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谷牧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十大罪状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oliv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4253
威望: 4265 点
红花: 425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3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7
最后登录:2014-10-17

 谷牧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十大罪状

谷牧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十大罪状

出处:《风雷激》 建筑工程部革命造反总部《风雷激》编辑部编 第七期 1967.4.8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原经委第一副主住,现国家建委主任、党组书记谷牧,在领导建委和建工、建材、林业、一轻等十个部的文化大革命中,对抗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忠实执行了刘、邓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一、矛头指向革命群众,镇压革命群众运动
  去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刚刚开始,聂元梓等同志的大字报,吹响了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开火的战斗号角。可是谷牧在六月十日召开的各部副部长会议上提出:“运动开始时,每人要挖灵魂深处,不要先抓大的,要先普遍扫一扫再搞重点。”企图打击一大片,矛头指向革命群众,保护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以后,正当基建口的革命群众把矛头指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时候,九月六日谷牧在八个部划归建委口领导的第一次部长会议上讲:“运动已经进行了两个月了,还封着一部分人的嘴,将来工作难办。”“炮打司令部,局长以上干部不准讲话,解释党的政策也不行,只准一部分人讲话,这样哪个部长也顶不住,只准三大,不准四大,是不符合十六条的。”并在会上提出了领导干部要作到两个敢字和“撕掉封条”即要出来讲话,向各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下了围攻革命左派的动员今。于是这些部的许多单位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纷纷向革命群众进行了残酷的镇压,铁道部专业设计院的革命左派遭到了围攻,建工部建研院的革命群众运动,又重新被说成是反革命事件等等。
  一直到去年十一月份谷牧还念念不忘抓“游鱼”、抓“伸手派”,他向交通部部长孙大光说:“有一些人不一定就是革命的,叫他登台表演嘛!”又在一次对建委全体干部讲话中说:“这样大的一场风暴,不可能没有一些私心杂念、不纯的人要伸手的,伸手派要站出来是不可避免的。”
  二、保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他们出谋划策
  在这场由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夫革命中,建委口十部的革命群众揪出了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可是谷牧却想尽办法来保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他们解围,为他们出谋划策,真是关怀备至。他召集他们在一起,大诉文化大革命的“苦”,说什么“老兄近来日子好过不好过”呀,“又挂了多少‘勋章’”啦等等,发泄对文化大革命的不满。
  去年正当建工部的革命群众纷纷起来揭发批判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裕民的问题时,谷牧急忙出来说:“刘裕民是四清运动的积极分子”,“刘裕民当部长一年来是有成绩的”等等为他开脱。又如去年九月份建工学院“八一”团要见建材部长赖际发,赖打电话请示谷牧,谷表示:“不要见他们,赖际发还是个部长,是政府的‘阁员’,已经见他们多次了,问题就那么一些,可以回避。”就这样赖就拒绝见“八一”团,躲在建委不出去,建委成了他的防空洞。
  谷牧不仅明目张胆地保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且时时在幕后为他们出谋划策。去年九月二十八日交通部孙大光汇报说交通部没有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谷牧马上给他出主意:“你们不要讲,要文革自上而下的总结几条,让他们去讲。”当各部革命群众强烈要求部长向全体人员作检查时,谷牧又积极跳出来,为他们讲话。在建工部提出了“可以分片作检查”,铁道部武竞天在分管“口”范围检查,为他们出主意,抗拒群众的革命要求。
  三、忠实宣扬黑指示,百般包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谷牧吹捧刘少奇,积极推行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去年八月九日谷牧在建工学院批判工作组组长阎×的大会上说:“当前的任务是更好的消除隔阂,团结起来,批评工作组,向牛鬼蛇神开火。”“一部分同学走错了路,经过刘主席讲话,应当放下包袱轻装上阵。”甚至还说:“要以文化大革命的成绩来回答刘主席。”并且把刘少奇在建工学院的报告,印发给各部干部学习,在传达十一中全会时,还大肆吹捧刘少奇如何“深入群众”,等等。
  谷牧积极贯彻李雪峰的黑报告。去年六月份,李雪峰的黑报告刚刚出笼,谷牧迫不及待地指示建委副主任通知设计院,赶紧向群众传达。这位副主任生怕纺织院贯彻不力,亲自出马去检查传达情况.当他听到还没有传达时,狠狠地批评说:“传达李雪峰报告是谷牧同志指示的,你们为什么不传达!”于是下面单位都很快地传达了这个黑报告。
