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往事如烟”——记插队40周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林涛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590
威望: 1593 点
红花: 159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28
最后登录:2014-12-09

 “往事如烟”——记插队40周年

“往事如烟”——记插队40周年
  
作者:唐世璠

  
  四十年前的1968年7月8日,是我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天津到内蒙插队时的日子。倏忽间这四十年已同已过的昨夜,真是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呀。这百感交集的四十年前使我永志不能忘怀,依稀仿佛宛如已过的昨日。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这四十年前的往事如烟、如雨、如泣、如诉已随风飘逝。在岁月的长河里,我也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如果我这一段经历是一部电影的话,那我就是这部电影里唯一的导演、演员和观众。岁月无痕、白驹过隙,我虽是一位行色匆匆的时间过客,但这里还有我的思、我的想、我的爱、我的恨、我的苦、我的累、我的哭还有我的笑。这真真切切刻骨铭心的四十年前啊……。多少年过去了,但这四十年前还常常在我的记忆在我的梦中出现。“这四十年前”,在我心中深深地叹息。“这四十年前”,我生命中的四十年前,魂牵梦绕的四十年前,我现在只有在记忆和梦中走近“她”的身旁了… …。
  
  那天我于40年未见的同学们相会,说到情浓处大家都潸然泪下,诉说着40年的未了情,那场面催人泪下、感人挚深。40年前漂亮的小伙子小姑娘们于今都两鬓发白步入花甲了,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啊。我们相约十年后二十年后再相会,到那时可能我们也都走不动了,可到那时谁也都不知道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也知道我们这经历过风霜雨雪的一代人,就会完成使命而退出历史舞台。斗转星移,石烂松枯,日往月来几十年的时光一下子就这样过去了。写到这就连我自己也都感到有些伤感了,真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啊。
  
  2008年7月22日於贺兰山房
  
  “往事如烟”----梦回敕勒川
  
  在梦里总是有一个既熟悉又似曾相识的地方,在这里有好山、好水、好风光和淳朴人们。黄河在此静静地流过,造福着此地百姓和万亩良田。你会在这里自由自在的生长,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这就是内蒙古号称“黄河百害唯富一套”的河套平原。古时有诗云:“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四十年前的我们怀着一股冲天的豪气,义无返顾地来到了这地方;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乌拉特前旗、北圪堵公社、苏家圪旦生产队开始了我们的又一重要的人生旅程。在这里我们的思想得到了升华,在这里我们的身体得到了锻炼。在这里我们领教了人情的冷暖,在这里我们体验了劳动的艰辛。在这里我们知道了离家的辛酸,在这里我们领略了大自然的无情… …。
  
  在天津参加完纪念插队四十周年的聚会后,马上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包头,看望了我40年未见的另外两名同学。变化真大呀,40年前的漂亮小姑娘和帅小伙儿也步入夕阳了,真是让人感慨万千啊。受到了老同学隆重而又丰盛的招待后,携我两位老同学又踏上了重游故地的旅程。一路奔波带着渴望的心情,终于来到了我们离开了几十年,又让我们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了。老乡们的热情款待使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四十年前,有的老乡也早已不在了,只留下了在记忆中的音容笑貌。村庄依旧,只是过去的土坯房又多了一些瓦房。道路依旧,只是过去的石子路也早已变成了柏油的高速公路… …。
  
  回家已经好几天了,思绪还是在天津和同学们聚会、还是在北圪堵和老乡们畅谈;在梦中我又回到了让我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第二故乡;我心中的敕勒川、我梦中的敕勒川、我永远不能忘怀的敕勒川… …。
  
  2008年7月25日於贺兰山房
  
  深切悼念我的挚友郑津立(马头琴)
  
  前几天从天津传来噩耗,我的好哥哥、好同学、插队时共患难的战友津立兄因病去世了。接到消息后泪水不自主地蒙住了我的双眼,艰苦如烟的往事又一幕幕地展现在我的心头。我总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的心沉浸在悲伤之中久久不能平复。我知道人终有离开人世的时候,我愿津立兄在天路上一路走好,都说好人有好报,为什么单单是你这样英年早逝,这实在是太不公平。呜呼!我的津立兄,,愿天国的光芒永远笼罩着你一个好人… …。
  
  40年前的那场“插队落户”运动把我们年轻的心联系在了一起,自从那天起我们就开始了与命运的抗争。在艰苦的劳动中我们建立了友谊和情感,津立兄的大度、热心、义气和助人的美德吸引了我们。在艰苦的生活中我们的心贴在了一起,像一群亲兄弟一样劳动在内蒙古的土地上。以后我又转到了宁夏继续插队,就在我人生命运的最低点时津立兄和我的另一好友衣剑胆兄千里迢迢从内蒙到宁夏来看我,在我的命运最低潮时给予了我和命运继续抗争的勇气和力量。40年后的2008年我们再相见时才听剑胆兄说起了那件往事,原来津立兄和剑胆兄为了筹集到宁夏看我时的路费,俩人在冰天雪地的冬天去乌梁素海整整干了两个月捆苇子的工作,一捆一角钱的积累一直干到每人都有了几十块钱才凑齐了到宁夏的车费。而两个人的体重都瘦了十几斤,尤其剑胆兄受的苦最多身上让跳蚤咬得体无完肤,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肤。也就是这次见面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40年里我们各自在人生的路上努力拼搏。
  
  直到2007年春节时,一天我偶然打开了华夏知青网无意中发现了我插队时公社的一名女知青的通信地址。虽然不认识这位女生但我还是燃起了找我插队时同学的愿望,马上留了联系的帖子和电话,那几天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的同学们能找到吗?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天天上网查询也没有结果。突然有一天有人打来长途电话,原来竟是我朝思夜想的津立兄。电话里我们相互倾诉了40年的别离之情,并得知了其他同学们状况,有的同学已经不在了,大部分同学也都已退休了,只还有少数同学还坚持工作着,而且津立兄还和我不认识的那位女生在那艰苦的年代里结为了伉俪。而且还得知他们知道我的信息,是他们认识的一位在武汉叫“号子”的网友最先发现我的帖子后转告他们的。在当年五月的一天我向单位请假专程从宁夏赶到天津,见到了我近40年没见面的共患难的插队的同学们,在欢迎我的宴会上大家的唏嘘声一片,相隔40年我又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同学们了,但这时津立兄已经显现出严重的病情了。虽然如此津立兄除了打点日常的工作外,还全力操持知青草原情合唱团的一些工作.到2008年7月8日我参加我们公社插队纪念40周年时,在这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我已经是第三次和同学们聚会了,这次聚会我见到了几乎全公社的知青同学。津立兄不顾病情严重从医院坚持到会场参加,全公社的插队同学都为津立兄祝福,会场上感人的场面一再出现,大家含泪拥簇着马头琴为他高歌一曲,祝我的好兄弟郑津立早日病体康复,那感人的场面我永远也不会忘怀。
  
  过后我又和杨莉珠同学专程去医院看望了津立兄,那时虽然人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但思维还清晰。回到宁夏已经半年了,时时惦记着津立兄的病情,不想几天前剑胆兄和莉珠同学先后报来津立兄的噩耗,这叫我怎能不伤心呢… …。斯人已去,让我们活着的人来祭奠吧。
  
  2009年1月17日晚11点30分於朔方贺兰山房
  
  华夏知青网:http://www.hxzq.net/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知识青年
顶端 Posted: 2009-12-24 23:25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0012(s) query 3, Time now is:03-28 00:3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