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文革少年农场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oliv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4253
威望: 4265 点
红花: 425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3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7
最后登录:2014-10-17

 文革少年农场


作者:下岗工人问候

天刚蒙蒙亮,三班的同学就在操场集中了。同学们都背着挎包,拿着锹铲等工具,按班组排成了整齐的队列。早春校园里高大的法国梧桐刚刚萌出了新芽,操场上吐出翠绿的小草如同覆盖着薄薄的轻纱。晨风吹来,大家都感觉有些发冷。文娱委员张湘来了,看着蹦蹦跳跳驱寒的同学,笑着说:“来大家唱一支歌吧,三班的保留曲目,《长征路上》。开始,预备,唱!”

长征的路上百花开,

长征的精神放光彩,

长征的旗帜举在手,

我们是红军的新一代。

……

少年的歌声在校园里飘荡,一班二班的队伍里也传来了歌声,他们唱的是《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和《红星歌》。

这时,班主任杨老师来了,穿着一件兰色的学生装,灰色的裤子,一双黄色的球鞋,清瘦的脸上两道剑眉,说道:“同学们,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困难,文化知识是你们的基础,劳动锻炼意志是你们一生克服困难和面队挫折的最好老师。”

英语李老师来了,说:“你们一生可以每天记一个单词,成年后就是英语大师,但这美好的少年时光,在三大革命的熔炉里从小磨练意志,将是你们永远的财富。”

好多年以后,每当我在电脑旁写作独自沉思,每当我在火热的央企会到各种各样意想不到的困难,每当在我身边没有同学没有亲人的莽原上踽踽独行时,耳边就响起了老师的教导,使我自新,使我坚定。

队伍出发了,目标是太湖农场,从学校出来后,经过林场到达驻湾做短暂的休息,同学们走得都叫腿子痛,体育委员杨军说:“我长大了最想当一名司机,看到去勤工俭学的学生,我一定会停下车来,把他们全带到目的地。”

刘小霞过来说:“好啊!我腿子走得快断了,听你这么一说,腿又不痛了。”两人前几天还因杨军不小心把墨水甩在了她身上,闹红过脸,一转眼两人又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众人听了一起大笑起来。

辽阔的平原莽莽苍苍,星罗棋布的大小湖泊镶嵌在美丽的原野上,杨老师带着队伍从小路前进,太阳照在湖面上,浮光跃金,鱼儿在尖尖小荷周围嬉戏,刚长出的点点浮萍随波荡漾。江南水乡有一种拖腔,于是我唱了起来: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北。”

到后来好多同学都会唱拖腔,不时和唱鱼戏莲叶间。

不知不觉到达农场,农场给我们准备了开水,同学纷纷从挎包里拿出搪瓷杯子,倒了水坐在田埂上喝水。我的挎包里有炒面,还有几个小包子,江南人吃炒面,有用糖开水泡着吃的习惯,有点像北方的羊肉泡馍的吃法,我用开水泡了炒面,一边吃一边看一垄垄的冬小麦。李立过来拿出一小瓶腐乳,说:“这是在大商店买的红腐乳,你们尝尝看。”周阳老远听了,忙跑过来,“什么好东西?”我忙跑到一边去了。张岚过来不高兴地说:“我最不喜欢吃别人的东西。”

上午的劳动是给小麦除草,班长张小华一路领先,他们回过头来又帮别人,我看看渐渐掉在后面,不禁加了一把劲。

郑霞后来写的作文《农场的一天》被作为范文在学校广为传播,使我到很多年以后,对这篇作文都有深刻的印象,就思考自己怎样才能写出这样优美的作文。很多次我走在路上看到她,总觉得使人肃然起敬。

周阳过来偷偷对我说:“张湘好像回过头望我笑了一下。”

莫海螺听了,不屑地说:“又来吹牛,人家是擦汗。”莫琴仔说,:“你这人就爱想歪心事。”

周阳发誓说:“骗了你们是小狗。”

陈亚湾说:“你就是一垃圾,谁望你笑啊。我已经构思好了作文,这次要把郑霞比下去。”李强听了,说:“咳,你我还有一拼,别眼高手低的。”

冯军唱着歌一摇一晃的过来,陈亚湾说:“看他得意的样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有个好爸爸。”

中午吃饭,在农场的食堂,李立因为没经同意用农场的锅炒饭,被农场的老师严厉的批评。他见了我说:“我就炒了饭,老师像见了鬼的。”好多年以后,我苦口婆心的劝我十几岁的孩子做点家务的麻烦劲时,我总浮现出李立炒饭的情景,那时我们也才十四五岁啊!要是放在今天,肯定会得到夸奖。我想现在的学校怎么不组织孩子们参加劳动,让他们体会劳动的光荣呢?

