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知青回忆:上山下乡纪事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林涛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590
威望: 1593 点
红花: 159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28
最后登录:2014-12-09

 知青回忆:上山下乡纪事

上山下乡纪事
  
作者:占豹

  
  1970年5月18日是我一生中难忘的一天,早上8时左右,县城各界代表敲锣打鼓欢送第三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天天气晴和,坐在去农村的汽车上,对“广阔天地”充满着美好的想象,我们一路上唱着“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革命歌曲一路进发,几辆大汽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驶终于到了目的地,我们一组十几个人被分配到与邻县交界的石帆公社,我和另两名女知青一起被分到高凤岗大队第一生产队,我们三人身戴大红花被当地农民迎进了村子。我被队长领到了房东家里,这是一户军属家庭,一家兄弟四人有三人当过兵,其中有一个兄弟当时还在海军部队当兵,他们特意给我安排了一个约20平方米的旧房间,做饭的地方安排在老屋的中堂后面,这在当时的农村是相当不错的条件了,从此我就在这里开始了插队落户的新的生活。
  
纪事之一:尴尬的第一次砍柴

  
  民以食为天,在农村插队落户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解决吃饭问题,我们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都要自己烧饭,在房东送给我的柴将要烧完时,我第一次自己上山砍柴。
  
  上山砍柴的前一天晚上,为了养精蓄锐我想早点睡觉,但农村的夏夜是很难入睡的,记得这天晚上月亮很圆,天又热,成群的蚊子满屋子飞,打了一只又来一只,怎么也睡不着觉,房东家大元哥刚从部队复员回来,听说我喊房子里蚊子太多,就送给我一瓶从部队带回来的蚊虫特效药水,让我涂一点在脸上,说蚊子就不会咬我了,我听了他的话就涂了一些在脸上,果然蚊子就不咬我了。
  
  心里惦记着第二天砍柴的事,好不容易才睡着觉,那时钟表还是奢侈品,我们都没有钟表,一觉醒来发现房外透亮,却忘了这是一个月圆之夜,匆匆吃了早饭还把剩下的饭带上作为中饭,就拿了柴刀、冲担和绳子出发去砍柴,砍柴的目的地是大坑山,离高凤岗有十几里地,我一口气走到叫做水库背的地方,天还没有亮,这时在荒郊野外的我觉得有点怕,就坐在山路旁的石头上一边休息一边等其他上山砍柴的人,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一个人,不知不觉地就在石头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只听有人在叫:“这不是刚来的知识青年占豹吗,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呢?”,听到叫声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我房东的儿子大虎,一问才知道时间还不到四点半。
  
  到了大坑山,大家都忙着去砍柴,我看见附近就有一片既不是松树又不是杉树的小树,就砍了起来,不到十几分钟就砍倒了四、五棵,很快就砍够了两捆柴,大约有一百多斤,我赶快就着山间溪水吃了带来的中饭挑着柴从原路返回,大约挑了三里路左右我就挑不动了,这天起床时就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这时感到肚皮隐隐作痛,只得在路边停下来休息,过了不长时间后面砍柴的人赶了上来,看到我砍的柴后直跺脚说:“占豹啊占豹,你怎么把杨梅树砍掉了呢?”,这时才知道我砍的并不是普通的杂木柴,而是水果树,一下子傻了眼,等到人家都走远了,我把我砍的柴偷偷扔进了山边的草丛中,拿着柴刀和冲担空手回了家,还作好了继续挨骂的准备,但老农民们是很通情达理的,因为我确实不知道那是杨梅树,他们都原谅了我。
  
纪事之二:我露了一手绝技

  
  小时侯我特别调皮贪玩,最喜欢玩皮弹弓,那是一种利用橡皮筋的弹性把小石子射向远处的游戏,久而久之就能相当准确地将石子射中目标了,到念小学的时侯我已是在县城很有名气的神射手,星期天常到郊外用皮弹弓打麻雀,往往有不错的收获。到农村插队落户之后,我虽已是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还常常用皮弹弓打鸟来打发无聊和空虚,渐渐地我的这一手技艺就传扬开来,于是就有人提出让我在公开的场合露一手。
  
