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武汉文革两大派负责人聚会解寃仇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obscurejude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1
发帖: 710
威望: 722 点
红花: 71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07(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8
最后登录:2010-10-11

 武汉文革两大派负责人聚会解寃仇

武汉文革两大派负责人聚会解寃仇
作者:荣根  


“文革”中因观点对立、结下冤仇的武汉“造反派”和“保守派”组织负责人,40年后走到了一起,畅叙历史恩怨,共话人间沧桑,共同总结教训

  “文革”中武汉“七二○”事件中不共戴天的造反派和保守派群众组织负责人,40年后走到了一起。 2007年7月6日 和29日,当年的保守派“百万雄师”、“武汉公检法”的几位代表人物,与“三钢”“三新”等造反派组织几位幸存的领袖,两度聚会恳谈,畅叙历史恩怨,共话人间沧桑,共同总结教训。据悉,这是“文革”40年来,中国唯一见到的“文革”两大派头头的亲密接触。

  经历过“文革”的人,多还记得1967年武汉“七二○”事件后的一段“最高指示”,毛泽东说:“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工人阶级内部,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为誓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

  尽管“文革”中的群众组织都声称“无限信仰”、“坚决服从”“伟大领袖毛主席”,但是毛泽东这一指示并没有得到贯彻,联合起来共同反对“党内的资产阶级”。不仅在“七二○”事件前,双方兵戎相见,死伤惨重。“七二○”事件后,“百万雄师”和“武汉公检法”的“一小撮坏头头”被逮捕入狱,并被造反派押到各处轮番批斗。有的还遭到毒打。1969年开始的清查“五一六”、“北、决、扬”运动,特别是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以后,所有造反派头头无一不遭到长时间的关押、审查、批斗,而这些专案审查人员基本上是前“百万雄师”的骨干分子。真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被审查者许多人被判刑。一直到十年“文革”结束,武汉地区两大派群众组织一直斗得你死我活。特定历史时期形成的造反派与保守派两大派别头头之间,更是存在极深的芥蒂。

  两派头头在“文革”中都风光一时,又都挨过整,坐过共产党的监狱。所不同的是,双方挨整的时间有先后,性质、程度也不一样。随着“文革”受冲击的当权派逐渐官复原职,保守派头头在“文革”的所有错误被得到赦免,“文革”后一部分人得到重用;而造反派头头在“文革”中走红不久就屡遭打击,“文革”后更是遭到万劫不复的命运。

  “文革”40年后,保守派和造反派组织负责人幸存者都已年满花甲甚至年过古稀,首次直接接触,双方回顾往昔,不胜感慨,感悟到要放下历史包袱,并表达了进一步沟通的愿望。

“百万雄师”头头提议得到各方响应

  两大派领袖的会见,由当年“百万雄师”一号头头俞文斌率先提议,当年两大派组织幸存的负责人得知后,纷纷欣然表示同意。

  双方第一次见面,于 7月6日 中午在汉口亢龙太子酒店举行。“百万雄师”一方参加者共四人:
  俞文斌,现年74岁,“文革”前为武汉市机械局武装部副部长,“七二○”事件后被关押囚禁4年零8个月,1978年“七二○”事件平反后,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经委副主任、武汉市驻香港办事处主任;

  章迪杰,现年71岁,“文革”前为武汉市硚口区房产公司第五房管所工会主席,“文革”中为“百万雄师”联络总站常委蒹联络部长,“七二○”事件后被关押囚禁4年零8个月,平反后任硚口建筑集团公司三产办主任;

  汪士奇,现年71岁,“文革”前为武汉市公安局干部,“文革”中为“武汉公检法”一号头头,“七二○”事件后被关押囚禁4年零8个月,平反后任武汉市公安局正科级干部;

  刘天喜,现年67岁,“文革”前为武汉市电车公司工人,“文革”中为“百万雄师”作战部行动组副组长,“文革”后为市交通局干部。

  造反派组织负责人和代表共八人:

