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儿时的回忆(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市西向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春雷动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2
发帖: 981
威望: 896 点
红花: 9138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42(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12
最后登录:2016-09-03

 儿时的回忆(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市西向镇)

儿时的回忆
作者:240955681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我是60年出生的,家住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市西向镇,听老人们说,人到了5岁才能记事,如果是这样,我儿时的画面正是文革爆发前后,现还原给大家,同时想告诉胡星斗们:你们否定毛主席也就是否定我们的父辈们,就是否定亿万毛泽东时代的建设者;你们可以把毛泽东时代的工厂贱卖掉、扒掉,但你们不可能把那个时代留下的、遍布农村的水库、河流,大寨田给毁掉。那些乱石滩,那些沼泽地是几千年就有的,只有人民公社时代才得到了根本治理!

地方政府:当时称人民公社,办公地点在靳家祠堂,印象比较深的工作人员是一个乡领导,一个武装治安员,一个主管民政事务的秘书,一个通信员,不记得是否还有没有别的工作人员。农忙时,县里、公社里的干部都要参加劳动,吃饭是大家轮流管的,由于我家相对卫生些,所以安排我家管饭的机会要多些,他们吃完后要留下3角钱那样子(按当时的价格吃一顿肉面绝对用不完)。乡领导经常穿的是黑色的中山装,冬天不忙时常看见他们在朝阳的地方一边晒太阳,一边和乡亲们聊天,有些年龄稍大的妇女还敢和领导开玩笑,  

医疗卫生:当时的地方医院叫公社卫生院,是砖瓦排子房,比乡政府办公条件要好得多,卫生院里的医生水平也很好,记得其中之一大家都喊他张医生,是沁阳县很有名的,他有时候在卫生院坐诊,有时候背个药箱出诊,他走在街上,常常被人拦住看病,大人们对他都很熟悉的。各大队还有卫生室,有中医,也有带着药箱服务到田间地头的赤脚医生,那时候药物便宜,中医针灸、按摩、拔火罐都是免费的。  

基本建设:主要是挖河疏水,修水库,修大寨田。沁阳市过去称怀川,是个盆地,我们村南约2公里处的地名叫南洼,也有叫苇园,实际上就是沼泽地,东西绵延几十里,雨季的雨水无法排出去,那里是汪洋一片,大约在60年代初,地方动员周边群众挖了一条名字就叫新河的河流,上口宽约30米,两侧还有鱼鳞状支流,河水东去入沁。新河挖好后,那一带再无水灾,新河雨季可用以排涝,旱季用河水灌溉粮田。主河道和支河道还有好多种淡水鱼、还有青蛙、螃蟹、鳝鱼、乌龟、泥鳅、河蚌,我们那时候年龄小,只是常常合伙捉些青蛙、螃蟹、鳝鱼吃。我们村3公里以北就是太行山区,农闲时我们村的青壮年都在山里修水库,那个水库叫逍遥水库,在网上可以搜索到这个水库的,现在还应该起着拦洪蓄水的作用。水库没修的时候,山洪顺沟而下,经过村东边一个叫石河的河流南去,两岸群众深受其害,我们这边的青壮年(当时称基干民兵)在麦收时都得做一个麦秸捆以防水灾,对岸的村庄叫东向村,河边挂着一个一人高的大钟,一旦发水,用钟声通知群众避难。水库修好后,这些都成了历史,再也没有发过洪水。水库修好后,治理村北边的乱石滩就有了条件,赶上农业学大寨,所以除了农忙,我们就都在大寨田里,我们年龄小的主要是帮大人推车,一个小孩能挣大人工分的一半或三分之一。主要方法是,把约一米厚的乱石翻到一边,然后挖一个很大的土坑,取出好土,再将一侧的乱石推入坑中,如此反复,身后就变成了一片黄土地,中午饭在工地吃,绝对管饱。  

文化体育:我们村有万余口人,分五个大队,每个大队都有一所小学,没有失学的儿童,我上小学时不记得交过什么学费、书本费,这些费用本身就很低,主要来源是学校组织的创收活动,如抓蝎子、采小白蒿(都是药材),也组织一些别的有偿劳动。学校的教育方针是德智体全面发展,实际情况也是这样运作的。在德育方面,一个是来自优秀教材,一个是请校内外的老革命、工农模范、贫下中农代表到学校作革命传统教育,另一个是组织学习社会上不断涌现的英雄人物,如雷锋、王杰、刘文学、门合、欧阳海等,我的床后面就贴满了从报纸上剪切的头像和事迹。在智育方面,是仅次于德育的教育重点,也按成绩排名次,写的不好老师也罚我们写好多遍,但从来没有补习班,作业在学校都能搞定,从来不需要把书本带回家去,大人也不用操心孩子学习的事情。在体育方面和现在类似,所不同的是那时候是全民体育运动,各个小学之间经常举行体育比赛,大队之间、公社之间、公社与工厂之间、公社与当地驻军之间、地方联队与专业队之间都会不定期的不行各种体育比赛。上初中后课程增加一些专业课程,如农业基础知识,工业基础知识,主要是让学生了解农业有过的种子、化肥、田间管理、农机原理及维修等。  

