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拉昔迈丁(马共中委):我是这样成为马共党员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江上有奇峰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788
威望: 1800 点
红花: 17905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0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20
最后登录:2010-05-27

 拉昔迈丁(马共中委):我是这样成为马共党员

拉昔迈丁(马共中委):我是这样成为马共党员



早1937年,我曾经成为霹雳马来青年协会的会员,这是拿督邦里玛武吉干当和拿督哈芝阿都瓦合领导的青年协会,入会条件很简单,拥有驾驶执照就可以了,那时我已经有驾驶执照了。青年会的宗旨也很简单,假如发生车祸或关系到汽车司机的事情,青年会将会维护该司机。

霹雳马来青年协会不是政治团体,而是福利机构,然而它使马来人觉悟到要集体争取自己的利益和福利,从而萌生他们的政治觉悟。

1941年,一个华族青年来矿场做工,他也能说马来语和英语,从他的谈吐和举止来看,是一个曾受高深教育的人,为什么敢原来做苦力,一天的工资才7 角钱而已?正希奇。由于它既善于交游又和蔼可亲,不多久他就和我亲近了。有一次,我问他,工钱这么少,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做工?他回答得很简单: “找吃啦。”

在一起做工和有了亲密交往之后,这位青年就向我谈工会活动,并介绍我参加工会,那时和我一起做工的还有几个马来工人,也成为工会会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工会的名称是近打矿业工人联合会。原来这位青年是马末亚共产党(马共)的重要干部,他化名赖来福到这里做工,是要发动工人,鼓动他们的独立斗争精神。

由于他天性谦虚、平易近人,我就经常去找他谈天,在谈话中他孜孜不倦地向我灌输进步的思想。起初他向我分析现状,马来亚是富饶之国,马来人是土著,只可惜人民得不到这些财富。英国资本家都把这些财富攫夺光,拿回他们的国家去了。“请看,你本身是马来人,却在自己的家里替白种人打工。” 他的分析虽然简短,但却犹如一道光线照亮了黑暗的角落,把我唤醒,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他还说,马来民族是勇敢的民族,霹雳州的马哈拉惹勒拉就曾奋起反抗殖民主义者,他会失败只是因为殖民者拥有强大的军队。赖来福边指向矿场边分析,你看殖民主义者多么贪婪地攫夺我国的财富,而我们受苦受难的人民却出卖劳动力替英国资本家做工

赖来福还给我一本意大利人撰写的英文书,记得书名是《日本的侵略》,这本书图文并茂,有各种文章,还有暴露日本法西斯残暴的图片。他对这本书解释说,日本法西斯当时正在侵略中国,还将会侵略包括马来亚的东南亚。他还断定,日本法西斯极其残暴,人民必将誓死反抗,法西斯的寿命不会长久。

赖来福,原名杜龙山,1922年在霹雳实兆远出生,在南华中学就读于陈平及应敏钦(又名苏丽娅妮•阿都拉)同校。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积极投身抗日运动,支持中国抗日。1941年,马共党组织派他到霹雳督亚冷地区组织锡矿工人,就是这时我认识了他,得到他的启发,有了明确的政治觉悟

正当工会组织在发展的当儿,赖来福和几个同志被英国殖民主义者逮捕了。他在监牢里表现出英勇无畏的精神,决不向敌人低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侵马前夕,在英殖民政府与马共达成抗日协议下释放出狱。刚刚一脚踏出牢门,他就到新加坡IOI特别军训学校入学受训,这是英国为抗日而开办的课程。军训结业后,他先到森美兰州领导马来 亚人民抗日军第二独立队,1942年调动到霹雳州,任第五独立队队长。

1942年9月1日的马共中央重要会议,赖采福是与会的领导人之一,由于内奸莱特的出卖,会场遭到日军包围突袭,赖来福和其他代表一起,表现出英勇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浴血奋战,冲破日本法西斯的五重包围圈,在一条河流,赖采福协助受伤的战友章凌云<阿苏)冲出最后的包围圈,章凌云后来成为马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1943年,赖来福在督亚冷被一队日本法西斯军队包围。不幸落入敌手,在监牢里他以坚强不屈的斗志面对敌人。日本法西斯用尽一切软硬兼施的手段,妄图使它屈膝投降,但都枉费心机,绝望的日本法西斯最后判处赖来福斩首示众。

在行刑的当天日本法西斯出动三四百名军警守卫刑场,还在沿途各地实施宵禁。面对法西斯的屠刀,赖来福毫不畏惧,面不改色,在心房停止停止跳动的最后一刻,他以豪壮的声音高喊神圣的口号:“打倒日本法西斯!”“马来亚共产党万岁!”

赖来福是马来亚人民的优秀子弟,他为马来亚的抗日斗争和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牺牲时方年21岁。

赖来福确实是我的政治导师,听了他的开导,我的思想豁然开朗,回首遥望和深深思索民族和国家的命运,接着思绪又移到被戴上叛逆大帽子的拿督马哈拉惹勒拉和拿督沙郭尔。我是霹雳州人,在马哈拉惹勒拉战争的影响下,反英精神从小就渗入脑海,隐藏在心里。读书识字之后,我看过关于这一战争的书籍,只有少数人知道或敢说马哈拉惹 勒拉等人是数一数二的祖国和民族的卫士,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种子开始在我的心中发芽滋长。

打从那时开始,我就憎恨那些掌管矿场的英国官员,早上遇见英国官员,我不再称呼他先生,不道早安,也不作其他尊敬的表示。我想起了一个事件,一个英国官员正在凶恶地咒骂两个工人,我一看到就非常生气,心里藏着的对殖民主义者的火种立即燃烧,就把他的脚踏车丢进矿湖泄愤。他本来是要打我们的,但看到我们三人手里都拿着铁锤或铁条,他拔腿就跑了,要不然不知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

赖来福要到其他地方去活动了,临行前他嘱咐我,要坚定地把他打下基础的工人运动加以发展。我所在的锡矿公司的工会真的迅速发展起来,我和几个马来朋友一起,肩负了马来工人干部的工作,负责组织马族工人,建立工会分会,使工会组织从双溪古月发展到督亚冷。在这一带至少有10艘铁船,在上述干部的领导下,每艘铁船都建立了矿工 会的分会。与此同时,马共接受我入党,我成为马共党内的第一个马来党员。

(取材自拉昔迈丁回忆录《从武装斗争到和平》)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人民 回忆录 斗争 马来亚共产党 马共
无限风光在险峰
顶端 Posted: 2009-11-25 02:4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0923(s) query 3, Time now is:04-30 09:1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