  谢望春,女,现年77岁,“文革”前为武汉国棉三厂工人、劳动模范、中共党员,“文革”中为工造总司成员,中共第九、十届中央候补委员、湖北省妇联副主任、武汉纺织工业局党委副书记,“文革”后被定为“犯严重政治错误”,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职务;

  杨道远,现年66岁,“文革”前为武汉测绘学院学生、中共党员,“文革”中为武汉钢二司勤务组一号勤务员、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1983年被判刑12年,出狱后不久又被以“贪污”罪判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吴焱金,现年63岁,“文革”前为武汉市无线电元件厂工人,“文革”中为工造总司一号勤务员、武汉市革委会副主任、武汉市总工会副主任,1977年6月在市革委会办学习班隔离审查时致残,1983年被判刑8年。


  顾建棠,现年74岁,“文革”前为中共党员,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团委副书记,“文革”中为长办联司一号勤务员、长办革委会副主任、湖北省革委会常委,1983年被判刑7年;

  彭勋,现年73岁,“文革”前为中共党员,湖北大学教师,“文革”中为湖北大学革委会宣传部长,“文革”后被开除党籍;

  彭祖龙,现年70岁,“文革”前为武汉橡胶厂技术干部,“文革”中为工造总司勤务员、湖北省革委会委员、武汉市总工会副主任,1983年被判刑6年,后成为企业家。

  还有“文革”中武汉地区最大的造反派组织“钢工总”一号勤务员朱鸿霞的妻子朱爱华和二号勤务员胡厚民的姐姐胡秀娟。朱鸿霞“文革”前为武汉重型机床厂工人,“文革”中担任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副主任,1982年7月判刑15年,1994年去世;胡厚民“文革”前为武汉铸钢厂工人,中共党员,“文革”中担任湖北省革委会常委、湖北省总工会常务副主任,1982年判刑20年,1990年去世。


“两派见面这件事能载入史册”

  40年前,这些群众组织的负责人都正当风华正茂的青春壮年,率领各自数万、数十万人的组织为“反修防修”、“继续革命”而与对方斗得不亦乐乎。此时,都已白发苍苍,甚至垂垂老矣,相见握手,自报姓名,都不胜唏嘘。

  俞文斌说:“‘文革’过去40年了,我们能坐到一起来是件大好事,我也多年想和大家见面。谢望春同志,我知道你的名字,今天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过去的恩恩怨怨,现在应该化解了,如果我们这一代不能化解,留到下一代去,我们就又犯错误了。我们两派过去斗来斗去都吃了苦,挨了整,是上了当的。希望彭教授(彭勋)牵头,把那段历史写出来。这个历史应该是只讲事实,不带观点,不带派性。”

  彭勋说:“我们能够见面是件好事,相信这件事能载入史册。过去两大派的恩恩怨怨,有打斗、甚至有流血,事件发生在我们身上,但根子应从外部去找。”俞文斌说:“根子是林彪。”彭勋接着说:“‘七二○’事件后,我在京参加了中央首长与武汉造反派头头座谈的“八·八”会议纪要的整理工作。我们国家的开国元勋(指周总理)讲,武汉造反派困难时在一起,胜利了莫分开。‘百万雄师’人还在,心不死。会议纪要中提到‘七二○’事件是党内、军内、公检法内、‘百万雄师’四个‘一小撮’挑起的。成立省、市革委会时。支持‘百万雄师’的干部参加了‘三结合’(“文革”时成立的临时权力机构,由军队干部、地方干部、革命群众组织代表组成,称为“三结合”——荣根按),‘百万雄师’没有参加‘三结合’。”俞文斌马上接着说:“这个人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害了我们。他们搞权力斗争,我们坐了4年零8个月的牢。”章迪杰则说:“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是反修防修,你看现在是什么社会?现在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社会。”

