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又见奇文一篇--请注意《鲁迅研究月刊》一篇文章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江上有奇峰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788
威望: 1800 点
红花: 17905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0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20
最后登录:2010-05-27

 又见奇文一篇--请注意《鲁迅研究月刊》一篇文章



作者:有缘来相会

又是奇事一桩,又见奇文一篇  

----请注意《鲁迅研究月刊》2009年第5期一篇文章  

   

这些年来,在这个党史那个研究等共产党自己的刊物上,一盆盆的脏水泼向了共产党自己的创建人和引路人,已为是非颠倒,世人不平,而在《鲁迅研究月刊》这个研究鲁迅的刊物上,又兜头泼向了鲁迅。请看下面的转载,已有网友为鲁迅先生打抱不平,但读后,让人感到没有打中要害,先把评论文章转载过来,由于没查到原文,请本坛的老师们查出原文并痛打原文的作者这条疯狗。  

   

历史 > 中国近代史 > 正文 鲁迅和许广平犯“通奸”罪? 不实之词该推翻  2010年01月28日  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鲁迅和许广平犯有“通奸”罪吗?  

《鲁迅研究月刊》2009年第5期上刊载了一篇题为《回到历史语境审视鲁迅与许广平的关系──兼与张耀杰先生商榷》(以下简称《回到历史语境》)的文章。 从题目上看,该文似乎是批评持“重婚论”观点的张耀杰先生的,读之后才知道,该文质疑重婚论并不是替鲁迅辩诬,而是为了给鲁迅加上另一个更令人恶心的罪名,就是:“与人通奸”。假如鲁迅在私生活上真是有失检束,触犯了法律的话,那么无论何人都是无法替他辩解、掩饰的,因为人们终究愿意知道的是真实而不是虚假,希望看到的是事实而不是愿意听信谎言;而《回到历史语境》一文向读者提供的就正是一种伪信息,它不仅曲解法律,而且是以一种根本违背现代法学原则的方法将鲁迅和许广平的关系“审视”为“通奸”关系了。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回到历史语境》一文的推论。   

该文说:“需要指出的是,此前的研究者在谈到鲁迅与朱安的婚姻时,大都从鲁迅为朱安未来着想的角度说鲁迅不愿休妻,‘去陪着作一世的牺牲,来完结四千年的旧帐’。其实,按照当时的法律,只要朱安不同意,鲁迅在法律上并没有与朱安离婚的理由,相反,鲁迅与朱安长期分居却违反了当时的法律。”“按照民国法律,作为受害者的朱安如果不起诉,鲁迅和许广平的同居就不受法律的约束和制裁。事实上,朱安对鲁迅和许广平同居的事情采取了默认的态度,放弃了起诉鲁迅的权利。”   

那么朱安可以依据民法哪几条来起诉鲁迅呢?《回到历史语境》一文这样写道:   

《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第1052条规定:   

夫妻之一方,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他方得向法院请求离婚:   

一重婚者。二与人通奸者。 三夫妻之一方受他方不堪同居之虐待者。四夫妻之一方对于他方之直系尊亲属为虐待,或受他方之直系尊亲属之虐待,致不堪为共同生活者。 五夫妻之一方以恶意遗弃他方在继续状态中者。 ……   

