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9 total )
本页主题: 9江青讲话汇集(79)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9江青讲话汇集(79)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现代林则徐 执行置顶操作(2011-01-06)





79)
中央首长接见首都大专院校革命群众组织负责人学习班时的讲话
 
周恩来陈伯达 江青
1968.03.11
〖总理、伯达、康生、江青、文元、富治、汪东兴、叶群、吴法宪等同志接见了北京大专院校革命群众组织负责人学习班的同志〗
 
陈伯达:
继续上次的汇报,上次没讲过的讲,每人不得超过十分钟。要谈新闻,不要谈老闻,谈新意见,要学会说话,不要罗嗦。
 
秦殿丁:
(站起来要求发言)广播学院要讲。
 
陈伯达:
广播学院讲。
 
秦殿丁:
首先敬祝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我们的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周总理: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组织的?
 
秦殿丁:
我叫秦殿丁。“红三军”的。
 
周总理:
(翻阅三月六日接见的名单)怎么没有你的名字?
 
秦殿丁:
我们这次换人了。我换贺亚生,曹惠茹换吕反修同志。
 
周总理:
曹惠茹?
 
陈伯达:
曹惠茹来了?
 
秦殿丁:
曹惠茹来了。让她先讲吧,然后我再补充。
 
周总理:
你们是一派的?
 
秦殿丁:
是一派的。
 
陈伯达:
好吧。
 
曹惠茹:
首先让我们共同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我们的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现在汇报一下广播学院的运动情况。我们广播学院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是在去年一月份分裂的。一月夺权后,就处于分裂状态,分裂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王力、李敦白、张根成插手的结果。从前我们和广播局的革命派,都是一起干革命的同志。但是其中一部分人搞了一个北京市(广播电)台的“1·14夺权”,是从造反派手中搞的第二次夺权。对于这个夺权我们是反对的。还有广播局毛泽东思想战斗团的二千多名造反派也是反对的。而王力却支持这个“夺权”。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王力耍了两面派手法,表面上支持我们辩论,背地里告诉他们不要去参加辩论,这样我们就搞了一个“强迫辩论”。王力揪住了我们这条辫子,就以中央文革名义搞出了两封信,把我们打成了“炮打中央文革分子”。我们写给中央许多材料,都被王力扣压了。在这种情况下“1·14夺权”的一些同志,搞出了一个公告,把我们打成“反动分子”,这个公告至今未撤销。前几天当我们问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时,他们说:“中央文革的两封信不撤销,我们也不撤销公告”。我认为这是对无产阶级司令部、对毛主席的司令部是什么阶级感情问题。自己哪些地方被王力利用了,自己干了那些事,自己都很清楚。那么,为什么至今对王力的问题不表态、不揭发、不交待呢?“2·18”以后,临时文革就来了一个改组,改组的思想基础是“1·14”和“2·18”。原临革中21个委员就有16个被踢了出去。去年三月八日王力接见了他们的代表。王力说:“你们要全面彻底的夺权,把权夺到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手里”。还说:“要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等等。在这种极“左”思想影响下,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犯过错误的造反派同志,和受蒙蔽已经改正错误的保守派同志及广大革命干部。当时北京公社内部有人起来反对抵制,就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这些同志就组织起一个北京公社五·一六战斗团,后来同一些其他革命派同志们一块成立了红三军,抵制王力的极“左”思想。红三军就是这样成立的。
我感到问题严重的是去年五月份时,有人就在临时文革里公开提出“向王力同志学习”的口号。北京公社的会上一直在传达“王力同志说什么”,“王力同志怎么样”。8月9号张根成到我校去了,他根本没找我们了解情况就对他们说:“临时文革(现)踢得开吗!?”当时本来北京公社一些同志已经做了些检查,可是张根成的“光临”,使得他们更硬了起来,不检查错误,同时死保临革。
李敦白也曾经对他们说过:“既然曹惠茹是右倾机会主义,我同意你们和她分裂”。
现在广播局王力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批判,从中央12.7文件下达后,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广播局和北京市台形势大好。广播局很快就要成立革命委员会。但是在广播学院就截然相反。王力的极“左”思潮流毒很深,至今未得到批判。在去年11月有人借口抄“五·一六”,还抄了我们的家。自然喽,他们什么也没抄去。所以我们认为解决广播学院联合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要肃清王力流毒,不肃清,就不能实现革命的大联合。毛主席的“革命委员会好”就不能在广播学院实现。
另外我给学习班提一个意见,军训团强调两条路线斗争、强调斩断黑手不够。
 
伯达:
是学校的学习班吗?
 
曹惠茹:
不是,是大专院校学习班。
 
(曹惠茹同志汇报完后,其他院校代表就纷纷举手,要求发言。杨逸鹏也要求发言。
 
伯达:
你讲吧!
 
江青:
(向着伯达同志)他不是杨逸鹏吗?!
 
杨逸鹏:
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周总理:
你叫什么名字?
 
杨逸鹏:
我叫杨逸鹏。我不同意曹惠茹的意见……
 
江青:
你不是做了北京广播电台的台长了吗!
 
杨逸鹏:
把曹惠茹开除临时文革,不是改组后的临革,而是前临革十二号公告,我以前根本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我们学院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分裂,不象曹惠茹讲的是六七年一月份分裂的,而是六六年七月份反工作组时,造反派就分裂了。现在看来王力的“三八”讲话是错误的。对形势的估计是很悲观的,说“毛主席革命路线有失败的可能,有胜利的可能”。另外王力“三八”讲话时,不只我一个人去,他们红三军的一个负责人吕反修也去了。因此说“三八”讲话的流毒双方都有。不能只说我们。我们学院临时文革八委员会宣布临革的瘫痪,造反派当了保守组织的头,今天在坐的秦殿丁就是一个。
 
曹惠茹:
(站起来)秦殿丁是造反派犯错误。
 
杨逸鹏:
我们学院两派也参加了天地派斗争。不能把天派全说成是执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也不能把地派全说成保反动路线的。而我院“红三军”就是地派的,保王、关、林的。我们广播学院很小很小,在高校中没有影响。其实王力没有必要插手我们广播学院。
 
曹惠茹:
王力在三月八日接见你的时候说:“广播学院对广播局是有影响的”。
 
杨逸鹏:
我和王力只见过两次,一次是一月三十号,一次是三月八号,张根成也是两面派,他曾跟曹惠茹说我是两面派,我想曹惠茹也不会否认吧!反革命两面派就是这样在这边说好,在那边说好。
 
江青:
过去我们解放了你!可是,你后来呢,却做了别的事情,当了台长了。这你总不能蒙我们。
 
杨逸鹏:……
 
伯达:
(对杨逸鹏)可以了,不要讲了。
 
杨逸鹏:
我还有一句,就是学习班的情况……
 
伯达:
差不多了,化工学院讲。
 
(二外红卫兵汇报:一、军训团问题,军训团说我院一月夺权是派性斗争,否定兵团炮打总理罪行。军训团有人说,炮打总理是出于热爱毛主席。)
 
 
江青:
炮打总理还说热爱毛主席?
 
(当二外红卫兵汇报到:解放军说:兵团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他们炮打另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时)
 
伯达:
只有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那有另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
 
(二外红卫兵:批陈毅问题上我们外事系统分成两派。)
 
总理:
批陈毅是对的嘛!
 
(石油大庆公社谈北京公社利用反余秋里和其他几个副总理,实际是炮打毛主席的司令部时。)
江青同志打断他的话,气愤、激动地说:去年二月逆流嘛你们学校起作用了没有?
(答:有一些)
只有一些吗?二月逆流你们怎么表态的?
(答:我们认为有二月逆流。)
 
总理:
你们反击了没有?
 
姚文元:
我没听清楚,你把刚才讲的话重复一遍。
 
总理:
二月逆流嘛,他(指余秋里)犯了二月逆流的错误!该炮轰嘛!
 
江青:
反击二月逆流,炮打谭震林是不对的吗?打倒谭震林不能打吗?我还保了他,你们打嘛!你们打得对嘛!有两个展览根本没有一点毛泽东思想,没有突出毛主席,没有突出林副主席。反击二月逆流你们一直没有表态,我们对这一点是清楚的。二月逆流时,你们是哪一个司令部的?
 
总理:
从三月到五月反击二月逆流都是对的,二月逆流从右的方面干扰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是以谭震林为首的一伙人搞的,批判二月逆流的大会一直到八月份我都是参加了的。“五·一六”是从极“左”的方面,动摇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都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你们应该讲你们自己的错误嘛!
 
江青:
你们一点都不批余秋里,主席对余秋里是一批二保,你们是一再地保,你们倒是一贯正确了?!
 
总理:
应该谈你们自己的错误,从二月份以后。
 
(大庆公社代表谈“五·一六”问题)
 
江青:
你们已经捞不到什么了,你们还讲什么“五·一六”。我们反“五·一六”的时候,你们倒不知道在哪儿睡觉呢?
 
总理:
别人反击二月逆流时,你们是不赞成的,你们就是错了。
 
江青:
文化大革命两年多了,你们很缺乏自我批评,特别是你,你们一直保,倒成了一贯正确的了,你们就是拥护二月逆流的,你们是反对我的,你们口头上讲拥护毛主席、林副主席,实际上炮轰我们的,你们轰吧!胆小鬼才怕轰呢。你们从头到尾保,现在倒一贯正确了?!二月逆流是什么东西?是想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是想推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想推翻无产阶级专政!
 
(众喊:打倒谭震林!)
 
姚文元:
他们想推翻以毛主席、林副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
 
谢富治:
二月逆流是想推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中央文革小组。
 
江青:
我很气愤,你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要不要有无产阶级的义愤?!
(众答:要!)
一贯保的倒成了一贯正确,你们一点不做自我批评,不听!不听!
 