写文革史一定要讲出真实情况

  两派组织负责人交流了各自数十年来的遭遇。彭勋说:“‘文革’十年中,造反派八年在受压。比如杨道远,先后为‘文革’坐牢27年。吴焱金受审查时成了残疾,还坐了八年牢。你们(保守派)坐牢没有判刑,后来全部平了反。我们(造反派)这些人都判了刑,几十年没有一分钱收入。”俞文斌插话;“那你们靠什么生活?”彭勋说:“靠老婆孩子养活。最近才拿到一点生活费,有的人还没有拿到。”章迪杰问:“你们是什么罪名?”顾建棠说:“我们是‘林彪、四人帮的黑干将’、‘反革命’。”章迪杰问:“现在给你们发生活费是什么名义?”顾建棠回答:“是‘文革’‘两案’(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刑满释放人员的生活费。”章迪杰连声说:“这太不象话,太不象话!”

武汉地区“文革”中的两大派负责人 2007年7月29日 聚会合影,前排左起:胡秀娟、汪士奇、朱爱华、章迪杰、柳英发,后排:彭祖龙、沈邦安、彭勋、俞文斌、林子忠、杨道远、吴焱金、顾建棠。
  彭勋说:“第一,‘文革’两大派斗争实际上是走资派挑拨的;第二,我们这一代人要主动消除历史上的恩恩怨怨;第三,我们要构建和谐社会,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共同把写‘文革’这件事完成好。”俞文斌说:“章迪杰是我们中最能写的,但还是不行,你们造反派能写。”

  聚会中也重温了当年的许多争执。俞文斌请杨道远讲话,杨道远说:“你们‘百万雄师’不管文的、武的,矛头都是对准造反派的。而我们每次发表声明,矛头都是对准‘陈大麻子’(指“文革”期间的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的,我们从来没有把‘百万雄师’当作敌人。我们认为你们是受害者,是受他们(指当权派)操纵的。”俞文斌猜测说:“你是华工的郭保安?我们到新华工去,你们把我们抓起来,交给了公安联司。”杨道远说:“我是武汉测绘学院的,我叫杨道远,你记错人了。”

  吴焱金也说:“你们‘百万雄师’是傀儡。”汪士奇说:“我们是‘皮影戏’(意思是被别人操纵),用完了就算了。”

  会见中也澄清了不少历史的误会。杨道远问俞文斌:“你们见过几次陈再道?”俞文斌回答:“我们在‘七二○’前从来没有见过陈再道和钟汉华(武汉军区政委),他们派叶明副政委直接跟我们联系,‘七二○’事件后,我们去洪山宾馆军区支左指挥部找叶明,请武汉军区帮我们印发一个百万雄师勤务组公告:‘七二○’的所有错误行动由我们勤务组成员负责,希望造反派不要报复百万雄师的群众,让他们回去抓革命、促生产。叶明头一天晚上答应了我们,第二天上午就翻脸,赶我们走,叫我们去找新华工。”

  杨道远说:“老俞说要把武汉‘文革’史写出来,就一定要把真实的情况讲出来,不要怕丑,是谁支持的就说谁支持的。”俞文斌连连点头。

  双方会见气氛很融洽,在场的人不时为对方的讲话鼓掌。

度尽劫波兄弟在

  第一次会见餐叙,是前造反派负责人买的单, 7月29日 中午,俞文斌等人在汉口三阳路湖锦酒楼回请对方。此次“百万雄师”参加者共五人,除了俞文斌、章迪杰、汪士奇之外,还有:

  沈邦安,现年69岁,“文革”前为武汉电子仪器厂干部,曾任百万雄师联络部副部长,“文革”后任武汉市二轻工业局副局长;

  叶长鸣,原武汉军区副政委叶明之子,现年63岁,“文革”中为武汉工学院学生、校“文革”主任,“文革”后任驻香港中资某公司党委书记,现居香港。

  造反派负责人参加会见的共九人,除了朱爱华、胡秀娟、杨道远、吴焱金、顾建棠、彭勋、彭祖龙之外,还有:

  柳英发,现年60岁,“文革”前为湖北省实验中学学生、“文革”中为武汉钢二司勤务组勤务员、武汉市革委会常委,被定为“犯严重政治错误”,1978年起被关押1年半;

