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我认识的一名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者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1826
威望: 1838 点
红花: 18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8
最后登录:2017-11-29

 我认识的一名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

      
东极老翁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在一所医学院校的宣传部门当通讯干事。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认识了一名工农兵大学生。

他来自东北农村,父亲是农民,他也是农民,上学前在农村生产大队当赤脚医生。是大队党支部推荐他上的大学。他的个头儿挺高,长挂脸,有点红赤面,说话时两只眼睛亮亮地盯着你,显得挺有神。那时,许多工农兵大学生到了学校之后都注意起了装束,唯有他总是穿着一身蓝色中山装,且衣服裤子都有些皱褶,给人一种不修边幅的感觉。但是,让人觉得他很纯朴,也很真实。

他在毕业前夕,向学院党委写了一份申请,要求毕业后不留城市回农村、不当干部当农民、不挣工资挣工分。对于这样的人物,在当时倡导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形势下,当然要宣传。于是,我便对他由始至终进行了采访和报道。

当时的政策是农村来的大学生毕业之后都可以转为干部,又因为是第一批医学院校的大学生,所以分配去向一般都是大城市,还有少数进京名额,也有到部队医院的,反正天南海北哪里都有。他是在学校期间入党的,各方面表现都比较好,若正常分配的话,肯定可以分到城市医院当一名医生,当然,也有进京的可能。所以,他向学院党委提出申请之后,许多人都替他惋惜。他的父亲开始也不理解,后来在他的劝说下转而便支持他的想法了。

当时,许多人对他的举动表示不可理解,也有人说他是哗众取宠,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是为了向上爬。他说的很坦诚:农村有什么不好,我是农村出来的,我知道农民对缺医少药的感受,再说我是个党员,咱们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不能只停留在口头儿上,我觉得应该做出个样子来。过去的大学生是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我这也是给新一代的大学生争光啊!

事实上,他在上大学期间,每年寒暑假回到村里,都利用学到的知识给村里的乡亲们看病。乡亲们都把他当作亲人看待。为了给乡亲们治病,他有时自己上山采药。有的乡亲患了重病,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成宿护理。一位孤寡老人更是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因为他每次回到村里都照料老人的生活,老人有了病更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临终时还念叨着他的名字。

学院党委批准了他的申请之后,当地安排他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担任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赤脚医生。他还培养了一名赤脚医生当助手。白天,他和社员一样下地干活,哪家有了病人找他随叫随到。晚上,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到病人家里往诊。一年后,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又黑又瘦,可身子骨却显得更加结实了。他住在大队卫生所,每天晚上,外间的屋子里都聚满了乡亲们,谈村里的事,唠家常,他成了村里的顶梁柱。村里的一位姑娘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那位姑娘;他们恋爱了。在这期间,当地党组织要调他到市里卫生局担任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如今的副局长,他拒绝了组织的安排。他说,我要是真当了这个副主任的话,那可就真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为了向上爬了。我是个学医的,再说我也不愿离开这里的乡亲们。我就在这里开花结果了。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在以后的几年里,他一直干着党支部副书记和赤脚医生的工作。他还和村里的那个姑娘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

很多年之后,由于政治的原因,还是组织上要把他调回城里,说是要为他落实政策。对此,他几次严词拒绝。他说,我是志愿到这里来的,我原来是农民,现在还是农民,不需要落实什么政策。为此,他与当地组织僵持一年多的时间。也许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吧,后来组织派人对他讲:类似你这样的人,全省有几个典型,如今他们都返城了,你是最后一个了。为什么要返城?因为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完成。你如果不返城,就是对抗上级组织,对上级政策不满。所以,必须得服从决定。他毕竟是名党员,终于还是服从了。

他离开村里那天,许多乡亲们都哭着送他……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上山下乡 赤脚医生
顶端 Posted: 2009-06-26 01:40 | [楼 主]
maoliv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4253
威望: 4265 点
红花: 425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3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7
最后登录:2014-10-17

 

我想说说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

作者:三月花的花柄     

   

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都是我的叔叔舅舅辈的,他们现在很多人都很优秀,都在很多重要的岗位上做工作。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接触过很多工农兵大学生,因为他们就在我的身边存在。

我父亲的一个算是徒弟的工农兵大学生我就比较熟悉。当年上清华大学时,他是“农民工”,即在水利系统做临时工的农民,就跟着我父亲工作。

他被推荐上清华大学后,家庭的清贫和实际困难很多,但是他克服了困难,坚持毕业。他的起点是初中毕业都不够。

是什么让他能够最终成为合格的清华大学的毕业生的呢?

是优秀的品质顽强的意志力。

   

知识是可以学习的,只要智商正常。而知识在不同品德不同意志的人的身上,却起着不同的作用。

   

我想到后来的越来越多的大学生。他们在全封闭式的教育系列中经过应试教育的打压催化后,最终有一部分人又压抑着心理通过了独木桥才成为大学生。在大学里,他们的专业与实际需要没有连接,只是在主观愿望的指挥下选择专业进行学习。毕业后,茫然的他们面对择业发现了自己的孤弱:不懂社会,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而花费很多钱供出自己大学毕业的父母,这时一般都两鬓斑白了。

我这里只说老百姓的孩子。

   

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就不一样了。他们从实践中到大学,大学充电后又回到实践中,自然是一个真正的身心全面发展的大学生,没有脱离生活的大学生。他们之所以能够现在大部分做重要的工作,和他们的实际能力高强有很大关系。

   

曾经有一度时间,工农兵大学生似乎被冷落了。但是在我的心目中,他们是好样的。他们的榜样意义,现在也许会更加有特殊的指导作用。他们是终生教育的典范,是教育为人民服务的产物,是教育与社会实践相结合的践行者。

   

教育是什么?是为社会生产实践服务的,是为人民的终生成长服务的。而绝对不是让分数产生分数,造出一些空壳的所谓人才来,让他们大学毕业后在社会上飘逸,然后重新上社会大学。有的能扎根于社会,有的选错道路自毁前程了。

   

现在的教师,有一大部分是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的一系列教育链条中生产出来的教育产品。他们即使家境贫寒,父母都是老百姓,他们即使也深知自己的家庭出身,但是他们自己本身却不是真正的老百姓。他们在父母含辛茹苦的养活中上学,出来又找到工作做了老师,生活的真正的艰辛他们没有切身体验,即使体验也是皮毛,不是自己承担责任的那种深切灵魂的体验。

正因为教师中存在这些变相的“悬空人”,才使他们在教育工作中缺乏正确的思想导向,不知对错,才使他们能够承认应试教育对自己的错误压制,才使他们会用应试教育来打压学生。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错误有多么严重,他们根本不知道生活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他们是应试教育培养出的畸形儿,他们也在继续造就应试教育下的新的畸形儿。

   

我对有些教师在国家费尽力量的反复培训下依然没有正确的教育方法和思想感到困惑和担忧。培训是身外飘动的风,吹过后他们依然还是他们,心如止水。应试教育已经渗透到他们的灵魂成为一种习惯了。这就是教育很可怕的一种现象。

如果金钱意识与应试教育的习惯相结合,教育怎么办?学生会怎么发展?国家怎么办?

造假的现象就在我们身边频频发生,物质的精神的造假无所不包。

   

我又想到了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他们不是假的。他们不需要成绩造假。因为他们不是为成绩去学习的,而是为知识的运用去学习的。他们很幸福,因为他们不是应试教育的产物。

   

(2012-1-18)
  
  
  

 
 
顶端 Posted: 2012-01-18 17:17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25743(s) query 4, Time now is:12-12 10:2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