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三十年前的学大寨先进村为什么变成了支离破碎的落后村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oliv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4253
威望: 4265 点
红花: 425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3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7
最后登录:2014-10-17

 三十年前的学大寨先进村为什么变成了支离破碎的落后村

三十年前的学大寨先进村为什么变成了支离破碎的落后村
作者:正义之剑  
                                  

今天夏天五月份的时候,我在原阳县组织部的邀请下,采访那些表现优秀的大学生村官。第二站是齐街乡马辛庄。在那里我和年轻的女大学生村官娄阳见了面。七十年代,马辛庄曾经是我们县的一面“农业学大寨”红旗,那时候,我在原阳一中上学,七五年四月,我们文学班高中毕业前曾经在这个村庄实习过。

那时,这个村庄的社员们高昂的精神风貌、高尚的集体主义精神和丰富多彩的文化生活给我们全班同学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几十年过去了。村是人非,人们的精神面貌萎靡不振、许多人的神情都是麻木而茫然的。一个朝气蓬勃的很有发展前景的村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使我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上午的几个小时里,我和这位身材纤弱的女孩子进行了深入的交谈。了解了村里的大概的情况,现在这个村竟然变成了乡里的一个落后村,这个情况使我大吃一惊。

这个原来的村支书我是认识的,他叫马登祥,是一个陈永贵式的老黄牛,也是县里一位最有名气的老模范。

在旧社会,和许多贫下中农出身的人一样,他是跟着母亲要饭长大的,是毛主席和共产党救了他和千千万万个穷人。所以,他是一个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热爱社会主义的老劳动模范。他后来当了支书,卯着劲儿要把马新庄大队的面貌改变,由于他领导的好,工作得力,办法多,大队的经济就发展的很快。几百口人的马新庄在81年就已经有了两台拖拉机,和打麦机等各种机械,基本上实现了农业的机械化,村里的粮食种植也都是按照技术员的指导按照科学的方法来进行的。

我记得他们当时种棉花是用当时最先进的营养钵育苗的技术来进行的,粮食产量很高。另外,村里还有加工副业。可是,不幸的是,上头分地的政策下来了。那时候的政策是“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压力非常大。但是,他想不通为什么这集体经济搞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把这好好的集体经济给分成四零八落的,晚上他躺在床上,天天在流泪。

村里的乡亲们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分田到户。上面派来工作组驻扎在他们村,用党的名义硬压着他把村里的地分开。但是他真的是舍不得啊!和村支部的人坐在一起除了流泪还是流泪。工作组的人见这样写去不行,县里的领导便想了一个办法,把他调到了县政府所属的办公室。然后又重新任命了一位新支书。勉强才把土地给分开了。

后来,他又被分配到了当时的五七干校、后来的农科所挂职副所长。我就是在那里认识他的,我很喜欢与这位有着忠诚、憨厚性格的老支书聊天。他每当给我讲起这件事情时,脸上还是一副怨恨和悲伤的表情。他总是喃喃地对我说:“共产党怎么会这样糊弄呢?好好的集体主义道路不让走,非得让把好好的集体分开,这不就是当时毛主席所说的复辟资本主义嘛!”他还告诉我,他后来回家的时候,听说分开土地的时候,生产队里的社员们有很多都哭了。因为他们奋斗了许多年的社会主义集体将要被分开,他们又到了过去的一家一户的分散单干的痛苦状态,他们的心里非常的难受啊!

果然,把地分开以后,只能各家顾各家,各人顾各人了,那个新上任的支书只顾个人发财去,也管不了大伙儿了,但因为他也没有什么能耐。自己和整个马新庄的农民们都陷入了小农经济的泥潭之中。他们村又因为地处偏僻,交通条件不好,虽然勤劳勇敢的传统还在继续着,但是由于社会体制倒退了,他们怎么样努力也恢复不了过去的辉煌,而且还成了全乡的落后村。

想想过去,看看现在,马登祥总是非常怀念过去的毛泽东时代。他心里的那个疙瘩至死也没有解开,他是抑郁而死的,死的时候才还不到七十岁。

一个曾经是全县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就这样变成了一个乡里最贫穷落后的村子。这是属于谁的罪责呢?大家的心里一定比我还明白。  