农场后有一片树林,其中有一棵树上有个鸟窝,几个同学都围在那里议论纷纷,有的说是乌鸦窝,有的说是喜鹊巢。李小兵过来嘟囔道:“张小华真会图表现,老师在井台那边吃饭,他就带同学去把井边的流水沟疏通,我去晚了,没赶上。”

这时张小华拿着锹走了过来,“小兵,说什么呢?”

“你去挖沟,怎么不叫我?”

“什么呀?是同学在那里滑了一下,我就顺手把沟疏通一下,免得还有人滑倒。其他同学是自愿去的,都是在旁边看到的”

李小兵还是显得有些不高兴,张小华说:“我们来成语接龙,接龙不上的就讲故事怎么样。”

李朵过来笑道:“好!算我一个。”

清清的碧草铺满了小溪的两岸,岸边的杨柳倒映在清清的河边,小溪里的小鱼成群结队的在河里来去穿梭,水面上零零星星的开出了各中颜色的小花。张小华带着几个同学过来围坐在小溪边,见王萍和郑鹃在小溪边互相用手捧水洒向对方,张小华说:“喂,你们两个干什么?”二人见是张小华,笑着跑了。

宁华说:“别管她们,我们顺着转,我开头的成语是一路顺风。”

张小华说:“风雷激荡。“

李朵说:“荡然无存。“

我说:“存,存……”

张小华说:“罚,讲故事。”

我红着脸想了想,讲了个笑话,说有一个秀才,他媳妇想睡午觉,被门口的乌鸦吵得睡不着,于是,她大叫拿书来,秀才把书拿过来问,你不认识字,要书干什么?他媳妇说,咳,我平时见你拿起书就打瞌睡,我也想拿起书来就打瞌睡。

同学们一起大笑起来。

张小华笑着说:“我的成语是一帆风顺。”

宁华一时怔在那里,李小兵说:“讲故事吧。”

宁华摸摸头,说:“讲个骗人的故事吧。”

说张三朋友一天见到他,不服气地说,别人都说你厉害,我就不信,我今天坐在石狮子头上,你能把我骗下来,我就服你。说完爬到石狮子头上坐下,任张三怎么说他家发火了,死人了,他就是不下来。最后张三装出无计可施地说,你太厉害啦,真的骗你不下来,不过你要是下来了,我有办法把你骗到石狮子头上坐着。他朋友一听,我不信,说着就跳下石狮子,张三拍巴掌道:被我骗下来了吧。哈哈!

下午劳动的钟声响起来了,同学都起身跑去集合。

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一阵和风吹来,一望无际的麦苗像绿色的大海,荡起了层层波涛,波浪向天边荡去,消失在地平线上。

同学们给麦苗施肥,施肥的要领是在麦苗根部几寸远的地方挖一小坑,把化肥放进去,然后用土覆盖好。姚飞一不小心,铲子铲到了手上,顿时鲜血直流,听到呼喊,扬老师跑过来察看,伤口不大。

王萍和李平跑了过来,她们是学校的卫生员,周阳拦住二人,“我口干头晕,把你们的十滴水给一瓶我喝。”

王萍恼道:“人家手在流血,你这个时候来捣乱。”

陈亚湾叫道:“学校的医务室为不为广大学生服务啊,周阳快晕过去了,你们非得给一瓶十滴水,才能过去。”

王萍从包里拿出一瓶十滴水,递给李平,自己先向姚飞跑去,李平把十滴水递给陈亚湾。

张小华闻声过来,“就你们两个爱捣乱,陈亚湾,你的成绩也可以的,看你穿的这裤脚,小到我都不知道这脚是怎么穿进去的。”

李小兵过来拉走张小华说:“别管他们了,去看看姚飞。”

王萍要给姚飞包扎,姚飞忙说:“别包扎,我见到纱布就怕,给我搽点碘酒和红药水就算了。”

王萍只得按他的意思搽了碘酒和红药水。

很多年以后,当医疗福利被市场化后,我脑海里总浮现陈亚湾当时的这句话,医务室为不为广大学生服务啊!是啊,当时国家先建设后消费的发展政策确定了老百姓普遍消费水平比较低,但是新中国的人民消费水平的提高,绝不能建立在消费洋车、洋铁、洋油、洋火的殖民地经济模式上。成年后,我到了央企,看着那个时代建起来的宏伟厂房和设备,如今撑起了祖国的脊梁,不禁感慨在建设任务如此浩繁的情况下,竟然在城乡建起了城市福利医疗和农村合作医疗体系,虽说当时医疗服务档次还很低。

一时,姚飞又开始加入劳动,去帮着运化肥去了。同学们在田里和唱起了《春苗》:

翠竹青青哟,映霞光。

春苗出土哟,映朝阳。

身背红药箱,

阶级情义长……

田间休息时,曹小毛神秘的告诉大家,我们农场窖藏了好多苕,农场决定给我们发一些苕,同学们听了都十分高兴,周阳说,“带我们去看看。”

