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 9 » Pages: ( 9/9 total )
本页主题: 9江青讲话汇集(79)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20
威望: 1752 点
红花: 1742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11-05

 

江青在劳动(图)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11-04-04 09:13重新编辑 ]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1-04-04 09:01 | 80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20
威望: 1752 点
红花: 1742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11-05

 

77) 江青在北京工人座谈会上的讲话
 
江青
1967.11.27
〖谢富治、周总理、康生出席了座谈会〗
问同志们好!(热烈鼓掌)这两天座谈会,听得虽然不是太多,但是学到了不少东西。毛主席教导我们,一个共产党员离开了群众,就无所作为。好多创造性的东西都是从群众那儿来的,特别是从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那里来的。
大概是去年冬天跟今年春天,我们在这儿和工人同志座谈过,总的我觉得,工人同志的精神面貌和以前大不相同了。目前形势,听大家讲的是一片大好,这表现在许多方面,突出地是无产阶级政治挂帅,都开办了毛主席著作学习班,一般地办了三期,有一个厂(铁路大厂)办了十一期。办了学习班,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了自己的头脑,这样整个形势很快就好转了。有许多工厂增了产,很好地完成了生产任务,有一些单位由于武斗,生产受到影响,有些下降,目前也逐渐恢复了;个别地方、个别单位不好,那是很少数的。象刚才这位女同志讲的第一机床厂,他们那里经过一个反复,这是比较少的。另外,京西煤矿,大概只有门头沟一个矿是比较差的。
(康老:那里是一个政治问题,是一个思想问题,是要抓革命促生产的问题。)
那个地方比较差,可能有许多原因,其中主要的一个原因,恐怕还是康老讲的,是个政治问题。因为那种老厂、老矿,有国民党、会道门,等等。不过,这是在一片大好形势里头,极个别的。还有的个别地方形势不好,主要是由于无政府主义在那里作怪。第一机床厂和另外一个厂的同志,都讲了无政府主义的危害。无政府主义是一种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采用种种的方式来腐蚀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其中之一就是无政府主义。在当前来说,无政府主义是资产阶级思想的一个主要表现,要向它作斗争。工人阶级是先进的阶级,是革命的阶级,要勇于向资产阶级思想作斗争,什么时候都不能忘本。象煤矿工人,在旧社会是很惨的,旧社会的煤矿惨无人道。现在煤矿工人最低的工资每天两元多,生了病,受了伤,还由国家负担着。有的人看不到这一点,不上班,不干活,还要拿工资,有一点小病就不干工作,这就是忘本了。还有些群众组织的头头,掌了权后,脱离了群众。所以要斗私、批修,要向资产阶级思想作斗争。还有人不仅不干活,不上班。而且还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更是绝对不容许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应该坚决地积极地和这种人作斗争。
 
刚才我听到有人说,三十岁以上的党员就比较保守了。我想,年龄不应该是保守的原因。我们的毛主席已经七十多岁了,是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的领袖。所以,年龄不是保守的主要原因。保守的主要原因,是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三十多岁还是青年人。我到现在还不服老。我不是说我人不老,而是说我的精神状态,我觉得还是很年轻的,我跟同志们在一块,觉得更年轻了,即政治上感到年轻了。
 
在这大好形势里头,我听来听去,是军队起了重要作用。表现不太好的第一机床厂,发生反复是因为没有经过军管,他们现在要求军管,我们准备同意。军队三支”“两军,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军队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由宣传队、军管到成立革命委员会,在整个过程中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最近又都开办了毛主席著作学习班,因此,使得群众的政治思想水平大大地提高了一步。同志们在会上发言的水平都是比较高的,讲理的,心平气和的。这一点,我觉得大学生、中学生都应该好好地向工人同志学习。
(谢富治同志:讲得对!讲得对!周总理:对!)(群众热烈鼓掌,学生呼口号:向工人阶级学习!
很对!大学生、中学生、知识分子,必须好好地向工人阶级学习。历次革命运动,初期总是学生先起来。但决定革命运动命运的从来不是学生,而是工人阶级和工人阶级领导下的贫农、下中农。工人阶级是革命的领导阶级,工人阶级不仅要带头,而且要左右革命的形势。我们建议,红卫兵小将不要干涉工厂的事好不好?
 