从上述法律条文可以看出,鲁迅在法律上并没有和朱安离婚的理由,相反,朱安却拥有起诉鲁迅的权利,她可以以第二、三、五款之规定要求法院判决离婚,并要求过错方鲁迅赔偿其经济损失。该文引了这么些关于离婚的法律条文之后便立即认定鲁迅没有与原配离婚的权利,而“作为受害者的朱安”则有起诉鲁迅的权利:“她可以以第二、三、五款之规定要求法院判决离婚,并要求过错方鲁迅赔偿其经济损失。” 这里说的所涉三款均不是以事实为根据,纯系预定罪名,采取戴帽对号入座的方法。此三款中的后两款留待另文讨论,这里只谈一谈第二款“与人通奸者”,实际上这一条已经触犯了刑律了。按照民国法规,通奸与重婚基本同论罪责,过错的一方岂止是须赔偿经济损失,依照刑法还可追究其刑事责任,《民国刑法》第十七章“妨害婚姻及家庭罪”的法规是:“第二百三十七条有配偶而重为婚姻或同时与二人以上结婚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相婚者亦同。”“第二百三十八条有配偶而与人通奸者,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由此可知“重婚者”和“与人通奸者”二者的罪责是在量刑时有所区别;并且,追究罪责时“相婚者亦同”、“相奸者亦同”。这样就连许广平也不免要受到法律的追究了。该文以第二款“与人通奸者”论罪,认为朱安可以以此向法院起诉鲁迅,这完全是违反现代法学原则的说法。现代法律是具有严格的实施范围和效力范围的,在一般情况下不可溯及既往,它是不能规范、追究法律制定颁布之前的事情的。1931年与《民法·亲属编》同时颁布施行的《民法亲属编施行法》就明确规定:“第一条关于亲属之事件,在民法亲属编施行前发生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别规定外,不适用民法亲属编之规定。”不仅当时如此依法执行,就是在后来台湾当局于2002年修订《民法亲属编施行法》时仍然郑重规定:“第一条关于亲属之事件,在民法亲属编施行前发生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别规定外,不适用民法亲属编之规定;其在修正前发生者,除本施行法有特别规定外,亦不适用修正后之规定。”这一条所体现的法学原则与世界上任何一部现代法律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都是一致的。如果违背了这一条,本身就是违法。《民法·亲属编》是1931年5月实施的,而鲁迅婚姻是1906年和1927年之事,系“在民法亲属编施行前发生者”,显然“不适用民法亲属编之规定”。   

该文对于法律的引用也是断章取义的。如《民法·亲属编》第九百七十二条:“婚约,应由当事人自行订定。”第九百七十五条:“婚约,不得强迫履行。”以上这两条体现婚姻自主原则的法规,在现代婚姻法里是具有核心意义的。鲁迅与朱安的婚约完全是由双方家长包办,两家议婚订亲时婚姻当事人均不在场,鲁迅当时还在南京读书;后来去日本留学,长期没有履行婚约,实际上他是采取了一种近似逃婚的拖延抵制措施,一直到七年之后,才在母亲的劝诱、逼使下匆匆回国草率完婚。这个婚姻与《民法·亲属编》以上两条法规是完全相违的。如果可以按照现代婚姻法裁判,如果可以像《回到历史语境》一文那样违背现代法学不溯及既往的原则进行追究,那么这个封建包办婚姻则属于无效婚姻,是不受现代法律保护的,随时可以推翻。   

事实上法律不可能剥夺鲁迅与朱安分居的权利,根本不存在“鲁迅与朱安长期分居却违反了当时的法律”的问题。鲁迅当时只要依据《民法·亲属编》“第一千零一条但有不能同居之正当理由者,不在此限”这一条法规,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实行分居,中断婚姻关系,除非有人能够证明鲁迅与朱安不属于包办婚姻,他们分居的理由不正当;或者有谁可以随意取消“但有不能同居之正当理由者,不在此限”这条法规。这里有必要指出一点,《回到历史语境》一文,按理应该是回到上个世纪上半叶,甚至还要回到清代晚期,即鲁迅所生活的那个时代环境,并且应该是运用当时的历史档案资料或有关法律文献来分析考察问题;然而在笔者看来,该文通篇所引的民国法律却并非是鲁迅时代的“民法”,而恐怕是从网络上下载摘抄的上世纪80年代的台湾修正版“民法”。这里只举一例:   

《民法·亲属编》1931年民国时期的版本:   

第九百八十二条结婚,应有公开之仪式,及二人以上之证人。   

1985年台湾修正本,即《回到历史语境》所据文本:   

第982条(周按:法律条目,正版文本不是阿拉伯数字)   

