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中国防制血吸虫病实况(1973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资料员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12
威望: 1222 点
红花: 121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5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6-03-12

 中国防制血吸虫病实况(1973年)

中国防制血吸虫病实况——一九七三年八月在美日两国寄生虫病专家会议上的讲词
  
徐锡藩 李书颖


  作者简介:徐锡藩、李书颖。两位均为国际上著名的研究血吸虫病的权威者,现任美国艾荷华大学医学院疾病预防学系之寄生虫学正教授。一九七二年十月,徐、李二教授应中国中华医学会之邀请,赴上海参观郊区血吸虫防制工作。一九七三年八月,他们受美国卫生研究所主持的美日两国寄生虫病联合会议的邀请,在加州的Pacific Grove演讲中国血吸虫病防制的情形。本书节录了他们的讲词。
  
  一、导言
  
  血吸虫病是中国最严重的寄生虫病症。在中国中南部肥沃地区最为流行。其感染区包括了一个直辖市(上海),十个省份(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河北、河南、四川、福建、广东和云南),和一个自治区(广西)。全部面积,达六十三万五千八百六十平方英里。按照过去的估计,大约有七百万人,患有这种病症。并使极多的农民们的健康受损,以致死亡率提高。在一九四九年以前(解放前),旧政权没有采取什么方法,来控制这种病症。解放后,在新的人民政府之领导下,据说血吸虫病已经被控制了。我们在一九七二年十月,应北京中华医学会之邀请,访问了在上海市西郊华漕血吸虫病区。因为自一九四九年以来,极少西方血吸虫病专家,得有机会访问中国大陆的血吸虫病区,又因为血吸虫病的控制,是世界卫生学术的重大问题,我们此行的结果,是应该向国外华人及世界卫生学者报告的。为了更好地了解最近在中国血吸虫病流行区的转变情形,我们以为我们应该把一九四九年前的情形先行重温一下。http://wg1966.com/bbs
  
  二、一九四九年前血吸虫病在中国之流行情形
  
  根据一个最近的报告,在湖南长沙一个埋葬了达二千年的出土女尸中,发现了日本血吸虫卵。但是这种病症的临床病例,迟至一九〇五年方始成立。在一九二四年,Faust和Melenley发表了一本关于中国日本血吸虫病研究的专论。里面有一章,是讨论关于这种流行病的控制方法。不幸当时的旧中国政府,没有采取控制这病症的措施。
  
  一九三二年,浙江省开化县池准浜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血吸虫病流行地区。池准浜的面积,为六百亩。一块非常肥沃的土地。由于血吸虫病的流行,造成了极高的死亡率,使该地区最后只剩下了六十五名居民。
  
  同年,南京的旧政府派遣了一个防制血吸虫病的小队到池准浜,在该地仅停留了一个短时期。众所周知,血吸虫病是不可能在短期内控制的。结果是该地区的血吸虫病仍是猖獗非常。在一九四八年,我们访问该地区时,曾目睹这情形;那里只有五个人,腹大便便,分别住在两座茅舍内,所有的土地,都丛生着乱草,有无数的钉螺滋生其中。
  
  在另外浙江省一个血吸虫病症流行之衢县千坦坂,我们曾重睹这种情景。在一九三四年,旧南京政府,也曾派遣了一防制血吸虫病小队到那里。当一九四八年,我们访问千坦坂时,防制队已离去多年。而病症和钉螺,却甚至比前更猖獗。据说在其他流行省份,亦是一样的情形。http://wg1966.com/bbs
  
  在另一方面,中国的寄生虫病专家,每年发现更多的血吸虫病流行区。例如福建、四川、广西和云南各省。但是由于旧政府对防制病症没有努力,使各地之该病流行情况,不断地恶化。
  
  三、一九四九年以来上海之血吸虫病流行区情况
  
  在上海短期逗留中,我们被邀请参观了在市内的上海寄生虫病研究所,及在郊区的华漕病区。
  
  A 参观上海寄生虫病研究所
  
  在一九四九年前,旧政府分派南京卫生部中央卫生实验院寄生虫病研究室,进行一切与防制寄生虫病症有关的研究和实验。该研究室只有很少的人员和经费,实属无米为炊的情形。解放后,前南京寄生虫病研究室,奉命重组和扩大,成为现在的寄生虫病研究所。并由南京移至上海。此研究所最初由在北京的中国医学科学院管辖。因为该研究所位于上海,最近被重新划入上海市管辖之下,并改名为上海寄生虫病研究所。该研究所现有二二〇位人员和五个部门:计为血吸虫病,疟疾,丝虫病,钩虫病,黑热病等。血吸虫病部门是该研究所中最主要和最大的部门,分为预防,诊断,临床和药物等四个研究室。在该研究所工作的寄生虫病专家都具备有优良的素质,和极高的工作能力,同时又有精美的设备,和极好的图书馆。该血吸虫病部门为全中国所有流行区内的野外防制血吸虫病小组的最高的技术顾问和咨询中心。该部门在防制血吸虫病的成功表现中,贡献很大。
  