此外,在同志们发言里,还有一个很突出的问题,也是值得学习的。就是同志们讲,在整党建党过程中,要突出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这一点,我认为也是水平高的。因为,如果不把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搞清楚,那么,目前这两条路线的斗争也就不清楚了。怎样整党建党,怎样解决党群关系等一系列的问题,同志们都可以回去再讨论,讨论了可以给我们提供材料,我们也在研究这个问题。
(总理:有个单位已拿出个大致的意见来了。)
北京市运输公司修配厂的同志讲的关于整党的那份材料,讲得很好。
在整党建党的过程中,在整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都要逐渐地清理队伍,有党内,也有党外;党内的,就是要清除叛徒、特务及犯了严重错误死不悔改的人。铁路大厂的同志讲的那个三开,就是日本时代吃得开,国民党时代吃得开,共产党时代吃得开,可他还是共产党员,怪不怪?这事情是很怪的!党外的,有什么国民党,什么会道门,如一贯道。这里头的人,对一般的当然可以教育,但对它的骨干分子,特别是有现行活动的,我觉得应该坚决处理!对那些不老实的地、富、反、坏、右,也应该坚决处理!当然要由群众监督改造,由群众来处理,不是专门靠政府这个专政机关。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因为一整党,一搞革命的大联合和革命的三结合,一搞斗、批、改,就会涉及到人的问题。
 
关于斗、批、改,要从工厂的基层单位搞起。人浮于事,脱产的行政管理人员太多,参加生产的人少,这个情况不允许再存在了。在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过程中一定要改掉它。基层的工厂、企业一改好,一两千人的中央大部也就存在不下去了,不精简也得精简,不改也得改。同志们在改的方面也谈了很多很好的意见,希望同志们继续试验、创造,不断总结经验,不断提高。
 
我就讲这么一点,供同志们参考,错了的,同志们批评。
(热烈鼓掌)
(根据记录整理)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1-04-04 09:08 | 81 楼
徐乃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30 点
红花: 2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4
最后登录:2015-01-09

 

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献很值得深入研究。
  
  
  

 
 
顶端 Posted: 2011-05-18 10:52 | 82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20
威望: 1752 点
红花: 1742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11-05

 

78)
中央首长接见天津市革委会及驻京部队文艺系统代表时的讲话
 
周恩来 陈伯达 江青
1968.02.21
 
当总理、伯达、康老、江青、文元等同志步入会场时,全场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江青同志:
问同志们好!(热烈鼓掌,呼口号)向同志们学习!今天请同志们来,我们是有这么一些问题和同志们谈一谈。天津是中央的直辖市,两个小时就可以到,本来我们到那里去也可以,你们来也可以,由于我们还有别的工作,所以,麻烦同志们走一遭。
 
我们想有这几个问题和同志们谈一谈,在你们天津,去年全国工农文艺战士座谈会,有这么一个黑会,知道吧?(众答:知道。)黑的!还有一个黑的戏,叫《新时代的狂人》,有没有?(众答:有。)黑的!今天就和同志们谈一谈,这是个什么原因,讲一讲道理。现在请陈伯达同志给我们讲话。(热烈鼓掌)
 