结婚,应有公开之仪式及二人以上之证人。 经依户籍法为结婚之登记者,推定其已结婚。   

二者对照一下就可看出这条的第二句“经依户籍法为结婚之登记者,推定其已结婚”,1931年本无,因为当时尚未颁布“户籍法”,这一句是台湾当局于1985年修正时所增补。如果按照《回到历史语境》的方法进行推论,那么所有在上世纪30年代以前,也即在民法制定颁布以前结婚的夫妇(不光只是鲁迅与许广平,包括朱安也在内),他们可能都将面临一个“在‘现代法律’意义上并没有结婚,他们的结合并不被当时的法律所认可”的难堪局面。假若历史上真的曾出现过这样一种情形,不难设想,当时的人们一定都会心急如焚,叫苦不迭,埋怨国民政府没有尽早出台有关婚姻的法律,致使许多已婚夫妇陷于被动;尤其是比《民法·亲属编》还要晚出台的《民国户籍法》对于已婚配者来说冲击最大,因为如果未“经依户籍法为结婚之登记者”,则不能“推定其已结婚”,将“不被当时的法律所认可”,只能算两性非法同居。这岂不冤哉。应当说,这种虚假“回到历史语境”的做法是一种不尊重历史和对读者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通奸”论在套用80年代由台湾当局颁布的《民法》条文时,还使用了双重标准,就是对于均属《民法·亲属篇》制定前所发生之事,对于同样未“经依户籍法为结婚之登记者”,该论却根本不顾婚姻自主的法律规定,竟认定鲁迅与朱安的封建包办婚姻为合法婚姻,而鲁迅与许广平的自由恋爱结合的事实婚姻只能算作“通奸”性质的非法同居。这样的双重标准不过是专制时代的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明媒正娶”为正统的旧婚姻观的体现,其实与现代法制观念相去甚远。在一个可以娶小纳妾的旧时代里,指人为通奸者比定为重婚者实更不能为社会所容,名声更糟。因此横加于鲁迅和许广平身上的这种不实之词是应该推翻的。   

人们常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指法律的客观公正性。对于具体案例,凡是有利于被告,或有利于被审视对象的法律法规,均是不能忽略不顾的,维护人的合法权利是现代法律的基本精神。可以肯定,如果对于包办婚姻采取否定态度,依法坚持婚姻自主的立场,就绝不会孤立的根据某一条法律条文比如离婚的条款而得出“通奸”的结论的。   

对于历史上的案例,我以为除了一些属于法学层面的问题外,还存在一个社会观以及政治理念的问题。比如,北京时期的鲁迅积极支持学潮、同情学运,对于北洋政府来说,无疑属于非法活动,起码是违反了有关社会治安法规;在上海时期,如果牵扯“左联五烈士”案,与瞿秋白等地下党人的关系,等等,如果用民国的法律来衡量,这更是有通匪的嫌疑了,而且这是真正的现行违法活动,并非追究法律制定以前的事情。“通奸”罪不过一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而通匪罪则是犯了杀身之祸了。对于这些“违法”行为,我们应该如何以法律的眼光去看待呢?我以为我们应该以一种历史前进的眼光,而不能站在一种守旧的立场去看待;应该站在促进社会发展、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高度来思考国家法律问题。对于冲破封建礼制,反抗旧习俗的人和事,同样也不应缺乏历史主义的人文精神。何况我们这里所针对的人和事并未违法。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1 楼【千里有缘来相会】 于 2010-2-19 19:30:17 评论说
撒谎容易圆谎难,反毛反鲁难于上青天。文匪“精英”无孔不入地编造谣言反毛反共反鲁迅反中华文明等,倒让我们又一次想起了鲁迅的话: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2 楼【th香木】 于 2010-2-19 19:49:34 评论说
无聊文人,无聊的文章。吃饱饭撑得慌吗?嗤之以鼻!香木2010.2.19

3 楼【一路风尘】 于 2010-2-19 20:37:34 评论说
这类无聊无耻的攻击我见多了,还有人说鲁迅骗女学生呢!我当时就问:许广平认识鲁迅时已经28岁了,也有一定阅历和社会经验,难道还是懵懂无知天真幼稚的小女生吗?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文匪 谣言 鲁迅 谎言 反毛
无限风光在险峰
顶端 Posted: 2010-02-20 02:28 | [楼 主]
江上有奇峰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788
威望: 1800 点
红花: 17905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06(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20
最后登录:2010-05-27