  林子忠,现年66岁,“文革”前为武昌造船厂工人,“文革”中为新武船联司一号勤务员、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委员,“文革”后被开除党籍、关押三年后释放。其妻徐筱芳(文革前为武汉医学院学生,文革中为三司革联勤务组成员,中共党员,武汉市革委会委员)1977年在隔离审查时跳楼自杀身亡。

  此次会见中,叶长鸣谈了他对“七二○”事件、对当局处理造反派头头的看法。叶长鸣说:“‘七二○’事件是林彪为了排除异己搞的。当年广州军区是他红一方面军的人马,北京和广州中间隔着个武汉军区,陈再道、钟汉华都是红四方面军的人,不听他的话,林彪不放心;钟汉华当年在延安负责审干,对叶群在国统区的历史未作结论,因此林彪不满。”他还介绍,父亲叶明原来不是林彪系统的,后来在解放战争时期调到东北战场,属四野管辖;叶明在武汉军区‘三支两军’中是主要负责人之一,“七二○”事件发生前,当时中央已准备调钟汉华政委去中央军委工作。  他还披露,父亲2002年去世前写了一些回忆录,他正在着手整理这些文稿。他认为,“文革”结束后对造反派头头判刑处理的决定是正确的,但出狱后不安排工作,不给生活出路是不对的。


  这次会上,双方也澄清了一些史实。例如,俞文斌回忆说:“‘七二○’事件前攻打造反派据点,百万雄师联络总站勤务组没有开过一次会议研究此事。”

  汪士奇也回忆说:“老俞,‘ 6.17’ ( 1967年6月17日 )以前,你布置我打民众乐园,我说打不得,结果没有打。”

  这次会见,整个过程的气氛友好融洽,双方表示了很大的诚意,并互留了每个人的电话,希望今后能经常互相交流,经常来往。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鲁迅的诗句,为武汉地区前群众组织负责人的交流作了注解。“文革”的岁月,需要各方人士如实回忆;“文革”的创伤,也需要各方人士真诚交流去化解。如果说,40年来的风风雨雨使他们不可逆转地被挤到了社会的边缘,他们却能够在总结个人经历和探求历史真相中,重新找到人生的真谛。



1 楼【05txlr】 于 2010-1-23 16:33:38 评论说
不足为训!
2 楼【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于 2010-1-23 17:03:04 评论说
这必将是一件历史上的大事,但是现在还仅仅能说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希望"百万雄师"的头头的思想认识能再上一个台阶!我曾因工到过武汉,当时看到武汉三镇都是"百万雄师"的大字报,其内容基本上是说朱红霞是张体学的姘妇小老婆等等一类.今天看了该文,才让我知道原来朱红霞的个大男人!因文中说:"还有'文革'中武汉地区最大的造反派组织'钢工总'一号勤务员朱鸿霞的妻子朱爱华"云云.既然朱鸿霞有"妻子",当然朱红霞就绝对不会是张体学的姘妇小老婆等等.其谎言不攻自破!我们外地人,不知朱红霞是男是女有请可原.当时满武汉三镇百万雄师的大字报皆曰"朱红霞是张体学的姘妇小老婆",百万雄师的头头们能不知道?
3 楼【plx054】 于 2010-1-23 17:34:25 评论说
与那个非毛的人坐在一起干嘛?
4 楼【wyrnjia】 于 2010-1-23 20:35:25 评论说
“两派组织负责人交流了各自数十年来的遭遇。彭勋说:“‘文革’十年中,造反派八年在受压。比如杨道远,先后为‘文革’坐牢27年。吴焱金受审查时成了残疾,还坐了八年牢。你们(保守派)坐牢没有判刑,后来全部平了反。我们(造反派)这些人都判了刑,几十年没有一分钱收入。”俞文斌插话;“那你们靠什么生活?”彭勋说:“靠老婆孩子养活。最近才拿到一点生活费,有的人还没有拿到。”章迪杰问:“你们是什么罪名?”顾建棠说:“我们是‘林彪、四人帮的黑干将 ’、‘反革命’。”章迪杰问:“现在给你们发生活费是什么名义?”顾建棠回答:“是‘文革’‘两案’(指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刑满释放人员的生活费。”章迪杰连声说:“这太不象话,太不象话!” ”
这段话,让我垂泪不止..
5 楼【马玲娜】 于 2010-1-23 20:40:36 评论说
这个俞文斌绝不是个好东西,和他解什么仇,释什么冤?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武汉 文革 阶级斗争 造反派 保守派
douban.com/group/badiou/
顶端 Posted: 2010-01-24 00:41 | [楼 主]
hgy818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180
威望: 181 点
红花: 18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31(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13
最后登录:2016-11-15

