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我是工农子弟,我的文革是幸福的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obscurejud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10
威望: 722 点
红花: 71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07(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8
最后登录:2010-10-11

 我是工农子弟,我的文革是幸福的


  
[ 老陶同志 ]  发表时间: 2009-12-17 11:15:34  [ 发短信 ] [ 回复 ] [ 树状 ]  


我亲身经历的文革,与伤痕文件正好相反。

因为我和周围有直接联系的99%祖祖辈辈是贫农,文革时也不是官员、学者等,所以,文革对我们来说,另有一番滋味。

我出生在60年代,对于文革的是是非非,从经历的角度讲,多少有点发言权。也许是生活在一个小县城的缘故吧,在幼小的心里面,记得社员们照样耕作,照样生活,小孩子照样疯玩,都是挺快乐的样子,没有升学就业看病压力,实在想象不出文革坏到哪里去,也没有觉得当时的社会黑到哪里去。要说批斗,只是听说我们的县长、县委书记挨批了,还有就是我们的邻居一个老教师是右派,也要挨批。但是,从没听说工人或贫农挨斗。
母亲带着我坐火车去外地找我父亲(我父亲在外地工作),当时我也就二、三周岁吧。火车上满是串连的红卫兵。当时正值夏天,火车上特别热。或许我小时候长得较可爱?红卫兵都用凉毛巾给我擦身子给我降温。

对于平民的我和周围的人来说,尽管吃穿不如现在,但挺幸福的,最高兴的事莫属晚上看电影了。一听说本村或邻村有电影了,孩子们、大人们都特别高兴。赶紧吃晚饭,收拾完,然后成群结队去看电影。放电影的地方人山人海,人们兴高采烈。记得有一次有明亮月亮的晚上,从邻村看完电影结伴回家。当时的路是土路,我看着前边光亮光亮的,就大胆地走上去,结果“啪唧”却踩在了小水洼上!引得大家一阵大笑。还有一次,也好像是有月亮的晚上。从邻村看完电影回家,我们这一伙共10来个伙伴是在最后,别人都在我们前边回去了。本来,每个人心里可能都有些胆怯,但都不敢说,壮着胆大声说笑。大家这样心照不宣地走着走着,甲小声地说:“你们看,后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他这一说,有胆小的撑不住根本没往后看就往前跑,大家也都跟着路上跑地里跑。跑着跑着,有2个栽倒在地里不到1米深的土沟里。甲这才大声说:“别跑了,我吓唬你们呢,什么也没有!”大家这时又大声的笑了起来。
晚上捉迷藏、白天抓石子、丢沙包,等,都挺愉快的。

纵使是干活也是快乐的。儿时的教育是“我是公社小社员呢,放学以后去劳动,割草积肥拾麦穗,爱劳动”,所以,除了玩,小伙伴结伴去劳动也是挺高兴的。放学以后,我都是想方设法逃避看我小弟弟,而与同伴们一块去割草。割草的过程可不是像电影演的知识分子多痛苦的样子,我们都像玩一样地割草。割完草装满背篓,一块背着回家,还似有成就感、充实感呢。

文革期间上学也是特幸福的。学习文化压力不那么大,老师在我们小学的旁边带领我们学生开垦了一小块地,种各种庄家。所得用于学校的各种开支,在培养我们爱劳动的同时减轻我们的经济负担。记得那时很少交什么费的。

记得小时的文体活动较多,挺热闹的。公社每年都要组织所有学校文艺表演比赛、体育比赛。大多数同学都参加。那时老师就像我们的父母一样

多数同学都参加排练、训练。大家没有感到多大的压力,但有动力,因为大家都是为了我们学校这个集体争光,而不是为自己。

回想那时,没有孤独,没有不安,没有压力,真得感到到处充满阳光,生活处处是鲜花。那时,没有艾滋病,连性病都根除了,也很少癌症,很少听说谁看不起病;那时,物价稳定。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右派 知识分子 工农子弟 红卫兵
douban.com/group/badiou/
顶端 Posted: 2009-12-18 07:4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09910(s) query 3, Time now is:05-29 15:3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