 

有人故意将鲁迅研究引向歧路










作者: 葛涛  






来源:解放区的天



    笔者在《回到历史语境审视鲁迅和许广平的关系——兼与张耀杰先生商榷》(以下简称《回到历史语境》)一文中从民国法律的角度指出鲁迅并没有像张耀杰所批评的那样犯了“重婚罪”,他和许广平在法律意义上仅是“同居”关系。而周楠本在《鲁迅和许广平犯有“通奸”罪吗?》一文中却对笔者的上述观点进行了否定:
  该论却根本不顾婚姻自主的法律规定,竟认定鲁迅与朱安的封建包办婚姻为合法婚姻,而鲁迅与许广平的自由恋爱结合的事实婚姻只能算作“通奸”性质的非法同居。
  笔者在《回到历史语境》一文中已经引用李秀清和梁慧星两位法律界学者的文章明确指出在1931年5月《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正式颁布施行之前法院审理关于婚姻的案件时部分采用的是《大清民律草案》和《民国民律草案》。我们不妨再来看看另一位法学界的学者关于民国审理婚姻案件的相关论述:
  在政治紊乱的民国初年,立法机关很少在实际意义上存在,更遑论有效地发挥作用,惟有“司法机关比较特殊,从上到下的联系相当紧密,直接受到政潮的影响很小”。所以,尽管民初法律冲突的处理在立法上不能有效地进行,仍可依赖于司法机制。民国之初,大理院为全国最高审判机关,“院长有权对于统一解释法令作出必应的处置”。于是,大理院因法律解释之责首当其冲地面对实际社会生活中发生的法律冲突问题。(汪雄涛《民国初年法律冲突中的定婚问题——以大理院解释例为素材的考察》,雅典学园)
  参照这段论述可以得出如下结论(1)民国司法机关直接受到政潮的影响很小,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何鲁迅在1927年10月于上海和许广平同居,他们虽然居住在上海,脱离了北洋军阀政府的管辖,甚至在北洋军阀政府垮台之后,和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之后,仍然要受到此时民国法院依然在审判时使用的《大清民律草案》和《民国民律草案》的约束。(2)大理院对当时审判中遇到的法律问题的解释具有权威性,而这些法律解释也对于审视鲁迅的婚姻具有参考价值。
  汪文还引述了大理院关于“婚约”的相关解释:
  仅就律文观之,婚书和聘财具有法律约束力,不得辄悔;律文并未明言凡结婚者须先定婚。然而,结婚在儒家礼义中须遵循“六礼”始能算完备,至少必须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否则便“名不正,言不顺”。而“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就是定婚的核心内容,其最基本的表现形式就是婚书和聘财。
  应该说,在民国以前,关于婚约的问题并无疑义。惟民国以后,西风东渐,婚约似乎成了“不合时宜”的产物。……统字第1357号解释例中,大理院复司法部有关结婚法律:婚姻须先有定婚契约(但以妾改正为妻者不在此限),定婚以交换婚书或依礼交纳聘财为要件,但婚书与聘财并不拘形式及种类。这除了对婚约的法律地位予以明确外,还赋予相关婚俗以广泛的生存空间和法律效力。
  按照大理院统字第1357号解释例,鲁迅和朱安的包办婚姻显然符合这一规定,因此虽然他们在1906年结婚,但是到了民国,参照民国当时仍然使用的《大清民律草案》和《民国民律草案》依然是合法的。同样的道理,在《民法·亲属编》正式施行以前通过订立婚约、交换婚书、缴纳聘财等方式结婚的夫妻也都是合法的,并被《民法·亲属编》所认可。需要指出的是,到1931年5月《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正式颁布之后,鲁迅和朱安始终没有采取法律手段正式解除婚姻关系,所以他们的婚姻关系在法律上依然是存在的,并且也受到法律的保护。
  关于鲁迅和许广平的自由恋爱是否合法的问题,我们再来看一下1931年5月《民法·亲属编》正式颁布施行之后鲁迅(周树人)和朱安的婚姻。需要强调的是,本文仅从民国法律角度看鲁迅的婚姻问题,并不涉及其他层面。
