了下来。后来外商也知道中国已非昔
比了,就改变了对策。“卖方市场”成了“买方市场”,竞相向中国兜售粮食,美国
独占鳌头。通过补贴削价企图独占中国市场。法国本来准备向中国出口20亿斤小麦只
好作罢。甚至准备“勾销”中国这一市场。(《参考消息》九四年八月十六日《美国
要把欧洲挤出中国小麦市场》)澳大利亚、加拿大、阿根廷也都竞争不过美国,抱怨
“美国的做法不光明正大。”(《参考消息》九四年八月三十一日《美加法澳争夺中
国小麦市场》)。

  手中无粮,心里恐慌。现在我们翻开报刊看到谈粮食,开开电视见到谈粮食,打
开收音机听到说粮食,天天听到谈粮食,就象六一、六二年那样。群众那儿话题成了
物价,实际上首先也是粮食。邓小平集团虽然大反以粮为纲,讽刺挖苦土里刨食,终
于也知道人不是不吃人间烟火的神仙了,知道粮价上涨日子不好过。为了渡过难关,
九四年不得不下个狠心,增加粮食进口量。但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手中无外汇,总
不能白要。所以小麦也只能进口一百四十亿斤,比九三年只多四十亿斤(《参考消息
》九四年八月十五日《经济发展快,需求潜力大》)。另一方面不得不拼命挣外汇。
廉价拍卖中国产品,压缩其他物资进口。据《参考消息》九四年八月三日《中国外贸
增长势头强劲》说,出口增长最快的有纺织品、服装、鞋、玩具、旅游用品、铝、锌
、大豆、花。这儿值得注意的是铝。中国缺电,历来是铝进口国,现在也大量出口了
。客观上前几年大上铝制品工业的疯劲冷了下来,需求减少。鞋子是中国最重要的
出口商品之一,九四年超过五十五亿美元。但多头经营自相残杀廉价拍卖。价格不但
只有意大利和南朝鲜的三分之一,甚至比巴西、印尼还低20%至40%。结果还频遭反
倾销起诉。纺织品与服装的情况也差不多。大豆春天芝加哥还为此涨价呢!也反而出
口了。显然是涨价压缩了国内需求和库存。在国际市场出售大豆比小麦划算得多,大
概以此换取粮食净进口量的增加。(参见《经济参考报》九四年十二月十六日《生产
增长低于需求增长,大豆卖方市场仍将继续》)即使如此,九四年头五个月仍逆差。
到六月才转为顺差。全年顺差五十三亿美元。所以九五年粮食进口才能重新迅猛上升
。这显然是饮鸩止渴。不知道对空虚的粮库能有多少补益?也不知道一双鞋子或一件
衣服可换多少小麦?《半月谈》内部版九四年第九期《我们距离贸易大国还有多远》
也承认,“靠卖玩具鞋子成不了世界贸易大国。”“必须改变以出口廉价产品为主格
局,更不能以廉价产品作为竞争取胜的法宝。”出口下降的有糖、原油和石油产品。
中国自己不够尚需大量进口哪里还能大量出口?食用油、纺织原料包括棉花也进口猛
增。这是经济作物减产的结果。邓小平抢购棉花还使得世界棉花价格超过了一百多年
前的美国南北战争所创下的最高水平(见《参考消息》九五年三月十二日《世界棉价
创历史纪录》)甚至还迫使全世界化纤增产(见《参考消息》九五年二月十二日《去
年全球化纤大增产》)。

   物价飞涨正是国民经济全面危机的结果

   目前物价飞涨正是国民经济全面危机的结果。其中尤其要推农业危机,这是从
邓小平一上台就开始了的。尤其是从八零年大包干就开始的。目前看到的不过是长期
危机的必然结果。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就不能不大幅度下降。

