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澄宇:请看拥邓派人士是怎样庆祝建国60周年的?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盗跖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2
发帖: 1058
威望: 1072 点
红花: 106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02(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30
最后登录:2015-05-09

 澄宇:请看拥邓派人士是怎样庆祝建国60周年的?

请看拥邓派人士是怎样庆祝建国60周年的?

澄宇


  建国60周年,也是国内各阶级、各派别表现自己政治主张的一个平台。凡是有正义感的知识分子,都在利用这个机会,帮助人民认识前30年和后30年的不同,识别真假人民共和国,如同作家王洪林在散文《吊颈索》说的:“共初六十年,平分两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渣共和国,共与伪共分水岭就看工农。巩固工农联盟,推戴工人阶级就是真共;解散工农联盟,搞垮工人阶级领导地位的就是伪共。”可是,拥邓派人士却不是这样,他们极力模糊这个区别,为“改革开放”唱赞歌。《新中国60年和文化问题》就是这样一篇文章,值得我们分析。

  (一)建国60年,前30年和后30年到底有没有区别?该文认为没有,前30年和后30年是一脉相承的。它是这么讲的:“社会主义新中国60年,是中国共产党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领导各族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在探索和创造中前进并取得巨大成就的60年,是中国人民从奴隶变为主人的60年, 是落后的中国变为先进的中国的60年。”主流媒体说“特别是”,承认有区别,而且是说后30年比前30年要好得多。作者自知这是欺人宣传,但他又不愿意面对“改革开放”的现实,不愿意说“改革开放”的坏话,所以就采取用前30年的好来遮掩后30年的不好,统统用一个“好”字来歌颂一番。你看他开的文化事业的部分成绩单:“在很短的时间里扫荡梦魇一般纠缠中国以往全部历史的‘七毒’——黄、赌、毒、盗、黑、腐、贪。”请问:这“七毒”怎么又回到中国大地上?是谁让它回来的?作者不敢也不愿意回答。

  作者还选用了一个儿歌来说明他笔下“新中国”的社会风气:“一首平实的儿歌传遍街头巷尾:‘我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叔叔拿着钱,对我把头点。我高兴地说了声:叔叔再见。’从人民心中产生的小作品,却有一个大主题,成为社会文化的一面镜子,凝缩着勤劳节俭的风气、朴实真诚的爱、对党和政府的信赖与亲情。这种孩子、警察、1分钱的故事,旧中国完全不能想象。”这是多么以小见大的歌颂啊!“旧中国完全不能想象”,“改革开放”怎么样?不也是不能想象吗?不仅如此,就在10月24日下午2时15分许,长江大学10多名大学生手拉手结成人梯,从江水中救出两名落水少年,有三名大学生不幸遇难。事后爆出,黑心船主见死不救;公安、海事部门不作为;女学生下跪求救,消防队员不施救;渔船主和师生讨价还价等真实情景。死难学生的家长听到这些爆料,无不悲愤地说:“他们把孩子救活了,我多少钱都给他啊,就是砸锅卖铁也不会赖账的。”“此时那个渔船主就在边上,只要伸一支竹篙或扔个救生圈,他不会死的”。他们还透露:“有人说那些渔船很有社会背景,专门靠捞溺水者尸体牟利,他们不救人,别人也不敢下水救人,我很奇怪当时围观那么多人竟然没人下水救人,这些希望政府能调查出真相”。家属的正当求诉还未落实,主流媒体就报道说:“渔船主‘见死不救’说法不属实。”网上针对这一报道,把学生当场用手机偷拍的照片一一登出,舆论哗然。请问从一分钱的故事演变到黑心船主见死不救,这是不是社会在变质。移花接木,拿真社会主义的事儿给假社会主义贴金,能把假贴成真吗?笑话!