  那是我们在石帆公社官庄水库劳动休息的时侯,农村的小伙子们非要我表演绝技不可,他们把一颗直径一厘米左右的小石块放在锄头柄的头上,让我在三、四米之外用弹弓打锄头柄上的小石块,在我一次就将锄头柄上的小石块打飞之后,他们又提出让我打人家手上的香烟,我说可以试试,于是就有一个小伙子勇敢地用手拿着香烟让我打,我一连射出三颗小石子,第一颗射掉了香烟的烟火,第二颗打掉了一小段香烟,第三颗又打掉了香烟的另一段,剩下的香烟只有不到一厘米长了,在场的人都拍手叫绝,围观的人已有一百多人,大家还觉得不过瘾,要我再表演一次,可这次打什么目标呢,这时有人提议打姑娘的辫子,马上就有一个青年拉着同村的一位姑娘的小辫子往上一举说:“就打它”,我举起皮弹弓“啪”的一下打过去,只见小辫子动了一下,那个青年拉着姑娘的小辫子仔细地查看,小石子还嵌在姑娘的辫子里,因为姑娘的辫子打的很结实,石子没有能够穿过去,在场的人个个拍手称奇,没想到我的这一次进乎是恶作剧的“绝技表演”却赢得了当地小伙子们的好感,相互之间的关系似乎亲近了许多。
  
纪事之三:小狗大补

  
  到农村插队落户,一转眼就几个月过去了,田野上一片金黄,早稻熟了,队长宣布晚上开全体社员大会,队长说农忙到了,第二天早上要开早工,大家要发扬大寨精神,坚决完成上交国家粮食的任务。
  
  第二天早上,大约3点钟队长就在村里吆喝着叫上工了,我从睡梦中醒来,匆匆地吃过前一天晚上留下的剩饭,跟大家一起上早工到田里割稻子,一口气干到7点队长才宣布下工,我和大家一起回到村里赶紧做早饭,吃了饭以后队长又叫大家上工,那时队里最好的劳动力是10个工分,我是7.5个工分,我们从来不敢偷懒,怕农民看不起,人家割四、五行我就割六、七行,干得满头大汗累得快不行了,但我还是坚持了下去,吃了中午饭又得上工,紧张得简直象打仗一样,直到太阳下山天渐渐的黑下来,一天辛勤的劳动终于结束了,回到住处赶紧洗去一身臭汗,已是疲劳之极,倒在床上饭也不想吃。一连割了十来天的早稻,我每天一早起来先做好一天的饭,中饭、晚饭都吃早上煮的饭,想起来那段时间的农村生活,实在是太艰苦了。
  
  白天要从事繁重的农业劳动,晚上又被蚊子咬得连觉也睡不好,身体就渐渐的虚弱下来,我听人家说小狗的肉是大补之食物,但当地人当时是不吃狗肉的,石帆公社居住有畲人,据说畲族人认为自己的祖先是一只比人还要聪明勇敢的狗,因此他们忌讳吃狗肉,我只好偷偷地到别的村买了两只小狗,那时买一只小狗要五角钱,一共花了一元人民币,不声不响地回到家里,关上门烧好开水用酒把小狗灌醉,很快就把两只小狗都杀了,把狗肉切成块放到锅里烧,小狗的肉特别嫩,不到十几分钟就熟了,我一气吃了一只小狗,那真是好吃极了,剩下的一半准备第二天再吃,谁知刚好同在高凤岗大队插队落户的一个知青来串门,一进门就闻到了狗肉香味,说我家肯定有好吃的东西,没办法只得两人一起把另一半狗肉也装到了肚里,没想到此兄不讲哥门义气,吃了我一顿狗肉还到处宣传,把我吃小狗肉的秘密宣扬了出去,害得我再也没敢第二次在农村吃狗肉。
  
