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马共下山20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江上有奇峰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788
威望: 1800 点
红花: 17905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0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20
最后登录:2010-05-27

 马共下山20年

离开马共森林·落叶不难归根——马共下山20年

作者:迦玛    文章发于:今日大马  

离开马共森林·落叶不难归根 时评人迦玛谈父母经历(马共下山20年)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09/11/27/129.html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晚上七时三十八分


马共总书记陈平的回国申请,再一次被拒绝。

一个马共分子要回国安享晚年,真的很难吗?

其实不然,在1989年和平协议签下以后,很多马共分子走出森林,重返祖国生活。

我国有一个时事评论人兼电台主持人迦玛,也有一对曾经是马共红人的爸爸妈妈。

迦玛的父亲名为依布拉欣.穆哈默德,是南马居銮人;母亲珊西娅.法姬,是森美兰州瓜拉庇劳的人。

3个孩子当中,迦玛是最小的孩子。

小时候,在北京的住家,迦玛曾经和陈平碰过几次面。

“那时候,他曾来找过我父母亲好几次,当时我还小,对他没有什么深刻印象,而且也没有多大的交流。他们这些走政治人物路线的,常常让人捉摸不透。”

杰出马来女斗士 为独立加入马共

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迦玛的母亲珊西娅.法姬,是一位杰出的独立运动马来妇女领袖。

珊西娅.法姬是著名的左翼民族主义斗士、马来妇女运动家兼马来亚共产党第十支队战士。

她也是左翼组织“觉醒妇女会”(AWAS)的主席,并与“马来民族党青年团”(API)主席阿末波士达曼(Ahmad Boestaman)携手合作,争取马来亚的独立,点燃了青年们武装抗英的斗争激情。

1948年,英殖民政府宣布紧急状态,禁止“觉醒妇女会”时,珊西娅毅然走进森林,加入马来亚共产党领导下的第十支队进行武装斗争。

过后她与丈夫依布拉欣一起在中国、印尼、越南等国家和地区履行使命,策划和唤起仍在殖民者压迫下的东南亚人民的民族独立精神。

珊西娅以自己独有的方式为马来亚的独立奉献了全部的身心。

回到祖国之后,她与儿孙们一起,度过清淡的晚年生活。

去年的10月,她走完人生路程,长眠在新街场的马来坟场。

珊西娅.法姬曾出版两本记录本身斗争足迹的回忆录,即中文与国文的《珊西娅.法姬回忆录─从妇女觉醒会到第十支队》,及《阿都拉西迪回忆录(二)》(马来文版)。

马共也有“母亲” 斗争也有人性

对迦玛来说,他的父母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普通人,一个是政治工作者。

就一个普通人来说,母亲对孩子们的管教甚严,孩子犯错时都会扭其耳朵,更训练孩子自律与独立,不得赖床及协助分担家务等。

“我9岁时就会自己洗衣服和扫地。”

珊西娅.法姬的性格非常直率,有话直说,完全不懂得转弯,她甚至试过舌辩群人,只为心中那股坚持的信念。

“我从我母亲身上,得到最宝贵的礼物,即是坚定信念,面对与克服人生路途当中出现的障碍和难关。

母亲在我小时希望我做医生,但我不喜欢医学;她也曾希望我做律师,我又不喜欢法学;最后我选择工程,我最后也没有做工程师。

就一个政治工作者的身份来说,迦玛欣赏母亲表现出的人性光辉美丽。

童年在这样一个的政治家庭环境下长大,多少会受一些影响,了解马共内部问题、了解当时马来亚国内发生的事情。

马共当年的斗争,对迦玛来说是有意义的。

“我的父母亲是当年马共的一分子,我从小就接触那样的环境,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了解当时的政治环境,了解国家的局势环境。”

“妈妈为了民主自由,她可忍受在森林长达5天5夜的迷路过程,可以克服恐惧,这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的。

母亲表现出的是人性光辉的美。”

始终想念祖国 选择举家回马

在中国北京长大的迦玛说,中国当年是共产主义国家,那时候世界处于冷战时期,几个大国之间处于2个对立的阵容。

迦玛从小就接触到解放人民的思想运动,那时候的心灵觉得那是一项富正义的事情。

“在马来亚独立之前,共产党是有给予正面的贡献,那是不能够抹杀的。”

小时候的迦玛鲁丁,与家人在中国定居,接触的玩伴,都是与自己有相同遭遇的小孩,父母同样是为国家斗争的一群。

他小时候,也不觉得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因为身边的人们都相处在同样的环境里。

后来选择回来马来西亚,是因为长大后在中国,觉得自己的身份是一个外国人,所以就想要回来自己的祖国。

“加上那时候中国开放,共产社会和资本主义之间产生不同的矛盾。

马来西亚对我来说,是祖国,是我父母亲长大的地方。”