陈伯达:
你们一贯不正确,你们一贯不正确。
 
叶群:
二月逆流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推翻无产阶级司令部,推翻中央文革。
 
康老:
余秋里搞大庆展览时,把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像搞掉,而去买刘少奇的黑照片。
 
江青:
一个石油展览,一个农业展览,都是反对毛主席的,我没去看。
 
康老:
两个展览我都去看了,都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林副主席的。
 
叶群:
这些问题都是实际问题,二月逆流是搞资本主义复辟,推翻无产阶级专政,推翻中央文革小组!对待二月逆流的问题,是个大是大非问题。
 
姚文元:
我刚才叫他重复一遍,他不敢重复,有胆量再重复一遍。
 
江青:
你有胆量重复一遍,没有胆量吧!一点自我批评的精神也没有,我希望你们多做自我批评,你是个头头,要把这个意见带回去,让群众帮你检查。
 
各位首长:
完全拥护江青同志的讲话。
 
总理:
你们去年九月份抄了别人的东西,早就让你送回去!你对自己人凶得要死,也许就不是自己人,我怀疑他不是自己人,应该把东西还给别人。
 
(北医讲:有人认为,高校两派斗争,就是毛主席司令部与关王戚反党集团的斗争。)
 
江青:
那么你们把刘、邓、陶、彭、罗、陆、杨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建工新八一发言,谈到掀刘火线问题)
 
江青:
刘少奇那个检查到底应该给谁?是应该给新八一而给了老八一了,还是应该给老八一而给新八一了?
 
(建工八一:应该给老八一的)
 
江青:
你们说清楚,因为这是导火线,我们想听一听。
 
汪东兴:
其实是刘少奇耍的鬼,我当时是要同时交给两派的,而刘少奇只写了一个新八一,给了新八一。
 
江青:
两派都有勒令,应该都给的,是汪东兴经手的。
 
(建工八一汇报到揪刘火线绝食时)
 
江青:
绝食也是极“左”呀!印度的那个总理甘地等搞绝食,就是不搞武装斗争。(众笑)你们不要上了刘少奇的当,刘少奇故意挑拨,刘少奇就是耍这样的花招,另搞这一套,你们新老八一一定要联合起来!
 
(众热烈鼓掌)
 
陈伯达:
今天的会就到这里为止,以后再说吧,还有机会。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12-01-23 22:23重新编辑 ]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周恩来 江青 康生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08 21:06 | [楼 主]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陈伯达康生江青等在北京广播学院的讲话
 
陈伯达、康生、江青
1966.07.24
 
〖按: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七月份两次提到广播学院的问题,丁莱夫对毛主席的指示心怀不满,拒不执行,并且对群众封锁最高指示。广播学院左派仍受围攻,迫害革命左派的事态越演越烈。七月廿四日陈伯达、康生、江青等同志亲临广播学院,解放了被压制的左派学生,肯定了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是革命的口号,当场撤销了工作组。下面是根据记录整理的首长讲话。〗
 
陈伯达:我们来过一次,找几个同学了解一下情况,文化革命的情况,江青同志建议我们今天再来看看大家。下面请江青同志和大家见面。(热烈鼓掌,呼口号:毛主席万岁!向江青同志学习!向江青同志致敬!)
 
江青:同学们!我们的小组长陈伯达同志,我们的顾问康生同志,曾经到学院来过一次,给你们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提了很好的意见。(指7月15日康生、陈伯达同志对广播学院的三条指示──编者。)我刚从上海回来,仔细地看了你们的建议听了他们的意见,我完全同意他们两位的意见,另外副组长张春桥同志也同意,姚文元同志也都同意他们两人的意见。我们是来向你们学习的,当小学生的。我们要听听你们的意见。我们不是来做官当老爷。你们革命热情是很好的。革命热情应该更高地鼓起来。我们不是来泼冷水的。
 
我代表毛主席来看望你们。(热烈欢呼,毛主席万岁!)他很关心你们的革命事业,希望你们坚决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站在文化大革命的前头,进行这场伟大的文化革命斗争。你们一定很关心他的健康吧?──我可以告诉你们:他的身体很健康!(全场欢腾,高呼毛主席万岁!)你们的情况,我们还要继续了解,还要继续做小学生,要向你们学习。你们之间有分歧应互相谅解。你们之间的意见是可以统一的。你们之间不会有很大的冲突,不许采取围攻,迫害。现在有的同学不被谅解,以后是可以谅解的。但是,不要采取这种迫害手段。有人把我们的子弟看成特务一样,搞围攻、盯梢、迫害我们的子弟,我很气愤,我反对!这只能怪背后的人。这是我个人的意见,你们不同意可以给我贴大字报,用斗大的字贴!
 
你们大门关得紧紧的,门口贴着条说什么什么人不准进来!你们广播学院的大门比中南海还要紧,比进中南海还要难。我要来放火,我要提出强烈抗议!如果你们不改,我就把你们的红门涂成黑门!
 
陈伯达:请我们的顾问康生同志谈话好不好?(众:好!)
 
康生:(笑向同学)同志们!你们欢迎不欢迎我讲话啊?(众:欢迎
 
同学们,现在我有几个问题问一下大家:在广播学院文化革命运动中间,谁是主人?是你们呢?还是李哲夫?(下边有人说:我们,有人说工作组)有两种意见,一种说工作组是主人,一种说你们是主人。你们有什么权力?你们对工作组有什么权力?比如说,工作组来了,你们有没有欢迎的权力?(有!)你们有没有贴大字报的权力?你们有没有批评他们的权力?(有!)实行这个权力没有?有的实行过,有的没有实行过。有没有绝对相信工作组的权力?(有两种回答:一种说,一种说没有。康生同志否定了前者)工作组有错误有没有批评他们的权力?(有!)工作组有错误很严重。有的说严重,有的说不严重,总之,有错误,这是事实!是四两还是半斤,一斤,你们研究一下定。严重不严重,你们研究,因为你们是主人,你们要作主,我说了不算。
 
工作组不好,你们有没有罢免他们的权力()你们怕不怕这个权力?(不怕)别人说你们反党,反社会主义,是黑帮,怕不怕?(不怕!有党中央毛主席撑腰!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这个口号对不对?(下面有两种态度)有不同意见,平心静气地讨论一下。毛主席说过:一切权力归农会。也是不要党的领导?列宁说过: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下边同学吵)当然了,我说的不对,你们可以反对,可以贴我的大字报,如果我们有不对,你们可以驳么!口号是你们提的,要向你们学习,你们不要骄傲,也不要瞧不起自己,工作组要好好向你们学习。
 
毛主席说,从群众中来。我们不向你们学习,怎样从群众中来呢?在这个屋里,你们就是群众。我赞成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因为你们是革命的。你们有没有毛主席著作甲种本?(有!)毛选甲种本有一篇文章<人的正确思想是从那里来的?>你们说你们的正确思想从那里来的?(从三大革命运动中来,从实践中来!)你们的正确思想只能从三大革命中来,辩论一下,真理越辩越明,要大胆地辩论。我向你们了解一个情况,说给工作组贴大字报都要规定一个地方贴,是不是?(是!)什么时候开辟的专栏?工作组来了多久?(四十天!)来了四十天,前两天才开辟专栏,开辟专栏对不对?我觉得过去也好,现在也罢,既然你们有权力,应该行使自己的权力,有人不让贴是不对的,不叫你们贴不行,地方小也不行,你们就说我说的要让往院子里贴。贴有两个贴法,工作组好得不得了,一定要你们贴,有没有?检查一下。如果工作组违反中央指示,违反文革政策,违反群众路线,压制群众,打击群众,你们尽管贴,房子里院子里尽管贴。 "
 
中央文革小组建议,不同的意见,上来讲!不能压制少数人的意见,少数人的意见也许是真理。
 
现在澄清三个问题:
 
(一)有人说国务院有的同志认为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的口号是错误的。这是造谣!没有这回事。那一个讲的,要追查他,质问他,问他为什么这样造谣?为什么拿国务院来压同学?是什么行为?是什么目的?要他回答。
 
(二)有的同志说,北京新市委反对这个口号。我代表李雪峰同志、吴德同志、新市委声明:新市委没说这口号是反动的,没有!不错,其中有几个人是认为这个口号是错误的,有个叫杨羽的到你们学校来,说口号是错误的,这个观点是完全错误的。当然新市委接待室里也有人说这口号是错误的。不管是谁讲的,谁这样讲都是错误的。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赞成这个口号,拥护这个口号。广播局不管谁,丁莱夫也好,认为这个口号不对,他就完全错了。要质问他们,要他们回答,要贴他们的大字报,要他们公开承认错误。
 
(三)毛主席没有关于文化革命的六条指示,根本没有!
 
江青:有人递条子,说有的人有张彦的报告,有人拿着胡克实的十三条指示。张彦是犯了错误的。他带着工作队,在对外文委,陈伯达同志去看大字报,张彦就追,一直追到家里,打电话追,陈伯达同志连看大字报的自由都没有了。有二十九个人在陈伯达看大字报时跟陈伯达同志谈过话,张彦就把这二十九个人说成是反党骨干分子,并对他们实行轮番作战,有一个神经失常,眼睛都歪了。康生同志去看他时,他痛哭流涕。这是相当严重的反革命事件!中央发现了,就把张彦撤走了。因此,张彦讲的话都是不正确的,都是错误的,不要听了上了他们的当。有胡克实的什么十三条指示?没有,他不是我们这个文化革命领导小组的,他的十三条我们不承认,你们也不要听,不要上当。不少人递条子要姚文元同志讲话,我们开了一个小会,会由陈伯达同志主持,要求姚文元同志讲话,可以。但是,今天时间很少了。我建议改天由姚文元同志来给你们做专题报告好不好?
 