  B 访问华漕血吸虫病流行区
  
  一九七二年十月三十一日,我们访问了有一万四千人口的华漕公社。华漕位于上海市以西十五哩,是典型的平原水网地带血吸虫病症流行区。据报导:在一九四九年前,当地居民患血吸虫病率为百分之五十六。差不多每一户有一位至多位患血吸虫病病人。每一条水道和灌溉沟都有大量的阳性感染钉螺。且坟墓遍野。当我们抵达时,看见了约四十多位农民,在一农家庭院中,拣选已收获的棉花。他们都健康快乐。我们跟数位血吸虫病痊愈者谈话。他们非常感激他们所得到的治疗;并且声言,这些免费医疗,在解放前是不可能的。一位农民,把他腹部因进行脾切除术所造成的疤痕给我们看。在这公社内,“赤脚医生”们,密切地注意血吸虫病患者。公社全部居民每年进行两次粪便检查,借以发现血吸虫虫卵。检查的方法,是温水孵化法。而检查的结果,是经工作人员反复互验的。我们参观了在卫生站内的粪便检查室。送查的粪便,是采用毛蚴孵化法检验的。血吸虫病人的医疗,是由每一生产大队卫生站内的医生进行。而那些困难和复杂的病例,或需要进行手术的病人,则移至公社医院或县医院处料理。在较近的农舍墙上,绘有一张“幸福榜”,载有六十七位农民的名字。他们都是在同一生产大队中获得痊愈的血吸虫病人。很多农民,快乐地向我们指出了他们的名字。我们知悉在这个公社里有八千二百一十七位病者,已在治疗后获得痊愈,但是仍有八十七位,有治疗上困难的病者,还没有完全康复。这个公社的血吸虫病病率,由解放前的百分之五十六降至千分之六。在农舍的墙上,随处都绘上了一些说明血吸虫的生活史和传染过程的简单图表。公社中有很多特别建造的公厕。社员的排泄物,在那里进行了一种特别沉淀的过程,使寄生虫卵消灭;但是有价值的含氮物,却得到保留,以为日后作肥料之用。虽然在农村卧房内的粪桶,仍继续准予使用,但均要在公厕内一个特定地方,由特别人员清洗.订立这条规矩的目的,是在于防止血吸虫卵污染了水道和灌溉沟。此公社拥有约二百五十条牛。患血吸虫病的牛,也同样受锑剂医疗。而牠们的排泄物,则用堆肥发酵法处理,借以消灭血吸虫虫卵,并保留含氮物。我们在这地区的短暂停留中,看不见任何狗只。因为狗是血吸虫卵的重要保留寄主,所以公社议决,把牠们全部杀掉。
  
  饮用和洗涤用的水,是取自由三合土围边的井。井内的水,不致受地面水所弄污。所有的水道和灌溉沟,不是重建,就是经过减螺处理。为了有效地对付在水道里的钉螺,在进行改造水道减螺工作的时候,居民使用一部巨型的电力抽水机,把水道的水抽干,然后改造河道。据称在过去四年内,在水道中或灌溉沟里,皆找不到任何钉螺。因为此公社内,已没有十五岁以下的血吸虫病人了。以我们以前在苏州嘉兴地区的实地经验而言,像这样的水道和灌溉沟,必会滋生很多的钉螺;但是我们此次在华漕,却没有在这些水道中发现任何钉螺的踪迹。http://wg1966.com/bbs
  
  C 防制血吸虫运动
  
  以上是我们访问中在华漕所见到的。我们搜集了遭公社的农民和上海寄生虫病研究所的技术专家们的资料后,觉得在华漕和上海其它地区的防制血吸虫病的运动,是基本上按照下列方法进行的:
  
  ①计划、组织和合作
  
  一九五五年,中共中央委员会把消灭血吸虫病的工作,纳入国家农业发展计划之内。直辖组织和国家血吸虫病研究会因而成立。并展开了防制血吸虫病的措施:①积极地医疗和防止血吸虫病,②采用综合防制措施;⑧把科学技术和群众运动联合,中西治疗结合,防制血吸虫病与促进农业生产混合;④不断地努力扑灭病害。为了有效地贯彻这个运动,在血吸虫病流行的各省和自治区内,成立防制血吸虫病实验所和研究室。此种机构,均隶属于省卫生处管理之下。如以上所言,上海寄生虫病研究所,为各省区的技术总咨询或总顾问。
  
