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云淡水暖:张老三的故事:后爹您好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巢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99
威望: 1309 点
红花: 1299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7-02-23

 云淡水暖:张老三的故事:后爹您好

张老三的故事:后爹您好
  
云淡水暖/2009-11-17

  
  张老师的平时写的都是些专业性、针对性很强的文章,没想到故事也讲得好,周末与张老师等几个朋友喝茶,其间张老师说写专业文章太累,写了几个系列寓言小故事作为消遣,想找个地儿出版,但还没有落实。几位在座的茶客要求张老师来一段,张老师说有一个流浪汉张老三的故事系列,其中第一篇叫“后爹您好“,听起来很雷人,于是,大家要求张老师让大家先闻而快,于是张老师说了个大概。
  
  草民凭张老师的大概内容顺了一下,写出来供大家一乐,也没有事先给张老师打招呼,但肯定一点,版权是张老师的,哪天张老师的正式版面世了,以张老师的版本为准。如果张老师告草民侵权,草民认罚。
  
  或话说某村有户张姓人家,也算是“大户“,但这个大户是打引号的,所谓“大”是说张家人口众多,早年也曾经阔过几代,但因子嗣不思进取,人心思散,搞得弱不禁风,被人口虽不及张家多,但匪性十足,肌肉发达,狡诈凶悍的村西头的梅家、殷家,村东头的董家打得满地找牙好几次,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差点就被灭了。
  
  好在张家某代出了个有血性、有头脑的长辈,愣是领着张家子嗣开始创兴家业,创业艰难,还要时常对付村西头梅家和梅家的关系户,对张家的欺侮。张家这位长辈的办法是全家练武,男女老少舞枪弄棒,跟列强们挽起袖子干了好几仗,这回无赖、凶汉们到张家门口找茬寻衅的时候,满地找牙的局面楞是被张家的穷小子们扭了过来,再也没让外姓随便踏进来一步,不得不讲礼貌,受邀文明入室了。
  
  但创业挺苦,张家底子本来就薄,加上梅家领头的一伙捣乱,把张家团团围住,断路设卡,没有外力,只能靠自己了。于是张老头想了个法子,把分户单打独斗的各房子嗣捆在一起,一把筷子扭不断,众人拾柴火焰高,开荒修渠,整地造田,挖地基竖立柱,架房梁造大屋,栽果树,育良种。
  
  张家干了20年,也颇有些成就和收获,田土渐多,房院渐密,家底渐厚,但要创家业,又无底子可借,那日子过就得清苦,新田土还未种熟,收成有待提高,其间,还要打铁造枪,铸钢成炮。吃穿就紧巴巴的,不免时常要勒紧裤带。张老三尚小,看到村西头梅家子弟吃香喝辣的,就不免羡慕得很,背地下也嘀咕几句。还有,张老三眼浅一些,见不得体力稍差、年岁不足的弟兄也能够吃些饭,总觉得吃亏了,想自己干自己的,时不时干脆躺在地里磨洋工,吃了20年懒饭。
  
  家业颇有些形状了,张老头却积劳成疾,驾鹤西去了,留下的家业怎么继续搞呢?张老太独力难支,另外选了个老头嫁了,后爹上任,怎么赢得众子嗣的认同呢,后爹有后爹的办法,先领着众儿女把张家先父带领大家造起来的田地,物院分了,各干各的,这下有力气的张老三不抱怨了,不躺在地里讲怪话了,再加上把合力建起来的家产这么一分,后爹说,这叫做“有恒产有恒心”。
  
  种下20年的果木长成大树了,果实可以采摘了,开辟20年的田土也种熟该多打粮食了,加上原来大家出力积累的家当分给大家,再把舞枪弄棒的功夫少一些,造枪铸炮的花销少一些,日子开始小有富足起来,皆大欢喜,张老三等不禁开始埋怨起先父时候怎么那么苦。
  
  张家后爹头脑活泛,再把梅家一伙的浆洗织补,缝衣做鞋,烧砖造瓦的活计包了下来,在自家田院里取土开窑,种棉织布,扎染缝纫,搞得热火朝天。梅家一伙借机搞了个行会,张家讨价还价一番,让梅家一搞了个行会规矩,欢天喜地地入伙了。梅家一伙赚大钱,张家赚小钱。梅家一伙铺张奢华惯了,寅吃卯粮,竟然时不时到张家借钱,张老三们觉得脸上也有光了许多。
  
  适逢张家后爹大寿,平日各忙各的众族群凑到一块儿,商量着给老人做寿,思来想去,觉得大吃大喝太俗,不如搞得有品味一点,张老三灵机一动“咱们就送块匾吧?”,于是大家又七嘴八舌议论写什么才能表达心中的感情,大俗透出大雅,一位族兄来了一句“后爹您好”,顿时一片叫好声,于是找来上好的硬木,由族中字写得最好的一位宗亲大书而就,镌刻高手刻制出来,悬挂在张家大院门前的牌坊上,一时间,“后爹您好”传遍全村,成为美谈。
  
  时间继续前行,张家后爹也驾鹤西去,算是功成名就了。
  
  然而,张家人心散了,各门顾各门,甚至相互算计起来,张老三在算计方面差了一点,加上多年的当年平整修造出来的田土被挖得千疮百孔,修的水渠也因为专门为梅家一伙浆洗织补,缝衣做鞋,烧砖造瓦,搞得臭气熏天,田里的收成也差了起来。张老三的媳妇生了一场大病,现如今治病很贵,东求西借,好不容易治疗了一个阶段,有些缓解。但是借出来的饥荒还不上,只好把山上的果木砍了卖钱,最后连田土也卖掉。张老三夫妇只好出门讨饭去了。
  
  那日,夕阳的余晖照在张家大院门前的牌坊上,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后爹您好”颇为耀眼,张老三迷茫地,长久地看着这几个字出神。
  
  忽然一阵狂野的机器声音从背后传来,一辆宾利豪华轿车呼啸而来,张老三手中的打狗棒在身后伸出去的部分被宾利的前轮碰了一下,断成两截,飞去好远。张老三恼怒地转过脸,见到是梅家小孙子,梅家孙子把车刹住,车窗放下,怒喝一声“发什么呆?把我的车碰坏了,你赔得起么?”,张老三申辩了一句“穷人的打狗棍和富人的金马桶都受一样的保护!”,梅家孙子哈哈大笑“一边呆着去吧,你请得起律师么?”,呼啸而去。
  
  张老三看着疯狂而去的宾利,再回头看了看“后爹您好”,叹了口气,把包袱往背上送了送,慢慢走了。
  
  然后,张老三的流浪生活就有了一系列的故事,被张老师记录下来。
  
  原载强国论坛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云淡水暖
顶端 Posted: 2009-11-17 23:2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3757(s) query 3, Time now is:09-20 09:4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