  邓小平集团说,扣除物价上涨因素后,人民群众实际收入还是增加的,生活水平
还是上升的,据说还是大幅度上升。谁信他们的谎言呢?广大群众凭切身经验就能够
做出正确的判断。

  九四年物价水平与七十年代比,至少八倍多,甚至九倍、十倍或更多。粮食自古
是物价水平的指示器,有时还作为硬通货使用,尤其当通货膨胀、经济崩溃时。如解
放前许多地方工资是用米来计算的。

  七十年代中等籼米每元七斤。九四年市场上同等质量的米都一元以上,而且都超
过了一元一角四。这不是八倍多又是什么?有的地方高达一元五就是十倍多了。当然
九四年在许多地方恢复了粮票,官米都在一元以下。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是从那个仓底
里掏出来的霉米烂米,还常常有价无货。一般群众只要还未落到连饭也吃不起,就不
接受他们的这种“恩惠”。失业、下岗、经济效益差的企业职工就只好靠它吊命了。
除粮食以外,还有多少东西价格不在八倍以上呢?猪肉、家禽等都在八倍以上,鱼近
两年涨得不多,但早已是七十年代的十几倍了。有的鱼种甚至几十、上百倍。衣服、
鞋子价格也高得七十年代人们难以想象。耐用消费品倒没有涨得那么多,但这类产品
,尤其电子产品不降价就是涨价。六十年代的半导体收音机到了七十年代价格大跌。
现在连电子产品居然也涨价。真正涨幅不上八倍的差不多就只有水、电等少数几样,
而且说不准也会赶上来。人们天天要吃的蔬菜涨幅就是十几倍、二十几倍、甚至几十
倍、上百倍。吃菜成了大多数工人与下层工资收入者的沉重负担。

  只要刘少奇邓小平集团得势就没蔬菜吃,这早已成为规律。六十年代初人民生活
水平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许多地方就是缺蔬菜。六二年毛泽东主席开始反击,提
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组织大批干部下乡抓农业生产,刹住了给农民带来荒芜、
饥饿与贫困的三自一包风,当年农业就大见成效。蔬菜供应也大为好转,第二年,即
六三年蔬菜更是大丰收,饥荒也随之消失。人民群众菜篮子的充裕大多数地方延续到
邓小平复辟上台。邓小平一上台,立即刮起自由种植风,菜荒便又出现了。七九到八
一年,不少大中城市,还有辽宁省连续两年缺菜。邓小平不得不适当“收起”“好政
策”,重新推行计划种植,蔬菜供应算是有了好转。在实际上仍以高昂的价格延续着
,成了慢性缺菜症。上海的蔬菜地由七十年代的四十万亩下降到八十年代十八万亩。
北京也是一样,八五年五月九日“副市长”韩伯平“豪迈地”宣布:“今天是北京市
民吃蔬菜副食大锅饭的最后一天。”结果蔬菜上市量大减、菜价大涨,百姓怨声载道
,不得不恢复限价补贴。经过八九年六月大屠杀,邓小平以为人民群众有了“承受能
力”,就在全国把物价全面地放开了。

  “现在菜虽贵了,但细菜多了。”十几年来邓小平一伙一直用这话为自己辩护。
什么细菜呢?原来是番茄、是黄瓜。番茄黄瓜算什么细菜?以前最多三、四分一斤,
成堆放在那儿,孩子什么时候想吃就可以拿一个。而现在电视里演出来也是两只番茄
、三根黄瓜,买时还得掰一下手指。再下去怕要和赫鲁晓夫一样切片卖了。就是真是
以前没有的细菜,价格贵了也就只有少数有钱人才吃得起,完全是为少数人服务的。
邓小平一伙又说:“以前菜虽便宜,番茄一角钱可买一篮子,大多是烂的。”这种恶
意中伤除了暴露自己卑鄙以外,在群众中还能起什么作用呢?


