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陈伯达 康生 江青等与“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首都兵团”座谈纪要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6
威望: 1748 点
红花: 1738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5-22

 陈伯达 康生 江青等与“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首都兵团”座谈纪要

管理提醒:
本帖被 wengeadmin 从 文革研究 移动到本区(2009-11-02)
陈伯达 康生 江青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首都兵团座谈纪要
 
1967年1月4日

 
江青
你出去了没有?
同学:
出去了。(讲了串联情况)我们几个头头每天忙得要死,说不定哪天要下来,大家说我们是小当权派,以后还要斗我们哩!
(首长笑了)
 
 
康生
领导忙,下面没事干怎么办?
同学:
整风……其实说整风也没整,以后说准备参加兵团,兵团没要,他们自己组织,这组织那组织。 `
 
 
江青:
要哪个组织?要保他们自己。
 
同学:
希望中央要注意中学情况,中学的问题要抓。
 
江青
对,我们的责任很大。
 
同学:
铁杆红卫兵在中学还是不承认(错误),大学搞了,中学反动路线更深,各个学校组织不多,红五类组织起来……
 
江青
什么叫红五类?……(分析干部问题),有些人的父母可能就是黑的。彭小蒙我早就发现她浮躁,她很好,但要批评她。
 
同学:他们根本不是辩论,就是压,只要意见不同,反对反动对联,动手就打。
 
江青
这些人只要是拿刀子捅人,就是现行反革命分子,镇压。
 
同学:
我们认为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没有无产阶级大民主。
 
康生:
对嘛!你们这个观点很好。
 
姚文元:
(对李峰)我不是跟你们讲过,以这为题写一篇吗?
 
李峰:
(表示遗憾)
 
 
江青
不要怕,不管他是谁的孩子,什么主席、副主席,将军、部长就甭提了,只要是反革命,就不客气,你们讲嘛,随便讲。
 
同学:
红卫兵也应该有自我革命精神,以前只革别人的命,文化革命也要触及自己的灵魂,要造自己灵魂的反。
 
江青
老子革命儿子不一定革命,更何况老子也不一定革命。
 
同学:
(谈到西纠镇压革命的活动问题)他们也是红卫兵,对他们不好办。
 
江青
他们不叫红卫兵,叫纠察队!
 
同学:
他们要解散我们。
 
江青
我们还要解散他们哩!
 
同学:
他们的黑电话随便打,还准备砸我们哩!
 
江青
打人的都要把他们抓起来。
 
同学:
一辩论他们就要看观点,观点不同就是混蛋,就打。
 
江青
这是流寇!
 
同学:
他们只允许同意自己意见,不同意就打、骂。
 
江青:
法西斯罗!希特勒!
 
同学: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鬼见愁,影响极坏。
 
江青:
完全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还是四旧呢!提出对联的人,父亲职位高一点,是个大官,应该搞掉。那天(八月六日)很对立罗!(那对联)我一开始就反对。
 
同学:
我们要看你的讲话,他们就保密,我们贴了三次,他们撕了三次。
 
江青:
什么?撕的什么?就不对嘛,有的人有有利条件,有幕后操纵者。
 
(这时李峰给康生同志写了一个条子,问谢清泉是不是谢镗忠的儿子?说他干的两件事。康老递给江青,江青对谢镗忠说:回去让你的儿子去派出所自首。
 
康生:
那就是老子革命儿混蛋嘛!
 
同学:
最近确实有一种反扑形势,他们砸其他地方都是坐汽车去的,我们的纠察队也得准备,比较紧张。
 
江青:
你们不要把形势估计得那么高,他们只是一小撮,有幕后人,我们帮助你们,你们不要怕,其实他们那么几个人,从东城跑到西城,从西城跑到东城,就那么几辆车。
 
同学:
现在红卫兵打人都合法了。
 
江青:
不合法,你们帮我们辟谣。说我的什么秘书是张久舜,有人还说李润贵是林彪同志的秘书,我也要造他的反。
 
同学:
(讲述红卫兵抢东西等恶劣作风。)
 
江青:这是流寇作风。
 
同学:他们为什么这么硬,敢于炮打中央文革?
 
江青:主要是背后有人。
 
陈伯达:
不要叫纠察队,(指李峰说)你们的学校,他们真正的秘密的地方,我还没找到。(指六中杀人的红卫兵及西纠队员。)
 
同学:
我们又发现了一些,其实在校外。
 
江青:
他们在学校呆不住嘛!
 
