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马共总书记陈平:共产主义信仰始终没有动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江上有奇峰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788
威望: 1800 点
红花: 17905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0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20
最后登录:2010-05-27

 马共总书记陈平:共产主义信仰始终没有动摇

马共总书记陈平:共产主义信仰始终没有动摇



原文: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1564.html

和平协议签署二十年未能回国
陈平感觉被马来西亚政府耍了
作者/本刊陈慧思 Nov 27, 2009 04:03:20 pm

【本刊陈慧思撰述/苏晓枫摄影】《合艾和平协议》签署后,马来西亚没有遵守协议允许陈平回国,马共总书记陈平有感自己被马来西亚政府耍了!

问道他认为政府在这20年来没有兑现《合艾和平协议》下的哪些承诺时,陈平说:“我想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形,是不是故意的我不敢说,当然我心里怀疑政府方面故意安排,当时约我到一个地方,我去了那个地方,政府的人又叫我到另外一个地方,详细的情形我要慢慢回想,就是这样,叫我去一个地方,又叫我去另外一个地方,然后我找不到他们,我就跑回来了。那是发生在泰国境内的事情。”

他说:“我觉得我被耍弄。你们可以怎样讲,看政府方面怎么回答。”

陈平在2004年6月一封致给时任首相阿都拉的信函中提到,他在1991年提出回国申请后,政府有关部门告知他在合艾等待面试的电话通知,但是他并没有接到电话。可是他被通知申请遭到拒绝,原因是他没有接受面试。

配合《合艾和平协议》签署20周年,马来亚共产党将在11月30日晚上,于20年前陈平、马来亚政府和泰国政府三方协议签署和平协议的泰国合艾蠡园酒店(Lee Garden Hotel)举办纪念晚会。现居曼谷的陈平今天抵达合艾准备赴会。

现年85岁的陈平在其代表律师梁卓经的安排下,罕见地接受马来西亚中文网络和平面媒体的联访。这场记者会在泰国时间3时10分(马来西亚时间4时30分)于合艾J.B酒店举行,出席记者和摄影记者约有30人。

陈平在访谈中一再强调自己想要回国的强烈愿望,并表示愿意跟纳吉会面,当面向他提出回国的要求。

问到他当年和目前的首要愿望是什么,陈平说:“当年的首要愿望是返回马来西亚,现在也是返回马来西亚,我没有更多愿望。”

其中一名记者提问,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将在下个月到泰国跟泰国府讨论泰南问题,陈平是否愿意与纳吉会面?陈平回应,这要视乎纳吉是否愿意与他会面,并说:“如果纳吉愿意接见,我会当面向他提出(回国的要求),不愿就另论。”

问道如果马来西亚政府允其回国的条件是公开道歉,他是否愿意接受这个条件,陈平说:“不会同意。”

可是当记者问道,如果政府让他“偷偷回国”祭祖,他会否同意?还是他坚持光明正大回国?他回答:“这由马来西亚政府决定。”记者再问:“要是他愿意偷偷,你也不介意?”他直接回应:“我不介意。”

一再重申要回国祭拜父母

自《合艾和平协议》签署以来,在泰国曼谷定居的陈平深居简出、行事低调,20年来一概谢绝媒体访问,只在十年前《合艾和平协议》十周年纪念时接受《星洲日报》的专访。

这一、两月来,陈平开始打破缄默,频密接受媒体访问,表露他回国的想望。早前他接受英文网络媒体《马来西亚局内人》(Malaysian Insider)的访问时说,他想回到他生长的霹雳州实兆远。接着,在接受《星报》(The Star)的访问时,他说,如果共产党在战时曾误杀无辜,他愿就此向受害人家属道歉。

可是,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回应其言论时直言,马来西亚“不原谅”他,并表示陈平回国的大门已经关上。

记者提问,既然政府拒绝批准您回国,他认为当年为何马哈迪要跟马共签署《合艾和平协议》?

陈平回应:“我想当时的形势,其实政府不得不跟我们签协议,如果政府当时不跟我们签协议,这个政府在老百姓中间会是孤立的,同样的,我们也是这样,如果当时我们反对签协议,我们在老百姓中间也是孤立的。”

记者继问,他是否有受骗的感觉,他说:“没有,因为大家谈是一起谈,我同意这样,你也同意这样,就可以达成协议,至于后来事情的发展,这个是另外一回事。”

记者指出,有人认为,现在的马来西亚并非共产主义国家,已非他理想中的马来西亚,那么他为何还那么渴望回马?陈平回答:“这个跟共产主义不共产主义没有关系,资本主义的马来西亚我要回去,共产主义的马来西亚我更要回去。”

“为什么呢?因为那是我的住家,我的父母亲、我的兄弟葬在那边,我想我应该我有生之年,我要争取回去拜祭他们。”