  不知是小狗肉真的大补还是精神意念使然,吃过狗肉之后的一段时间,觉的浑身有劲了许多。
  
纪事之四:农业学大寨

  
  我插队落户的高凤岗村原名高坟岗,是解放后改的名,想必是村民们忌讳那个“坟”字的原故。高凤岗大队所在的石帆公社是我们县主要粮食产区之一,水田面积比例较高,但水源严重不足,最怕干旱。
  
  我们下乡插队落户不久全公社掀起了农业学大寨,兴修水利的高潮,全公社所有的劳动力都要轮流到15里之外的官庄修水库,每个劳动力要完成干30天的任务,我们村是分两批出发的,我们带足了一个月的口粮,背着棉被步行走了15里的路到官庄水库工地,我们在当地农民家楼上的地板上铺好铺盖,就算安顿好了,饭有专人给蒸,菜是自己带的咸菜干。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修水库的劳动,知青们个个都抢着干重活,我每一担泥土都是装得满满的,而且飞快地挑,挑了一趟又一趟,吃过中午饭之后又继续出工,修水库需要大量的大石头,我们下乡知青就四个人配成一组专抬大石头,抬得满头大汗还不叫累,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早点修好水库,早点结束这繁重的劳动,也早点完成接受再教育的任务,早点回到家乡。
  
  这段时间的劳动是我插队落户期间劳动强度最高的,每天晚上下工后身上是觉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吃过晚饭后除了到水库洗个澡,把全身的臭汗洗去之外就是睡觉,那时是倒下就着,晚上的梦实在是太香了。官庄水库对我们村的农业生产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在旱季可通过十几里的引水渠道把水引到我们村对水田进行灌溉,水稻的收成一般都不错。据说在农村实行责任田到户政策之后,就再也没有对官庄水库进行维修,由于污泥的堆积已经废掉了,引水渠道也早已垮塌,实在可惜。
  
纪事之五:想家的时侯

  
  在农村除劳动繁重艰苦之外,劳动收入也很低,我下乡那年高凤岗村10个劳动工分的工分值是二角九分钱,我是每天7个工分,每天的收入只有二角三分,渐渐地我的心情就沉重起来,对前途感到很悲观,在当时的情绪下我写了一首诗,把它原文抄录在这里,虽然现在看来并不太成诗,却是当年的原创:
  
  残琴无音声凄凉,
  
  郁闷心情更悲伤,
  
  试看未来抬头望,
  
  层层迷雾在前头。
  
  我们插队落户的高凤岗村是在我们本县范围之内,离县城只有125里路程,在我们上山下乡插队落户的日子里却连回家一趟也很难,从高凤岗村到县城的汽车票要一元二角五分钱,来回程就是二元五角,这在当时是我们将近半个月的生活费。
  
  难回家却不能不想家,在繁重的农村劳动只余,空虚烦恼之时就更想家,回家的机会终于来了,高凤岗大队的手扶拖拉机要到青田拉修水利的材料,而且驾驶员同意带我到青田,这一天晚上我几乎兴奋得睡不着觉,我终于能回家看看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了,第二天我坐上队里的拖拉机,拖拉机在砂石路上开了三个多小时后终于回到了家,我竟激动得差点掉下眼泪,爸爸妈妈看到我又瘦又黑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问长问短的问我饿不饿,马上盛了一碗稀饭让我吃,我一连吃了三大碗还不罢休,他们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都暗暗地掉泪,那天晚上我在家里美美地睡了一大觉,家里人都叫我在城里多玩几天,可几天后又不得不回农村了,心里真不是滋味,妈妈买了一斤猪肉炒了咸菜干让我带到农村,还给了我几块钱让我到农村用,可怜天下父母心,令人终身难忘。
  
  到农村插队落户已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回城参加工作多年之后,我们的公司去年改制,我下岗了,离退休的日子还远着呢,怎么办?可是我想,我们有上山下乡的艰苦经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沟沟坎坎吗?
  
  2001年6月13日于青田
  
  华夏知青网:http://www.hxzq.net/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知识青年
顶端 Posted: 2009-12-26 20:47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1772(s) query 3, Time now is:10-22 16:0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