  中国的血吸虫防制专家们,显然强调采取综合防制措施,而不着重于仅用一种方法,来扑灭血吸虫病。彼等发动群众,使消灭血吸虫病,成为他们自己的重要的工作,让农民们明白,这个运动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利益,而他们应该大力支持。因为农民是自己命运的主人,农民们应该自己研究和讨论消灭虫害的措施。据报导:驻防在上海的陆军、海军和空军人员,曾帮助农民把城西区的河流抽干,藉以消灭河中的钉螺。同时他们更使农民了解消灭钉螺的工作,是很艰巨的,不能一蹴即就的,是需要经过长期的努力才可以成功的。如果他们能继续努力,情况便会慢慢变好。共产党使农民深信: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没有困难是不能克服的。只要下定决心,不倦和持续的努力,便能成功地消灭血吸虫。人民从此可得到健康和快乐的生活。
  
  把防制血吸虫病的工作、农业生产、农业技术三者相联合,这是“一石杀三鸟”的方法。由于血吸虫病流行情形及钉螺生态,在不同的传染区内,可能不同,所以防制血吸虫病的策略,也因地而异。
  
  ②防制的主要方法
  
  以下是在上海地区所实施消灭血吸虫病的四种主要方法:(a)治疗患者,(b)粪便管理及灭卵处理,(c)消灭钉螺,(d)安全用水及个人防护。(描述这四种方法,会涉及详细的技术知识,这里删去。欲知详情,请阅英文原著。原著刊于美国中央卫生研究院Fogarty国际研究中心出版之《The Second Anthology of China Medicine》一书。)
  
  四、讨论
  
  很明显的:自一九四九年以来,血吸虫病在中国的流行情况,有了很大改变。这种重大的改变,是完全由于政府对这种病症的态度的改变之结果.在防制流行病的运动中,在中国已经证明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实,这就是:在一个热诚关怀公共卫生的政府之下,疾病的消灭,是一定成功的。上海华漕血吸虫病防制的事实,已证明血吸虫病在中国已受到控制了。据一九七三年一月三十一日人民日报所载,上海市的金山、青浦,和浙江省的嘉善、平湖四县之血吸虫流行区的二十三个公社、一〇一个大队中,已有十七个公社、八十七个大队基本消灭了血吸虫病。如果继续努力,血吸虫病在中国将会被消灭。
  
  仔细研究,中国从一九四九年所采用控制血吸虫病的方法,我们觉得它们成功的理由,基于①中国共产党对扫除血吸虫病的真诚的愿望,和坚定的决心,②人民全心全意的与人民政府合作;③专家们机智地选择和利用现存的控制方法,④正确地采取综合控制措施,⑤不倦的精神,无比的勇气,使运动竟其全功。在各种的控制措施方法中,当以发酵沉卵粪池,来控制排泄物,及以土埋法,来杀减钉螺的方法,最为重要。因为前者,把改善农作物和消除虫害结合起来,而后者,则有效地破坏钉螺的繁殖地。
  
  当公共卫生人员制定消灭血吸虫病措施时,他们对如何控制钉螺的关注,恒比大量的医疗病人为重视。在中国这两种措施,显然是处于同等地位。一个以人民利益为重的政府,应该不但预防末患病的人不再患病,并应该医治已患病的人民。我们完全赞同中国的预防与治疗并重的政策。虽然在治疗上采用了酒石酸锑钾三天的短期疗法,但医治七百万血吸虫病人,却是一件巨大的惊人事业。从医治华漕公社的八千二百一十七位血吸虫病人所得到的良好结果看来,这证明了中国政府有能力可完成他们的治疗全国的血吸虫病人的伟大计划。
  
  我们可以在中国防制血吸虫病的运动中得到一个重要的教训。我们的见解是:全世界受血吸虫病传染的国家,不应该只梦想便宜和有效的减螺药物的来临,或祈求国际卫生组织的帮助,才开始消灭血吸虫病的运动。每个政府,均可以自己的智慧和积极性,巧妙地利用现成的方法,实行控制血吸虫病的工作。惟最重要的成功因素,则在于该政府的诚挚的热心,及钢铁一样的决心。倘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则无论任何国家,均可实行控制血吸虫病,而得到美满之结果。http://wg1966.com/bbs
  
  我们相信而且希望,日后能发展一些如疫苗接种法的控制,借以帮助和加强现在中国的血吸虫病的控制方法。

  原载《留美华裔学者重访中国观感集》,香港七十年代出版社出版
  
  中国文革研究网扫校(http://wg1966.com/bbs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访华观感 赤脚医生 血吸虫
顶端 Posted: 2009-06-12 08:2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0865(s) query 3, Time now is:01-21 12: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