同学:
我们认为市联络站没有立场,把严肃的阶级斗争看成哄小孩,对谁都一样。(不分多数派,少数派。)
 
康生:
这个意见对。
 
江青:
我看这个联络站应该解散,就怕打仗,实际支持打。廖承志就是这样,把阶级斗争看成哄小孩,罗青长的孩子现在也打人,现在一个秘书长就了不起了。(面对同学)你们明白,我们是支持你们的,对他们酌情处理。
 
同学:
西城分局的拘留所,西纠的人可以随便出入。……
 
江青:
我昨天解决了,他们帮了资产阶级专政。
 
同学:
我认为应该给无缘无故死去的同学平反,平反应该包括这些人,死得要有价值,要死得其所。
 
(首长们连连点头。)
 
同学:
王光华昏死几次,一醒就喊:要文斗,不要武斗,坚持党的政策,最后五分钟,给做人工呼吸后,还在喊。
 
江青:
他是你们应该学习的英雄。
 
戚本禹:
他喊毛主席万岁了没有?
 
同学:
我记不清了,反正要文斗,不要武斗我记得清清楚楚。
 
戚本禹:
他贴第一张反党委的大字报,可以算左派学生。
 
江青:
对!左派,左派!
 
同学:
他出身算什么?
(讲了他出身情况。)
 
戚本禹:
不算资本家,小业主。
 
江青:
不管什么,看他表现嘛!(对同学)救活了吗?
 
同学:
说实在的,打人的还有董必武的儿子。
 
江青:
董福三在哪儿?
 
同学:
在广州,听说要办个农场。
 
江青:
(对姚)要广州军区注意,把他们(董及同伙)叫回来。
 
姚文元:
那是陶铸抓的。
 
江青:
那……管他陶铸呢!
 
同学:
联合行动委员会耍弄中央文革。
 
陈伯达:
六中的红卫兵还要同我们辩论呢?
 
江青:
不要理他们,该抓的抓起来,该平反的平反。
 
康生:
你就说,我不同杀人凶手辩论!(气愤)
 
江青:
你们就是要辩论,象谭力夫臭哄哄,你们不要理他,不要同他们辩论,提高他们的身价干什么?你们要正正派派地搞政治,不要学他们搞特务,你们要揭发他们,要有胆量斗争,保证你们的安全,专政。我们帮助你们。我们接见你们晚了,应作自我批评。
 
同学:
我们特别想见首长。
 
陈伯达:
我们都是老百姓。
 
江青:
不要看职位高低,只不过革命工作分工不同。
 
同学:
六中教员几十人到国务院要见负责同志,周不让……
 
江青:
碰到鬼了,你们可以质问周荣鑫:你究竟支持不支持我们?你们贴他的大字报,在国务院许明(国务院办公厅秘书处工作,孔原之妻)贴我的大字报,你们可以贴她的。(对康老)康老,她还是你的学生呢?
 
康生:
是啊!你们都是我的学生,一分为二嘛!
 
江青:
许明是我的同学,在外办,她们对你们什么态度?她可能有里通外国的问题呢!你们可以揭发她,没有群众压力,她才不交代呢!
 
同学:
(编辑部的同学向首长讲印报困难,把三份战报给陈伯达同志,其中谈到《光明日报》印了一次)。
 
江青:
穆欣同志可以帮助,解放军应该帮助。(穆欣站起来答应)
 
康生:
你们《光明日报》印了一下,值得表扬。
 
同学:
我们第三期、第四期出版,隔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地方印呢!
 
江青:
穆欣同志有责任,(穆欣解释。)穆欣你虚心点,作自我批评吧!
 
同学:
(又谈到谭力夫的事)
 
江青:
哎呀!谭力夫那套该上厕所的东西。
 
同学:
(谈一二·九以前的大反扑形势,又说了打人和暗害事件。)大庆工人代表恨他们,说他们再这样干就……
 
同学:
什么是阶级路线?
 
康生:
什么是阶级路线,毛主席的接班人的五个条件就是阶级路线,哪一条也不能少,他们就是不要第四条嘛,专横跋扈,不讲道理嘛!
 
同学:
他们干了这么多坏事,公安局也不处理,我认为公安局有问题。
 
江青:
要把幕后人揪出来就好了,昨天我们解除了他们的武装。公安局是有问题,它起了帮助资产阶级的作用。最近我还听说有一封控告新的公安局的信,……背景是多方面的,多数是犯了路线错误的人。(康生关切地把手帕递给李峰擦眼。)
 
江青:
这些孩子都睡眠不足。
 
同学:
我们每天十二点,两点睡觉,有时不睡,外面砸得很厉害,还搞暗害。
 
江青:
他们给你们制造压力了。
 
同学:
最近,成立那个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我校的王昌明说中央文革犯了错误,毛主席不在北京,就象上次派工作组一样。
 
江青:
谣言。王昌明是谁的孩子?
 
同学:
全总王稼祥的孩子。
 
江青:
是个造谣专家吗?
 
同学:
(又提到对联)。
 
江青:
这个对联我看是有人故意提出来的。
 
同学:
有人说中央首长肯定了。
 
江青:哪个中央?
 