20年来唯一遗憾:遭耍弄

《合艾和平协议》已经签署20年,记者问陈平有何感慨和遗憾?他沉思了一阵才回应:“我唯一的遗憾,就是觉得我被耍弄。”他重申,马来西亚政府当年约他到一个地方会面,可是他到了以后政府官员没有现身,接着又嘱咐他到另一个地方,他有感遭马来西亚政府耍弄。

问道他召开记者会想要传达的最重要讯息是什么,他一样回答:“我现在年纪大了,我现在要传达的讯息:我很想回老家去,拜祭父母亲和兄弟。”

至于中国政府在他争取回国的努力中,有没有提供任何协助,而他是否又有提出任何要求,他回答:“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帮助过我。”

他补充道,居住在中国那段时期,中国政府有支助他生活费,在离开中国之后,甚至在离开中国前,中方就没有再支助他。有记者关心他的经济状况,他表示:“我的经济状况没有问题,我现在活得很好,手里还存有钱。”

记者问他,对牺牲了的同志和国内关心他的同胞有什么话说,他沉吟了片刻之后说:“很想说声感谢的话,感谢他们对我的关切,我想这个感谢是从我内心发出来的,我不会讲更多。”

那么,他又想向那些拒绝他回来的人说些什么?他回答:“在政治上,个人有个人的政见,他不满意我,当然他不愿意让我回去,当是从现在来说,不管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我的人,我想我现在要回去,拜祭我的祖先、祖父、父母、兄弟,我的家人,没有理由会反对我回去的。”

24岁时成我国首号通缉犯

陈平是个极富传奇性的人物,他在1924年出生于霹雳州实兆远,原名王文华。在中国民族主义、反日情绪高涨的1940年,15岁的他投身马来亚共产党,献身于反英国殖民统治斗争,并在日剧时代献身于反日本侵略斗争。

18岁时,陈平已是马共成立的马来亚人们抗日军赫尔当时负责敌后方地下收集情报的英国地下136部队的重要联系人。日军投降之后,陈平受委马共中央委员,接着进入党的决策单位政治局。当时他只有21岁。

陈平在23岁那一年正式出任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成为马共的最高领导人。1948年6月,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曾因陈平反日有功、颁其大英帝国功勋章(Order of Britis Empire)的英帝国将他列为首号通缉犯,悬赏25万元捉拿他。

1989年马共与马来西亚和泰国三方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签署时,同意放下武器、效忠马来西亚、最高元首和宪法,条件是马共党员可以在无须签署任何声明的情况下,选择到马来西亚或泰国定居。

可是,当年第一批共产党员回国时,都被谕令签署一份文件谴责共产主义,其中八人因拒绝签署这份“悔过书”而在回国之后遭到拘捕。陈平在其备忘录《我方的历史》中非议我国政府此举“直接破坏”和平协议谅解。

陈平在1990年按照《合艾和平协议》申请回国,可是在1991年12月遭到拒绝。

长久以来,马来西亚政府没有遵守信诺,承认马共反殖民统治的贡献、尊重马共领导反殖民统治的历史,反之将马共和陈平妖魔化。

陈平在《我方的历史》写下了他回国的想望。他说:“这些日子以来,我越来越怀念故乡实兆远以及我在那儿出生的店屋……除了完了我应该处理的有关1989年和平协议的事务之后,我多么想回乡去看看。1990年年尾我提出了申请,要回国,1991年12月尾被拒绝。大约八年之后,在1999年初,一名驻扎也拉的政治部官员问我,想不想申请准证到马来西亚观光。我的回答是:当然。我表明,打算访问我的家乡,祭拜在华人公冢里祖父、父母和兄弟的坟墓,献上一束鲜花。那是在实兆远通往红土坎的半路。这是我的一片孝心,事关重大。”





陈平回国心愿二十载未圆
坚拒以公开道歉方式交换 刘嘉铭
11月27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18506

合艾专访(一)

尽管回国大门已被关上,但是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左图)却誓言不放弃回返霹雳州实兆远故乡,祭拜祖先及及与家人团聚的二十载回国心愿。

陈平甚至指出,他不介意政府暗中安排他以低调的方式回国。不过他却斩钉截铁地表示,拒绝以公开道歉的方式来换取回国的最后心愿。

询及是否可以接受以“不光明正大”地方式回国,陈平说,“这个由政府去决定”。

但是若政府允许他“偷偷”回国,他是否介意,陈平明确地表示“我不介意”。


当记者询及是否会对全国人民公开道歉,以换取回国的机会时,陈平在停顿了一会儿后简短地回答,“我不会”。

早前陈平在接受《马来西亚局内人》访问时,曾经表态拒绝以毫无尊严的偷渡方式回国。如今他表示不介意透过暗中安排的低调方式回国,姿态显然更低,仅坚守不为本身斗争信念公开道歉的底线。