(这中间:陈伯达同志让几个同学讲话)
 
陈伯达:听了大家的发言,撤回广播局派来的工作组,由你们这里的同学、革命师生员工自己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你们的上级机关、党委派联络员、观察员,他们只有听取意见,了解情况,如实反映情况,而不是站在你们的头上。你们赞不赞成这样做?(众:赞成)
 
你们的班、系、校的各单位,大家充分讨论文化革命委员会名单,酝酿后,采取适当方式进行选举。不要性急,要大家通得过的名单。当选的人如果他不好,不称职,可以罢免撤换。党信任你们,信任群众。你们一定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文化革命是革灵魂的命,革资产阶级灵魂的命,革一切剥削阶级灵魂的命,只有群众自己起来才能革得好,不是外面可以包办代替的。文化大革命中,相信你们能自己教育自己,互相教育,做毛主席的好学生,使中国不出修正主义,不让修正主义当权,使我们的国家不变颜色,永远是红色的。
 
有的同志提出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这个口号,这不是张彦讲的。是张彦听了别人这么说,为了投机而在一个报告中提到的。但是他自己很害怕这东西的。他在对外文委,把这个机关的大部分同志打成反革命,把二十九个同志打成反革命骨干,说他们的后台老板是陈伯达。因为我去看了大字报,跟他们(二十九个人)谈过话,支持他们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所以我就成了他们的后台老板。你们这里不是也有人说我是后台吗?你们信得过吗?(信得过!)
 
以上提出的建议,是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开了会提出的意见。不是我个人意见。
 
下面回答纸条上提出的问题。
 
有的同志提出来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是不是不要党的领导?这些人是不是黑帮?提出这个口号,不是反革命的口号,是革命的口号。四十多年前,毛主席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里就提出了一切权力归农会,难道这个口号是反革命的吗?现在见之于宪法了。(介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第二条、二十一条、略)这个宪法是在毛主席直接主持下起草的。宪法中提出一切权力归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难道这个提法是反动的吗?难道说这种提法有错误吗?是不是宪法这样规定就否认了党的领导呢?如果是这样看,就是错误的。毛主席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词中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把党的领导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立起来,是错误的。我们现在提出的是在文化革命运动中的一切权力归文化革命委员会或小组,是讲文化革命中的一切权力。在文化革命运动中,一切好的党团员和革命群众,大家都要保护要害部门,保护要害东西,保卫档案,保卫武装。文化革命委员会不能代替党组织,取消党的领导。如果这个党委不能领导文化革命委员会,那就证明这个党委是有错误的,或是资产阶级的,或是被修正主义篡夺了领导权的。你们的党委到底如何,我没调查,我们还不清楚,你们自己去判别吧!
 
文化革命运动中有这样一种情况:有人说反对他的领导就是反对中央,反对毛主席,就是反革命。他们用这样的公式给革命群众扣大帽子,实行高压政策。他们要给你们来个包办代替,你们同意不同意?(不同意!)我们赞成你们成立文化革命小组,文化革命委员会,将来还可以在更宽地范围内成立文化革命委员会。
 
任何一个党员、党组织,要在文化革命运动中起作用,就应该象主席说的,要站在群众之中,而绝不应该站在群众之上。(掌声)毛主席教导我们:共产党员绝不可自以为是,盛气凌人,以为自己是什么都好,别人什么都不好;决不可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自吹自擂,称王称霸。(掌声)你们的工作组,据我们看就是这样子的。(掌声)按照毛主席说的,这是国民党的作风,不是共产党的作风。(掌声)我们中央文革小组同意你们的意见,撤销这个工作组。(热烈掌声,口号声)毛主席教导我们,每个共产党员,共产党的组织的工作方法就是先当群众的学生,后当群众的先生。今天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到这里来,开始江青同志就讲明,首先是来当你们的学生。如果不是先当你们的学生,这些意见就没法提出来。你们要成立文化革命领导小组。成立了新的组织,你们的作风应改变,你们的空气应该改变,完全改变!不是资产阶级的统治,而是应该建立无产阶级统治。应该是共产党的作风,不是国民党的作风。门口不许自由出入,不让上中央那一套应废除,对广大革命师生专政的方法应废除。对革命同志不能搞逼、供、信、围攻,把学生搞得精神失常,这不是共产党员的作法,这不是毛主席教导的办法,这是国民党的办法,这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办法。(掌声)
 
 
(会场有人递条子,揭发有人诽谤江青同志)我的意见,对中央负责同志的各种各样诽谤,我们要驳斥。今天就有人递条子,说有人诽谤江青同志。江青同志是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第一副组长。九 · 一八就参加了革命。卅多年来,为党做了很多工作。他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江青同志是我们党的一个很好的党员。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从来不愿意出头露面,所以很多敌人都诽谤她。江青同志在九 · 一八事变后在天津入党,我认识江青同志入党的介绍人。
 
江青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起了重要的作用。京剧改革,是文化革命很重要的开端。京剧改革的成绩,外国人也不能不承认,好人宣传这个事,坏人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重大的事件,而江青同志就是这个京剧改革的首创者。(热烈鼓掌)京剧改革以前,在北京很少有人看京剧,京剧改革之后,有了很大变化,很多人爱看京剧。卖票也要定座了,要定到好久才能看到戏,这是我们文化生活一个很大变化,现在只是一个开端,不能小视这个开端。这个改革对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关系,差不多每个人都要看京剧吧!京剧的改革引起了一系列文艺的改革,京剧改革引起对三十年代文艺黑线的批判问题,这就引起了要检查我们的文艺究竟执行不执行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所规定的路线,马克思列宁主义文艺路线。是执行无产阶级文艺路线,还是资产阶级文艺路线?革命经常是由一个地方打开一个缺口的。文化革命就是由京剧改革打开缺口的。包括我本人在内,都很感谢江青同志。
 
这个条子(指有人诽谤江青同志的条子)使我想起了历史上的革命者,没有不受诽谤,不受迫害的。你们不是有一百多人受了迫害,被当成了反革命,被限制了自由,被围攻了吗?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就是要在这样的围攻中站得住。刚才又递来一个条子,是揭露诽谤江青同志的。可见有的人在这里散布流言蜚语,散布诽谤,要警惕!
 
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很高兴听到被围攻同学的讲话。很多同志递了很多小条子要讲,没能讲。今天讲不完了。今后还有时间、有机会讲。有人说你们不要听一面意见,要听两面的意见,这个我们接受。今天已经来不及听了,因为他们已经讲得很多了,将来他们还可以讲,这不算不公平吧?时间不早了,耽误了很久,现在散会。希望同志们很好地前进,(掌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运动中,在触及人们灵魂的史无前例的运动中,每个人都能得到锻炼。我们一定会得到胜利!(掌声)耽误大家时间,谢谢大家!
 
(一九六六、七、二十四下午三点到晚上十二点)
 
附:江青同志在大会上讲话时,扩音器没有声音了。
 
康生同志责问丁莱夫:为什么负责人讲话时电线断了?
 
在革命学生控诉工作组罪行时,江青同志对丁莱夫说:你看着这么多青年受折磨,心里不难过吗?
 
附:陈伯达、康生同志亲临北京广播学院,慰问革命派 !
 
1966.07.23上午十一点钟,伯达、康生同志代表中央文革,亲临广播学院接见受李哲夫工作组迫害的无产阶级革命派代表,表示慰问。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09 13:11 | 1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周恩来江青等接见部分学校红卫兵代表座谈会纪要
周恩来 江青
1966.11.08
 
〖时间: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八日晚至九日晨,地点:人民大会堂。参加人:周总理、江青、谢富治副总理、戚本禹、张春桥、王力、周荣鑫同志等。红卫兵代表:三个司令部代表各八人。另外指定航院红卫兵,航院红旗和其它单位各一名代表共三、四十人。内容:座谈有关黑材料的问题。〗
 
总理:因为连着开会,季节不好,连着疲劳。今天叫你们三个司令部的来,想座谈一个紧急的问题。十月五日中央军委的紧急指示信……中央批转了,到现在一个多月了,但平反和档案材料问题没解决……林彪同志发表了两次讲话,<红旗>两期社论,<人民日报>社论,<解放军报>社论,但是黑材料的问题不便于写进去(此句是大意)。今天和你们直接谈谈,使之解决的彻底,干净,利落,以便于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坚决地斗争……不然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不利。北京如此全国也是如此。想征求你们意见,你们可能感到很突然。事先通知了没有?(没有)
 
(总理让大家举手发言)
 
蒯大富:叶林到我们那儿去了,说要交材料,但什麽也不交,他拿了两份清单,一份清单我们照了相,另一份是交给文革的材料清单,他不交,不让照相。他们说防止群众斗群众。
 
总理:你们两边都挺"文明"。他不交,你们不叫走;那一边呢,他就不交,也不走了。他有的材料是回忆的,你们串联的回来了,一问,不对,说有的烧掉了……因此他说宁肯不听中央的报告,也不回来。
 
蒯大富:同学们等不得了,那要抢怎麽办?
 
总理:那不好。(江青同志笑了)
 
(有人谈到陶鲁笳的问题)江青同志小声说:陶鲁笳胡说八道。
 
(林院、国际关系学院、人大、航院有的代表谈了他们的主张,还有一些学校谈了一些具体问题。因为这次会是专门讨论有关材料问题的,所以没有讨论那些具体问题。在讨论过程中首长很少讲话。因为谈得很具体,从略。)
 
北医红旗:搞材料没意思,(按:後来有人反对这个意见)材料公布,不要销毁。应该乱,三个司令部要乱,红卫兵要乱,要大胆地闯,不怕乱。有的问题自己解决,不要把矛盾上交。
 
总理问他们,大意是:那么你们为什麽还有人在中南海西门等我?
 
北医红旗:现在有人在国务院西门,是说服他们回去,只有一个代表。
 
总理:你回去说服说服,你们给陶铸同志贴大标语,共七个标语,贴到陶铸头上合适不合适?请你说服说服。他要把第四号人物也揪出来,是什麽意思?我不能见他,我不能同意这个口号。这个口号不只是我不同意,毛主席也不同意。
 
北医红旗:他说党委不是黑帮。(有人说:那个检查了)北医红旗:他还说……
 
总理:那个已经声明了,(有人说:八月廿三日在医大也检查了)定调是定早了,他承认这个错误。把第四号人物陶铸揪出来,我怎麽能见?中央政治局名单,没有正式公布,但是只要有点政治常识,在报上总可以看得出来嘛!我那个门(按:指国务院大门)走不进去了,怎麽做工作呢?大民主应该有个限度,在最大民主的基础上应该有集中,必要的集中还是要的,八·一八的十六条,公报是毛主席审定的,新的政治局常委是十一中全会选出来的……说错了几句话是不可避免的(大意)。如果陶铸他坚持这几句话,你们还可以……他承认了嘛!
 
