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反毛、毁毛、去毛”的由来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oliv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4253
威望: 4265 点
红花: 425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3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7
最后登录:2014-10-17

 “反毛、毁毛、去毛”的由来


陈继平


我是一个奔七之人,亲历过民国时期的苦难,毛泽东时代的“清贫”、和谐与幸福,“改革开放”时代的“宽欲”、陷井与艰辛。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普通劳动者、普通共产党员,对往事进行回亿、梳理与思考,对“毁毛、反毛、去毛” 三十年,追根溯源。邓小平复出前,就在阴谋策划。下面是满妹著《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的部分书摘,先看胡耀邦的部分言行与“思考”。

‘一九七七年三月初,父亲刚恢复工作,便去看望了邓小平。三月十四日,父亲与叶帅通过电话后,便与梁秘书坐车上了西山。他们先到叶帅住地下了车,然后换乘一辆北京军区的小车,沿着弯曲的山路,缓缓向里开去。汔车来到一所大房子前停下,父亲和梁秘书被一个站在门口的军人迎了进去。梁秘书留在门厅旁的屋子里,父亲则被引到里面了。大约过了二三十分钟,陪坐在外面的金参谋嘀咕道:“奇怪!怎么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没出来?”又过了一会儿,他对坐在身边的梁秘书不懈地说, “一般来看小平同志的人,只在里边坐十分钟左右,最长也就是二十分钟,现在都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出来?”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邓小平送父亲从里面出来。金参谋小声对梁秘书说:“送人出来,也是很少见的!”……据父亲说,他们主要谈了粉碎“四人帮”后应该如何抓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的问题。’ (满妹著: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10—211页)

‘粉碎“四人帮”后的一段时间里,父亲主要是研究阅读哲学和社会科学一类的书籍,同时对毛泽东与“文革”作了系统的思考。……在与一些老同志和理论工作者交谈时,他(胡耀邦,本文作者注)严肃地指出:“在思想政治或者其它领域,到底应该反对资本主义,反对修正主义,还是反对封建专制主义,反对流氓无产阶级?”父亲说:主席从抗大讲《实践论》,进行延安整风,到1956年《论十大关系》锋芒主要对准教条主义,对准斯大林。虽然没有公开地点斯大林的名,但党内高级干部都知道,批王明,批教条主义,背后就是批斯大林。那时候方向对,革命和建设就顺利,党和国家就兴旺发达。一九五七年主席的锋芒转了,从反“左”,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一下转到反“右”,对准了资本主义,对准了铁托、赫鲁晓夫。到写《九评》时,他就转不回来了。赫鲁晓夫这个人是不大好,批斯大林也批得不深,但主席开始还是肯定他批斯大林是“揭了盖子”。后来全盘否定赫鲁晓夫,给教条主义,给林彪、康生这些人开了禄灯。现在看来《九评》的基本方向是错误的,这个恐怕就是 “文化大革命”的国际根源。从批赫鲁晓夫的“和平过渡”、“全民党”,回到了斯大林的阶级斗争上,并且越来越尖锐化。国内根源我看也不是什么资产阶级和 “正在走的走资派”。林彪、康生、江青这些人搞的是封建专制那一套,什么宫廷政变,什么吕后、武则天,什么法家。那还不是封建的?王洪文是流氓无产阶级。分析“四人帮”的基础,要找一点马克思论封建主义,论流氓无产阶级的东西出来,《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就讲了这些。父亲还分析说,主席的思想有个演变过程,而且这种演变并不都完全取决他个人,也包含外部环境因素。父亲尤其不同意某些人解释的一九五六年毛泽东倡导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为了“引蛇出洞”的说法,认为:双百方针,十大关系,在当时主要是针对教条主义的。现在那些《毛选》五卷辅导材料中,把它说成是反对修正主义,是不符合历史的。“引蛇出洞”只是很短一段时间,是一九五七年五月主席对一些尖锐的鸣放言论很反感,认为性质变了,决定要反右,才有这种说法。而且当时也不是主席一个人主张反右。主席提出双百方针,多数高级干部不赞成;主席提出反右,大家都赞成。这些思考,为父亲后来冲破极左思想的束缚,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造了锐利的理论武器。’(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11—212页)

‘面对“文革”浩劫后的中国,父亲从百废待兴的千头万绪中理出了头绪,敏锐地认识到,当前中国的首要问题是打破套在中国人民脖子上的两个枷锁,一个是打破精神枷锁,从理论上击败“两个凡是”,将人们的思想从极左路线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另一个是打破组织枷锁,平反建国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冤假错案,将社会各界从专制主义的迫害下解放出来。’

‘“四人帮”的破坏和“文革”十年,把宝贵的时间耽误了,把经济拖到了崩溃的边缘,把党员干部的思想,也都搞乱了。因此,从思想上,理论上,到工作实践上,都需要“拨乱反正,正本清源”。’

“一九七七年三月三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正式恢复中共中央党校,父亲任常务副校长。父亲决心将这所培训全党高、中级干部的学校,建成理论上拨乱反正的重要阵地。”(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15页)