现在,说说那个女大学生村官的事情吧!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八路军和老百姓之间那种情感交融的鱼水关系。

我跟随着那个叫娄阳的女大学生村官在村里转了转,看到的是一派破烂不堪的景象。有的个别人富了起来,但也是经过了很大的艰辛和教训,因为一家一户的经营方式随时都2使他们遭受灭顶之灾。我到几家去看了看,房子里都是非常混乱的情况,许多家的门口都是只有一个老人在看门。儿子儿媳妇和孙子有的去外地打工,有的在地里干活。一副空心村的模样。

下午,我们到一家贫困的老生产队长家中去访问,到了他们家,娄阳那一声亲切而又深情的呼唤:“大娘!——”,使得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深处一直沸腾着的激情,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感觉到:当年的红军作风和老八路作风又被这些年轻的大学生村官们带回到我们的人民群众中来了。

这个大学生村官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娄阳在很短的时间内,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思想状态,开始非常称职的扮演起了自己新的角色。开始走田垄、蹲地头、入鸡舍、进猪圈,几乎走遍了村里的大街小巷。刚开始的时候,那些农民们对她这个衣楚整洁的女村官是有许多看法的,认为她在这里干不长,不过是来做做样子、镀镀金而已,因为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有很多城里下来的干部都是出现了这种情况,干不了几个月就“飞”走了。

娄阳听见那些议论后,只是轻轻的一笑,她知道:只有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才能消除村里的干部和群众对她的疑虑。她就一直深入群众中间农民们一起干活、一起聊天,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娄阳的行为就使马辛庄的广大人民群众转变了对她最初的看法,开始把她当成了自己村里的人,那些年长的人们都亲切的喊她为闺女,比她年轻的孩子们亲切的喊她做娄阳姐姐,那些儿童们则喊她娄阳阿姨。她也把马辛庄当成了自己的村子,情况迅速地发生了变化。

尽管娄阳在精神上有了充分的吃苦准备,但是,到了马辛庄以后,她看到那些贫困家庭里的生活状况,还是令她感到非常吃惊。村民马玉才,因为生病早在十多年年就去世了,丢下破碎的家庭,撇下了一个跛脚的妻子,一个疯癫的女儿和一个正在上学的儿子。而且由于马玉才去世前不但把钱花光,还欠了不少的债,家里的东西简直可以用一品如洗来形容。三口人住在两间快要倒塌的两间破房子里。地里的庄稼活就靠残疾的妻子和正在上学的儿子来干,为了干活,儿子常常饿着肚子干完活后起上学。娄阳发现了这个情况以后,一有空闲时间就帮她们干活,给他们做饭,还用自己的钱给她们买一些生活用品,并经常用温柔的话语劝解她们,鼓励她们要坚强的生活下去,提高她们对未来生活的勇气和信心。由于娄阳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累的活,加上她身小力薄,娄阳在帮她们干活时,常常累得浑身酸痛,手上、胳膊上被玉米叶子拉得到处是血痕。马玉才妻子见了心疼的不得了,连忙给她擦药。

娄阳对我说:下来当村官以来,虽然身体比较辛苦和劳累,但是,她的内心深处是充实的,因为她毕竟能为村里贫困的乡亲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由于娄阳在医院工作过一段时间,对诊疗疾病有一定的经验。她就利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给那些有病的群众看病,尽量用最少的钱为那些还在贫困线上挣扎的群众解除痛苦。有一个七十岁的老生产队长,曾经是一个非常热爱社会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劳动模范。因为劳累过度而得了严重的心脑血管病,由于无钱就医,只好看着电视上的药物广告买一些药来治病,结果反倒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卧床不起。他不仅要忍受着肉体上的疼痛,还要忍受精神上的巨大痛苦,认为自己拖累家人,总是想一死了之。

娄阳来到他家,知道了他的这种情况后,一边细心的劝解他,一边给他进行了仔细的诊断,并给他买来对症的药品。过了没有多长时间。老人就能下地了,还能干一些轻微的家务活。他高兴得对家人说:“还是党中央派来的大学生村官好,我们这辈子也忘不了象娄阳这样的大学生村官。”