同学一行十几人,来到农场后面,莫海螺指着一个地方说,不用找,那就是一口窖。周阳急忙过去,掀开窖口,见到满满的一窖苕,忙将苕往裤子口袋里装。

曹小毛急忙叫道:“农场说了不准带,只准吃。”

这时,李小兵和李强过来了,农场要我们送些苕给女生,二人用箢子装满了苕走了。

周阳把苕放回原处若有所思地说:“我不相信啊,我看他们是自己要吃要带。”

曹小毛塞一个苕到我手里,走,去小沟洗一洗,吃苕去。陈亚湾跟着我们一起走来.,靠近农场后面小溪有一片竹林,经过一冬的竹杆,依旧是青青的,新叶片片鹅黄翠绿,轻风吹拂下,婆娑起舞,发出沙沙的响声。

洗好了苕,我们躺在柔软的草坡上一边吃一边看天上飞过的大雁,我说:“这大雁怎么就知道节气呢?”

曹小毛说:“我有了灵感,画一幅竹林大雁图。”后来,曹小毛在我家丹青妙手,画过一幅竹林大雁图,被我珍藏了很久,可惜的是,结婚后,在一次换家具的过程中,被家里人连家具带画卖了。

张小华在叫同学们完成剩余的劳动任务,并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党校农场晚上放电影,连放两部,一部是《沙家浜》一部是阿尔巴尼亚故事片《海岸风雷》。党校农场离我们农场只有几里地,大家欢呼着跑去完成剩余的劳动,很快劳动就完成了。

吃饭时,农场到处飘着苕的香味,农场的场长笑着来到食堂,见每个人的碗里都有一个苕,笑着说:“同学们,农场的苕好不好吃啊,这可是你们亲手培育长大的。”

同学们欢声雷动地说:“好吃!”

吃完饭,同学们三三俩俩的往党校农场去。通往党校农场的路是细石子路,路的两旁是马尾松,晚风轻轻吹拂着路边的湖水,荡起无数涟漪潋滟,宁馨的空气传来同学们阵阵的歌声。我和张小华走在一起,我听别人说张小华是夜以继日读书,就问:“你是不是不睡觉,把精力全用在了学习上。”

张小华说:“谁说的啊?有时我上课也打瞌睡啊。”

到党校农场露天影院席地坐下,曹小毛拿着一节树枝在手上玩上下变化,我看了半天没明白,原理是双手的大拇指夹住树枝,手一动,树枝就变到手下去了。他给我讲了关窍,手碗变化时,一个手的四指要压住另一手的树枝,然后旋转360度,树枝就变下去了。这个游戏,一直陪伴了我好多年,每有机会时,我都会拿铅笔表演一番。

电影一时开演了,《沙家浜》是大家看过无数次的了,有的人在随电影唱《沙家浜》的唱段,有的人在说话。直到放第二部,场里静了下来,大家聚精会神的把电影看完了。

李强和李立随着散场的人群一边走一边学着电影里的台词比划着,李强说:“我代表人民判处你的死刑。”李立增加了自己的内容:“我代表阿坡按得罗儿米得迫怎得(the poor and lower-middle peasants)判处你的死刑。”后来,他的这句李氏英语“贫下中农”成了我学的英语中记得最熟的一句英语。

回农场的路上洒满了月光,我们慢慢走着,前面路旁忽然传来了狗叫,几个女生吓得尖叫起来,路旁学狗叫吓人的男生爆发出了大笑,那几个女生要去找男生论理,男生吓得往小路跑了。

一切又静了下来,月华如水洒在静静的湖面,宝蓝色的湖水泛着金光。远处的村落雾气氤氲,如同剪影若隐若现。我忽然想一句诗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不正是这小路的情景吗?很多年以后,我想起一群少男少女在夜色深深中,漫步在这林中小路上,他们永远也不会担心被人拐卖了,被谁劫持了,或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踪了这样一些现在人才有的恐惧。家长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很多年以后,学校出现的陪吃、陪睡、陪洗衣,从小学到大学都出现的新三陪现象。

我们走得慢,后面还有慢的,是郑霞和郑娟,我听郑霞说:“又一年春华秋实,春天已经来了,我最喜欢的夏天就要来了。”

郑娟说:“你文学水平高,以后,把这里的景色写成书吧,你画画也蛮行的,要不画一幅画。”

我身边的曹小毛说:“郑霞的画画得蛮好的。”

我们几个合做一处,慢慢向学校农场回来。

回到农场已经是半夜了,农场静谧极了,月亮仿佛流下了水银,把整个农场都涂了一层水银,银色的草垛如同望楼,守卫着我们的银色的宿舍。





关键字: 文革 农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合作医疗 农场 阶级 农村 文化
顶端 Posted: 2009-11-13 13:4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1366(s) query 3, Time now is:06-27 13: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