陈伯达同志讲话:
同志们!今天走了一天很辛苦了,刚才江青同志说,请你们到这里是有原因的,因为最近天津一年多来,出现了一些怪事,拿江青同志举的两个例子,一个黑会,一个黑戏,那就值得大家考虑了,值得大家想一想这些问题了。在去年九月五日,江青同志讲过,说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胜利,要有三个条件:一个是要拥护以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二、要拥护伟大的人民解放军;三、是要拥护新生的革命委员会。现在,比如说文艺黑会,准备在天津召开,已经破产。这个黑会,就是一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一些叛徒,一批坏人,他们想借召开这样黑会的机会,来反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反对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来反对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举世无双的、举世无敌的,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解放军,还有,反对新生的革命委员会,想千方百计地破坏她。
现在,我们说一下文艺黑线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在我们全国,在我们国家内部,有周扬为代表的一条文艺黑线,它在全国有一个相当的黑网。比如在天津,他就有一伙,象方纪、孙振、白桦、李超、董阳等等,比如他们所表演的黑戏《新时代的狂人》,就是由方纪编排的,参加导演的。在天津出现这样的黑会、黑戏,都不是孤立的现象,他是反映了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极其尖锐、极其复杂、极其激烈的阶级斗争,反映了社会上反动的资产阶级的思潮,而且反映了这个思潮形成的组织,比如在天津有大联筹政法公社,在河北,在保定有省委兵团八五风暴农大红色造反团。石家庄,比如狂派,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吧?(众答:知道。)在唐山、邯郸等地都有代表他们反动思潮的这些流派。所以天津这个黑戏、黑会,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而是阶级斗争的反映,这个是一个侧面。在天津、在河北,还有组织上的联系。
在这里我想说一下我在天津工作的情况,我大概是五七年冬天,同康老一块到天津,康老调查教育问题,我是调查工业问题,后来做了一些四清的工作,当然,在这里面接触了一些人。比如在天津,在一些工厂里,就受到许多老工人的教育,他们给了我很多帮助,让我知道了很多我从来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我现在举个例子,我问他们天津工人的发源地在什么地方,他们给我说,在三条石。这样,我就到了三条石去看了,看了原来那个最原始的展览馆,有一些很原始的材料,我很受感动。有一个时期,周扬在天津,我跟他说,你可以去看看三条石,受些教育嘛!最近,我看了一些材料,周扬和在天津的一伙人,把三条石展览变了样子,变成了资产阶级的发家史。这是我原来不知道的,这回我看到了《天津日报》,看到天津一些小报揭发这件事,这就给我很大教育,他们就是这样颠倒历史,资产阶级的剥削史,他们就可以把它变成资产阶级的发家史。还有,有些人,象方纪之流去年不知道什么道理,到北京来,因为过去在四清工作中认识他们,因此我也跟他们谈过话,我那时跟他们说了三条,要他们不要登台,不要伸手啊,不要上当啊,是跟他们这样说的吧,你们小报上反映的,我都看了,是我说的这个意思,但方纪他们还是要表演呀,要登台呀,所以我跟他们说是一回事,他们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这又是一回事。这里就证明,在文化大革命中,揭露了很多我们原来所不能想象的事情。比如听说他们在天津还隐藏着什么叛徒集团,他们和一些坏人、叛徒,一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就想登台,想插手,拚命要钻到里面去。这个要和大家说明白一点,我想是有好处的。
天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就因此被他们破坏呢?我看天津有强大的工人阶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进行到底的,新生的革命委员会一定会逐步巩固起来的。我最近和一些同志谈过、说过,天津虽然建立了革命委员会,但是个别的也不能排除有反复的可能,也有一些变色龙,变颜色,有些小的爬虫,为了适应它的需要,时而变这样的颜色,时而变那样的颜色。我想,我们大家要提高警惕,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照耀下,我们充满信心,我们是能够战胜一切的。完了。
 
