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法官”王文正回忆“审判”王张江姚(节录)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brecht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法官”王文正回忆“审判”王张江姚(节录)

“法官”王文正回忆“审判”王张江姚(节录)

王 岚


党史文苑 2006年第1期


  历史是一面镜子,可以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变迁;但历史也可能像一面哈哈镜,稍不留神,就会给后人留下一个不真实的印痕。为了这份责任,笔者拜访了年已八旬、原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法官王文正,听他回忆二十年前被调到北京参加特别法庭,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十名主犯的一些史实。下面就是我在长达三、四年的时间里,和王老多次接触,听他点滴回忆的真实历史记录。
  
  从上海调到北京,我被分在王洪文案预审组
  
  1980年7月初,最高人民法院党组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发来一份电报,指名让我速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报到。7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老红军曾汉周再次给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来电话,限我五天之内必须到北京报到。
  匆匆交待完手头的工作后,1980年7月15日上午9时正,我在上海虹桥机场乘上开往北京的航班。到达北京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通知,直奔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当我走进招待所时,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曾汉周已经等在那里。我连忙上去紧紧握住他的手,曾汉周劈头就说:“王文正同志,听说你不愿意来呀!”我赶忙解释:“曾院长,您千万别误会,不是我不愿意来,而是他们……”没等我说完,曾汉周就会意地点点头。
  当天下午,曾汉周再次来到国务院第二招待所,开门见山就给我布置了工作。他对我说:“这次让你到北京来,是参与公安部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的预审工作,便于了解案情,为将来的公开审判作准备。你分在王洪文一案的预审组,办公地点在秦城监狱。”听了这番话,我顿时感到这次来京意义非同小可。
  1980年6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要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并决定由彭真任“两案”审判指导委员会主任,统一领导审判“两案”的工作。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听取关于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案审判准备工作汇报讨论会时,对于审判方式,邓小平说:审判方式,特别法庭好。一案起诉,两庭审理,一案判决。一审也就是终审,不准上诉。开出审判人员的名单,将来再定一下。常委会同意小平的意见,决定成立特别法庭进行审判。
  特别法庭是经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的决定成立的。
  负责王洪文预审组的组长是黑龙江省副省长兼公安厅厅长卫之民。午饭后,我就去他那里报到,他简单地向我介绍了王洪文的情况,告诉我:在“四人帮”中,现在看王洪文还算认罪比较好的,你要抓紧时间看材料,看前期预审的录像,多了解些情况,然后在具体研究时可以更好地从法官的角度提出自己的意见。
  
  初次踏进秦城监狱的大门
  
  第二天上午,最高人民法院的一辆轿车来到国务院第二招待所,车上下来一位年轻干部名叫杨富年,他把我接上了车。车子向着西北方向开去,十点半钟到了北京郊外的秦城监狱。我走下车,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位于燕山南簏,三面峻岭险峰,只有朝南是一马平川。我早就听说过这座监狱,而那次是平生第一次走近它。这是一座特殊的监狱,建于1958年,当时有四个监区,各种与此相配套的设施一应俱全。
  监狱门口,只见两位武警身挎冲锋枪,威严地站在那里。进出秦城监狱是要有特别通行证的,我因为刚从上海来的,还没有证件。陪同我去的那位同志让我在车上等着,他向站岗的武警出示证件后便独自进去了。过了一会儿,他从里面出来了,将办理好的有关证件交给武警,我们的车就开了进去。
  我们每天的吃饭是在监狱食堂里解决的,参加预审的人员八人一桌,自由组合,伙食每人每月45元。吃饭的时候,我经常看到监管人员提着饭盒,来来去去地为关押着的犯人送饭,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四人帮”。当时,他们的伙食是每人每月35元。
  
  进入特别法庭当审判员
  
  当时从全国各地抽调赴京参加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审判的相关人员(包括军队干部,王文正注)共达400多人。当时对于组成特别法庭的人员名单是保密的,我同样不知道。后来,在任命的31名特别法庭审判员中,我也在其中,而且因按姓氏笔画排列的缘故,我排在了第一位,一下子成了“首席法官”。再加上四位正副庭长,我的证件编号为第五号。
  预审工作大量的时间是看材料,看录像。为了进一步弄清林彪、“四人帮”的反革命罪行,当时许多中央的绝秘材料和文件都被调了出来,这使我们参加预审的人员了解了许多当时高层斗争的内幕,了解了许多历史的来龙去脉。材料一律只能在规定的屋子里看,不准任何不相干的人进出屋子,离开时都要交给保管人员锁上,保密工作做得很严。
  记得有一天,我和参加预审的部分法官正在看录像,只见一辆轿车从第二道大门外开了进来。车停下后,从车上走下一位女同志,径直朝我们看录像的屋子走来,进屋后,她静静地坐在一旁和我们一起看。当看完后大家才发现,原来这位静静坐在一边的女同志竟是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只见她站起来环顾了一下这间昔日的囚室,感慨地说:“一场文化大革命搞了10年,而我却在这里被关了12年,比一场文化大革命的时间还长啊!”
  预审工作是复杂而尖锐的。为了不打无准备之战,在特别法庭开庭前,特别法庭的法官们对开庭审判“四人帮”进行了预演。一天晚上7时,我和特别法庭的审判员们准时走上审判台,台下则坐满了参加旁听的公、检、法机关的人员,这些人很多都是原来参加过对江青反革命集团预审工作的,对情况比较熟悉,便于在开庭前提出可以避免的一些问题,使审判达到预期的效果。“江青”被押上来了,这是一位40岁左右的女同志,外形、气质很像江青,由于她曾参加过对“四人帮”的预审,了解情况,又口齿伶俐,在反辩的过程中提出的一些问题都特别令人难以答复,在这次模拟法庭上,双方一直辩论到晚上10点钟。通过这次预审,特别法庭的法官们更进一步认识到这场审判的重要和艰难,这种审判,是我们从事法官生涯以来从没有碰到过的。

