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简评李锐--人妖或美女,脱光才能见分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oliv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4253
威望: 4265 点
红花: 425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3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7
最后登录:2014-10-17

 简评李锐--人妖或美女,脱光才能见分晓

简评李锐--人妖或美女,脱光才能见分晓
作者:安庆仁    


作者:安庆仁 2009-11-19 发表于:博客中国



靠反毛风生水起的李锐,庶几便可含笑九泉,未料想竟被自己人剥了画皮。却原来,反毛只是为了报私仇;却原来,是他发明了“军事俱乐部”这个罪名;全原来,党内一次路线斗争就源自他的一封密告信;却原来,一个元帅、一个大将、一个省委书记后半生的不幸,皆拜他所赐……

不过,李锐气势磅礴的政治抱负倒真是让人敬佩,以毛泽东通讯员的低微身份,居然敢谋取总理职位,而且还给自己设定了年限,一定要在50岁之前做到。这样的雄心壮志,不但令今天的晚辈们无地自容,即便是当年的高、林两位老爷子听闻,也惭愧得紧,免不了仰天长叹:后生可畏。

高、林两位老爷子,可以说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手握大权,功高盖世,但他们也只是觊觎国家主席的交椅罢了,也就是说,能再上一个台阶,他们就心满意足了。就从这一点看,他们也就是个普通人,甚至都可以说他们胸无大志。不然再看看李锐先生,在龙腾虎跃的中南海,就是小兵一个,但人家就敢惦记总理的交椅。

但不知周总理生前是否知道这件事,如果知道了,以周总理的为人,没准真的会把椅子借给李锐坐两天,说,小鬼,你不是一直都想当总理吗,明后天我去 301修理修理零件,拜托你帮我打理一下国家大事,别害怕,放心的干,小平、彭真、陈云他们要是工作不认真、不努力,你就狠狠的批评他们,让他们写检讨书。

古人说,人贵有自知之明,依我看,有没有自知之明到不打紧,要紧的是有没有健全的人格。人格上健全,比如像解缙那样的神童,黄嘴丫还没退尽的时候,就有了出将入相的宏大理想:翻身跳入水晶宫。最后人家果然梦想成真,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大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陪聊,朱元璋称他与解缙的关系是:义则君臣,恩犹父子。

解缙人品很好,虽然对朱元璋的某些政策不是很满意,但从来不曾萌生过背叛朱元璋的想法。因为这个原因,朱元璋在解缙身上是用心良苦,惟恐他年轻不懂事,被坏人利用,或者成了政治牺牲品,洪武24年解缙28岁,朱元璋召解缙的父亲进京,对其直言道:你的儿子大器晚成,你先把他带回家吧,等十年后成熟了,在担当大用也不晚的。

实际上,朱元璋是在用这种方法保护解缙,解缙刚正不阿,又恃才傲物,哪里是那些政治人妖的对手。后来的事实果然证明了朱元璋的判断,书生意气的解缙糊里糊涂就中了二皇子朱高煦的埋伏,兼有一群政治小人的构陷,一代神童的解缙,年刚47岁,便死于非命。被人家灌醉了酒,活埋于雪野。

朱高炽继位后,重新审理了解缙的案子,他翻阅了当初直接构成罪证的解缙那篇奏疏,对首辅杨士奇说:“言缙狂,观所论列,皆有定见,不狂也。”后世读书人都骂朱元璋,把朱元璋看成读书人的天敌,显然是动机不纯,否则如何解释朱元璋对解缙的呵护呢?这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读书人普遍人格低下,这样的读书人朱元璋是恼恨的,二是说明朱元璋喜欢解缙这样正值无私的知识分子。

只是让人感到无限的悲哀,放眼中国历史,像解缙这样正值无私的知识分子实在是凤毛麟角,余皆小人儒也。在野的,把自己打扮成受政治迫害的英雄,或作文,必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虽有萤火之光,也敢比日月之亮;在朝的,用别人的血染红自己的顶子。中国官场的血腥,真让人感到恐怖,因为读书人整人,妙呼于心哟。

余秋雨说,在中国历史的暗角,总有一些小人。他是研究戏曲史的,不是很懂哲学,如果他能在哲学上多下些功夫,就会发现,躲在暗角里的小人,都是些二流些人,而一流的的小人,都在明处,而且一个个光明耀眼。比如明朝的东林党人,因为遭受魏忠贤的迫害,在历史上各个红的发紫,然而拿李贽这面镜子一照,却原来,这不过是一群小人。

小人就是小人,即便是受到迫害的小人也是小人,他犯下的罪孽,不可能因为他也受到别人的迫害就被一笔勾消了。道德上的账不是加减法,说两者一抵消就归零了,这是不可能的。道德就是道德,道德不及格,没有立功赎罪、功过抵消的机会,唯一的出路是发自良知的忏悔。只有双膝跪下去,人格才会高起来,就这点而言,我钦佩周扬,文革后他主动向胡风道歉,祈求胡风原谅。

胡风拒绝了周扬,但这并不能证明胡风就是君子,历史上,他也没少整人。而且我还发现,在胡风与周扬二人的私人恩怨中,胡风并不比周扬高尚。胡风的文章阴阳怪气,字里行间散发着中国知识分子文人相轻的臭毛病。表扬自己并无不可,但为什么要含沙射影的敲打别人呢?要么你就公开站出来,痛痛快快的说我比你强。

中国的读书人实在是乏善可陈,一是假,说假话,做假事,每天就那么假模假样的活着,倒也不嫌累疼。季羡林这样评价自己:“假话全不说,真话不说全。”自以为很得意,我们想一想,“真话不说全”跟说假话有什么区别吗?一种观点、一种道理,在逻辑结构上前后是个整体,如果讲一半留一半,意思就全变了,那它还能算真话吗?

二是伪,在讲台上,装成正人君子,子曰诗云,忠孝礼仪,但事实上,在生活中有几个人又真的是这么做的呢?所以女人一针见血的指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当今文坛,女人占了大半边,她们的文字虽然缺乏思想,但就对男人尤其是针对那些成功男人的批判,那是鞭辟入里直入骨髓呀。在女人面前,男人是裸体的,高雅只是男人的外表,灵魂只有龌龊,——上面给女人打伞,下边给自己打伞。

三是妖,中国读书人大多是阴阳人,活在两个世界里,当面是君子,背后是小人。嘴上说君子之交谈如水,可你要真的空手去求他办事,好话能说一火车,但就是不给你办事。人妖或美女,脱光才能见分晓,忽然间就想到了这两句话,说给中国读书人那是再贴切不过。今天也轮到了李锐,以往我们看到的李锐,整个一淑女,然而被周惠剥光衣服再看,哇塞,人妖啊!

评《水浒》的时候毛泽东说:“《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让大家都知道投降派。”但宋江终究只投降了一次,然后一心不二的忠于朝廷,此后的宋江,再未萌生过反叛的想法。但李锐呢,反复无常,先叛毛泽东,再叛彭德怀,后来又背叛毛泽东。一生当三次犹大,人怎么可以这样?李锐的人生,值得我们深思,穿裙子留长发的未必就是美女,也许是人妖。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毛泽东 李锐 斗争 周惠 小人
顶端 Posted: 2009-11-20 12:05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0666(s) query 3, Time now is:02-25 17: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