姚文元同志讲话:
会议开始的时候,江青同志提出的问题,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就是怎么彻底揭开天津文艺界阶级斗争的盖子,按照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我完全同意刚才伯达同志的讲话,他剥掉方纪、孙振一伙人的画皮。
同志们,江青同志刚才说的,被中央文革去年十一月份就揭露的所谓全国工农兵文艺战士座谈会是一个什么会呢?只要看一看这个会的后面有黑手,是什么人,就可以弄清楚,据说有两员大将,一员叫方纪,一员叫孙振。方纪,何许人也?是胡风分子,周扬的死党,刘邓在文艺战线上的代理人,周扬安排在天津的心腹,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孙振,何许人也?过去不知道,现在知道就是雪克,就是大毒草《战斗的青春》的炮制者,疯狂地镇压无产阶级革命派。象这样一些人召开的一些会,同志们,是不是黑的,
(众答:是)该不该揭露?(众答:该。)
最近我看到一个材料,他们召开这个会,准备成立工农兵文艺革命委员会,要夺权,取而代之,这些胡风分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叛徒,他们要夺谁的权?他们就是要向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夺权。所以我说,这次黑会带有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反夺权的性质,把全国那么多人找来,是这样两个人,是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反夺权的会。象这样的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的反夺权,应该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江青同志去年十一月的讲话,彻底揭露,彻底批判。把我们阶级阵线分清。把一小撮坏人彻底揭露出来,使他们的阴谋不能得逞,使广大群众得到教育,新生的革命委员会更加巩固、更加健康。
所以,我想顺便说一下方纪、孙振这两个人。方纪、孙振和我都有一点关系。
方纪,我到现在还没有跟这个人见过面。但一九五八年,他写了一篇《来访者》,我是批评过的。《来访者》是控诉社会主义,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反对社会主义的一篇彻头彻尾的大毒草。(呼口号)这篇作品,不是方纪一个人的,而是周扬、陆定一以及他们的主子刘邓陶的一个代表作。方纪这篇作品是在上海发表的,发表以后就受到读者的批判,广大工农兵起来批判。批判以后,当时他同上海旧市委一小撮走资派勾结起来,跟周扬这条黑线勾结起来,展开了疯狂的反扑。当年,六月十八日他给周而复──大毒草《上海的早晨》作者的一封信,这封信经过林默涵发出的,他把他的《来访者》说是构思不成熟的问题。六月十九日他又写了一封信,他是和刘白羽商量写的,在这以后,他又说《来访者》思想上是积极的,只是艺术上没有达到,而且说,只要帮他的忙掩盖过去,下次到上海面谢。从这里看来,陆定一、周扬他们的一条黑线,在全国有一个网,一个方纪受批判的问题,四面八方都动起来,在北京、上海等等一大群人,都在为他奔走。《来访者》这篇作品发表以后,马上被香港反动报纸转载,并且加了按语,说是大陆的揭露,揭露了社会主义的阴暗面,而且把方纪封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功臣。同志们,这样反毛泽东思想、反毛主席的毒草,该不该揭露?该不该批判?(众答:该。呼口号)当时,香港反革命报纸说方纪这篇小说是良心的发现,就是这样赞扬的,可见他的反动本质。到今天,他的反革命本质一分一厘一丝一毫没有转变。后来我又看到英国有一个特务机关出的一个刊物叫《苦果》(译音),内部发行的,专门搜集社会主义国家内最修、最修的作品,收集中国两篇半,其中就有方纪的《来访者》,就是这样的一些东西,居然他们也要夺权。他究竟夺谁的权?还不是夺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权,夺毛泽东思想的权。(呼口号)还有一员孙振,一九五九年的《战斗的青春》,是在上海出版的,上海一些坏书是在天津百花出版社出版的。天津有些大毒草好多是在上海出版的。这是有联系的,他们是一丘之貉,组织这本书的人是上海文艺出版社的编辑,叫刘金,这个人跟雪克转了很久,他也写了很多,后来被上海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包庇。这本书一出版,广大工农兵纷纷反对,在一篇文章中点了,说它是坏作品,是美化、歌颂叛徒,诬蔑我们军队,反对毛主席的人民战争思想的大毒草,刚刚开了一次座谈会,要进行批判,这个时候,上海的旧市委一小撮走资派陈丕显、曹荻秋得到了刘邓的黑指示,慌张已极,马上下令禁止批判这本书,而且说:谁批判这本书,就要检讨。陈丕显这个家伙,是根本不看书不看报的家伙,但他三天就看完了这本书,看完就下令不准对这本书进行批判,他们究竟是什么黑关系!这还看不出问题吗?(江青同志插话:陈丕显是个不学无术的人,还居然看了这本小说。)就是这些东西引起了他们的共鸣。
你们天津还有一个人,叫吴雁,又名王昌定,是周扬很欣赏的,为他翻案,写了一本《创作需要才能》,周扬看了以后,为他捧场。这篇东西是经过方纪修改后,才在《新港》登出的。
我在这里就是说明这一点,所谓文艺黑会,就是代表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反夺权。他们开黑会能代表工农兵吗?方纪、孙振如果能代表工农兵,那才是见鬼哪,他们只能代表叛徒、特务、坏人、走资派,代表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夺权。所以江青同志提出这个问题是很严肃的、尖锐的,引起我们的警惕。今天提出这个问题,就可以从这里揭开这个盖子。揭开天津的盖子。
天津文艺界有右派,就有左派,有反革命派,就有革命派。广大文艺工作者在毛主席指引下,在革命委员会领导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最后,希望同志们再看一看去年十一月九日、十二日江青同志的讲话,真正把清理阶级队伍解决好,把文化大革命搞好。我的讲话完了。(热烈鼓掌)
 