  (二)文化上的两条路线能混为一谈吗?既然两条道路所造成的两种社会风气不同,反映两条道路的文化必然也会形成两条对立的文化路线。可是,在作者笔下这两条路线融合了。他说:“在文化问题上,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唱响主旋律、提倡多样化——这些既是社会主义文化发展客观规律的要求,贯穿着党的群众路线、社会主义民主原则和充分尊重知识分子劳动的科学精神,也是人民管理上层建筑的具体方针。”谁都知道,“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是毛泽东时代的文艺方针,而“唱响主旋律、提倡多样化”则是颠覆了毛泽东文艺方针后为翻案复辟政治路线服务的文艺方针。这条方针把毛泽东文艺方针赶下台的老爷太太、少爷小姐又一一召回上了舞台,而把毛泽东文艺方针指导下塑造的工农兵形象又一一赶下了舞台。请问:面对这样严酷的事实,作者说,“中国农民永远地告别了阿Q和杨白劳的时代”,岂不是白日梦呓!何况如今大学的女学生喊出:“喜儿愿嫁黄世仁。”这样颠倒黑白的话语。作者拐弯抹角地批判毛泽东时代的知识分子政策,为“唱响主旋律、提倡多元化”的方针辩护,说什么这是“党和人民在不断地纠正错误,使自己调整到符合客观规律的道路上,在加强团结中日益走向胜利。”是“纠正错误”吗?明明是把正确的改成错误的;是“调整到符合客观规律”吗?明明是倒退到旧的文艺舞台;是“加强团结”吗?明明是打击革命文艺、大力倡导和扶持落后反动文艺。作者这样颠倒是非,可见他混淆两条路线的意图,仍然是移花接木,为反革命修正主义的文化路线贴金。

  (三)驳所谓“中国模式”。作者在文章的最后,突然提出“中国模式”问题。说:“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中,‘中国模式’、‘中国道路’成为引起世界广泛议论的热门话题。”是呀,这一时期,不仅西方资产阶级在热议这个话题,连北边的“曾经老大哥”也在热议:要学习中国模式。这是怎么回事呢?就是因为中国在这场经济危机中,没有像有些国家那么糟;加上中国宣扬“信心”和给美国买单,摆出拯救资本主义危机的架势,博得了西方国家的欢迎。他们提出“中国模式”看似夸中国体制好,实乃包藏新的祸心。美国最近对华政策已从布什时的“利益攸关方”改变为奥巴马的“战略再保证”,并说这是美对华政策的重大转变。什么叫“战略再保证”?有人解释说:“就是尊重北京视为重中之重的维护当前制度这一点。”(见《参考消息》2009年10月27日)话说白了,就是过去老担心你是社会主义国家,挑战你的制度;现在你已经变为资本主义了,我们尊重你,视你为战略伙伴。至于俄国人的议论,那无非是“修”字号人物互相捧场而已,他喜欢的是“中国使用一党制度保持对国家紧密控制”,“洗耳恭听他们是如何运用权力”,“更加巧妙地实现了类似的转变”。而俄国学者则说:“中国模式绝对不适合俄罗斯。”他们认为你中国提倡儒学,和俄罗斯文化不搭界。就是说你用儒学来骗人,俄罗斯人做不来。

  国际上的这一热议,自然勾起国内精英人士新的兴奋点,有的说,对这个问题我们要有话语权,“‘中国模式’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讨。”有的说,对“中国模式”要慎谈,还是叫“中国道路”好。作者的文章就是参加这一热议的。他对“中国模式”有他“独到”的见解,他说:“在我们党提出和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进程中,邓小平同志一再告诫全党,在改革中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总结了几十年搞社会主义的经验,社会主义是什么,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这就是作者的“独创性”,在人民群众已经看穿了邓小平的“社会主义”是假的以后,作者还拿它当旗子,热以“中国模式”。他还说:“取消或削弱共产主义思想的当代意义,或者以强调共产主义信念的名义否定适合当前社会历史条件的资本主义经济成分,都是错误的。”他把中国当前资本主义化的经济轻描淡写地称为“资本主义经济成分”,就是要肯定复辟的合理性。还嫌不足,在“社会组织程度是社会进步的标杆”里,作者进一步歌颂“改革开放”“永远地终结了这种状态(指‘一盘散沙’——引者),使中华民族和中国社会的组织程度,提高到现在的、超过西方国家的水平。”够了,作者拿前30年做铺垫,为后30年唱赞歌的意图,在热议“中国模式”中暴露无遗。

  右派先生使用抹黑前30年的方式,唱红后30年;拥邓派人士则是用前30年作铺垫,为后30年唱赞歌。手法不同,为夯实的根基却是惊人地相同。不错,拥邓派人士曾经批判右派,赢得人民的赞赏,给他们戴上左派的红冠,寄予了种种希望。但是,当人民前进了,他们却堕落了!这根源就在于他们始终不能正确对待毛主席和邓小平这样两个截然相反的人物;因而,他们也就不可能正确对待群众。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澄宇
顶端 Posted: 2009-11-05 11:4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1006(s) query 3, Time now is:05-23 13: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