   普通职工生活的大幅下降

   最近报刊公布,我国职工九四年平均工资4500元。且不论这数字是真是假,以
物价八倍多来计算,充其量只相当于七十年代的五百五十多元,甚至更少。然而根据
邓小平一伙公布的资料,七八年是 644元,七六年 605元(见《七八年经济公报》)
。即使《八二年经济年鉴》偷偷减低的数字,七八年也是614元。职工收入是大大降
低了,一般职工更是降低了。4500元是把收入远高于一般职工的官吏也平均在内的。
在邓小平的报刊上那种偷偷减低以前数字的鬼把戏是经常见到的。下面又有例子。最
混乱的就要数他们公布的人民群众的肉食消费量了。他们经常大肆吹嘘畜牧业如何发
展、人平肉食消费量如何增长,但把他们历来公布的数字拿拢来一对比就可以明白,
差不多总是把以前的数字降低了来比,完全是一笔糊涂涨。留心一下养猪量就可以发
现,根据他们公布的数字,七六年养猪年末存栏 2.872亿头,六五年 1.669亿头,
(《八二年经济年鉴》)年均递增 1-⒒√(2.872÷1.669)=5.058%。而七九年以
来十五年,最高年份仅 3.7亿多头,与七九年 3.197亿头比,平均每年只递增 1%
,远低于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以来的人口增长。七七到七九年增长率为 1-⒊√(3.197
÷2.872)=3.64%。如果他们提供的数字还可靠的话,那么这个增长率可以认为相当
不错了,但也绝对比不上骂得狗血淋头的十一年。如果以:“十年浩劫”的速度增长
,那么九四年养猪量就应该是 2.872×(1+5.058%)⒙=6.98,即近七亿头。邓小
平一伙常说,以前“片面追求年末存栏数”“一只羊养了十八年”。这种恶意中伤又
能欺骗谁呢?没有一个农民能够替他们证实以前有过强迫农民把羊养上十八年的政策
。同样,他们所说的文化革命把养猪养羊养鸡鸭鹅作为“资本主义尾巴”割除,也纯
属子虚乌有,没有一个农民能够替他们证实。而且这种说法与所谓“片面追求存栏头
数”又是多么的矛盾,他们无法自圆其说。他们造出后一个谣言是为了抹煞以前的畜
牧业大发展,造出前一个谣言是为了掩盖自己对畜牧业的破坏。如果存栏头数并不重
要,他们就应该有本领永远不要提这个数字。可是他们不但经常在报上惊呼养猪量下
降,甚至不得不承认肉少了。《人民日报》九四年六月十三日《猪该向鸡学什么》就
承认:“肉少了,价格自然上涨。”

  现在许多大学毕业生分配到厂,实际工资只相当于七十年代的学徒工。有了几年
工龄也只相当于一级工、二级工。一般人进厂,收入往往连自己吃饭还不够。旧社会
给资本家做工,总还得给口饭吃。更稀奇的是,不少人工作还得交几千元钱来买,这
是旧社会也决不会有的。至于结婚安家的费用,那是不少年轻人根本无力置备的,只
好依赖老父老母,甚至连吃饭也靠着那把老骨头。邓小平一伙归罪于现在年轻人不体
恤老人,或结婚时铺张浪费。其实哪些问题不也是他们鼓动起来的吗?当初是谁《理
直气壮地提倡高消费》的呢?

  想当初企图翻案上台时,邓小平一伙曾装出一付悲天悯人的模样来。说工人工资
太低,四十几岁的老工人每月只有四十几元。那时在一些小城市是有这种情况,但也
不是普遍,不少人高于这个水平。那末复辟十几年来又如何了呢?谁都知道,不少经
济效益据说还不错的工厂,四十几岁的老工人月收入一般三百多元,买不到三百斤中
等籼米,按购买力计算只相当以前三十几元。还有更低的。不少五十岁左右的大学生
至少应该行政二十级了,却只相当于以前四级工,七十年代他们还都是行政二十二级
(相当于五级工)。中专生也下降了。本人帮不少工厂的职工算过账,结果普通职工
几乎全吃亏了,只是吃亏大些小些而已。企业效益不好的、下岗的命运就更悲惨了。
而以前没有的或很低的开支却大幅度上涨起来,这在下面再说。

  七六年批邓,说他们蛊惑人心。一点也没有批错,就是蛊惑人心!