江青同志讲话:
同志们,革命小将们,(呼口号)打倒周扬!向同志们致敬!向同志们学习!(热烈鼓掌,呼口号)我同意伯达、文元两位同志的讲话。我补充一点,你们这个天津呀,可出奇哩!雪克我找了好几年,不知道叫什么家伙,原来叫孙振,钻出来了。就在天津,他这本书我看了三个版本。文元同志批判了,我不讲了,你们也批判了,深不深,够不够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有一个电影,叫《探亲记》你们看过吗?
(众答:看过。)
这个作者叫杨润身,这个人也在你们天津,也是黑会的积极分子,他这个《探亲记》,算是修到家了,我建议同志们看一看。我看了以后,心情非常沉重。歪曲伟大的解放战争、卫国战争。在他的电影里,写整个战争,只剩下一个孤苦伶仃的老头子,无亲可探,但非要探亲。他的第一稿说,儿子当了高官,不承认贫农的父亲,恶毒透顶,歪曲工农兵。但象这样一些家伙,一个月拿着国家的高薪还不说,还要拿着非常非常高的稿费,不义之财,是剥削,我有证据。拿着这些稿费,作为他们黑会活动的经费。这里(江青同志念单据),方纪一百五十六元,杨润身三千元,孙振一千元,多啦!王昌八百元,袁静八千元。举一点例子,同志们听一听,拿着劳动人民的血汗,来进行反革命复辟活动,他们,赤裸裸地说明他们要夺权。孙振给一个董阳,不知道是什么人物,大概是伙伴吧,还有邵文宝、滑富强、王静、张贺明写信,指使他们夺权,务请注意,这是他的亲笔信:为工农兵文艺工作者夺权的观点制造舆论。说:为了扩大影响,是否考虑与全国各省市已经占优势的或者还在坚持斗争的工农兵业余文艺工作者联合发表呼吁和宣言。互相支持,造成优势。这一切搞好,夺权才能得到广泛支持。请问,他们夺谁的权?(众答:夺无产阶级的权,呼口号)这是他的亲笔信啊!(江青同志拿起了信)嚣张极了!狂妄极了!今天请同志们来值得不值得?(众答:值得。)为什么他们会在天津、北京、上海许多地方这样嚣张?他们人数很少的,但他们的活动能量很强,就是因为他们有黑后台,他们有活动经费,现在我们下令冻结,你们说应该不应该?
(众答:应该。热烈鼓掌)
 
出现这样一些怪事情,不简单、不是偶然的,是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的。在历史上看,天津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城市,也是产业工人很多的城市,各国租界比较多的,就是文化大革命以前,有一个万张集团,你们扫干净没有?能不能说把万张集团搞清楚了?(众答:没有。)在你们那里有这么一个组织,整总理的黑材料,整伯达同志的黑材料,整康老的黑材料,整我的黑材料。请整!这个组织不坏,是混进了坏人,这个组织是立过功勋的。(呼口号)这个万张集团,你不搞清楚,反而整我们,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我去年九月五日讲的第一条,他们就是要动摇以毛主席为首的,林副主席为副帅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呼口号)对万张集团兴趣不大,搞我们,好,搞吧!请!不过我给同志们提供一点线索,在河北省这么两个县,有大叛徒集团。一个叫献县,孙振的家乡,他都回去安置了的,布置了的,不让搞调查,不让你查出东西来,现在要广大群众动员起来,认识他这个叛徒的面貌。(呼口号)还有一个县叫深泽县,也有一个很大的叛徒集团。革命的同志们,小将们要把这个搞清楚,要不搞清楚它,他们就支持方纪这些人,搞我们。(呼口号)把矛头对着什么人,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我重复说,谁要是对准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谁要是对准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谁要是对准新生的革命委员会,谁就错了。当然,新生的革命委员会要逐步地使她健全起来,我不是说她没有缺点错误,但不允许坏人钻空子,来搞我们的军队,搞我们的革命委员会。但这里有一个问题,我向同志们建议,也向天津市的革命委员会建议,方纪他们到北京来坐的汽车就是公安局的,我有证据,上次我和总理就点过,天津文化界,公检法,现在我再一次郑重提出,公检法的问题,一定要彻底地揭开。(鼓掌,呼口号)当然娄,不是公检法一个没有好的,主席教导我们总要一分为二相信大多数,是有许多好同志,坏人只是一小撮。但是万张集团经营很久。建议天津市革命委员会学习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改造公检法的办法,就是用复员的革命军人、革命干部一千多人?(谢富治同志插话:两千人)三千人也可以,只要需要。(热烈鼓掌,呼口号)这个公检法不把盖子尽快揭开,害苦人了,他不是专了资产阶级的政,而是专了我们的政。主席、林副主席和我走到那里,他们都盯梢,安装窃听器。这个允许不允许?(众答:不允许。呼口号)要不要打倒他们?(众答:要。)打倒他们!
 