“毛泽东同志的功绩是第一位的,毛泽东思想必须坚持”,“但是同时要把毛泽东思想同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思想加以区别。” (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44页)

“一个是毛泽东思想,一个是毛泽东同志本人在晚期,就是六十年代以后,在不少方面,或者说不少重大问题上,违背了他原来经过实践检验证明是正确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走向了反面,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这种历史事实多得是。” (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45页)

‘“两个凡是”说到底,就是搞个人崇拜。因为一搞个人崇拜,就根本谈不上什么民主,谈不上实事求是,谈不上解放思想,就必然要搞封建专制。’ (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76页)

‘“文革”中,由于林彪、“四人帮”极力批判所谓的“唯生产力论”,工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科学技术水准与世界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拉越大,人民生活水平低下,市场供应匮乏,……国民收入损失达5000亿元,国民经济多年停滞不前,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332页)

再看看邓小平的部分言论。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三日,“毛泽东同志不是没有缺点、错误的,要求一个革命领袖没有缺点、错误,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关于文化大革命,也应该科学地历史地来看。毛泽东同志发动这样一次大革命,主要是从反修防修的要求出发的。至于在实际过程中发生的缺点、错误,适当的时候作为经验教训总结一下,这对统一全党的认识是需要的。文化大革命已经成为我国社会主义发展中的一个阶段,总要总结,但是不必匆忙去做。要对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做出科学的评价,需要做认真的研究工作,有些事要经过更长一点的时间才能理解和作出评价,那时再来说明这一段历史,可能会比我们今天说得更好。”一九七九年一月十七日,“过去耽误的时间太久了,不搞快点不行。”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过去人们有不同的理解,于是我们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进程推迟了,特别是耽误十年。……中国六十年代初期同世界有差距,但不太大。六十年代末期到七十年代这十一二年,我们同世界的差距拉得太大了。……六十年代我们有了同国际上加强合作的条件,但我们自己孤立自己。”一九七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我们吃够了动乱的苦头。”“我们好多年实际上没有法,没有可遵循的东西。”一九八零年四月十二日,“社会主义是一个名词。……现在说我们穷还不够,是太穷,同自己的地位完全不相称。不解放思想不行,甚至于包括什么叫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也要解放思想。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总不能叫社会主义,人民生活长期停止很低的水平总不能叫社会主义。”一九八零年五月五日,“在一九五八年,我们犯了错误,搞大跃进,开始不尊重经济规律了,这就使生产下降了。……但接着又搞文化大革命,这是一场灾难,经济方面完全乱了。”一九八零年八月二十一、二十三日,‘尽管毛主席过去有段时间也犯了错误,……他在一生的后期,特别在“文化大革命”中是犯了错误的,而是错误不小,给我们党、国家和人民带来许多不幸。错误是从五十年代后期开始的。比如说,大跃进是不正确的。大跃进本身的主要责任还是毛主席的。搞“文化大革命”,就毛主席本身的愿望来说,是出于避免资本主义复辟的考虑,但对中国本身的实际情况作了错误的估计。首先把革命对象搞错了,导致了抓所谓“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个领导人,自己选择自己接班人,是沿用了一种封建主义的做法。”“我们要实事求是地讲毛主席后期的错误。”“有家长制这些封建主义性质的东西。我们过去的一些制度,实际上受了封建主义的影响,包括个人迷信、家长制或家长作风,甚至包括干部职务终身制。”以后又说,‘对历史问题,还是要粗一点,概括一点,不要搞得太细。总起来说,一九五七年以前,毛泽东同志的领导是正确的,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斗争以后,错误就越来越多了。毛泽东同志晚年在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要讲,但是要概括一点,要恰当。 “文化大革命”的确是一个大错误,反右派斗争,“大跃进”,庐山会议的错误。毛泽东同志要负主要责任这一点,他曾经作了自我批评,承担了责任,这些事情写清楚了,再写“左”的思想的发展,以致于导致“文化大革命”的爆发。’(邓小平文选第二卷)

‘经过大量细致艰苦的工作,到一九八四年底,全国大规模的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工作基本结束。在这期间,全国复查各类问题的案件涉及近500万人。属于“文革”中立案审查的案件约290万人,“文革”前的历史遗留案件188万件;平反纠正了约300万名干部的冤假错案,复查改正错划右派54.7万人,纠正右倾机会主义分子12.5万人;为47万多名中共党员恢复了党籍;再加上数以千万计的受牵连的干部、群众及亲属,解决了殃及一亿人的问题。’ (满妹着: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288页)

综上所述,邓小平胡耀邦一些人做好了理论、炮弹和队伍的准备,罗织了一支“诋毁、攻击、反对、去掉”毛泽东的庞大队伍。从此,这个庞大队伍,按照他们主子的意旨,一天也没有停止对毛泽东主席的攻击。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毛泽东 毛主席 反毛 毁毛 去毛
顶端 Posted: 2009-12-26 01:3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1521(s) query 3, Time now is:12-12 08:2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