   文革带来的是人民生活大改善

   至于被他们骂得狗血淋头的十年里,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不但不是减少,还有
很大的增长。

  论平均工资的确不比以前多,但国民经济大发展,一大批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建立
起来,老厂也得到了很大扩建,职工队伍大大增加了。全民职工由六五年三千万出头
,猛增到七六年的七千万以上。按这个速度递增,现在应该二亿几千万了。六四年在
职职工平均赡养人口为 3.4人,七六年减到 2.07人(均包括自己)。中国城市妇女
工作的普遍化实际上是在文化大革命带来的第二次大跃进里才真正实现。文革前只限
于沿海和某些大城市,那儿也是通过第一次大跃进实现的,五七年妇女工作还不多,
年轻的家庭妇女到处都是。由于就业人口猛增,群众负担大为减轻了,平均工资未能
很大增长正与新职工大大增加有关。学徒工进厂才十七元左右,招收多了平均工资就
跟着降下来。如五八年职工由2400万人猛增到4500万,平均工资也就由五七年的 637
元“冲淡”到了 550多元。陈云、邓小平一伙便说人民收入与生活水平下降了。这不
是疯话吗?他们专门作这类数字游戏。六六年至七六年职工的工资标准并没有变。有
些人只是简单地与某些老职工比,他们年轻时工资超百元(在某些大城市)或超七十
元(在中小城市),就说自己亏了。但这种比较是不妥当的。这种情况只有五六年以
前才有。社会主义改造以前人们收入参差不齐。那时还有不少四、五十岁的老职工收
入极低,如上海有三十几元的,小城市有十几元的。七十年代均罕见了。没有理由说
自己一定就是拿高工资的命,而不是拿三十几或十几元的命。人们至多只能说收入更
平均了。改变这种状况也不是文化革命的政策。文革前收入特别低与特别高的已大大
减少了。早在五六年社会主义改造时,许多低工资职工就连加两级,而高工资职工实
际评级没那么高,予以保留。加上那年五百万人大就业,这使得五六年工资总额大增
。群众购买力猛增,供应立即紧张起来。鱼、肉都凭票供应,布票打对折使用。这些
都成了陈云攻击五六年的口实。马寅初也大做文章。当时邓小平与刘少奇还是做了正
确的解释的。后来出于政治需要就什么都不管了。

  应该承认,不少从大城市分到内地和中小城市工作的人,工资比他们的家乡同龄
人低得多,但这是地区差价,文革前也是这样的。文革不过使内地和中小城市的建设
规模加大了,因而突出了。另外,正因为建设成就太大,造成了就业、工资总额与商
品粮消费三突破。七二年后继续猛增。这是农业连年丰收也招架不住的。因此国家与
地方都有些抠。如有些地方新职工没有附加工资、上海青工长期未能评级、大学毕业
生未能及时转正。但显而易见,三突破正是人民收入与生活上升的证据,更谈不上全
民总体水平的下降。这只是前进中的矛盾。就是吃亏的少数人也不是真的吃亏。因为
如果没有经济大发展,他们连就业都谈不上。文革以前就有大批青年待业。不是别的
,就是文化大革命及其带来的第二次大跃进,才把文革前留下的大批待业人员全部吃
进的。除此以外还吸收了一千四百多万农民进城。随着新企业的建成投产,轻纺产品
和支农产品的增长,以及支农产品最终转化成农产品,上述问题自然会得到解决。大
学生在七三年就转正了,上海青工就是七六年评的级,不少地方也着手解决地区差价
了。