同志们,回去要新深入广泛的宣传,要使广大群众擦亮眼睛,那么这一小撮坏人,他们就掉在人民战争的海洋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过街耗子,人人喊打。祝同志们成功。(热烈鼓掌,呼口号)
 
我想问一句,天津市革命委员会负责同志有没有这个决心?(有人回答:有。)说的不太响亮啊,这两个盖子一定要揭开。不过你们现在可能还蒙在鼓里,这点可以原谅你们。要有决心揭啊!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1-06-06 22:09 | 83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20
威望: 1752 点
红花: 1742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11-05

 

中央首长接见首都大专院校革命群众组织负责人学习班时的讲话
 
周恩来陈伯达 江青
1968.03.11
〖总理、伯达、康生、江青、文元、富治、汪东兴、叶群、吴法宪等同志接见了北京大专院校革命群众组织负责人学习班的同志〗
 
陈伯达:
继续上次的汇报,上次没讲过的讲,每人不得超过十分钟。要谈新闻,不要谈老闻,谈新意见,要学会说话,不要罗嗦。
 
秦殿丁:
(站起来要求发言)广播学院要讲。
 
陈伯达:
广播学院讲。
 
秦殿丁:
首先敬祝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我们的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
 
周总理:
你叫什么名字?那个组织的?
 
秦殿丁:
我叫秦殿丁。“红三军”的。
 
周总理:
(翻阅三月六日接见的名单)怎么没有你的名字?
 
秦殿丁:
我们这次换人了。我换贺亚生,曹惠茹换吕反修同志。
 
周总理:
曹惠茹?
 
陈伯达:
曹惠茹来了?
 
秦殿丁:
曹惠茹来了。让她先讲吧,然后我再补充。
 
周总理:
你们是一派的?
 
秦殿丁:
是一派的。
 
陈伯达:
好吧。
 
曹惠茹:
首先让我们共同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祝我们的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现在汇报一下广播学院的运动情况。我们广播学院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是在去年一月份分裂的。一月夺权后,就处于分裂状态,分裂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王力、李敦白、张根成插手的结果。从前我们和广播局的革命派,都是一起干革命的同志。但是其中一部分人搞了一个北京市(广播电)台的“1·14夺权”,是从造反派手中搞的第二次夺权。对于这个夺权我们是反对的。还有广播局毛泽东思想战斗团的二千多名造反派也是反对的。而王力却支持这个“夺权”。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王力耍了两面派手法,表面上支持我们辩论,背地里告诉他们不要去参加辩论,这样我们就搞了一个“强迫辩论”。王力揪住了我们这条辫子,就以中央文革名义搞出了两封信,把我们打成了“炮打中央文革分子”。我们写给中央许多材料,都被王力扣压了。在这种情况下“1·14夺权”的一些同志,搞出了一个公告,把我们打成“反动分子”,这个公告至今未撤销。前几天当我们问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时,他们说:“中央文革的两封信不撤销,我们也不撤销公告”。我认为这是对无产阶级司令部、对毛主席的司令部是什么阶级感情问题。自己哪些地方被王力利用了,自己干了那些事,自己都很清楚。那么,为什么至今对王力的问题不表态、不揭发、不交待呢?“2·18”以后,临时文革就来了一个改组,改组的思想基础是“1·14”和“2·18”。原临革中21个委员就有16个被踢了出去。去年三月八日王力接见了他们的代表。王力说:“你们要全面彻底的夺权,把权夺到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手里”。还说:“要彻底砸烂旧的国家机器”等等。在这种极“左”思想影响下,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犯过错误的造反派同志,和受蒙蔽已经改正错误的保守派同志及广大革命干部。当时北京公社内部有人起来反对抵制,就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这些同志就组织起一个北京公社五·一六战斗团,后来同一些其他革命派同志们一块成立了红三军,抵制王力的极“左”思想。红三军就是这样成立的。
我感到问题严重的是去年五月份时,有人就在临时文革里公开提出“向王力同志学习”的口号。北京公社的会上一直在传达“王力同志说什么”,“王力同志怎么样”。8月9号张根成到我校去了,他根本没找我们了解情况就对他们说:“临时文革(现)踢得开吗!?”当时本来北京公社一些同志已经做了些检查,可是张根成的“光临”,使得他们更硬了起来,不检查错误,同时死保临革。
李敦白也曾经对他们说过:“既然曹惠茹是右倾机会主义,我同意你们和她分裂”。
现在广播局王力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批判,从中央12.7文件下达后,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广播局和北京市台形势大好。广播局很快就要成立革命委员会。但是在广播学院就截然相反。王力的极“左”思潮流毒很深,至今未得到批判。在去年11月有人借口抄“五·一六”,还抄了我们的家。自然喽,他们什么也没抄去。所以我们认为解决广播学院联合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要肃清王力流毒,不肃清,就不能实现革命的大联合。毛主席的“革命委员会好”就不能在广播学院实现。
另外我给学习班提一个意见,军训团强调两条路线斗争、强调斩断黑手不够。
 
伯达:
是学校的学习班吗?
 