文办是很弱的,文办不健全,人手一时抽不出来,经过革命才能发现人嘛!你们贴标语说陶铸是扶摇直上,却又说毛主席要提拔新生力量(大意),把这样的老同志没看成是主席的学生、战友。现在把我心里所想的,不管对哪一派都讲了……
 
现在,要见我的人这么多……我不只有国内的事情,还有国外的事情,不能点名要见周某人,我就见,我没有这个义务哇!
 
我插入这一段,把时间占了,我借这个机会向你们呼吁。
 
(很多代表讲了对黑材料的移交处理意见,有的主张抓黑材料问题,有的主张不要在这件事过多地耗费精力,有的主张把黑材料销毁或部分领导过目,或全部公布等处理意见,分歧不小。)
 
总理:这个问题全国到处都提出来了,中央文革小组正在研究,你们现在分歧不小研究後再报中央。我想就两个问题跟你们商量,中央要委托文革小组研究提出个方案来,这牵涉到许多问题。
 
一个问题是,中央的大门不能开了,你们三个司令部的不要闯进去,不管哪个司令部哪一派的都不要闯进去。光拥护毛主席亲手制定的文化大革命的纲领,拥护党中央,但是毛主席睡觉也睡不好。我号召你们不要往里闯,先开一个门,然後再开一个门。(按:有些人在中南海西门外等着接见,有的往里闯。)
 
另一个问题,有的如为了黑材料问题,档案问题,把部长找去要见。我们排上队要有个商量。
我今天说了,你们同意,我回去就开。毛主席的中央,哪有开小门的……你们是住在北京的,你们很困难,××大学,你们四、五百人,接待外地来京的同学很紧张。在家的由你们传达,还有外地的同学,外地的同学总好劝嘛!主要是北京的作个榜样嘛!
 
如果你们来几个人劝说一下,我们欢迎。
 
这是一件事,向你们呼吁。你们哪个反对?(没人反对)应该不应该开?(众:应该)。这是一件事。
 
主席这两天要分批接见外地师生,要见就得分批接见了,因为各种组织形式都试过了,总有缺点。这次想时间短一点,拿车运。对外地的同学,要说服他们,第一批不成,以后还可以见。本地的同学辛苦了……你们做工作,明天请周荣鑫同志给中学同学做工作。这次排上队的见了就回去……告诉他们排得上的上车,别的第二批,第三批……都排得上。
 
真正拥护毛主席的,要使毛主席,中央不受干扰。问题是非要当天见不可,非要见某人不可(大意),我们十几人,有一个人见就可以嘛!我和谢副总理谁见还不一样嘛!戚本禹和×××(没记清名字)一样!这不能一见就叫陈伯达,江青,陈伯达是杰出的理论家,要思考,要写文章……
 
(在座谈过程中,第二司令部提出了以航院红旗为主的一些红卫兵到第二司令部造反的事)江青同志表示:你们群众组织自己的问题,我们不能包办代替,应由你们自己解决。你们那个问题,我们听,委托戚本禹同志出来。
 
(另外,总理答应派人调查一些单位发生的事情,答应处理学生组织长征队的问题,答应打电话解决XX学校的工作组的材料问题。这次会议,充分体现了中央对红卫兵的无限信任。) ,
 
最後让我们高呼:
 
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我们最最敬爱的导师和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0 13:59 | 2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中央首长在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誓师大会上的讲话
 
陈伯达 江青 周恩来
 
时间:1966.10.06
 
陈伯达同志讲话:
 
我向同学们问好,向同学们致敬!现在请文化革命小组第一副组长江青同志向大家讲话。
 
 
 
江青同志讲话:
 
同志们,同学们,你们好!我受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委托,问你们好。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全体同志问你们好,向你们致崇高的无产阶级革命敬礼。我们支持你们这种大无畏的无产阶级革命的英雄行为,我们学习你们这种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我们坚决和你们站在一起,捍卫和执行党中央十一中全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一定要掌握原则、掌握政策,懂得策略。我希望同志们在大风大浪的锻炼中,掌握稳政策,学会善于运用斗争的策略,最重要的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原则基础上,在斗争的考验过程中,发展壮大左派队伍,团结大多数愿意革命的人,孤立打击那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党中央在十月五日批转了军委关于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
 
现在请张春桥同志向同志们宣读,好不好?(群众高呼:好!)
 
 
张春桥同志讲话:
 
同志们,同学们,我来念一下中央批转军委和总政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我先念军委和总政给中央报告,然后再念批示。
《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
 
 
 
周总理讲话:
 
同学们,革命的红卫兵战士们,我首先向你们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我没有更多的话要说了,我完全同意刚才江青同志讲的那段话。她讲的那段话,我们大家都看过,都同意的。后来又请张春桥同志宣读了中央批准的军委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那不但是对全军的指示,同样适用于我们大中学校。江青同志的讲话和中央批准的军委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的录音,我们把它制成录音片子,到全国大中学校去放。这样就不仅是今天到会的同学、红卫兵战士都听到,而且是全国大中学校的同学,红卫兵战士原原本本都听到。所以我们应该说,今天这个会开得好。不仅在这个地方我们把中央的决议宣布了。过去各级领导或者一些工作组对革命同志加以压制、围攻、斗争、甚至受压迫之类,这些事情,宣布一律平反。所以不仅对你们说,而且要对全国大中学校的同学说,而且对各级党委,各级领导机关都要说。
 
那现在我来回答几个问题,你们提出了许多问题,长的要研究,我们回去一定负责把这些问题弄清楚。现在有几个简单问题先回答一下:
 
第一个问题:
 
1、有个工人同志,或者是半工半读学校的同学,要求承认这次到北京来的行动是革命的。这个要求对,我们一直是这样看的。
 
2、回到本地不得加以迫害,不得非法扣留、私刑,就是要保证人身安全。这个要求完全合理,我们负责通知各地绝对不许这样做。
 
3、本人提出的一些问题,应该叫上级处理,不得由同级处理。这个问题我们也同意。底下一个是工资照发。提出这个问题就说明,有些半工半读学校,我知道还有一些工厂,对不同意见的人扣工资,这样的事情是错的,我们可以下命令叫他们工资照发。不仅工厂是如此,就是半工半读学校,放半年假闹革命期间,半工半读学校的待遇还应该照样给,不许打折扣。
 
第二个问题:是刚才在这个地方讲了话的,南京大学八·二七串联会的代表说:我们有一千三百名师生,提出要求,由于地方上给他们很大的压制,刚才×××同志、同学讲得很清楚了。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一定通知那个地方的工作组的上级负责人,一定叫他们回到那个学校里去。
 
另外,我们早就宣布过,任何学校的工作组,本身犯的错误,在学校犯的错误,应该随叫随到。如果他们的上级应该负的责任,那么上级就应该到学校检讨。
 
第三个问题:四川大学到北京参观串联的同学请求继续留在这里,把问题讲清楚。留在这个地方的同学,住的地方发生困难,四川大学八·二六战斗团要求帮助解决,我布置国务院周荣鑫秘书长一定替你们解决。
 
第四个问题:首都文艺界人艺的同志问的,我们中央批准军委的那个指示适用于全国大中学校,是不是适用于文艺团体?我们说同样适用。
 
第五个问题:就是刚才开会的时候,外边有华中师范学校的七位同学要求进来,最后也发了言,他们写了血书要求把他们受到压制的意见跟大家说出来,现在我们叫他们进来,叫他们说话,也跟大家见见面。(七位同学跟大家见面)
 
第六个问题:有同学说,在学校里因为由工作组工作的错误、路线方向错误引起的后果,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犯了错误的那一方在同学中制造出来了对立情绪,有的出现更错误的,采取不同的待遇,有被歧视的。我们本来要着手逐步处理这件事,错的一律取消,应该恢复正常现象。这类事很多,全国各地都有。在北京先抓几个主要学校,立即实行,搞出点来,一有经验就通知全国照办。我们现在,一起来高呼几个口号:
 
革命造反有理万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0 14:02 | 3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4)康生江青在北京大学全校辩论会上的讲话
 
康生 江青
1966.07.25
 
康生同志:
 
我们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同志来看你们,问你们好。我们受毛主席的委托,向你们问候。现在我介绍一下来的几个同志。
 
副组长:江青、刘志坚、张春桥。
 
组员:姚文元、戚本禹。
 
文革小组办公室:曹轶欧。
 
江青同志:
 
同志们,毛主席要我们做你们的小学生,就是说,做革命派的学生。革命派的同学,教职员工如果需要我们来,我们召之即来。我们小组如果有什麽不正确的,也可以写大字报,也可以直接写信给毛主席,也可以直接去见他。我们是革命派的勤务员,革命的跟我们一快走,不革命的走出去。
 
我听说你们有几派不同的意见,现在请他们来讲讲。我们听听。
 
康生同志:
 
江青同志讲了,毛主席叫我们来向你们学习,这不是谦虚,因为主席说过了,一切革命的正确的领导都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只有做群众的学生,才能做群众的先生,文化大革命靠谁做呢?北大的文化大革命,不是靠我们,首先是靠你们,同学们,教员们。因此,我们想在这一伟大的文化革命中,运动中,学习、学习、再学习。
 
我听说,同志们在若干问题上有不同意见,这是很好的现象,是正常的现象,是健康的现象,真理通过辩论更加清楚了。比如六·一八,有人说所谓六·一八事件是革命的,有人说是反革命的,还有人说既不是革命的,也不是反革命的。比如对工作组,有人把北京新市委派来的工作组说成是党中央派来的,毛主席派来的,你们别听那一套!毛主席一个工作组也没有派。你们的工作组是北京新市委派来的。从六月一日到现在两个月了,工作组怎麽样?听说有各种意见,有的讲是好的,有的讲有一些错误,有的讲有路线性的错误,有的讲是路线错误。敞开思想讲,什麽话都可以讲,不要有顾虑。有的讲工作组在这儿好,有的讲工作组不在这里的好。文化革命是靠你们来搞呢?还是靠工作组一手包办?文化革命怎麽做法?陆平,彭佩云怎麽斗?翦伯赞、冯定之类怎麽斗?怎麽做法可以辩论、研究。希望听听你们的意见。
 