  这个道理邓小平一伙是完全懂得的。《人文杂志》八一年第四期就这么说:“平
均实际工资低,是不是职工生活水平就一定低呢?那不一定。我国长期执行‘低工资
、高就业’方针,解放以来由于就业面不断扩大,每个家庭平均就业人数增加,每个
劳动者负担人口逐渐下降。”“谈到平均工资水平时,应把这一因素考虑进去……不
同时分析就业面扩大……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这话在七六年前后为什么不说。他
们所以会这么说,那是因为他们当初许诺给大家加工资上台,上台后虽然发了奖金,
八零年又给40%加了一级工资。但紧跟着的物价上涨就立即又把这一切化为乌有了。
没加上40%的实际收入还下降,加上的也没达到预期希望,于是有了怨言。邓小平就
以此来搪塞。他们把就业面扩大归功于自己当然恬不知耻——如按“十年浩劫”的速
度增长,即使是按算术级数,八一年全民职工也该有九千万了,实际却还是七千多万
。当时有的只是叫年轻人自己摆茶摊,实在没办法就搞什么顶替——但客观上他们还
是说出了一些真理。

  应该看到,邓小平不但会偷偷压低以前的数字,也会偷偷夸大以前的数字。七六
年全民职工在《七八年经济公报》中还是七千万以上。《八二年经济年鉴》却篡改成
六千八百多万,六五年却夸大为三千七百多万了。(外国人不是笨人,《八二年经济
年鉴》偷偷篡改数字他们也注意到了)众所周知,六十年代初我国减少全民职工二千
万。由于这一夸大,就成了一千七百万了。即使如此,“十年浩劫”还使我国净增职
工三千一百万人。实际上应该是三千八百万,翻了一番有余。


   七十年代中期供应紧张的原因

   建了工厂,就要给大家发工资,群众购买力也就提高了。六五年市场宽松不是
农业和工业比后来好,而是群众买不起。七六年供应紧张也不是农业发展慢,而是群
众购买力提高更快。七十年代中期供应紧张正是那样来的。

  谁都知道,在那时工厂建到那儿,供应就紧张到那儿。如果说一度闹得全国紧张
,那正是全国经济建设大发展的结果,正表明群众收入与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这
种紧张又极大地刺激了自由市场,提高了自由市场价格。如猪,农民觉得卖给国家不
如自宰到自由市场出售更划算,于是私杀猪便盛行起来。有的地方农村几乎家家私杀
猪,国家收不到猪,使得国营肉店的货架更空虚。——或者国家提高收购价、或者国
家采取强制措施,不然所有的猪都会流向自由市场。七七、七八年强行摊派改善了城
市的供应。——即当时说的农村基本路线教育,又称之为搞三分之一。张春桥说不知
道基本路线教育的方向究竟对不对头,成了他的罪状。——邓小平就恬不知耻地说是
他使得农业丰收、畜牧业发展的成就。七九年猪肉涨价,收购价也提高了,私杀猪便
立即不见了。国营屠宰场门口农民排起了长队交猪。邓小平又进一步吹嘘说是自己使
得农业与畜牧业大增长的结果。前面已经说过,那三年的养猪量增加比以前慢,八零
年还下降了。其实七十年代中期自由市场肉价也并不很高,七四年春节(注意还是春
节)笔者在南方一些城市亲眼看到仅六角多一斤。居民购买它是图便宜,国家的猪肉
那时在那儿还未定量。

  上述问题就是《军政府的末日》说过的,经过一段时期大建设,社会极度疲倦、
经济不协调、急需休养生息的表现之一。可以断定,到七七年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
业体系与国民经济体系建成以后,如果能够按照既定方针休养生息,让新建生产力及
早发挥效用,上述问题就都可以得到完满解决,而且肯定,将超过前一个休养生息时
期,即六四、六五年。因为那时没有那么多农用工业,没有那么多水利与改土成就,
也没有那么多农业科技成就,轻纺工业也没有那么大的发展。