曹惠茹:
不是,是大专院校学习班。
 
(曹惠茹同志汇报完后,其他院校代表就纷纷举手,要求发言。杨逸鹏也要求发言。
 
伯达:
你讲吧!
 
江青:
(向着伯达同志)他不是杨逸鹏吗?!
 
杨逸鹏:
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周总理:
你叫什么名字?
 
杨逸鹏:
我叫杨逸鹏。我不同意曹惠茹的意见……
 
江青:
你不是做了北京广播电台的台长了吗!
 
杨逸鹏:
把曹惠茹开除临时文革,不是改组后的临革,而是前临革十二号公告,我以前根本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我们学院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分裂,不象曹惠茹讲的是六七年一月份分裂的,而是六六年七月份反工作组时,造反派就分裂了。现在看来王力的“三八”讲话是错误的。对形势的估计是很悲观的,说“毛主席革命路线有失败的可能,有胜利的可能”。另外王力“三八”讲话时,不只我一个人去,他们红三军的一个负责人吕反修也去了。因此说“三八”讲话的流毒双方都有。不能只说我们。我们学院临时文革八委员会宣布临革的瘫痪,造反派当了保守组织的头,今天在坐的秦殿丁就是一个。
 
曹惠茹:
(站起来)秦殿丁是造反派犯错误。
 
杨逸鹏:
我们学院两派也参加了天地派斗争。不能把天派全说成是执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也不能把地派全说成保反动路线的。而我院“红三军”就是地派的,保王、关、林的。我们广播学院很小很小,在高校中没有影响。其实王力没有必要插手我们广播学院。
 
曹惠茹:
王力在三月八日接见你的时候说:“广播学院对广播局是有影响的”。
 
杨逸鹏:
我和王力只见过两次,一次是一月三十号,一次是三月八号,张根成也是两面派,他曾跟曹惠茹说我是两面派,我想曹惠茹也不会否认吧!反革命两面派就是这样在这边说好,在那边说好。
 
江青:
过去我们解放了你!可是,你后来呢,却做了别的事情,当了台长了。这你总不能蒙我们。
 
杨逸鹏:……
 
伯达:
(对杨逸鹏)可以了,不要讲了。
 
杨逸鹏:
我还有一句,就是学习班的情况……
 
伯达:
差不多了,化工学院讲。
 
(二外红卫兵汇报:一、军训团问题,军训团说我院一月夺权是派性斗争,否定兵团炮打总理罪行。军训团有人说,炮打总理是出于热爱毛主席。)
 
 
江青:
炮打总理还说热爱毛主席?
 
(当二外红卫兵汇报到:解放军说:兵团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他们炮打另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时)
 
伯达:
只有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那有另一个无产阶级司令部。
 
(二外红卫兵:批陈毅问题上我们外事系统分成两派。)
 
总理:
批陈毅是对的嘛!
 
(石油大庆公社谈北京公社利用反余秋里和其他几个副总理,实际是炮打毛主席的司令部时。)
江青同志打断他的话,气愤、激动地说:去年二月逆流嘛你们学校起作用了没有?
(答:有一些)
只有一些吗?二月逆流你们怎么表态的?
(答:我们认为有二月逆流。)
 
总理:
你们反击了没有?
 
姚文元:
我没听清楚,你把刚才讲的话重复一遍。
 
总理:
二月逆流嘛,他(指余秋里)犯了二月逆流的错误!该炮轰嘛!
 
江青:
反击二月逆流,炮打谭震林是不对的吗?打倒谭震林不能打吗?我还保了他,你们打嘛!你们打得对嘛!有两个展览根本没有一点毛泽东思想,没有突出毛主席,没有突出林副主席。反击二月逆流你们一直没有表态,我们对这一点是清楚的。二月逆流时,你们是哪一个司令部的?
 
