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插队中难忘的两个特殊经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萧瑟秋风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2709
威望: 2594 点
红花: 26219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78(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27
最后登录:2016-02-20

 插队中难忘的两个特殊经历

插队中难忘的两个特殊经历
  
霍燕/2009-1-8

  
  一、用银针给农民治病
                              
  到农村插队落户当一个农民,是我们那个年代大多数中学生人人都有过的经历,可是像我一样在当农民的同时,又当了回医生给人治病的就不多了。我不但给人治病,还真给人家治好了病。想起这件事,我就挺自豪,因为,我毕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农民解除了病痛,受到农民的欢迎。在当时农村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我们下乡的韩家十队的一些农民真把我当成了小大夫,屡屡找我看病,我虽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医生,在一段时间还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希望。
  
  说起下乡带针灸银针,是有原因的,因为我自己有点风湿腿疼病,就特意准备了针灸工具,打算给自己治病。那时虽然我的年龄不大,但也是一个经针灸治好病的患者了,在长春市最著名的针灸大夫“耿一针”的治疗下,折磨我很厉害的胃疼病被治好了,所以我对针灸的疗效深信不疑。当时,还买了人体穴位图和针灸方面的书,想在农村好好研究一下,心想,针灸能治百病,有了它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到了农村后,我摆出一付要真学的架势,把人体穴位图贴在墙上。说起来也有点不好意思,人体穴位图上有虚线画着的男人生殖器官部分,而我也不是真正的大夫,可没有办法,要学嘛,不看图怎么行。说实在的,我对人体穴位了解得太少,离治病还差得远呢。有一天,房东男主人进了我们的房间,坏了!他说,“这不是裸体男人吗?”好在,他跟一般农村的男人不一样,是个文明人,他反倒不好意思了。这时,我就得装出学医的样子,硬着头皮跟人家解释。嗨,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把那样的图挂墙上,压力也不小,不久,我就把它摘下来了。
  
  下地种田不是件容易事,我的关节炎时不时地就犯了,遇到腿疼,我就给自己扎扎针,解决一下病痛,银针也有了用武之地。有一天,农民马玉清找到我,说他的老丈人从百里之外来串门,因受风腿疼已经下不了地,回不去家了,问我能不能给看看。我立即就去了他家,说实在的,我也没把握,但我熟悉治疗腿疼的穴位,就给他进行了针灸。一连扎了7天,奇迹发生了,老人能下地了。马玉清一家非常感谢,非要请我在他家里吃饭。虽说他家没有什么好吃的,但是,他全家人的真心诚意感动了我,同时也使我体会到为他人救死扶伤带来的快乐。经我治疗后,老人家回到老家了,无论是我,还是马玉清家人,这都是一件永远难忘的事,后来,也有几家农民找我针灸过,当然,效果最好的,就算这一次了。
  
  二、演一幕特殊的“红灯记”
                              
  文化大革命时期,因为停课,我们这些学生整天无事,我和一群女生就总是唱歌,后来觉得唱样板戏挺新鲜,我就把喜欢的样板戏唱段都学会,整天唱着玩。终于有一天,知青下乡务农了,我也把京剧样板戏唱到了农村,不过没想到,我和集体户同学一起,居然拉起了一台京剧大戏,这可是一台自导自演、空前绝后、唱段特别的“红灯记”。
  
  我们插队的地方是个又偏远又贫穷的农村,那时,除了种地干活,知识青年就没有别的事可干了,完全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更为枯燥的是,村里没有广播、没有报纸,就更别提其它的文化生活了。那时要说看戏,对整个乡的人都是件很奢侈的事,有谁来这里演出呢?最后,我们自己憋不住了,我和户里的苟文廉、丁载禄以及五队户的何若全一合计,干脆自己演“红灯记”吧。大家做出的这个决定,得到了当地一所小学老师的支持,于是,我们马上确定由两个老师拉胡琴伴奏,苟文廉演李玉和、我演李奶奶、何若全演鸠山。那么谁演李铁梅呢?同学中没有人能演,这可怎么办?正当大家犯愁时,学校老师领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的名字叫拱国琴。那天第一眼见到那个小姑娘,我心中便不禁惊呼,这真真就是我心中想象的李铁梅呀!小姑娘长得十分精巧,她头梳小辫子,身穿蓝花小便服,一双大眼睛水灵灵,毛嘟嘟的,再细端详,瓜子脸,樱桃小口,柳叶眉,那红红的小嘴唇在白白净净脸的衬托下更是分外好看。小姑娘见到我们这些城里来的知青,有些怯生生的,而我却在想,这小姑娘真是天下难寻,演李铁梅再合适不过了,太好了!可接着一问,大家又都傻了,小姑娘不会唱京剧,只会唱二人转。这可怎么办?于是我决定从头教她,但一切不像想的那么顺利,我开始认真地教,她也很认真地学,唱了一遍又一遍,但是一切都是白搭功,任凭我怎么教,她就是学不会。可也是,一个农村的孩子怎么可能让她一下子就学会唱京剧呢?去找别的人吗?一是没有,二是我们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个小姑娘。
  
  这时候我们的“红灯记”真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别的事都好说,没有女主角这戏没法演,眼看我们的《红灯记》就要泡汤了,这时候我们急中生智,大家一琢磨,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让李铁梅的唱段用二人转调子唱,其余的仍唱京剧,管他呢,只要把这出戏演成了就行,这也算是半个京剧,对当地的农民来说,恐怕大多数人没看过京剧,他们也不会怪我们吧。于是,一场嫁接改造的京剧《红灯记》开拍了。
  
  别看我们都是自学的唱段,说句实在话,每个人唱得都基本正确,也很有韵味。从形象来看,我们这几个人都挺符合剧中角色,苟文廉身板壮实魁梧,脸色红堂堂,充满男子汉气概,符合英雄人物形象;何若全饰演鸠山演得十分到位,无论从唱到演,都充分表现了鸠山的阴险和毒辣;我唱的不成问题,在这个戏里表演也算过得去;丁载禄的主要工作是导演,其实他也唱得很好,但不在“红灯记”中饰演角色,导演的作用更为重要,可以说这个剧能演出成功,他的功劳不小。
  
  第一场演出的地点是在公社。公社专门为此次演出搭建了一个离地半人多高的大戏台,十里八乡的农民都跑来看戏,大家喜气洋洋,我们的演出总算成功了。后来,我们又在大队演出一场,为当地农民献上他们难得一见的戏剧演出,可以想象,这在当地是一件多么大的事。作为一个知青,这是我在艰苦的劳作生活中,一件非常有意义和开心的事。(霍 燕)
  
  
  原载峥嵘岁月
  http://zrsy.5d6d.com/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知识青年 样板戏
顶端 Posted: 2009-08-27 14:1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5764(s) query 3, Time now is:06-24 09:5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