 

《百万雄师》中广大群众是受蒙蔽的,但一小撮坏头头如俞文斌之流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正如中央文件所说:“《百万雄师》一些人对若干学校和工厂的围攻,应立即停止。杀害革命群众的凶手,应按照中央《六·六》通令严肃处理。”“对于策划这一严重政治事件的一小撮坏人和打人凶手,必须立即追查,依法查办。”“党中央号召:一切受蒙蔽的群众,应该迅速觉悟,改正错误,回到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同革命群众团结起来,共同对敌,彻底揭露“百万雄师"“公检法"中一小撮坏头头和武汉军区内个别坏人的阴谋活动。”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应是承认这些文件的合法性的,等到人民当家做主之日就应坚决执行当时的文件,重查“720”事件。和俞文斌之流一起是写不出什么真正的共同的文革史的。不分黑白,胡子眉目一把抓的聚会只是形式而已,能有用吗?等着看好了!
  
  
  

 
 
顶端 Posted: 2010-01-24 09:13 | 1 楼
行者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
发帖: 1826
威望: 1838 点
红花: 18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8
最后登录:2017-03-29

 

6 楼【一路风尘】 于 2010-1-23 21:30:07 评论说
客观总结记录历史当然好,只怕也难,总觉得这次聚会更像是上级授意搞的和谐秀。

7 楼【红梅花开】 于 2010-1-23 22:02:28 评论说
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很需要了解这些事情,谢谢作者了,您辛苦了!另外一篇也看了。过了四十多年了,人们才开始对毛发动文革的初衷有所理解,哎!尤其是章迪杰作为当年“百万雄师”的头头,亲身参与了此事,又经历了三十年的改开岁月,他的话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而愈文斌作为当年的头头和后来的既得利益者,至今依然没能跳出个人恩怨和利益的思维小圈子,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深表满意,对现在中国的严重问题只有轻描淡写的肤浅看法,认为有困难,但不严重,这恰印证了毛当年的预测丝毫不差。如果每个人都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那毛当年根本就用不着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去做这件事,以他的威望,他要什么利益只怕人民也认为是他该得的,不会有什么怨言,但那不是他的理想,他要做的事更伟大、更彻底,他要消灭剥削,消灭剥削制度,在这个世界上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理想社会。毛是一个伟大的理想主义者和实践家。他失败了,随着而来的是各种误解、背叛和污水。任何新生事物的诞生和成长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共产主义也是如此,在发展了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制度面前、在发展了几千年的封建剥削制度面前,它还只是一棵幼苗,当然显得脆弱,但好的就是好的,只要人类追求解放的信念不灭,共产主义就终有一天会实现,毛老人家的理想就一定会实现!

8 楼【张思源】 于 2010-1-23 23:18:52 评论说
是个好消息!
    我们都记得,当时,无论革命群众“造反派”还是被走资派利用的“保守派”,全是打着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旗号起事的。可是现在,毛主席革命路线还在吗?是怎么丢掉的?从聚会的情况看,不少“保守派”的头头们已经彻底醒悟,只有个别人如俞文斌、叶长鸣等人尚需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
    古语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面对资改派30年来的倒行逆施,武汉造反、保守两派的老前辈们不仅早该握手言欢,而且还要团结起来,再次举起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旗!