文化大革命你们是主人,不是我们,也不是工作组,这正是毛主席首先要叫我们告诉你们的重要的任务。我的话不多讲。我们下车伊始,不能哇啦哇啦讲,你们不是批评张承先的报告讲了四个钟头吗?要精兵简政嘛!我的话就讲到这里。
 
(地六一黄玉生等三人记录整理。)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0 14:09 | 4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5)江青接见北京中学生代表谈阶级路线

  

1966.11.14 6

  

〖六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江青同志接见北京中学生代表和红卫兵两千多人,并做了重要讲话,其中着重讲了阶级路线,经本人同意后,现将部分节录如下、〗

  

阶级路线是党的生命,同志们的确应该关心重视,务必充分注意。要说阶级路线,很简单,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搞革命。许多同志常给中央文革小组来信,问出身问题。我们说,也就是毛主席说的,出身不由已,道路可选择。阶级出身是给人打烙印的,但是它不起决定作用,起决定作用的是人的努力,是人的思想革命化。尤其你们都很年青,最大才廿岁,大多数长在红旗下(新社会)受了党十多年教育,所以出身对你们影响不大。不起决定作用。最近有些人总爱讲红五类、黑七类的,把人分成等级,这样做不对。正如周总理给你们讲过的,中央文件、《人民日报》哪次用过“红五类”、“黑七类”这样的名词?总之,这样做不对,这会影响团结,危害革命。你们说对不对?(齐答:对!)

  

同学们,红卫兵战士们,你们出身好坏不必背包袱、工农革干家庭出身的人要更加严格要求下去,要严于律已,宽于待人,要充分发扬父兄传统,继承老一辈革命精神,好好听毛主席的话,干一辈子革命。剥削阶级、反动家庭出身的人,要肃清家庭的反动性,力争彻底背叛,根本不用害怕、耽心,只要不和老子一样,就不是狗崽子,甚至可以是坚定的革命左派。

  

还有“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个口号现在是不合适的、错误的、反动的。有人问,有成份论,不唯成份论是矛盾,这其实一点都不矛盾,也就是要看见人的成份。但不依它为主,要时时,处处看人的观点。

  

好吧,同志们,红卫兵战士们,这个问题就说这些供你们参考。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09-10-12 12:09重新编辑 ]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1 17:00 | 5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6) 陈伯达江青对北京航空学院同学的讲话

  
  

1966.11.19 )

  

〖时间:11月19日下午3:50到6:10,地点:政协礼堂三楼。参加接见者:北航红旗同学约五百人。王力、关锋、戚本禹同志。〗

  

伯达:你们到过哪些地方?(同学们答:上海……。王力:就是没有到过福建?到过天津没有?我是天津人。我的话是天津话。)你们有什么问题没有?提几个问题。提多了,睡觉睡得不好,答复不完。你们到过那么多地方,没有问题?

  

同学:我们去第一机床厂,不让进,说我们不符合中央精神。

  

陈伯达:你们爬墙进去的吗?

  

同学:昨晚第一机床厂派了二十七辆汽车游行,还通过天安门广场,叫北航红旗滚出去,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另一同学:他们叫北航红旗从工厂滚出去。他们到劳动人民文化宫,第三司令部还接见他们。)提几个问题:(1)目前可不可以到车间跟班劳动?(2)我们在光华木材广,保守派一百多人要把我们从工厂撵出去。他们在学校已没有市场,现在却联合各厂的保皇派,散我们的传单。

  

陈伯达:我给你们谈一点小意见。用造谣、混水摸鱼的手段,想取得群众信任,没有一个不失败的。我们希望同学们,做记录或不做纪录,每句话都要落实,每一个字都要落实。毛主席告诉我们要实事求是。我们要记住毛主席的话。这样,我们就站住了,事实就完全清楚了。真理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就所向无敌。但是,也有一种情况:基本上站在真理方面,站在毛泽东思想方面,但是没有什么办法。因为年纪轻,也有一种可能,给对方加了一些帽子,这也不是实事求是。对不对?赞成吧?!(众鼓掌)你俩自己年纪很轻,政治上敏感,有勇气,敢于斗勇,接受毛泽东思想比较容易。这是你们的好处。这是你们的优点。但是,你们有缺点没有?今天我找你们来,就是讲你们的缺点。(鼓掌)同学们鼓掌,是真的,假的?(鼓掌)一个人尽讲优点,你们尽听优点,听了觉得了不起,这就包含着很大的危险。你们就容易骄傲,容易自己满足,觉得谁也没有我高明。这样,本来是对的,可是按照辩证法,就要转到不对的方面。中国有一句古话:“行百里,半九十”。一百里路,走了九十里路,算走了一半吧!最后十里路,最难走了。走了九十里路,觉得了不起了,可是偏偏这十里路不容易走(众鼓掌),可能要发生错误。要跌倒的,不是前面的九十里路,而是后面的十里路。对不对?我是文革组长,他们三人是造反团的。对不对?

  

王力、关锋、伯达的话,也是对我们三个人说的。

  

陈伯达:也是对我自己说的。中央、毛主席委托我们做文化革命工作。有时做的对,有时做的不对。我经常对文革小组的同志们说,要提高警惕,不要冲昏头脑。反对我们的人看着我们,看着你们,要跌下来了。我对我们造反团讲的话,也对你们讲了。你们好好想想我们的话,对的,接受,不对的,可以批判。我们赞成你们批判,赞成你们监督。不要称我们“首长”。我们不过是小组。我的官出你们小多了。你们有司令部,有造反团。你们可以蔑视我们,可以批评我们。但是如果是对的,你们可以接受。我们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虽然现在有这些名义,也还是普通的老百姓。我的知识很少很少,还不如乡村的老太婆。不妨跟你们说一些闲话。1947年春,一天我在一个贫农家吃饭,贫农的老婆,被人瞧不起。我问她,你家在什么地方?他说:在蔡家庄。我说:你们搞过土改没有。他说:搞是搞了,但什么也不知道。你们看,这不是工作组包办代替吗?毛主席在我们身边,有事要和群众商量,我在脑中就形成了一种思想、一种概念、一种行动。原来我还没有明明白白,听了这位女人的话,想了毛主席的话,什么叫群众路线呢?现在闹明白了,最根本的东西是有事要和群众商量。我们读过毛主席著作,又经过了整风,又听了毛主席的许多话,但要领会,就不那么容易。我是一个低能的学生,因为这样,就写了一篇文章,有事和群众商量。一个普通的女人,无意之中讲两句话,给了我很大启发。要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勤勤恳恳地当群众的学生。如果这样做,就会多多少少成为有出息的、给群众办事的人。现在,你们有很多同学到群众中去,我认为是很对的。这是毛主席告诉我们的道路。但是我下面说几句话,你们不要难过,不要以为我给你们泼冷水。

  

要像毛主席那样到群众中去,到工人农民中去,到机关、到别的学校中去,都要懂得和群众说话。一个是态度,一个是通不通。首先是态度问题。我不会说中国话,不会说普通话,所以请了一个翻译官。但是最重要的是一个给群众谈话的态度问题。你们感到对不对?(鼓掌)我的话可能是无的放矢。你们走的地方比我多,我是同你们商量,我想提出这个问题。你们今后工作非常艰巨的就在这个地方。你们同学之让,说话、吵架、打几下也容易。我不赞成打架,从我个人利益,也不赞成打架,打几下就完蛋了。从整个利益,也不要打架。毛主席说,要文斗,不要武斗。要文斗,并不容易,要说服人家。一个家庭有好几个方面,夫妻、父母、兄弟,经常闹家庭不和。你们到群众中去,与在学校不一样。你们同学读书有共同点,几点钟上课,几点钟下课,剩下是大家的,这个规律好掌握。你们到工厂、农村去,他们有他们的情况,你们不一定懂得。你们以为工人都听你们的,不一定。昨天晚上这个事情,给你们很大的警告。昨晚我到机床一厂,谈了四个钟头。你们不要吵架,不要只许这方面说,不许那方面说,这就辩不起来。我想找同学们谈话,听说第一机床厂与你们有关系,有工人对你们说了不少意见。我就想,学生的确需要向工农学习,同工农打成一片。我们学生到工厂去,首先抱着做小学生的态度,不是带着一个当先生的态度,我来教训你们,你们应当怎么做,变成瞎指挥。与大家商量,两三个人谈都可以。不要采取工人或老工人不喜欢的手段。当然,他们的话也有打折扣的。那几位同学到第一机床厂去,你们爬过墙没有?(同学答:没有!开证明信去的。)我说,你们北航要特别谨慎。你们在体校坚持二十八天,这种坚持精神是宝贵的。(这时,江青同志来到会场)

  

江青:不要录音。我们与你们谈谈心。伯达同志与你们谈谈心。

  