   纯市场经济必然使广大群众在死亡线挣扎

   邓小平一伙说以前物价虽低但要票证,似乎群众的消费水平被硬压下去了。

  ——究竟是以前群众的需求受到了压制?还是现在物价飞涨压制了群众需求?广
大群众心里都有数。除了轻纺产品将在下面讲外,农副产品的票证都是靠涨价取消的
。就以最重要的粮食为例。七十年代城市居民究竟有几家粮食不够吃?如凭心说,就
得承认,大多数家庭有几百斤粮票储存。少数不安分的还偷偷拿粮票去自由市场换东
西。国家屡教甚至屡禁不止。邓小平上台后为了“借用力量”,买卖粮票成了正当的
行业。后来农业不景气,国库空虚才对随之而来的换蛋女有了怨言。因此对大多数城
市群众来说,以前发粮票不但不表明消费受到了压制,还是一项收入。邓小平取消粮
票让群众卖高价粮实际上是把群众的这项收入取消了,几乎家家户户都存下的成百斤
粮票也顿时成了废纸,这是公开的赖账。国家粮库空虚了,就把欠下的群众储粮——
至少几百亿斤赖掉了。八四年他们宣称物价“一放就活,一活就多,多了物价自然又
会回落。”这种谎言现在他们自己也不敢讲了。十几年来我们看到的只是一放就乱,
一乱就死,一死就少,放了就涨价,少了更要涨价。其实八五年放开不久他们就不得
不在报上承认“并非一放就活”了。但是不彻底垮台心不甘,九十年代他们还要大放
开。想当初才放开粮价时他们是何等地疯狂,似乎好大的政绩。可一转眼不少地方为
什么又要粮票了呢?每人只有二十斤最低劣的霉米烂米。这样的米在最便宜的地方,
价格也是以前中等籼米的五倍。既然又要粮票了,那以前群众储下的粮票就应该恢复
使用价值。为什么永远赖掉了。

  早在七七年或许还要早,笔者就说过了,要敞开供应还不容易?只要让物价猛涨
就行了。群众买不起,货架就“充裕”了。解放前就是饿殍遍野加市场敞开。市场经
济是用物价涨落来调节供求的。对大多数群众来说,物价上涨到消费不起时就只有不
消费,供求就平衡了。其他东西,尤其奢侈品,不消费还可以。粮食不消费就意味着
饿死。所以纯粹的市场经济总是与一部分人饿死相联系的。要避免有人饿死就得采用
其他手段强制性地干预经济,至少得限制市场经济的范围。现在一些发达的资本主义
国家,尤其是一些“福利国家”,正是通过国家干预经济,特别是给农产品和食品以
补贴,才使得这些国家不至于像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那样有那么多人营养不良和饿死。
即使如此,“1994年美国也还有3000万人食品不足,经历过不同程度的饥饿状态。问
题严重的是,其中有1200多万是儿童。”(见《参考消息》1995年 3月10日《美国社
会贫困问题透视(下)》)

  在现在,工薪收入者一般的吃不起菜,下等的吃不起饭。中国人民实实在在地在
吃第二遍苦了。更大的苦头还在后面。推行市场经济就是要中国人民饿死一批。即使
如此,邓小平一伙还老是指摘群众“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这儿说的工薪
收入者当然不包括贪官污吏,也不包括依靠与权势者沾亲带故、或本人钻营而居于肥
缺闲职的。他们生活水平当然是提高的,所以他们也该拥护邓小平,本来他们就是邓
小平一伙培育起来的社会基础。(所谓“工薪阶层”是极不科学的混乱字眼。阶层是
比阶级低一级的概念。现在所说的工薪阶层分属于不同阶级。这是邓小平为了抹煞严
重的阶级分化而杜撰出来的。)