9 楼【石头1954】 于 2010-1-23 23:41:11 评论说
许多人当年都是官迷心窍的小人,现在临老了,才后悔了年轻时候没头没脑的瞎折腾,就是不去想想毛主席发动文革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这些家伙凑在一起一点意义也没有。

10 楼【chyu2006k】 于 2010-1-24 11:19:32 评论说
昔日曾叱咤风云的老人家聚在一起心平气和地讨论那段历史的真相,何谓无意义呢?呵呵我看恰恰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啊。

11 楼【lxhsxdg】 于 2010-1-24 14:20:22 评论说
这件事的意义不是很大,主要发起人心理上有些负罪感,需要排解罢了。俞某是既得利益者,而另一派的头头大多是领一些生活费的“两案刑满释放人员”,这些人也就是支持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头头。可以会面,但如果没有对文化大革命的正确理解,这个会面又有多少价值呢?什么叫一个是“傀儡”,一个是“皮影”?这样认识文化大革命符合谁的利益?谁最希望大家这样来认识文化大革命?显然,只有改开以来的既得利益集团,资改派才希望大家这样来认识文化大革命。一些民众也跟着这样说,这是30年来主流媒体用各种方式不断对民众进行洗脑的结果。就是一些亲历文革,并担任了一定职务的人也这样说,可见对文化大革命的正面意义的重新评价,并广为宣传,是何等的重要。

4 楼【wyrnjia】 于 2010-1-23 21:22:37 评论说
俞文斌不懂毛泽东。

5 楼【岩冈上的山鹰】 于 2010-1-23 23:52:55 评论说
“存在决定意识”这一命题在这里有很形象的注脚。不管是俞还是章,至今都不理解毛主席为什么要发动文革。他们狭隘的眼界认为,靠组织程序可以解决问题。苏联搞掉一个赫鲁晓夫,不是还有勃列日涅夫么?甚至有后来的戈尔巴乔夫,一个“新思维”,就把苏联给断送了。没有人民的觉悟,周期律就会反复起作用。他们至今不懂。

6 楼【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于 2010-1-24 10:01:49 评论说
wg的目的就是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而不是什么打到地、富、反、坏、右。纵观俞文斌的言论,他就是个打手而已。现如今,即没有对自己的行为有所反思,也没对wg有所反思,只是一股脑的仇恨毛主席,他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什么思想,是个脑残者。现在,他又是个既得利益者,当然要为他的阶级说话了,一点也不奇怪!他只不过是被大浪淘出来的一粒小沙子而已。比较而言,王和章对此问题,还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

7 楼【红梅花开】 于 2010-1-24 10:26:28 评论说
希望作者您在乌有上多给我们提供一些这样的资料,让我们对这段历史能有一个逐渐清晰的认识。因为张宏良老师就说过,对于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怎样看待和评价文革是个关键,改开派搞改开的基础是对文革的否定,右派宣扬自由主义的基础是对文革的控诉,奥巴马挑战中国的借口也是文革的罪恶,那么,真实发生过的文革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是怎么一回事呢,是为什么呢?不解开这些谜团,文革就永远说不清楚,文革永远说不清楚,革命左派就永远处于被动的、百口莫辩的局面。再说了,既然改开派否定文革,批臭文革,认为文革一无是处,那他们为什么不敢公开文革史料?为什么不允许讨论文革,为什么视文革为禁区?既然他们那么有把握,他们为什么害怕它的公开呢?如果文革真像他们说的那样罪恶,那么害怕的应该是造反派才对啊,谁也不喜欢自己的罪恶被翻出来说啊,可为什么怕的反而是相反的一方呢,不奇怪吗?