  特别法庭调查结束后,还进行了许多次法庭辩论。在辩论时,特别法庭依法保护了被告人行使辩护权和辩论终结后的最后陈述权。江青和黄永胜在法庭上分别作了近两个小时和三个小时的辩护和陈述。
  
  我是第一审判庭的主审之一,审判了王洪文、张春桥
  
  王洪文被第一个押上了被告席。

  法庭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兼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宣读了长达两万多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起诉书》,对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案主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提起公诉。
  起诉书宣读完毕,江华庭长宣布:对本案十名被告人,将由第一审判庭和第二审判庭分别审理。由第一审判庭审理的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由第二审判庭审理的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我当时是第一审判庭的审判员。
  1980年12月13日上午9时,第一审判庭开庭,江华庭长出席,审判长曾汉周主持庭审活动,审判员王战平、我和曹理周进行主审。法庭就被告张春桥、王洪文被指控的1976年策动上海武装叛乱问题进行庭审调查。在法庭上,王洪文的认罪态度还是比较好的。对起诉书上指控的,他供认不讳,都说“是事实”。

  11月20下午3点15分,随着江华庭长高声唤道“传被告人江青到庭”的余音,江青由两名女法警押着从候审室走进了法庭,这时整个审判庭一片寂静,近千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了她。此时的江青已经66岁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用手捋了捋头发,那是一头整齐乌黑的头发,紧闭着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态度颇为傲慢。她一边听着黄火青检察长宣读起诉书,一边东张西望,还不时用眼睛斜视着几个同庭的被告。
  近几年来,有的报刊上说“江青是叛徒”,当年特别法庭在庭审调查时,没有审问江青的叛徒问题,因为能够证明她是叛徒的证据不足。江青1933年从青岛来到上海后就失去了党的组织关系,后来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介绍江青加入了共青团,一直到她1937年去延安。
 
  在法庭上,曾遭江青迫害的文艺界知名人士郑君里的夫人黄晨出庭作证明,她对坐在被告席上的江青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认识我吗?你是蓝苹,我是黄晨。我告诉你,你在30年代的历史,我是清楚的。”
  这时,江青就转过头朝着黄晨叫了一声:“阿黄!”
  听着黄晨声俱泪下的控诉,江青说:“阿黄,这我完全不知道。”
  黄晨当即斥责道:“你蓝苹,你把我们搞得家破人亡,你这个人,多么毒辣!你为什么要这样子?”
  对公诉人提出的有关指使他人去抄郑君里等人家和抄查来的材料是不是知道及烧毁时是否在场等等,江青一开始都说“不知道”,后来又说“看了材料才知道”,并说到她在抗战时期到重庆治牙以及她如何认识赵丹等人之事,说“有信件来往是正常的”,“不值得抄家”等。

  张春桥在法庭上的态度,正好和江青完全相反,是另一副表现形式,那就是沉默,一言不发。无论审判员问他什么,他都微闭着双眼一声不吭。
  1980年12月4日,第一审判庭开庭审问张春桥。当穿着中式夹袄、敞开着领口的张春桥被押上被告人席后,就似老僧入禅。
  审判员问:“张春桥,1974年10月17日夜,你和江青、姚文元、王洪文在钓鱼台17楼,一起策划,由王洪文到长沙向毛主席诬告周恩来、邓小平,你当时讲‘邓小平跳出来’,‘不是偶然的’,是不是事实?”
  “张春桥,你从1967年、68年直到1975年,多次讲过‘文化大革命就是改朝换代’,是不是事实?”
  “被告人张春桥,1966年12月28日,你从北京给你在上海的妻子李文静打电话,要她告诉造反派‘胜利果实不能被赤卫队夺去’,‘不能置之不理’,制造了上海康平路事件,是不是事实?”
  “你指挥的‘游雪涛小组’,专门进行收集情报和跟踪盯梢、绑架、抄家、监禁、秘密刑讯等迫害干部、群众的特务活动,是不是事实?”
  ……
  面对审判员的提问,张春桥一概不答。审判员不得不再次对他说明:本法庭依照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曾多次向你宣布,你在庭审中有辩护的权利。你可以作出有罪的陈述,也可以作出无罪的辩解。今天是法庭调查,你对起诉书中指控你的犯罪事实,如果你认为属实的,要如实地供认;如果你认为事实有出入的,可以提出否认的根据,我们是坚决依法办事的。但张春桥还是不开口。

  随后,马天水、徐景贤、王秀珍等都作了书面证词。

  姚文元公审结果只被判20年有期徒刑,出乎许多人的意料之外。
  姚文元在法庭上很会辩论,不像张春桥不说话和王洪文比较认罪。
  时至今日,有许多人认为姚文元的罪行是被律师辩护掉的,连王秀珍后来也指名要为姚文元辩护的律师为她做辩护。因为姚文元不是上海反革命武装叛乱的策动者,所以最后被判20年有期徒刑。
  
  责任编辑梅宏
  
  
  

 
 
顶端 Posted: 2006-03-13 09:29 |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3037(s) query 3, Time now is:07-17 09:1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