拜祭双亲和兄弟是唯一愿望

陈平指出,他回国与马来西亚是否奉行共产主义无关,“资本主义的马来西亚要回去,共产主义的马来西亚我更要回去。因为是我的故乡。”

他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回国拜祭双亲和兄弟,完全没有其他的目的,唯其他人不让他回去,却是另外一回事。

他强调,当下的首要愿望都是返回马来西亚,“我再也没有更多的愿望了。”

纳吉访泰南时愿当面提诉求

陈平也表示,若首相纳吉在下个月造访泰国南部时,愿意与他见面,他准备当面向纳吉提出本身的诉求。

现年86岁的陈平是阔别多年后,于今午于合艾的JB酒店,接受大马中文媒体联访时如是表示。年事已高的陈平近来露面接受媒体的访问次数较为频密,以表达回国的强烈意愿。

针对中央政府若出现政党轮替是否会对他回国的形势有利,陈平强调,不管谁当政府,都要考虑到人性的层面。若他回国的心愿告吹,誓必让《合艾和平协议》留下一个缺陷。

虽然陈平回国的议题在国际上获得国际民主律师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发动网上签名运动支持,但他认为,很难将案件带到国际法庭去进行诉讼,因为对于年迈且不良于行的他而言,不论是前往伦敦或纽约皆是一大问题。

星报利用道歉字眼大作文章

英文《星报》日前以封面报道的方式,声称陈平愿意为马共滥杀无辜而道歉,已经再次掀起应否让陈平回国的争议。副首相慕尤丁日前回应,即使陈平已道歉,但政府仍然不会宽恕他,更不会改变立场,让他回国。

针对星报的报道,陪同陈平接受访问的其代表律师梁卓经,也拿出一份访谈纪录来驳斥《星报》的报导失焦。

他指出,陈平愿意道歉的前提是,马共确实曾经犯下蓄意杀害无辜的罪行,以及拥有证据可以证明此事。

梁卓经认为,《星报》仅抓着一个“apologize”的字眼就大作文章对陈平不公,因为该词的意思可以是遗憾、后悔、道歉或承认杀了人。而在战争中蒙受伤害的军警人员则不属无辜者的类别,因为英谚更有云“在爱情和战争中人人是平等的(all is fair in love and war)。”

政府多次爽约陈平感觉被耍

此外,陈平也矢口否认他在《合艾和平协议》签署一年后亲口提出回国时,自己却缺席与有关方面会面的说法。

反之陈平表示,他曾被指示前往几个地点会谈,但对方始终未露面,使到他感到犹如被耍弄。

尽管一时难以记得细节,但他回顾当时的情景时却不禁怀疑政府是故意如此安排,不断邀约他在不同的地点见面,但却一直爽约。他也对本身所经历的这番遭遇感到遗憾。

“就是这样,叫我去一个地方,又叫我到另外一个地方。然后,我找不到他们就跑了回来。那就是在泰国境内发生的事情。”

再过3日(11月30日)就是《合艾和平协议》签署20周年纪念日,马共将在11月30日晚上,于20年前签署协议的泰国合艾蠡园酒店(Lee Garden Hotel)举办纪念晚会。

再加上陈平欲回国定居的意愿已再次在国内掀起巨大的回响。马来西亚中文网络和平面媒体中文媒体都不愿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约而同赶至合艾进行采访。

陈平两度入禀法庭皆失败

根据维基百科,陈平一生传奇,于1924年出生于霹雳州实兆远,原名王文华。他在1939年加入马共,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加入了抵抗日本侵略的游击队,与英军并肩而战。英政府因此颁授英帝国员佐勋章,后来因陈平领导马共反抗殖民统治,而收回有关勋章。在1948年6月,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时期,陈平更成为大英帝国的首号通缉犯,遭到悬赏25万元。

1947年,马共原任总书记莱特,被揭发为间谍失踪后,陈平接任马共总书记一职,当时他年仅23岁。

在1955年,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联盟,在立法会议选举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就提出在吉打州的华玲与马共进行和谈。当时马来亚联邦和谈团由东姑阿都拉曼,陈祯禄与大卫马沼领导,而马共就由陈平与陈平和拉昔迈丁(Rashid Maidin)负责。由于当时政府无法接受马共不用投降字眼等的要求,和谈无疾破裂告终。

马共、泰国政府与马来西亚政府最终在1989年签订《合艾和平协议》,马共自愿解除武装,其成员则被允许选择在泰国或马来西亚定居。陈平在1990年按照和平协议申请回国,可是却在1991年低遭拒绝。