8 楼【红梅花开】 于 2010-1-24 11:07:31 评论说
我同意5 楼【岩冈上的山鹰】网友说的,章迪杰他们“狭隘的眼界认为,靠组织程序可以解决问题苏联搞掉一个赫鲁晓夫,不是还有勃列日涅夫么?甚至有后来的戈尔巴乔夫,一个新思维,就把苏联给断送了。没有人民的觉悟,周期律就会反复起作用”。是啊,问题绝没有章想得那么简单,他还是不理解毛泽东。如果通过组织程序可以解决,毛绝不会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是因为他对中国的历史和现实看得太清楚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意识到如果人民捍卫人民政权的意识没有竖立起来,迟早有一天中国还要走老路,所以明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在党内属于少数派,但又深感这个事不做不行,所以毅然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想通过这个事情让人民自己组织起来,在运动中受到教育,最终懂得怎样捍卫人民政权,保障人民自己的权利。毛用心良苦,可到头来似乎两派都怪他,觉得自己被利用了,其实他们都不懂毛。毛是一个孤独者,却是一个独步千古的伟大人物,他的坚持信仰和理想,他的大爱,他的无私,值得每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永远铭记,永远学习。

9 楼【石头1954】 于 2010-1-24 14:15:38 评论说
这个俞文斌是个什么东西?借文革之际上蹿下跳,当年文革是什么他都懒得搞清楚,只顾自己出风头,如今成了既得利益者,反而又骂毛主席让他在文革中吃了苦头。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将来会有人清算他的。

10 楼【石头1954】 于 2010-1-24 14:24:28 评论说
【红梅花开】网友的提问和观点让人信服。

11 楼【一粟生】 于 2010-1-24 19:30:55 评论说
名义上是"专批刘邓联络站"而大头目俞文斌内心根本就不想批刘邓,与文革时的党中央毛主席唱反调不是一目了然吗?革命派后来惨遭迫害,而俞文斌如今是想借作者之手为其歌功颂德.所以,他不关心李明文章中其它部分是否真实.在人民权力丧失的今天他们仍不反思自身,反而怪罪毛泽东.我今天发一短问总结文革中一些人违背毛泽东思想,不遵从毛主席定的政策和策略.题目是<做真正的毛泽东主义拥护者>还没有放行,我又没有留底.待明日见到再发上来.
  
  
  

 
 
顶端 Posted: 2010-01-25 01:13 | 2 楼
五四精神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162
威望: 1163 点
红花: 116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3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7
最后登录:2011-01-29

 

文革无产阶级革命派失败以后,80年代初期,那些上窜下跳的所谓能人或者头子活络的有港澳亲属的人在内地如果要开华侨公司在上面是要有人的,那样才能获得批准设立,才能得到特许进口批条,进口内地属于时髦紧缺的生活消费品、机电产品、美日大公司的集成电路接插件电子产品等。当年这些翻了案的原本不是群众的保守派头目有不少被派往港澳公干,他们与这洋货洋资大举入侵日后摧毁独立自强的中国人民工业的肇始有没有干系?请知内情的同志告诉大家。虽然这属于个体事情,但从这个体事情我们能看清一个人的政治历史真面目,更能从中看到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宏伟画卷。
以前我以为都是老干部开条子,这是不对的。老干部是个笼统的名称。
  
  
  

 
 
顶端 Posted: 2010-01-31 11:27 | 3 楼
五四精神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162
威望: 1163 点
红花: 116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3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7
最后登录:2011-01-29

 

文革运动中总的形成了历史的对立的两大派社会群众组织(革命的“造反”的左派和保守的“保皇”右派),这里面的历史情况非常复杂,在研究历史情况时我们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定性时要落实阶级分析法。比如所谓的红卫兵(学生)组织及其作为就很复杂,所谓造反派组织和保守派组织及其作为的复杂程度也一样,它们那时甚至都声称是“革命造反派”。概括地说,各个组织有其形成和转化过程,一般地表达着各自的阶级立场和利益诉求,同时内部也充满着复杂多变的关系和斗争。具体作为中还有头目和手下成员的区别,有代表组织的行为,也有个人野心的行为,革命与反革命,左与右,过犹与不及,都处在动态的变化中。有自以为无限忠贞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激进表现造成的“极左”现象,也有居阴为阳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假激进真破坏造成的“极左”现象,也有人数远多于对立两大派的无派的“逍遥派”干群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理按照“宁左毋右、坚决执行”准则行事造成的“极左”现象,这些都可说是形式主义祸害……。如此等等关系类属与个别的问题,我们要分析再分析,区别再区别。
“百万雄师”、“武汉公检法”与“三钢”“三新”的几位代表人物,有没有对这些纷繁复杂的具体问题有一个正确的完整的认识了呢?是不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上统一起来呢?我看未必。这次聚会,顶多应该算作是一次历史遗留的对立的两大派群众组织头目的碰头会,而不能有什么解冤仇与和解。
  