文化革命:见过这样一些画面:1.破四旧立四新,当时是烧了一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如皇历、算命的书、四书五经等;封建迷信的建筑物如牌坊、阁、供香用的牌楼以及屋顶那些兽头等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毁坏,那些东西在当时并不是引起人民重视东西。2.标语、大字报,在印象中,那时候我们那里分了至少两派,多数干部都会不同程度的被用大字报、标语等方式打倒过,我们小孩们也觉得奇怪,那些领导不是被打倒了么,怎么还在主席台上讲话,还到下面检查工作呢?其实,那时候的批斗会是一种教育形式,长辈们对他们心中的好干部的批斗根本认真不起来,只是挑些不痛不痒的小事说一说,但对地富反坏右的批判要种些。我上小学时,老师还曾动员我们写大字报,对学校领导提出批评,对老师提出意见。我也曾写过,认为问题不是太大,就写了小字报,贴在校长每天刷牙的地方,校长发现后还在班里表扬了我。3.游行,当国家有大的活动、举措时都要就行一些游行活动,有的是为了示威,有的是能够及时把有关精神宣传到群众去。  

经济:在农业方面,我们那里现在人均半亩地,小时候的人均水平也差不多,没有粮食不够吃的记忆。生产队除了缴公粮、按规定给社员分配口粮外,还要留一部分粮食(好像叫公积金、公益金)主要用于生产队的日常开支,修水库、修大寨田集体吃饭用粮,来年夏收前要将库里剩余的粮食分掉,然后存储新粮。与农业配套的有农机站、种子站等。在工副业方面,规模较大的有农机厂(主打产品空气锤)、造纸厂、面粉厂,各生产队还有鞭炮厂,仅鞭炮厂从业总人数应有千人之数。在私营经济方面,允许一些个体经济和个体工商户,有到石河滩筛砂的,有摆摊做买卖的,有小规模贩运的,有走街串巷搞服务的,这些人要向生产队缴纳一定的公积金、公益金就可以了。在农民收入方面,由于实行的是按劳分配原则,所以家庭经济情况有点区别,劳力多的家庭要富裕一些,劳力少、孩子多的家庭就稍差些,口粮以人为主,所以吃饭、吃菜没问题,但年终分红就有区别了,但区别不是很大,在加上大部分家庭都养鸡、养猪,所以当时农的生活是很不错的(江泽民、胡锦涛都曾到那一带考察过)。民军烈属、孤寡老人等由生产队照顾。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农村
现在已到了熔炉的时间,只应看见光。——(古巴)何塞·马蒂
                              Now is the time of furnaces,and only light should be seen--(Cuba)Hose Marti
顶端 Posted: 2009-05-02 02:00 | [楼 主]
行者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1826
威望: 1838 点
红花: 18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8
最后登录:2017-03-29

 

【beiwei201】 今夕对比两重天,我是51年出生的,见到的场景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那时的人大干社会主义的精神面貌更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活着还真是有个奔头,现在就是瞎混,有的人不耐烦了就自杀,真是没劲啊! 2009-5-8 18:16:27 3分
【山鸣】 写的很真实,童年总是让人难忘的,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2009-5-8 15:39:24 3分
【佐臣】 我出生在55年,那时留给我最深的记忆是,人与人的关系纯正,小孩子打架没有人看热闹,都会去制止,遇到困难,无论你在中国的哪个地方,都会得到帮助的。还有更多,更多、
。 2009-5-4 8:54:43 3分
【弹剑作歌】 我是68年的。
小时候,村里有水库,有灌溉的水渠,渠上种白杨,干渠到田间还有引渠。有社路,就是指通到公社的路,路边木头电线杆,从来没有人偷过。有生产路,是指通到田间的路。
伏天的夜里,我们都睡在门外的,不睡屋里嫌太热,家里的门夜里不关的。
那时候,我们上学,冬天的早上起来如果下雪了,就会自动带上扫帚条帚去学校。
更为怀念的是,如果冬天下雪了,社员会把村与村之间的路上的雪清扫干净。

有一年秋天,我母亲坐自行车不幸脚后跟的肉被辐条夹掉,露出跟骨,村里的中医弄来了一些中药粉末,把菜油烧热,倒进药粉中,和成膏状,抹在伤口处。过些日子,全愈了。
小时候,冬天的晚上年龄大的学生带着我们打麻雀,很容易打到,用手电筒向树上向玉米杆柴堆上一照,麻雀就呆了,然后用弹弓打。一晚上可以打到不少。

很多东西现在只能变成记忆和回忆,说给孩子们听。

2009-5-2 23:12:29 3分
【吴思毛】 本人1964年出生在湖南澧县,1969-1972年全家下农村,虽然只有几岁,但记得当时的情况与你所写的差不多,另外,那时人人精神焕发,劳动积极性高,心情舒畅,极少有所谓懒汉,人与人的关系非常好,真是互帮互助,民风淳朴,社会治安相当好。我一直怀念那个时代,真想再过几天那样的日子。 2009-5-2 1:25:58 3分
【hame】 我是湖南的,基本情况和你写的差不多,还有那时候治安很好!!

总有某些人喜欢妖魔化毛主席,很多老年人都还怀念那时候的生活的
2009-5-1 13:51:45 3分
【刘爱民】 我也是那个年代生人,是62年。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是在毛泽东思想教育下成长的一代,您写的很真实。
  
  
  

 
 
顶端 Posted: 2009-05-30 13:34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8760(s) query 4, Time now is:05-29 15:3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