  按照《中华民国民法》,朱安作为鲁迅(周树人)的法律认可的配偶享有第一继承权,这也是许广平在1937年运作通过商务印书馆出版《鲁迅全集》时请朱安撰写授权书的原因,否则,商务印书馆就不会不认可认许广平的授权书,许广平也不用再劳动朱安了。可见,不仅商务印书馆,而且许广平本人也是认可朱安是鲁迅(周树人)的合法配偶这一法律地位的。
  总之,朱安和鲁迅(周树人)的婚姻关系一直都是当时法律所认可的有效的、合法的婚姻,而鲁迅和许广平的同居关系在1931年《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正式颁布之后并不被该法认可为合法的夫妻关系。
  鲁迅没有犯民国《刑法》中的“通奸罪”
  周楠本还在文章中说:
  该文质疑重婚论并不是替鲁迅辩诬,而是为了给鲁迅加上另一个更令人恶心的罪名,就是:“与人通奸。”
  关于《中华民国民法》中“重婚”和“通奸”两个词的定义,我们不妨看看法律界学者蒋贤平在《论南京国民政府1930年离婚法》(近代中国研究)一文中对《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中“重婚”和“与人通奸”的概念的辨析:
  1.重婚。指有配偶而重为婚姻,或同时与二人以上结婚。这里的结婚以完成结婚仪式而不以发生性关系为确认要件,因此,不同于通奸。
  2.与人通奸。所谓通奸,是指与配偶之外的异性任意发生性关系。新离婚法规定,不论夫或妻,如与配偶之外的第三人发生性关系,他方均可以此为离婚理由。
  笔者据此指出按照《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鲁迅和许广平同居在法律上并没有“重婚”,而朱安作为无责方拥有提出离婚的权利,可以以“与人通奸者”等理由要求离婚。
  需要指出的是,《中华民国民法·亲属编》对于离婚权的行使有一个时间规定,蒋贤平在该文中也对此作了详细阐释:
  新离婚法规定,有离婚请求权的一方对于他方重婚及通奸“知悉后已逾六个月,或自其情事发生后已逾五年”;意图杀害及被处刑“知悉后已逾一年,或自其情事发生后已逾五年”不得请求离婚。6个月和1年的期间,自知悉时起算。
  周楠本引用的是1935年修订的民国《刑法》,该法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有配偶而与人通奸者,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而鲁迅与许广平在1927年同居,应当采用1928年7月颁布的那部《刑法》。该法对于“通奸罪”有如下规定:
  有夫之妇与人通奸者,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
  可见,该法仅对已婚女性犯“通奸罪”做出了处罚,并没有对男性犯“通奸罪”做出处罚。换句话说就是,1928年颁布的民国《刑法》中仅有针对已婚女性的“通奸罪”这一罪名,并没有针对男性的“通奸罪”这一罪名。此外,对于许广平这样的未婚女性来说,也根本没有“通奸罪”这一罪名。
  即使以周楠本引用的这部在1928年《刑法》基础上修订后颁布的《刑法》来论,从法律时效的角度来说,鲁迅与许广平同居从1927年算起也已经8年了,这部《刑法》也无法以“与人通奸”的罪名来判处鲁迅和许广平了,因为此时已经超出了朱安所拥有的5年的起诉时效,更何况朱安本来就放弃了起诉鲁迅的权利。
  笔者认为,进一步探究鲁迅的婚恋对鲁迅的思想和创作的影响是鲁迅研究的正路,而纠缠于鲁迅的婚姻是否合法、鲁迅是否犯了“重婚罪”、“通奸罪”以及类似的一些问题,这些都可以说是没有多大意义的,都是鲁迅研究的“末路”。在此也希望那些拿鲁迅婚姻问题攻击鲁迅的人都别再折腾鲁迅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
顶端 Posted: 2010-02-20 02:29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6974(s) query 4, Time now is:12-17 18:0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