他之后一直居于泰国南部,在2003年以英文写成自传《My Side of History》(中译《我方的历史》,并在2004年,获新加坡政府特许,以学术研究为理由,短暂访问新加坡。

陈平于2005年两度入禀法庭申请回国安享晚年,以及禁止新闻部诽谤他,并要求宣布《合艾和平协议》对政府有约束力的诉讼皆以失败告终。

合艾和平协议是形势所逼产物
陈平不以大环境悲剧人物自居 刘嘉铭
11月28日

合艾专访(二)


马共总书记陈平认为,由他去评估自己的一生或要求大马历史给予他评价似乎有点狂妄,应由大马人来判断,他的一生做了多少事情,对大马有利或不利。但是他始终不认同,自己是大环境下的悲剧人物。

现年86岁的陈平基于记忆力衰退而不记得细节为由,并没正面回答,是否对当年的华玲和谈破裂感到懊悔,以及合艾协议的谈判是否有曾要求政府肯定马共的历史定位和贡献的问题。

谁不签署就会被老百姓孤立

不过,针对时任首相马哈迪推动签署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后却拒绝遵守诺言让他回国一事,陈平分析,其实是当年的冷战瓦解的形势,迫使双方不得不签署和平协议。

“如果政府当时不跟我们签协议,这个政府在老百姓中间会是孤立的。同样的,我们也是这样。如果当时我们反对签协议,我们在老百姓中间也是孤立的。”

他指出,双方在进行谈判时,并没有受骗这一回事,但事过境迁的变化却另当别论。

陈平是于今午于合艾的JB酒店,接受大马中文媒体联访时如是表示。年事已高的陈平近来一改过去深居简出的作风,频频露面接受媒体访问,以表达二十年来争取回国的意愿。

当记者询及,若他临终前始终无法得偿夙愿,无法如愿回国,那么他将如何总结其一生和大马的关系时,陈平则要求让他再谨慎思索之后才回答。

虽然对回国一事念念不忘,但陈平始终以一颗相对平常的心看待晚年生活,更自嘲再过一段日子就可去见上帝了。

“如果愿望(回国)达不到,我也没话说了,是命运的安排。”

一句国语“再见”含多种解读

在记者要求他对大马子民说句国语时,他稍微思考后就抛出一句耐人寻味的“Selamat tinggal”。

询及有何特别意义,陈平表示,他希望大家过好日子,“Selamat tinggal”更包含了“再见”和“告别”的意味。

至于他最终是要回国探亲抑或定居的问题,陈平认为,若回去后不给家人添加麻烦,他就一家团聚。此外,要是他当年的马共活动给家人带来不便,他更愿意为此道歉。

共产主义信仰始终没有动摇

论及其斗争理念,陈平斩钉截铁地表示,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始终没有动摇,并比喻说前进的路上有曲折不足为奇。他强调,若时光若倒流,依然会选择走回这条路。

至于是否仍认同武装斗争夺取政权的路线,陈平认为,这要看当时的历史条件,若别无他法,他肯定会选择走回这一条路。

陈平指出,他当年参加革命是处于自愿,未被他人强逼,因此也难说有付出了什么代价。

询及马共在放弃武装斗争后,之前的血是否白流?陈平四两拨千斤地表示,“笼统地说白流不公平,要具体说在什么情况下白流,什么情况下不白流,但那讲起来话就长了。”

针对申请十年刚获得注册的社会主义党的未来,陈平以没深入了解国内政治发展为由,而拒绝置评。但他表示,“社会主义的理想总是有吸引力,总有人要跟着这条路走。”

促年轻人独立判断关心政治

另一方面,年纪轻轻就上山的陈平并不因年轻人在《合艾和平协议》签署20年后对他感到陌生,而觉得遗憾或存有抱怨。他相信,当人民认识更多事实时,自会有所理解。

“我期望大马年轻的一代要关心政治。你关心政治和选择怎样的政治,个人有个人的自由。我也不想说你来跟我,个人根据自己脑袋判断好坏,自己选择。”

他更谦虚地笑说,在场的记者在观察年轻人方面比他更为清楚,反而可以给他提供意见参考。

陈平表示,他平常是以阅报上网来吸收各讯息和消磨时间,并声称自己的记忆力已经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衰退。

居住在中国时曾经接受资助

自认“手里还存有钱,生活还过得去”的陈平披露,居住在中国时,中国政府曾经有资助他的生活费,但是在离开中国之,中国政府就没有再资助他。

询及马共基金的运用时,陈平坦承,有人会投资以便钱生钱,但基金的运作与如何投资是党内的秘密,不能公开讨论。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陈平 共产主义 马来亚共产党 斗争 马共
无限风光在险峰
顶端 Posted: 2009-11-28 10:44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6976(s) query 3, Time now is:10-18 17:2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