总理:
从三月到五月反击二月逆流都是对的,二月逆流从右的方面干扰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是以谭震林为首的一伙人搞的,批判二月逆流的大会一直到八月份我都是参加了的。“五·一六”是从极“左”的方面,动摇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司令部,都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你们应该讲你们自己的错误嘛!
 
江青:
你们一点都不批余秋里,主席对余秋里是一批二保,你们是一再地保,你们倒是一贯正确了?!
 
总理:
应该谈你们自己的错误,从二月份以后。
 
(大庆公社代表谈“五·一六”问题)
 
江青:
你们已经捞不到什么了,你们还讲什么“五·一六”。我们反“五·一六”的时候,你们倒不知道在哪儿睡觉呢?
 
总理:
别人反击二月逆流时,你们是不赞成的,你们就是错了。
 
江青:
文化大革命两年多了,你们很缺乏自我批评,特别是你,你们一直保,倒成了一贯正确的了,你们就是拥护二月逆流的,你们是反对我的,你们口头上讲拥护毛主席、林副主席,实际上炮轰我们的,你们轰吧!胆小鬼才怕轰呢。你们从头到尾保,现在倒一贯正确了?!二月逆流是什么东西?是想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是想推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想推翻无产阶级专政!
 
(众喊:打倒谭震林!)
 
姚文元:
他们想推翻以毛主席、林副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
 
谢富治:
二月逆流是想推翻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中央文革小组。
 
江青:
我很气愤,你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要不要有无产阶级的义愤?!
(众答:要!)
一贯保的倒成了一贯正确,你们一点不做自我批评,不听!不听!
 
陈伯达:
你们一贯不正确,你们一贯不正确。
 
叶群:
二月逆流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推翻无产阶级司令部,推翻中央文革。
 
康老:
余秋里搞大庆展览时,把毛主席、林副主席的像搞掉,而去买刘少奇的黑照片。
 
江青:
一个石油展览,一个农业展览,都是反对毛主席的,我没去看。
 
康老:
两个展览我都去看了,都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林副主席的。
 
叶群:
这些问题都是实际问题,二月逆流是搞资本主义复辟,推翻无产阶级专政,推翻中央文革小组!对待二月逆流的问题,是个大是大非问题。
 
姚文元:
我刚才叫他重复一遍,他不敢重复,有胆量再重复一遍。
 
江青:
你有胆量重复一遍,没有胆量吧!一点自我批评的精神也没有,我希望你们多做自我批评,你是个头头,要把这个意见带回去,让群众帮你检查。
 
各位首长:
完全拥护江青同志的讲话。
 
总理:
你们去年九月份抄了别人的东西,早就让你送回去!你对自己人凶得要死,也许就不是自己人,我怀疑他不是自己人,应该把东西还给别人。
 
(北医讲:有人认为,高校两派斗争,就是毛主席司令部与关王戚反党集团的斗争。)
 
江青:
那么你们把刘、邓、陶、彭、罗、陆、杨放到什么地方去了?
 
(建工新八一发言,谈到掀刘火线问题)
 
江青:
刘少奇那个检查到底应该给谁?是应该给新八一而给了老八一了,还是应该给老八一而给新八一了?
 
(建工八一:应该给老八一的)
 
江青:
你们说清楚,因为这是导火线,我们想听一听。
 
汪东兴:
其实是刘少奇耍的鬼,我当时是要同时交给两派的,而刘少奇只写了一个新八一,给了新八一。
 
江青:
两派都有勒令,应该都给的,是汪东兴经手的。
 
(建工八一汇报到揪刘火线绝食时)
 
江青:
绝食也是极“左”呀!印度的那个总理甘地等搞绝食,就是不搞武装斗争。(众笑)你们不要上了刘少奇的当,刘少奇故意挑拨,刘少奇就是耍这样的花招,另搞这一套,你们新老八一一定要联合起来!
 
(众热烈鼓掌)
 
陈伯达:
今天的会就到这里为止,以后再说吧,还有机会。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2-01-23 22:18 | 84 楼
ziliao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529
威望: 1539 点
红花: 1529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11-09-30
最后登录:2015-01-11

 

图片:
版画:江青--让社会主义新文艺占领一切舞台
  
  
  

 
 
顶端 Posted: 2012-05-06 08:55 | 85 楼
«678 9 » Pages: ( 9/9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62239(s) query 4, Time now is:12-11 19: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