  
  

 
 
顶端 Posted: 2010-02-05 19:38 | 4 楼
五四精神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1162
威望: 1163 点
红花: 116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3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7
最后登录:2011-01-29

 

碰头本身是件不错的事情,不能死不往来嘛,两军对垒也不斩来使,但无产阶级革命派要保持革命气节,在大事大非场合上不提个人私利小得失,坚持立场、原则、方向、路线,在新的形势下继续革命,勇往直前,不上别人的圈套。完全可以实事求是地回顾考察每个人的过往历史问题,但过去与现在虽有联系毕竟也有区别,不能用过去的历史问题代替现在的问题,当作把柄来判定处理现在的问题。不管原初如此错误做法是谁肇始的,我们自己人也是有所做的,这是血和泪凝成的经验教训。在对过去的具体是非曲直和恩怨有一个比较正确完整的认识基础上,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上取得基本一致的时候,在真诚的基础上大家就可以一笑泯恩怨。
[ 此帖被五四精神在2010-02-05 23:40重新编辑 ]
  
  
  

 
 
顶端 Posted: 2010-02-05 22:42 | 5 楼
造反革命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8
威望: 38 点
红花: 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1-12-20
最后登录:2012-06-14

 

保皇派里面的头头很多都是死不悔改的犬儒僵尸。要清算包括它们的后代。
  
  
  

 
 
顶端 Posted: 2012-01-01 22:23 | 6 楼
9090990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330
威望: 1331 点
红花: 1330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31
最后登录:2013-03-31

 !Re:武汉文革两大派负责人聚会解寃仇

Quote:
引用第6楼造反革命于2012-01-01 22:23发表的  :
保皇派里面的头头很多都是死不悔改的犬儒僵尸。要清算包括它们的后代。

说得好!
  
  
  

 
 
顶端 Posted: 2012-01-03 16:44 | 7 楼
过来人矣
级别: 侠客


精华: 0
发帖: 206
威望: 207 点
红花: 20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9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2-09
最后登录:2017-05-23

 

两派!都是棋盘上的棋子!

不论哪一派下棋赢了,棋盘上所有的棋子——不论赢方的还是输方的——都会被收拾起来,装进袋子里或者盒子里去。这就是下棋者为棋子们安排的结果。

谁见过永远留在棋盘上不收拾起来的棋子?!


六楼的“造反革命”先生如今还要再说“要清算包括它们的后代。”这类大话,是还没有看透下棋这种政治游戏。就算您在下一轮的棋盘上当了一个“车”一级的大棋子,去干“要清算包括它们的后代”,棋下完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命运等着您?永远当“车”?!
  
  
  

 
 
载舟的一分子
顶端 Posted: 2012-01-05 12:42 | 8 楼
造反革命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28
威望: 38 点
红花: 2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1-12-20
最后登录:2012-06-14

 

楼上的充满了封建思想。文革怎么是下棋!造反派代表的是广大的原意走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人民,保皇派代表的是一小撮走资本主义私有制道路的刘D等人。就是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跟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斗争。
清算它们以及它们的后代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是大多数吃二茬苦、受二茬罪的中国人民的想法。不信你自己做个调查。当然了如果你是一个被人抢劫一空,还用转基因断子绝孙、地沟油、各种化学添加剂的毒害你家人后代的反而喜欢上抢劫犯的人,那只能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不代表别的人。
  
  
  

 
 
顶端 Posted: 2012-01-10 11:30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21218(s) query 4, Time now is:08-21 01:0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