陈伯达:你们争论什么问题,我们不知道。你们这么多同学,到体校住,要见赵如璋、罗舜初。我觉得他们没有理由不见你们,所以我就去看你们。还没有去,就立了个军令状:“要赵如璋去。如同学伤害你,我赔偿你的性命。”所以人家认为北航是我们指挥的。其实你们一举一动,我们都不知道。刚才打听一下,才知道你们到过什么地方。我只看到一些电报:这里说北航学生怎么样,那里说北航学生怎么样。我就有一个感觉:你们要会做工作,要懂事。不然,你们过去坚持二十八天的荣誉,就要受到损失。你们做得不好,首先是中央文革小组陈伯达支持你们不对。我个人问题没什么,主要在文化革命中要善于学习。你们懂得毛主席的话吗?“重要的问题在善于学习”。这是主席著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的一个题目。如果认为过去当了左派,就不需要再学习了;过去抵抗了工作组的错误,就认为自己绝对正确了,百分之百地正确了。那么,刚才说过:“行百里,半九十”,你们走了九十里,最后十里没走好。何况还没走到九十里,还差的远。可能你们现在走了十里,也可能只走了一里,还差九十九里。昨天我保护少数几个工人,多方面用各种措施、各种行动,支持现在被打击的。但是多数派的语言,给了我启发。工人多数派中,有些工人,可能他们没有地位,不怎么样,但对他们的话,要注意。就是说,我们有些同学,到工厂不是先当学生,后当先生,不是一个谦虚态度,好像世界上的事情就那么容易,一下子就可以按我们的意图办事。这是不可能的。虽然你们有少数人拥护,但多数人没有争取过来,老工人没有争取过来。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女工讲话,她既不是多数派,又不是少数派,她的话,批评多数派的做法不对,这对少数派有利,她的话可能比少数派的更生动、更说服人。刚才讲的是一个对群众的态度问题。你们去,是当一个勤勤恳恳的小学生。你们不要瞧不起老师傅,老师傅在工厂有威信。他们一下子与你们不一致,不要勉强一致。他们是有经验的,他俩要看行动,我刚才说到1947年的笑话,农民看你的态度,然后逐步变换。我那时用行政公署的工作组的名义下去,那里是老根据地,日本人破坏的很厉害,第一天晚上给我们吃糠窝头。他们看我们的工作,一步一步地给我们改善生活。工人农民就是这样。他们看你的工作是不是给他们办事。我最受激动的是我们住在房东家里,他是一个中农,他侄子是一个贫农。当我同房东闲聊时,他侄子进来了,这时,我就出去把门扣上,突然听到这样一句话:“这个人可能是好人。”我们已经去了两三天了,对他们的态度很好,他们还怀疑我们。你们到工厂去,一下子工人就会听你们的话?每一句话都会听你们的?不一定。

  

1957年我在一个城市联系一个工厂,我同他们关系很好,他们批评一些青年人,利用劳保,好吃懒做,不上班,占半天看病,医生看了没有病,他们就闹,医生就给阿司匹林;每次大扫除,从铺盖底下翻出的都是一包一包的药。他们本来没有病,不做工,拿了药不吃。我才晓得劳保条例这么糟糕。后来我跟他们说,中国有句成语:“船顺风走得快,逆风走得慢”,老工人说叫青年讨论,解放后生活这么好,他们不懂得。我走后,他们讨论了一个星期。劳保条例也有这样的规定:多少年工龄,在半年内做两个星期的工作,就可拿全部工资,再过半年又做两个星期的工作,又可拿全部工资。这样,做三四个星期的工作,就可拿全年的工资。我的一个熟悉的工人,说了我很多好话,我到他家去参观,他爱人在纺织厂工作,有病在家,我说很久了吧?她说:没关系,照拿工资。她不感到这样不对。前年我又到这个工厂同他们商议,班组长每天参加劳动;车间主任可以一天参加几个钟点的劳动;厂长、党委书记也参加劳动。这个厂对我是有好感的,但一提这个问题,就顶了。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到他们厂里去劳动,想用这个办法触动他们。那时,还想以这个厂作样板厂,到他们厂住两天。但他们厂里太糟糕了,把一个给人结婚住的房子给我住。我们住进去,四周都是工人,工人有了变换,不一定以前都见过。我这个人没有技术,能做什么劳动?后来工人能我安排包装劳动,可不简单,包不好就卖不出去。我转了一下,看见一个堆废品的地方,我们就捡废品,这个最可靠了。开始工人们看我们有点怪,这些是下脚料,没有用的。可能我今天给你们泼冷水。第二回有工人又说,这些东西可以回炉,是百分之百的好钢,那我就不给你们服务了,给钢厂服务了。第二天有工人叹口气说:遍地都是金子。我们住了两天,就听到各种不同的反映。我们捡的不光是废品,也有成品,要他们展览一下。我用劳动去触动班组长、车间主任、厂长,他们都是老工人,但是我们开会都是说不拢的。他们说,我们不是不喜欢劳动,我们都是老工人,我们怕一劳动,工厂出事故,工厂的组长管修理,实际上工人很不满意,工人的机器坏了,要等他们修理,这是从苏联学来的。本来他们同我很好,但接触到他们的实际利益,他们就不听了。其中重要的理由是小组长劳动,怕机器设人修理。我就说,机器坏了,有人劳动,有人修理,我承认你们是老工人,但有两大问题:你们十几年脱离生产,你们技术不如工人,这样劳动几个月就赶上工人了。另一个是怕面子,车间主任忽然下车间劳动,面子不好看嘛!后来我去大庆回来又到天津,还没有解决,我就生气了。参加劳动也这么难?!我提出厂长下放劳动,我去代厂长和书记,但他们市委书记也没有说。我讲这么多事情,同工人说话要懂得他们的思想情况,还要懂得与他们谈话。我的话不行,但基本上听得懂。我说这些,对同学们有什么意思呢?你们到工厂要交朋友,要谈心,先当学生,这样,学生和工人结合,才能结合得好。昨天,厂里多数派说,学生来参加劳动,我们欢迎,为什么不欢迎?但在我们生产时,他们来串连,我们不赞成。你们到工厂去,要懂得工人的心理,群众的心理。不但要团结少数,而且要懂得团结大多数。他们欢迎你们去劳动,同吃同住同劳动,你们不要一下子拥进去。这不可能,要有计划、有组织、分期分批地去。有人说我说的话是反映老工人老农民的话,说我年纪老了。我不同意。我接触过大量的青年工人。你们在接触老工人时,有落后的东西,不要那些落后的东西嘛!老工人在工人中工作很久,有威信。必须懂得团结他们。工人的生产、文化革命要搞好,要团结他们。

  

爬墙不是你们。你们要说服机械学院的同学。这个错误,首先是工厂的领导,他们为什么不开门呢?我们去时,他们鼓掌可少鼓一些,对你们同学,可多鼓一些。我这些话,他们不反对。(江青插话:有些工人受了蒙蔽。你们要原谅他们)如果他们有这些行为,你们不要有对抗情绪。他们是受了蒙蔽,有人在幕后操纵,有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在幕后操纵。你们不能怪工人,昨天我在第一机床厂替学生说话。今天我替工人说话。可能你们要批评我折衷主义。江青同志,你讲一讲。

  

江青:同学们!同志们!我首先要你们原谅我,有客观的原因,有主观的原因。今天关起门来谈心,不许记录,我们谈心。刚才吃饭时,我还想了很久,对左派同学要进行一点帮助。我这是一点建议(鼓掌)事实上,你们的革命行动,冲劲,干劲,革命的组织,都是在我们知道以前,你们就搞了。但是,我们发现你们的革命组织受迫害、受压抑,我们就坚决支持你们,学习你们的革命造反精神。我这个人要作一些自我批评,世界上没有圣人。我也常说错话、做错事,思想上也不是那么很快跟上主席思想。就是对你们的革命行动,我也在紧跟紧追。我们之间没有联系,你们可以作证。我们支持你们,学习你们,就有人对我们有意见。我们不怕。问题是我们整个小组对你们负有政治责任。(鼓掌)而你们同样也要对我们负有政治责任。(鼓掌)我感觉最大问题,我看了一些材料,7号那天,我接见了一些同学后,我病了,这几天好一些,我知道有这样的机会,还是想来与同学们商量。你们的主流是非常好的,勇于革命、敢闯、敢干、不怕天、不怕地,是好的。但不太讲究策略,我就忧虑。这一点讲得对不对?(同学:对!)你们看过西游记没有?我这个人像孙悟空,“身在水帘洞,心追取经僧”。我心里想看你们,当我知道北航同学在受折磨,我非常难过,我确实哭了。如果我不是主席的老婆,我就要和你们一块儿去。(同学高呼:毛主席万岁!)我们小组大部分同志很是激愤。但我们受中央常委委托,我们不能去。你们不是唐僧,你们是革命先锋。中央批转军委的紧急指示以后,你们又出现了新苗头,分不清敌、我、友。这是战略问题。这个不懂,这儿打一炮,那儿打一炮,目标就不那么集中。这个我可以理解。我年轻时也是这样,没有你们那么顺利,没有你们聪明。在这个问题上,不讲清楚,要犯错误。一是要分清敌、我、友,一是要把自己的核心力量扩大起来。要团结那一批受蒙蔽的人,看准了目标,孤立最少数。我也有点左派幼稚病。7号晚上(问:清华来了同学没有?清华同学答:来了!),最热闹了。同学们发了一个电报,反对我们总理。我不知道总理说了些什么话,我知道总理受中央、主席的委托。这样一来就要大乱。最近又有叫依林的,贴副帅的大字报。林彪同志,恩来同志,我认识三十多年了。贴出来后,又撕了。不经辩论,这不妥当。随便贴副帅的大字报,从政治上考虑不妥。既然已经贴了,不要采取撕的办法,可以用大字报辩论嘛!撕了,他倒神气了。散发了很多传单。你们自己分不清敌、我、友,从党内到同学,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主席不是讲过吗?!“以无产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一切可从团结的人。”这样才能打败敌人。你们以为越少,越以为少数派是革命的。我觉得大多数同学是好的,对他们不要用“保皇派”、“罢官”等名词。你们不是扫四旧吗?对他们要做艰苦细致的工作。我有狭隘的经验。做工人农民的工作好做,做知识分子的工作,我害怕。能不能提出这么个问题: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原则基础上,求同存异。“同”是原则,“异”是枝节。第三司令部不是已分裂,第二司令部不是被抄家了吗?有人问我怎么办。我们不能包办代替。分裂没有什么原则性问题,要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我们看到,不仅我们老共产党员对民主集中制做得不好,有些青年同志也不容易冷静地坐下来,作些批评和自我批评。我过分性急、认真。你们有没有这个?(同学答:有)主席常常告诉我们俩,要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做法。你们有没有这样做?不能认为我们自己都是一贯正确的吧?各人有各人的性格,共性要在个性之上,没有集体就不能革命。个人利益不能强加于集体之上。但不一定不能改正错误,也还可以教育。刚才伯达同志讲,你们才走了五步、十步,就四分五裂。我们希望你们真正革命者好好地读读毛主席著作,只读语录,不能解决。

  