  谷牧百般包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薄一波。去年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揭发了薄一波的问题之后,谷牧把薄的问题包得严严的,不向下传达,在九月六日召开的转到基建口的八个部部长会议上,只讲薄有病,闭口不谈薄的错误。一直到去年12月份革命群众揪出薄一波以后,谷牧在一次向建委全体干部传达中央工作会议精神时,讲到了一点揭发薄的问题,还急忙下令把他讲的那段话的录音洗掉,很害怕把薄的问题传播出去,因此在基建口对这样一个大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至今仍未展开揭发批判。
  四、欺上瞒下,大耍两面派
  在文化大革命中,谷牧欺上瞒下,耍尽了两面派手法。在对转到基建口的八个部文化大革命的领导问题上,对下面说:“各部运动、生产自己搞,我们人手少,适应不了,不能像薄一波那样。”可是对中央却说他在领导建委口各部的运动。
  对待革命群众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建工部建研院《8.25》镇压革命群众事件,在过程中,建工部有专门报告及口头汇报,谷牧是清楚的,并且当时还指示要建工部部长出马,结果造成了对田平等21人进行长达21天的残酷围攻,但事后,谷牧却说“不清楚,只有失察之责。”谷牧口口声声对各部部长讲“要作好准备,很快就会冲击,要主动出来。”但自己却怕得要死,对部长们说:“以后传达不要点名,不要讲是谁讲的,出了问题不要往上推,要有共产主义风格。”号召他们保自己。
  五、借解放军的威望,来对付革命群众
  谷牧在这场文化大革命中使尽了诡计,当他见到解放军在革命群众中享有无限威望时,于是企图利用军队来对付革命群众。去年,一轻部一些同志找到谷牧家里要求见他,谷对此事很不高兴,让基建政治部一位解放军干部以保卫干部身份出面说:“阶级斗争复杂,首长安全我们有责任,有问题到办公室谈吧。”以此来回避革命群众。
  当革命群众起来,从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手中查抄黑材料时,谷牧慌慌张张派出一些解放军干部,企图吓唬群众,挑起革命学生与解放军之间的对立。
  六、怕字当头,把革命群众当作洪水猛兽
  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群众纷纷到建委,要求向领导反映情况,解决问题,这是群众对他们的信任。可是谷牧却采取了推、挡、躲、骗的方针,不敢接近群众。据去年1116日到今年216日的来访统计,来建委要求见领导反映情况、解决问题的共514批,其中谷牧却只接见了三次来访群众,平均每月不到一次。林业部的革命群众在建委等了四天五夜,才见到谷牧。
  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学生和各地工人先后到建委造反,于是以谷牧为首的建委党组转入“地下”,在委外找了四、五个“据点”根本不与群众接触。
  七、大派联络员,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运动以来,以谷牧为首的建委党组,向各部派出了联络员,他们名义上要站在“超然”的地位上,不偏不倚,了解情况。但实际上要他们去灭火,企图将毛主席亲自点起的熊熊烈火扑灭。去年十一月份,王力同志指出“三员”中的联络员是换汤不换药,是继续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建委的联络员在一起议论纷纷。谷牧急忙出来辩解,说建委的联络员和其它单位的联络员不一样,并且攻击中央文革说:“他们尽说人家,他们自己还派哩!”一直坚持不撤。十二月十二日李富春同志在接见林业部代表时说:“林业部群众不信任联络员,可以撤销嘛!”当时谷牧也在场,会后谷不但不执行,反而在一次座谈会上说:“我们的联络员是参加党委会,以后就改旗号叫调查员吧!”,“联络员不是收,而是要打出去,多派,不然的话我们也要被打倒。”
  八、抵制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规定,不执行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
  去年七月二十四日,毛主席决定撤销工作队。谷牧却迟迟不动,在八月一日指示中还提出:“各部的设计单位和北京市城建系统的工作队,分三步撤退,即1、变队伍为短小精干;2、帮助成立文革组织退居二线;3、撤退。公然不执行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
  十月五日,中央批转军委总政治部的紧急指示发出后,谷牧既没有检查错误,也没有向被围攻的同志赔礼道歉。以后中央又下达了补充规定,可是以谷牧为首的建委党组至今未按照中央规定来处理黑材料。
  九、以抓生产为名,行压革命之实
  抓生产、压革命是谷牧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贯手法,是谷牧顽固坚持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否定工矿企业阶级斗争的表现。去年六月谷牧参加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薄一波代中央起草的“七月二日通知”,以后他又一再强调这个通知,压制工矿企业的文化大革命。
  去年九月,林业部伊春地区由于当权派的挑动,群众之间发生了武斗,工人来京告状,生产受到一定影响,谷牧不积极进行调查解决,却立即向中央建议:停止伊春地区的文化大革命,并派出工作团。只抓生产,不抓革命,使伊春地区的文化大革命遭到夭折。与此同时企图暂停林业部的运动两个月,因遇到抵制,没有能行得通。
  谷牧等人起草的工矿企业文化大革命的“十五条”是一个继续坚持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抗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黑纲领”,起草过程中,谷牧还让各部收集由于运动影响生产的典型材料,企图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十、写假报告.欺骗中央
  去年九月,工交八个部转口不久,建委对这些部的情况不了解,谷牧就授意建委副主任顾某主持向中央写报告。报告的内容是谷牧口授的,报告中,把建材部、纺织部、建委等都列为“一类”单位,甚至连吕正操、武竞天只敢承认是“二类”的铁道部也列为“一类”。报告中还说这些单位的领导,(包括吕正操在内)敢于检查错误,敢于发动群众。这是彻头彻尾的欺骗!谷牧胆大包天,欺骗中央,罪责难逃!
(国家建委《反到底》联合兵团宣传组供稿)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毛泽东 刘少奇 罪状 谷牧 毛主席
顶端 Posted: 2009-11-16 02:3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1001(s) query 3, Time now is:06-24 09:5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