还有一位退休的老干部马东昌,他的老伴患有半身不遂,躺在床上有好多年了。儿子和儿媳都出门打工,单靠年过古稀的马东昌一个人照管,生活十分困难。娄阳得知情况后,连忙找车把老人拉到县医院,并找来著名的医生来给她会诊,诊断清楚了病情以后,采取了相应的治疗手段。在各方面的积极努力下,老人的病情有了根本性的好转。两位老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以后,他们一看到娄阳,就拉着她的手连声说感谢。

娄阳把乡亲们对她的浓浓的情和爱也重新回报给可爱的乡亲们,在去年的中秋佳节到来自际,她买来月饼去看望孤独的五保老人马登雨,把老人给感动的热泪盈眶。春节时,她用自己的工资买来面粉、肉和100块钱现金,送给为过去为村里做过很大贡献、出过很大力气的贫困老党员马立魁和马明信,让他们过了一个幸福快乐的春节。平时,她还经常到孤寡老人马春普的家里,陪他聊天使他开心,还给他解决生活上的一些困难。

村里的妇女李小爱的丈夫在外面当兵,一年才回来一次。她个人的性格内向又不喜欢与人交往,总是与她婆婆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闹矛盾。娄阳就经常找她和她谈心,给她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和怎样处理好婆媳关系的做法。娄阳的劝解慢慢的发挥了效力,逐渐改变了李小爱的人生态度和孤僻性格,现在,李小爱和她婆婆的关系相处的十分融洽。使她的婆婆开心起来,她见人就夸道:“人家这城里来的大学生村官的水平就是真中,不但会帮咱们办好事,还能使人的脾气变好。”

由于现在的农村处于一种一盘散沙的状态,村里现在经常出现打架斗殴现象。去年冬天的一天下午,村里就曾经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治安案件:村民马保其酗酒后,把马建利七十多岁的老父亲打得头破血流。马建利兄弟几人得知情况后勃然大怒,不听任何人的劝解。拿着铁器扬言非要把马保其打死不可,一场惨烈的人命案即将发生。娄阳得知情况后,一面与与派出所联系,一边和村支书等人火速的赶往马建利的家中,她耐心细致的向马建利兄弟做劝解工作。经过了两天两夜的不眠之夜,娄阳的眼熬红了,嗓子嘶哑了,最后,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终于使马建利打消了复仇的念头,与马保其达成了赔偿的协议,使事情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避免了一场刑事案件的发生。这件事情的果断和圆满处理,受到了村民的普遍称赞。

谈到她的设想和马辛庄的发展远景,娄阳已经开始有了信心和骄傲,她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马辛庄的一员。对于,她正在村委会的两委会的班子成员正在研究和酝酿着马辛庄的发展远景,那个村支书现在由马登祥的大儿子担任,他告诉我:他们现在就盼着党的好政策。如果上面能重新让农村走集体化的道路,群众还是非常拥护的。这些年,群众吃了太多单干的苦头。把道路修通以后,要大力发展规模经营和本村的养殖业、种植业,要启发和领导群众向党中央所号召的农民专业合作化的方向发展。要争取把马辛庄重新变成一个坚决走集体主义道路的、让全体村民共同富裕起来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希望他们的努力能得到上级领导的支持,能得到村里老百姓的拥护,也更能得到中央的正确的方针路线的帮助。  

毛泽东主席说过:“路线上个纲、纲举目张。”这话什么时候都不会错的,如果我们的体制和发展方式有问题,生产关系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光靠基层干部的努力是远远不行的。小岗村的下派支书沈浩的猝然去世就是例子。但愿那样的悲剧以后永远再也不好发生。  

广大的人民群众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些为他们做出了卓越贡献的大学生村官们,因为这些大学生村官们所从事的事业是与人民的事业密切相连的。这段转型期的历史将是一段不平凡的历史,它将可能会彪炳于中华民族的历史史册。  

   
  
  
  

 
 
顶端 Posted: 2009-11-12 00:20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人民公社
 
 

Total 0.009255(s) query 3, Time now is:06-23 20:0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