陈伯达:要掌握毛泽东思想,必须读毛主席著作。许多青年非常认真,真正了解毛泽东思想,不折不扣地执行毛泽东思想。要艰苦学习。江青同志说过:“战略、策略非常重要。

  

江青:战略问题,要把敌人缩小到最小的范围。同盟军是什么?“我”是什么?还有一个间接同盟军,又是什么?那就是敌人之间的矛盾。敌人有很多矛盾,不能把他们看成铁板一块。

  

陈伯达:现在敌人反来利用我们的矛盾。

  

江青:蒯大富到哪儿去了,来了没有?他脱离群众,做起总指挥,不到群众中去就不行。我批评他,是爱护他。阵地应在学校,要掌握着核心,把阵地组织好,团结同盟军,并善于利用间接同盟重,孤立最少数,不能乱打一遭。我没有准备,想了一些问题,这是个大问题。军队在林副主席领导下(军委主席是毛主席),他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有人钻空子,调子越提越高。对不明真相的人,要说服。对思想有问题的,要批评。你们还辩不过谭立夫,辩不过依林。看你们谁辩过他?(同学高呼:一定驳过他来!)你们有没有这个气度?(众答:有!)我在解放后,除了病只能做幕僚,第一我是共产党员,我是主席身边的一个干部,

  

要活学活用主席著作。我年轻时,读列宁“国家与革命”,读了六次,没有懂多少,可是我懂了一个问题:资产阶级的专政机关是压迫人民的,眼看国民党压迫我们,我们连爱国的自由都没有。如果不是今年五月把党内、军队的内部问题基本解决了,你们能有这样的民主吗?(众答:不能:)不要跑到法院去抢保险柜。实际上,文件早已转移了,要逼着他们交出来,不能上他们的当。公安部也不要去冲了。你们是不是说,今天江青来给我们划框框、定调子。有些问题已经解决了,不然不能这样。不能出乱子。你们革命的大乱,越乱越好。有革命的大乱,才能搞好革命的大治。治与乱是对立的统一。有些人怕乱。没有乱,就没有治。要知道,敌人只是一小撮,不要看着好像哪里都有。我相信,你们会成为中国革命的红色接班人。

  

还想讲一个问题。对过去曾经整过你们的少数同学,只要他们检查得好,承认错误,又有揭发,可以让他们归队。对高干子女,要一分为二,有一小部分走错了路,不怪他们。要怪他们的中年人、老年人、幕后人。你们要主动找他们谈。他们有人找你们谈,你们不感兴趣,对吗?谭立夫作了一点检讨,不坦白。你们不要采取他们采取过的办法。对谭立夫,也不要打他,要批透他,批倒他。批不倒还算什么本事?对承认错误的,要欢迎归队,要把是非搞清。觉得他的检查出较深刻,就要团结他们。这个问题不解决,你们互相之间又会斗。我们最反对挑起学生斗学生,工人斗工人。你们下工厂,最重要的是到工人的宿舍去,向他们请教,像一家人一样。我解放前与工人同吃同住,像一家人,不那么难。宣传毛泽东思想,了解他们要不要搞文化革命。如果一哄就上车间,工人会害怕把机器搞坏了。红卫兵一定要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到农村去,要给老农挑水,做农活,做几天,他们就会说这个孩子不错。徒步串联就能起到这个作用。群众的智慧大如天。不要哄进去。真正做思想工作,要到工人农民住的地方。去车间工作时,怎么能做宣传工作呢!要同吃同住,先把友谊搞好,先服务。在陕北王家湾时,群众要毛主席回王家湾,群众检讨说:主席走时,只给小米吃,我们把面藏起来了。我们说,对我们很好,小米也是很好的粮食。要到工人那里宣传毛泽东思想,中央指示、十六条,建立友谊。他们不会反对你们。工厂同你们不一样。你们放假,他们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我建议与工人住在一块儿,吃饭,谈心,宣传中央指示,访贫问苦,用这种方法来做群众工作。如果你们不能与工农结合,你们能不能坚强起来?凝固起来?(同学答:不能?)在同学间要做艰苦工作,这样才能团结大多数。没有准备,讲这一点。还有一点,你们有什么不同意见、要求,可写信来,简练一点,你们原谅吧!

  

陈伯达:刚才江青讲了与工农的关系,同学与同学关系,要注意战略策略。不懂得毛主席的这些思想,就不会搞革命。(关锋递条子说:不能做包打天下的英雄好汉。)我们就不能胜利。对同学,要团结他们,争取最多数。(江青:不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他俩转变过来,我们就要鼓掌欢迎。(江青:在搞清是非的基础上,让他们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不然就没有是非了)不然你们就成了包打天下的英雄好汉了。不能依靠吵架和打架,吵架有些也不可避免,但不能吵得不能说话。

  

江青:你们不是学习毛泽东思想吗!有一点我觉得主席善于团结与自己意见不同的同志。彭德怀一开始就反对毛主席。在井冈山,彭德怀以两个团打主席的一个团。他到井冈山后,杀了一个起义的好团长,把部队弄到他自己那里。对四方面军也是如此(张国焘一个坏了嘛!),主席说不能杀。主席一直讲要团结他,要有这个气度。这一点很重要,不然我们就不能击溃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王明,应是个汉奸,这是我个人意见,七大时不选他,主席做工作要选他,做反面教员。他现在在莫斯科,写文章骂我们。但主席长时间保护他们。在原则上主席做了很多斗争。主席团结了很多反对他自己的人。你们应学主席这一点。你们现在又开除一个,他不是谭立夫,不是方立功。你们要做工作,批评他们,要他们不要这么搞。这一点是中国革命胜利……主席团结了许多直接反对他的人,主席从不以无情打击、残酷斗争对待他们。我学的不好。我想我们应当互相勉励,努力学习。

  

陈伯达:你们要研究一下,总结一下。要善于总结经验,把各地方的经验好好地总结一下。

  

江青:没有出去串联过的,建议出去见见世面,增加你们胜利的信心。主席建议设兵站,五十里设兵站。不一定走雪山草地,那里没有阶级斗争。你们要到有阶级斗争的地方去。安源煤矿是毛主席首先去的,一步一步走去的,碰一个人就讲一个人。走路,不要坐火车、轮船,运输有困难。现在我们是无产阶级的天下,锻炼一下不要紧。我们过去能走。我想你们也能走的。不要把打击目标扩大。

  

王力:会议开到这里结束!(学生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

  

工作人员:让首长先走!

  

江青(又回到扩音器前):同学们,我不是首长,就是江青同志!

  

(同学们又热烈鼓掌)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09-10-14 13:02重新编辑 ]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2 12:04 | 6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7)江青同美术工作者的谈话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
 
  我们要认真地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武装思想,要敢于革命,和工农兵结合、为工农兵服务。京剧已经演革命的现代戏,京剧在改革中,革命的京剧已开始取得胜利。美术也有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立大志。
  文化革命就要敢于大破大立,要立革命的壮志,要有信心,要坚定。一个人没有革命的志气,就什么事也不会做成的。
  有些人总是把一些古代的、外国的(包括十九世纪欧洲那些名作家的)作品,当作经典,那是不行的。那些封建的,资产阶级的东西,都不能为中国革命服务,但我们不能用虚无主义的态度,应该用批判的眼光去吸收。齐白石的画,我已经注意了好几年了,那是什么画?为什么搞那么大的画册?是谁在把齐白石封为当代的"艺术大师",究竟是谁封的?齐白石是什么人?我们要用批判的眼光去研究古人和外国人的东西,用虚无主义态度对待遗产是错误的。
  (中国古代也有雕塑)要批判继承,要推陈出新,古为今用,外为中用。京剧能革命,其他艺术也可以革命,雕塑也可以革命。将来是否将外国的、中国古代的艺术都来个革命化,各类不同的剧种都可以载歌载舞来表现革命,表现现代的革命。古代绘画,古代雕塑怎么办?根本问题是革命不革命问题。雕塑应该革命化。
  我们创作艺术作品,评论艺术作品,思想内容是第一位。修正主义的东西要来干什么?听说在我们学校(指中央美术学院),西洋的资产阶级艺术很流行。为什么美术学院西方现代诸派的艺术泛滥呢?那是政治思想工作问题。我们对外国的资产阶级艺术和封建艺术不要吹捧。
  我在(美协)油画馆看过画展。有个画展有些是青年画的画,看行出是革命的,画行不错的,但油画技术还没有过关,如颜色、比例、质感都还有问题,但总的是健康的。就是这个展览会,也挂有那些资产阶级大名人画的画,只不过是贵族七大夫的哈巴狗似的玩物。但这些青年人的油画是健康的,画得好的,它表现了祖国蓬蓬勃勃的气魄。
  你们塑毛主席像,是你们对党的感情。要塑好毛主席像不容易呀,要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也要找些好的照片,也要在群众中了解……。
  创作革命的工农兵人物,要用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方法,要和工农兵结合,表现他们艰苦奋斗,表现革命的乐观主义。要塑典型,热情地歌颂他们的无产阶级思想。
  我们需要的是为社会主义服务,为工农兵服务的艺术。要创作能鼓励人民前进的艺术。雕塑要革命化。
  我们要创造世界上第一流的最新最好的艺术。
       
 
选自《文艺批判》增刊之二,1967年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4 12:54 | 7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8) 陈伯达江青接见北京航空学院红旗战士的讲话
陈伯达 江青
1966.12.13
 
〖王力、关锋、戚本禹同志参加〗
 
江青同志讲话:
 
同学们,同志们!我首先要你们原谅我,有客观的原因,主观的原因。今天关起门来谈心,不讨论,我们谈心。刚才吃饭时我想了很久,对左派同学要进行一点帮助。我这是点建议。(鼓掌)事实上,你们的革命行动、冲劲、干劲、革命的组织,都是在我们知道以前,你们就搞了。但是我们发现你们革命组织受迫害,受压抑,我们就坚决支持你们,学习你们造反精神。我这个人要做一些自我批评。世界上没有圣人,我也常说错话,做错事。思想上也不是那么很快地跟上主席。就是对你们的革命行动我也在紧跟、紧追。我们之间没有联系,你们可以作证。我们支持你们,学习你们,就有人对我们有意见,我们不怕。问题是我们整个小组,对你们负有政治责任(鼓掌)而你们同样,也要对我们负有政治责任。(鼓掌)我感觉最大问题,我看了一些材料,七号那天,我接见一些同学后,我病了,这几天好一些。我知道有这样的机会还是想来与同学们商量。
 
