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黎阳:应该派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樊刚去解决吉林通化钢厂私有化改制问题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资料员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12
威望: 1222 点
红花: 121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5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6-03-12

 黎阳:应该派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樊刚去解决吉林通化钢厂私有化改制问题

应该派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樊刚去解决吉林通化钢厂私有化改制问题
  
黎阳/2009.7.27.

  
  吉林通化钢铁公司私有化遭抵制,总经理陈国君被打死了。有人给陈国君奉献了许多非常动情的词句:
  
  ——一个刚至不惑之年的壮年,他有一对可爱的双包胎女儿,他有老人,有妻子
  
  ——是当事人犯了王法还是触了众怒?他不是决策者,不是老板,他只是私营企业的一个打工仔,说好听点儿,叫高级打工仔,没有参与决策,更没有权力决定一个企业的命运
  
  ——他并没有错,他不是决策者,他只是执行人,他只是端人饭碗,忠人之事
  
  ——他只是一个私企的员工,他不该死。他只是个替罪羊
  
  ——至少他在通钢三年也是兢兢业业、含莘如苦,为通钢的发展流过汗、出过力的,且听说他是个蛮正直的人,只是偶尔嘴有些锋利
  
  ——他也是人之子人之夫人之父啊
  
  ——他不杀人放火、不反党反人民,他不是汗奸卖国贼不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他甚至没有参与决策,他只是端人饭碗在做着他份内的事情,他也是中国人是我们的弟兄!
  
  ……
  
  这些话实在有催人泪下之功,同仇敌忾之力——如果不考虑下岗工人的日子的话。那些下岗工人中同样有“刚至不惑之年的壮年”、有“有可爱的双包胎女儿”、“有老人,有妻子”;同样“也是人之子人之夫人之父啊”;同样“没有犯王法”、“没有犯众怒”;同样“不是决策者,不是老板”、“端人饭碗,忠人之事”;同样“是兢兢业业、含莘如苦”、“为通钢的发展流过汗、出过力”;同样“不杀人放火、不反党反人民”、“不是汗奸卖国贼不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同样“他只是端人饭碗在做着他份内的事情”;同样“也是中国人是我们的弟兄!”……
  
  陈国君之死是一个人的“速死”,下岗工人的悲惨是成千上万个人的“缓死”——绝大多数下岗工人其实比一顿拳脚当场打死更遭罪。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即便送命也是一刀两断强似千刀万剐——古代最严厉的惩罚是“剐”而不是“斩”,就是为了让人多受罪。所以陈国君跟不倒霉的人相比算倒霉,跟更倒霉的人相比算幸运——至少他是为私有化大业而死的,算私有化的“英雄”,该受表彰得抚恤,至少从此青史留名了,也不枉到这个世界上走了一遭。而下岗工人贫病交加地成千上万从地球上默默消失,连个名字也留不下来,更不用说去表彰去抚恤了。要深究起来,陈国君是去执行工人的“下岗慢性死刑”才死的,那种状况已经是“你死我活”的“两军对垒”的状况。要同情,至少两方面同样同情才公平——冯小刚不是通过《集结号》宣布了吗,战争中丧失的每一条生命都应该受到尊重,不能光纪念一方。既然如此,那光同情陈国君的一条命显然不够,还应该把三十年来因贫病交加而死亡的所有下岗工人及其家属的命全加到一块同情,那才算得上真正的珍惜生命。
  
  人都死了,光哭天抹泪没什么用。真正有意义的是避免再死人。那就得弄清楚为什么会死人。
  
  陈国君为什么死?因为去落实私有化没成功。
  
  如果私有化错误,那陈国君之死就是私有化造成的。要避免再死人就必须停止私有化。
  
  如果私有化没错,那陈国君之死就是因为对私有化的理论没吃透,要避免再死人就必须派私有化理论权威去言传身教、亲身示范,让所有人都知道如何活学活用私有化理论。具体说,必须派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樊刚这几个中国私有化理论权威去处理吉林通化钢厂的私有化改制,现身说法,给全国树立一个用战无不胜的私有化市场化的先进理论消灭万恶的公有制、用“普适价值”征服无知工人、使市场经济发扬光大的光辉典范。——武器在实用中出了问题,设计师就必须亲临现场处理,找出原因解决问题,否则就不能证明该武器是可靠可用的。同样,理论在贯彻执行中出了问题,理论家就必须亲临现场处理,找出原因解决问题,否则就不能证明该理论是正确可行的。如果连他们这些私有化理论的权威祖师爷都不能让通化钢厂的工人们明白私有化是方向、下岗是幸福、头头脑脑拿几百万、普通工人拿几百是最合理的分配制度、私营公司建龙集团入股时通钢的亏损是高效益的赢利、建龙集团退股后通钢的赢利是低效益的亏损、如今建龙集团卷土重来是为了把通钢从低效益的亏损中拯救出来的无偿奉献、因而翻然悔悟、痛改前非、心甘情愿私有化、接受下岗的慢性自杀,那么今日中国还有谁有此神通?
  
  吉林国资委处理通钢的前前后后简直蠢笨透顶:通钢私有化究竟是必要还是不必要?如果不必要,那为什么非要多此一举、不管工人怎么上访诉求都不听?如果必要,那为什么工人一组织起来反抗立刻屁滚尿流当场认输?这不是从反面印证毛泽东的话:“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吗?这不是从反面告诉工人“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吗?这不是从反面教育大家“工人阶级最有觉悟、最团结、最有组织、最有力量”、是反抗资改卖国的主力军吗?这不是从反面告诉所有“弱势群体”:靠上访上诉、苦苦哀求资改派发慈悲赏口饭吃没用,零零散散的单个反抗没用,要活命就只有团结起来拼命吗?这不是从反面告诉所有左派:“坐着言何如起来行” 、“一个行动比一打纲领都重要”、“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认为十分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懂得了客观世界的规律性,因而能够解释世界,而在于拿了这种对于客观规律性的认识去能动地改造世界”、“一首诗吓不走孙传芳、一炮就把孙传芳轰走了”吗?这不是从反面告诉全国老百姓:“主流精英”都是一群狼子野心兔子胆的松包蛋、你越忍让他越凶恶、你团结起来跟他拼命他立刻尿裤子的胆小鬼吗?这不是等于从反面证明拿几百万的“精英”并不比拿几百的“弱势群体”高贵,一旦处于平起平坐的位置就再也神气活现不起来了吗?……
  
  既然要坚持私有化、消灭公有制的“改革大方向”,那就绝不能让步,就绝不能允许上述反面教育成功,就必须反攻倒算,就必须把通钢的私有化进行到底。而要进行到底,就只有一文一武两种办法:武的就是派军队暴力镇压,文的就是派私有化理论权威现身说法。考虑到通钢几万工人已经团结一致同仇敌忾,考虑到如今阶级矛盾全面激化、到处是“群体事件”,为了粉饰太平,保护和谐形象,目前只好用文的一手。所以应该派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樊刚这几个中国私有化理论权威去解决通钢私有化问题——“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厉以宁、张维迎、吴敬琏、樊刚这私有化改制的理论权威们如果不能通过通钢一处证明自己的私有化改制理论绝对正确,那如又何能证明在全国绝对正确?凭什么在全国推行?
  
  - 论剑谈棋 豪杰尽聚 -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黎阳
顶端 Posted: 2009-07-28 09:1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0541(s) query 3, Time now is:06-23 15:0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