所以,在1994年的7月23日,迦玛一家人回到马来西亚。

申请回国顺利 获得政府善待

其实,早在1982年时,他们一家人就有回到祖国的念头,一直到1985年,其父母亲才正式和大使馆接触。

之后,这家人用了差不多9年的时间才成功回到大马。那时候是在1989年和平协议签下后的第5年。

但当时,他们不是以和平协议的条件回国。

“回国后,我们在申请文件方面都没有多大困难。我们的身份证,在回国一个月后拿到了。

政府对我们算是十分友善,可能他们尊重我的父母是独立运动的领袖,但在一些时候还是会表现他们作为政府的一个权威,那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表现。”

情况与陈平有异

迦玛说,他们家的例子和马共总书记陈平的例子不同。

“我的父母亲在70年代就已经脱离马共了,所以回国时并不是带着马共分子的身份回国。

陈平是在和平协议下要求回国,两者之间的情况各有不同。”

和平协议,意味着两派人马的武装冲突结束。这一份在华玲会谈的合约条件是在双方认可的情况下达成的。

“其实,马共分子并不是投降,而是双方达到和平协议,即没有任何一方是胜利者,他们是在协议上,放下武器停火。”

“他们是要一个面子和尊严,重新走回这个社会。”

之后,有一部份的马共分子选择回国,其中包括印度人、马来人和华人,当时政府有提供房屋和生活津贴。

当时,陈平并没选择回国,而是留在泰国。

迦玛说,陈平不回来的原因,是因为要监督“和平协议”的执行。

“当时回来大马的人,很多有遇到一些困难,如红登记或公民权的问题,政府在执行上,和原本的协议有差别,所以他要留在外方监督政府办事。

现在问题解决了,他是时候回来了,但是政府的门已经关了。”

站在人道立场 应让陈平回国

针对我国政府不让陈平回国,时事评论人兼电台主持人迦玛表示,在协议精神和人道立场上,是应该让陈平回国安享晚年的。

“站在和平协议的精神下,政府应该让陈平回国,而站在人道立场下,更应该让他落叶归根。

违背了和平协议,这不是君子之作风,这是一个不良的示范。而站在一个人道原则上,一个80多岁的老人家,就让他回家乡养老吧。

政府在处理这样的一件事情上,应有前瞻性的角度来处理。

我希望陈平回国后,能够走向开放、有建设的趋势前进。放下过去的武装斗争,为被冤枉,无辜的同志平反

陈平和马共的过去,历史会做一个结论的,是非黑白就让后人去做决定吧!”

陈平在这一次争取回国的时候,曾经就自己过去杀害无辜一事道歉。

对此,迦玛表示这一场战争是双方的,马共和殖民地政府并不是一方手无寸铁而另一方有武器。

“当然,如果是不同的情况,比如在炸警察局时,伤害附近无辜的人们。或者是在一个攻击点上,伤害周边无辜的人。

所以,在战争层面来说,滥杀无辜并不全面。”

不入任何政党 保持独到见解

2008年,迦玛开始以时评人的姿态出现在报章上,现在更是电台时事节目的主持人、时事评论人和作家。

曾经有人这么形容迦玛:他思想开通,思考精密,对国家课题有独到的见解,所以使得他可在一众评论人当中凸显而出。

他虽然是一个马来人,但是曾在中国北京居住数十年,精通华文,说的一口流利的“京片子”。而且,他比一般的马来评论人更关心华人政治。

笔者问他,这样的一条出路,是不是受他父母亲的影响?

“我想,那多少有一些影响,因为我从小就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对政治局势有一些了解和热爱。

而且我在中国长大,在那边学到很多东西。

在中国学习的这几十年,我学到很多东西,对于事件有自己的看法,所以在很多事件上,切入的角度和他人常有不同。”

过去几年,曾经有不同的政党找过迦玛入党,但是他都没有加入,因为不想本身的理念被某些政党左右。

笔者又问,会否觉得马共父母和自己时事评论人的身份,是一个巧合?

“这是一个偶然。”

我原本是从写文章开始的,是靠自己的努力,一件事情如果做不好也是不成的,我是靠自己的努力的。然而,我还是感激我的母亲,对我这一生的栽培。”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马来亚共产党 斗争 回忆录 马共
无限风光在险峰
顶端 Posted: 2009-11-28 11:1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08226(s) query 3, Time now is:02-25 17: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