   职工昂贵而又名目繁多的开支

   除了收入低以外,现在群众还有很多以前没有的或很少的开支。

  医药费就是群众的极大负担。劳保公费医疗都已名存实亡。家中有人得了稍微重
些的病就得倾家荡产。缺医少药、“小病抗、大病躺、重病等着见阎王”的已不仅仅
是贫下中农了。毛泽东主席批评旧卫生部是城市老爷卫生部可以摘掉一半帽子了。现
在的卫生部那肯为城里的一般群众服务?所以以后只叫老爷卫生部好了。

  学校各种费用暴涨,同样到了一般群众无法承受的地步。高中、初中、小学已使
家长吃不消了。大学的学杂费和生活费加在一起往往超过了父母的全部收入,孩子即
使考进大学也读不起,不然父母的饭锅只好吊起来当锣打。何况毕业就是失业,不少
工农子弟只好不读书。经过文化大革命,全国到处办起了中小学。七六年与六五年比
,高中生增长了十倍,初中生增长到了三倍。本来八五年城市普及高中,农村普及初
中并非高不可攀。但复辟以来,高中生由一年招收七百多万下降到二百多万。初中生
也大为下降。邓小平一伙说,他们办了一些其他学校,如职高。可谁都知道,除了普
高重点班以外(约一百多万)其余的高级中学包括普高轻点班都是应付了事。只知道
收钱,钱收到了,教师们也往往为客观或主观的原因不好好教,只顾自己挣外快。实
际上是把大多数学生淘汰掉。重点班则是一味压负担、填鸭式,高分低能比比皆是。
农村新文盲大量出现。复辟十几年全民的教育素质一直在下降。至于贪官污吏的子女
不管多么笨又多么懒,父母总有办法用公款让他们进入诸多名目的学校弄到一张文凭
的。文化大革命批判他们培养精神贵族一点也没有批错。殊不见全国各地不是冒出了
大量的贵族学校吗?

  还有退休。现在职工在职时期必须缴纳退休基金,这是以前想都未曾想到过的支
出。即使如此,还有不少交了退休基金的职工,退休后领不到退休金。据《工人日报
》九五年四月十二日《未雨绸缪,改革探索十余年》说,九四年收缴养老保险基金预
计 510亿元,为离退休人员支付养老金预计 475亿元。据此判断,邓小平还赚进了35
亿元。

  房租不但涨价了。 而且还在看涨。分配住房有的要缴“集资费”,迁户口办手续
到处伸手要钱。住房“改革”更是要群众出大价钱“购买”本来就属于群众的使用权。

  连人民群众的结婚、生育权也得花高价买了。

  至于名目繁多的各种费用、扣除、集资、摊派、罚款等等,这儿就不说了。
(待续)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09-08-24 09:18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8-03-04 02:32 | [楼 主]
caoweishu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84
威望: 285 点
红花: 284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1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0
最后登录:2017-03-22

 

為何只置頂文章后記的一部分?正文呢?這様好的文章建議版主全文置頂,以便廣為流傳。
《軍政府的末日》全文: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29205
[ 此帖被caoweishu在2012-01-12 11:26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08-07-03 21:39 | 1 楼
yelao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15 点
红花: 14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2(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8
最后登录:2016-11-07

 Re:野老乾坤

  
  
  

 
 
顶端 Posted: 2009-03-03 06:12 | 2 楼
魔方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69
威望: 79 点
红花: 69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9
最后登录:2009-08-25

 

过去哪有三农问题啊
  
  
  

 
 
顶端 Posted: 2009-08-22 12:55 | 3 楼
gogo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28 点
红花: 1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3(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9
最后登录:2013-03-03

 

  
  
  

 
 
顶端 Posted: 2009-12-30 15:33 | 4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人民公社
 
 

Total 0.019142(s) query 4, Time now is:11-19 00:0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