同学:他们说是您。
 
江青:
那次(八·六)他们就很反对我嘛!
 
同学:
我认为个对联是由来已久的。一年前,干部子弟传出一句话,说是主席说的,大意是现在有些干部子弟表现不好,而一些剥削阶级子弟表现积极,但政权不交给他们。好多干部子弟把它写在本子上。一年前,从石油附中传来一个材料,平时干部子弟就要联合起来。后来康生在北大表示不同意,说党的阶级政策,在学校不是这样,阶级队伍就是共产党、共青团。我认为阶级路线就是十六条中第五条,解决依靠谁、团结谁、打击谁,阶级政策是为它服务的。刚才同志提到红卫兵内部有修正主义作风,我认为就是有修正主义红卫兵。
 
 
江青:
对一组织恐怕要慎重。
 
同学:
他们说他们在学校受压。
 
江青:
干部子弟受什么压。
 
同学:
真正受压的是工农子弟。
 
江青:
对,是工农子弟。以后不要叫首长,这是四旧,可叫负责同志。
 
(同学反映方立功式的人物的情况。)
 
江青:
比较起来是少数,但这些少数要注意。
 
陈伯达:
方立功是盗窃犯。
 
江青:
方立功怎么也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就要实行专政,(向阎长贵问方立功父母的情况)抓方立功幕后人,他是董必武加流寇的作法。
 
同学:
谭力夫回来了吗?
 
康生:
回来了。谭力夫、方立功都是些小人物。
 
江青:
谭力夫决不要提,算小人物嘛!谭、方都是小人物。你们要批判王任重,他拖着我们犯错误,王任重给你们搞了,王这个人糟得要死,背着毛主席、背着中央、背着我们小组另搞一套,他得停职反省了。
 
同学:
(谈到几个纵队)。
 
江青:
八一纵队负责人是谁?
 
同学:
赖锐锐。
 
江青:
可以抓了。
 
同学:
学校的同学至今不敢组织起来,压得厉害。
 
江青:
压力,无形的压力。
 
同学:
对,无形的压力。关于军训我不同意,我希望中学要大干一场,乱,好多问题还没办嘛?路线斗争要搞(延长两天)。
 
江青:
刚反一个军训,集训,又来一个军训。
 
同学:
看来最近还要暗害呢!如六中九月末还打死一个同学,我比较了解。
(叙述惨害经过。)
 
江青:
救活了吗?
 
同学:
活了。
 
康生:
被杀就因为他变节
 
戚本禹:
怀疑他揭发了西纠。
 
江青:
都是革干子弟,他们无法无天了。
 
同学:
没办法。
 
江青:
不怕,不怕,我们帮助你们。西纠大头目叫孔丹,他父母都有问题。
 
同学:
六中的教员要求中央接见,因周荣鑫不让。
 
江青:
这可能。
 
同学:
(谈到纠察队)
 
江青:
不要叫纠察队,这个名字好象凌驾一切,我们不要这样一批人,你们可以叫另外的,多做宣传工作。
 
同学:
他们不光是唯成份论,也是唯观点论,观点不同也打也骂。
 
康生:
唯观点论,我们倒是要唯观点论。唯毛泽东思想观点论。
 
同学:
红卫兵是否是阶级队伍,他们总说红卫兵是阶级队伍。
 
江青:
不是,它那能高于党,他是青年学生的一种革命组织,你不能说修正主义分子,作为一个组织不是这样。有分子是修正主义分子,说修正主义红卫兵不好,这个组织在国际影响很大。
 
(同学谈到阶级路线。)
 
江青:
阶级社会要讲成份,这是本质,但要看到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都有背叛其本阶级的人,这就是不要唯成份,重在政治表现。
 
同学:
其他劳动人民子弟,可不可以组织红卫兵?
 
江青:
可以。怎么不可以?!只要是干革命就好嘛!
 
同学:
我们是提着脑袋干革命的,随时都准备着死!
 
江青:
干么要死,要活嘛,干革命!
 
同学:
我们希望解放军帮助我们搞军训。
 
另一同学:
我不同意,中学运动必须大乱,刚刚搞起来,又要搞军训,等于阻止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同学:
军训有战备意义。
 
另一同学: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最好的战备。
 
江青:
现在一切服从文化大革命,这最重要,我的意见不派,派不是好办法。
 
同学:
总理讲过。
 
江青:
什么时候?
 
同学:
十一月九日。
 
江青:
那天他还生气,西纠打了解放军记者,可能就讲了,我们不是这样。
 
同学:
十五期社论讲到一个特点,就是工人起来闹革命,学生和工人,我们要不要到工厂去?
 
江青:
暂时不去工厂,可以先到住宅区嘛!要一步一步嘛!
 
 
北医长征红卫兵总部、红教工总部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09-11-01 22:4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9146(s) query 3, Time now is:06-23 20: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