你们主流是好的、勇于革命,敢闯、敢干、不怕天,不怕地是好的,但不太讲究策略,我们忧虑,这一点讲的对不对?(同学说:对)你们看过西游记没有?我这个人,象孙悟空身在水帘洞,心追取经僧。我心里想看你们,当我知道北航同学在受折磨,我非常难过。我确实哭了。如果我不是主席的老婆,我就要和你们一块去(同学们高呼毛主席万岁!)我们小组大部分同志是很激愤的。但我们受中央常委的委托,我们不能去,你们不是唐僧,你们是革命先锋。中央批转的军委紧急指示以后,你们又出现了新苗头,分不清敌、我、友,这是战略问题。这不懂,这里打一炮,那儿打一炮,目标就不那么集中,这个我可以理解。我年轻时也是那样,没有你们那么顺利,没有你们聪明。一定要分清敌、我、友。一定要把核心力量扩大起来,要团结那一批受蒙蔽的人,孤立最少数……七号晚上(问:清华来了同学没有?清华同学答:来了。)最热闹了。同学发了一个电报,反对我们总理,我不知道总理说了些什么话,我知道总理受中央、总政委托。这样一来就要打乱。最近又有叫依林的贴付帅的大字报。林彪同志、周总理我认识三十多年。贴出来以后又撕了,不经辩论这不妥当,随便贴付帅的大字报,从政治上考虑不要好,既然已贴了不能采取撕,可用大字报辩论么!撕了他倒神气了,散发了很多传单。你们自己分不清敌、我、友,从党内到同学,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主席不是讲过吗?以无产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这样才能打败敌人。你们越以为少,越以为少数派是革命的。我觉得大多数同学是好的,不能保皇派”“罢官等名词,你们不是扫四旧吗?对他们要做艰苦细致的工作。我有狭隘的经验,做工人农民的工作好作,做知识分子工作我害怕。能不能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原则基础上求同存异,同是原则,异是枝节。第二司令部不是分裂、不是被抄家了吗?有人说我们怎么办?我们不能包办代替。分裂,没有什么原则性问题,要进行批评自我批评。我们看到不仅我们共产党员民主集中制做得不好,我看到青年也不能冷静坐下来。做些自我批评。我过分性急认真。你们有没有这个?(答:有)主席常常告诫我们,要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你们有没有?不能认为我们自己都是一贯正确的吧?各人有各人的性格,共性要在个性之上,没有集中就不能革命,个人利益不能强加于集体之上。但不一定不能改正错误,也可以教育。刚才伯达同志讲,你们才走了五步、十步就四分五裂。我们希望好好读一读毛主席著作,读语录不能解决(伯达同志:要掌握毛泽东思想,不折不扣地执行毛泽东思想,要艰苦学习,江青同志讲的战略策略非常重要。)战略问题要把敌人缩到最小范围。同盟军是什么?我是什么?还有一个间接同盟军又是什么?那就是敌人之间的矛盾。敌人有很多矛盾,不能把他们看成铁板一块。(伯达:现在敌人利用我们的矛盾)蒯大富到那儿去了?来了没有?他脱离群众做总指挥,不到群众中去就不行。我批评他是爱护他。阵地在学校要掌握核心,把阵地组织好,团结同盟军,并善于利用间接同盟军,孤立最少数。不能乱打击,我没有准备,想一些问题,这是一个大问题。军队在林付主席的领导下,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有人钻空子,调子越来越高,对不明真象的人要说服,对思想有问题的要批评。你们还辩不过谭立夫,辩不过依林,看你们谁辩过他(同学:一定驳过他),你们有没有这个气度?(答:有!)
我解放后除了病只能做幕僚,第一,我是共产党员,我是毛主席身边的一员干部,要活学活用主席著作,我年轻时读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读了六次没有懂多少,可是我懂得一个问题,资产阶级专政机关是压迫人民的,眼看国民党压我们,我们连爱国的自由都没有。如果不是今年五月把党内问题基本解决了,你们能有这样的民主吗?(众:不能!)不要到法院去抢保险柜,实际文件早已搬走了。要逼着他们交出来,不能上他们的当。公安部不要冲了,你们是不是说,今天江青来划框框定调子。有些问题已经解决了,不然不能这样。不能怕出乱子,越乱越好,有革命的大乱,才有革命的大治。治与乱是革命的统一。有人怕乱,没有乱就没有治,要知道敌人只是一小撮,不要看着好象那里都有。
 
我相信你们会成为国家红色接班人,对过去曾经整过你们的一些同学,只要他们检查的好,承认错误,又有揭发,可以让他们归队。对高干子女要一分为二,有一小部分人走错了路,不怪他们,要怪他们的中年人,老年人和幕后人,他们要主动找他们谈,他们有人找你们谈,你们不感兴趣吗对?谭力夫做了一点检讨,你们不要采取他们采取过的办法,对谭力夫,也不要打他,批透他,批倒他。批不倒这不算什么本事。对承认错误的要欢迎他们归队,要把是非弄清,觉得他们检查比较深刻就要团结他们。
 
这个问题不解决你们互相之间又会斗,我们最反对学生斗学生,工人斗工人。你们下工厂最重要的是到宿舍去,向他们请教,要象一家人一样,我们解放前和工人同吃同住,象一家人一样,不那么难。宣传毛泽东思想,了解他们要不要搞文化革命,一哄就上车间,二人害怕把机器搞坏。红卫兵一定要学习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到农村去,要给老农挑水,做几天农活,他们就会说:这个孩子不错,徒步串连就能起到这个作用,群众的作用大如天,不要轰进去,要真正做思想工作,要到工人农民住的地方。去车间,工作时间怎么能做宣传呢?要同吃同住,先把友谊搞好,先服务。在陕北王家湾时,群众要主席回王家湾,群众检查时说:主席走时,只给小米吃,我们把面藏起来了,我们说:对我们很好,小米也是很好的粮食。要到工人那里宣传毛泽东思想,中央指示,十六条,建立友谊。他们不会反对你们,工厂同你们不一样,你们放假,他们只能利用业余时间。我建议与工人住在一起,吃饭、谈心、宣传中央指示,访贫问苦,用这种方法来做群众工作,如果你们不能与工农结合,你们能不能坚强起来?(同学说:不能)在同学中间要做艰苦工作,这样才能团结大多数,没有准备,就讲到这儿。
 
 
伯达:
 
刚才江青同志讲与工农兵的关系,同学与同学关系要注意战略策略,不懂毛主席这些思想,就不会搞革命。关锋递条子说:不能做包打天下的英雄好汉。我们就不能够胜利。对同学要团结他们,争取最大多数。
 
 
江青:
 
不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他们转过来,我们就要鼓掌欢迎。……在搞清是非的基础上,让他们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不然就没有是非了,不然你们就成了包打天下的英雄好汉了。不能靠打架、吵架。吵架有时也不可避免,但不能吵得不说话。你们不是学毛泽东思想吗,有一点,我觉得毛主席善于团结意见不同的同志。彭德怀一开始就反对毛主席,在井冈山彭以两个团打主席一个团,到井冈山后杀了一个起义的好团长,把部队带到他那里。对四方面军也是如此(张国焘一个坏了嘛!)主席说不能杀,主席要团结他,要有这种气度,这一点很重要,不然我们就不能击溃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王明是个汉奸,这是我个人意见,七大时不选他,主席做工作要选他做反面教员,他现在在莫斯科,写文章骂我们,但是主席长期保护他们。在原则上,主席做了很多斗争,主席团结了很多反对他自己的人。你们应当学习主席这一点。你们现在又开除两个,他不是谭力夫,不是方立功,要做工作,批评他们不要这么搞。这一点是中国革命的胜利。主席团结许多直接反对他的人。主席从不以无情打击,残酷斗争对待他们。我学得不好,我想我们应当互相勉励努力学习。
 
 
伯达:
 
你们要研究一下,总结一下,要善于总结经验,把地方经验好好总结一下。
 
江青:
 
没有出去串连过的,建议出去看看,见见世面,增加你们的胜利信心。主席建议设兵站,五十里设一兵站,不一定要走雪山草地,那里没有阶级斗争,你们要到有阶级斗争的地方去。安源煤矿是主席首先去的,一步一步走去的,碰一个就讲一个。走路,不要坐火车、轮船。运输有困难,现在我们是无产阶级的天下了,锻炼一下不要紧,我们过去能走,我想你们也能走。不要把打击目标扩大。
 
王力:会开到这儿结束。
 
学生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工作人员宣布让首长先走。江青又回到扩音器前说:同学们,我不是首长,我是江青同志。同学们又热烈鼓掌。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4 12:57 | 8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9-13

 

(9)江青接见向《红旗》杂志贺喜群众的讲话
 
江青
1966.12.13
 
〖地点:中南海西门。〗
 
同志们、革命小将们:
 
你们好!我已经睡觉了,吃了安眠药,听说你们来了,还是来看看你们。你们的造反精神好得很,你们是我们的革命战友,你们是我们的革命小将,我们和你们心连心,要坚决打倒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反动的那么一小撮人。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编者加)就没有大民主!你们都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我和革命小将一道干革命,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斗到底!对不对?(群众答:对!)我们和你们在一起,不要怕!我已经吃过安眠药了,今天同志们、革命小将们来,我还是来看一看。
 
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我们不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们不分离,我们在一块儿。你们说是不是这样?(群众: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是绘画绣花……我背不好,背不全。是我们一定要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向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猛烈开火。毛主席非常爱护你们,关心你们,这一点我想革命小将是会懂得的,我们心连心。我吃过安眠药了!我说得不一定对,我来看看同志们。(群众请江青同志回去休息)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0-14 13:05 | 9 楼
« 1 2345» Pages: ( 1/9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28869(s) query 4, Time now is:10-22 16:0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