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澄宇:三论决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善举”上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巢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97
威望: 1307 点
红花: 1297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6-04-01

 澄宇:三论决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善举”上

三论决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的“善举”上
  
澄宇

  
  至今还有些人乐于劝敌人干好事,是和他们头脑中的歪理邪说分不开的。其中“有限支持论”就是一个有代表性的观点。什么叫“有限支持论”?就是说对现胡温政权采取有限度的支持,你做错了我就批评你;你做对了,我就表扬你。他们还说,现在谁能代替了胡温?尤其是胡;没有他中国肯定要乱。他们做起“阶级分析”,能正确地指出:胡温是我国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总代表,是要打倒的对象;但是,一谈具体问题,他们就变了调,说你不能打倒他们,他们虽然干坏事,但对人民还有好处。这就是他们的心态。
  
  这种心态是和他们对待敌人的矛盾心态分不开的。他们一方面对敌人“爱三分”,一方面又对敌人“怕三分”。“爱三分”是他们劝敌人做好事的思想根源。在他们心目中,这些走资派的头子还有几分可爱处、可信处;“怕三分”则是他们反对彻底打倒敌人的借口。他们一看见这些走资派手里有政权、有刀子,心里就好恐怖啊!总之,他们爱也好,怕也好,既表现出对敌人的藕断丝连,又表现出对革命的左右为难。“有限支持论”说白了,就是对敌人有限度的支持,必然对革命也是有限度的赞同。这是小资产阶级革命性的典型表现。
  
  毛主席一再指出:“思想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就是教导我们要善于从路线上辨别胡温执行的是一条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既是修正主义路线,他在手法上必然是“打着红旗反红旗”。他要不打红旗,一天都难以存在下去。你要把他打的红旗看得那么真,你那里还有和他作斗争的底气?孙悟空所以能战胜妖魔鬼怪,全凭它那付火眼金睛。
  
  最近,网上披露一份江青同志在敌人判决书宣布后的辩护词。在这份辩护词里,江青同志披露了文革初期,一次毛主席和刘少奇面对面的争辩。我们看看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是怎样和走资派头子作斗争的。
  
  “1966年底,毛主席跟刘少奇谈话,我在场。刘少奇问:‘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国家,也要造共产党的反吗?’毛主席说:‘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在共产党员内,就要造他们的反,不从党里抓要从哪里抓呢?你读读列宁是怎样教导我们的。’毛主席把《国家与革命》中的一段指给刘少奇看:‘资产阶级思想家,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家,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而不得不承认,只有在有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地方才有国家,但他们又来‘改正’马克思,说国家是阶级调和的机关。在马克思看来,如果阶级调和是可能的话,国家就不会产生,也不会保持下去。在市侩的庸俗的教授和政论家们(他们往往善意地引用马克思的言论!)看来,国家正是用来调和阶级的。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建立一种‘秩序’,来使这种压迫合法化、固定化,使阶级冲突得到缓和。在小资产阶级政治家看来,秩序正是阶级调和,而不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缓和冲突就是调和,而不是剥夺被压迫阶级用来推翻压迫者的一定斗争工具和手段。’‘看完了吗?’毛主席说:‘我的书和列宁的书中,都是这个观点。我们的修正主义者很奇怪。当他们打击左派的时候,从来也不讲法律,不讲民主,专门搜集左派的材料,他们对我们可狠哪。无产阶级刚刚准备反击,他们的一切舆论就都来了,这难道是平等吗?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那以你之见,就这样闹下去吗?’刘少奇反感地和毛主席辩论:‘就不需要制定一定的规矩吗?’毛主席气愤地说:‘又是你们那一套党有党规、国有国法,是不是?以我看,革命就是要打烂一切条条框框,让群众起来彻底革命。在推翻走资派统治的斗争中,是不能给造反派指定那些陈规旧俗的。要不然,还有什么革命二字?’”
  
  和走资派头子作斗争,对革命人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问题。他和国民党反动派是不一样的,这些人都有一个革命、不革命、反对革命,直到彻底地反革命的人生轨迹。这样一个轨迹,革命人民就有一个对他的认识过程。有人不懂得这个规律,把毛主席对刘少奇的任用过程说成是毛主席的任人失察,是毛主席的一个错误。这是不对的。当毛主席发动文革,触及到刘少奇,刘少奇乘毛主席不在北京,死命地扑灭革命烈火,形成了五十多天的白色恐怖。毛主席回到北京,坚决给以谴责,并召开了八届十一中全会,制定了文化革命16条,发表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惊世文章, 文化革命迅猛地发展起来。刘少奇死不甘心,又和毛主席当面争论。这场争论,把伟人和小人分得清清楚楚。江青同志正是从毛主席和刘少奇面对面的争辩中得到鼓舞,在辩护词中和刘少奇的继承人邓小平开展了殊死的斗争。有了这些榜样的力量,我们何曾对走资派的头子要“爱三分”、“怕三分”呢?彻底地丢掉这些“爱”和“怕”,勇敢地和这些人民的敌人战斗到底!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澄宇
顶端 Posted: 2010-01-26 22:1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1174(s) query 3, Time now is:01-21 12:2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