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谢富治将军二三事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jiangfeng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03
威望: 713 点
红花: 70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2
最后登录:2010-09-13

 谢富治将军二三事

谢富治将军二三事
作者:温相  


http://blog.wenweipo.com/index.php/11633/viewspace-11494




谢富治是一个党性原则很强的人(下边的故事就要谈到),但也是一个有人情味的人,没有割断与家乡红安的情感联系。六十年代 红安县采购员刘金汉简直成了一个神秘人物,都是因为谢富治。直到九十年代,红安县把他当“路条”,沟通在京各大将军的联系。 他被称为红安“活档案”。刘金汉。退休前是红安民政局局长。

1958 年,刘金汉供销社当采购员,很长一段时间住在昆明他记得第一次见谢富治,是带着红安县委的信去向谢富治要汽车。那天,打完电话后,谢富治的秘书很快就派车把他接到军区去了。去时谢富治正在开会,刘金汉在那里等。不一会儿,谢富治从会议室出来了,在办公室接待刘金汉。刘金汉一想到谢富治是云南最大的头儿,不免有些紧张。开初说话都结结巴巴,手和脚不知往哪里放,头上一个劲地冒汗。谢富治看完他呈上的信后,满脸堆笑地说:“小老乡嘛,多大了?入党了吗?”当谢富治知道他才27岁又是党员时,目光中透出了信赖和欣赏的眼神。说:“湖北那么好,长江大桥都通了。我们云南属于边疆,又闭塞,比不上湖北啊!你还跑我们这里来要东西……”。

刘金汉见谢富治说话和气,也不摆首长架子,胆子也大起来,说:“首长,红安穷啊!县里什么东西都短缺,尤其是车辆指标红安就没有。你们云南交通不便,中央又处处照顾云南,不如把你们的物资匀一些给我们,算是对家乡的支持,我回去也好交差呢!”“哈哈,你这个青年人不简单,讲起话来人情人理,派你来挖我的 ‘墙角’,我不给你也得给啊!”说完,他吩咐秘书马上把后勤部何德部长叫来了,谢富治对他说:“这是我的红安小老乡,他们缺一些物资,能给解决尽量解决一下。”何部长一看是谢政委指示,哪敢怠慢,他把刘金汉接到了他的家,不仅盛情款待还把后勤部的车管处、营管处的几个处长都找来了,对他们说:“这是谢政委的老乡,红安人民有困难,请我们云南支持一下,帮忙解决一些物资。”几个处长看了刘金汉本子上写的东西,一致表态:要什么给什么。刘金汉走时住的招待所的房问号和电话都留给了他们。回招待所后,他又给县里打了电话,汇报他见谢富治阶情况,县里表扬了他,并说可能的话,一些紧缺的东西也请给解决一下,刘金汉又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何部长。好家伙,那些天,刘金汉在招待所简直成了一个神秘人物,一会儿是何部长和几个处长去看他,一会儿又是秦基伟司令员和夫人去看他,一会儿找他的电话又来。搞得招待所的服务员和一些店客都对他另眼相看。没几天,一切需要的物资均备妥。最让刘金汉高兴的是,通过谢富治秘书给云南省商业厅长写信,给红安解决了一台解放牌汽车。刘金汉回忆说:“这是红安全县第一台解放牌汽车啊!”

还是1958年,红安修革命烈士纪念词,需要大理石,刘金汉将这件事报告了谢富治,他也痛快,说:“这个我有,算我们云南支援,’你写具体一点,要什么材料,我们全满足。”谈起这些事,刘金汉说:“那时谢富治还是够意思,还有家乡观念, ” 谢富治在云南当省委书记。干得不错,云南人民记着他。尤其是三年自然灾害云南没饿死人,这有谢富治的功劳。有一个云南司机就亲口对我说过:“没有谢书记,就没有云南人民的命。

谢富治给刘金汉的另一个印象,就是他组织观念特别强。他也许是既当政委又当省委书记,抓党的工作一刻也不放松。连刘金汉这个红安党员也管了起来。那是 1958年的春节(腊月30),部队会餐,秦基伟没有忘记刘金汉这个出门在外的红安小老乡。派车把他接去了。谢很严肃地说:“你到我这里来我就要管你,我没有时间就交给他们两个(指秦和何)负责。不能让你在外成了野人,你不应该住在外边呀!应该搬到我们这里来住。你是个党员,不过组织生活不行,你的组织关系转过来没有?”刘说没有。谢富治说:“那不行要把组织关系转来。”谈了一会秦基伟请谢富治吃饭,说等他吃完饭再说。谢富治进了饭厅,又拉过一把椅子,叫刘金汉坐到他的身边,他一边吃一边对刘说:“你什么时候回去?在你回去之前,我可能没时间接见你了,因为这段时间我不是到处开会就要下去检查工作,所以我现在就对你谈几点意见,你回去转达县委: 1.前不久我去武汉开会,没有应大家的要求回家乡看看,听说你们县委书记权志也在武汉开会,我都没时间接见他。很对不起。 2.你说红它县委规划59年要粮油亩产双万斤是平均还是个别?这是个多大的数字啊?我看试验田也可能,大面积能实现吗?我认为实现不了,太高了。 3.咱们黄安,现在叫红安,影响蛮大的。提出学红安,赶红安,红安一定要脚踏实地,不能吹牛,要实事求是。 4.在红安当个干部是很光荣的,但一定要好好学习,防止骄傲自满情绪。要看看最近《人民日报》的社论《试验田又红又专》。我这次在武汉开会,听人说红安高桥区农民在骂一个县里干部,说他在田埂上走穿着鞋袜,这就不好了,要和群众打成一片嘛!可以看出,当时的谢富治很讲突出政治的,他讲实事求是精神今天看来也是对的。

附1 谢富治关于制止武斗的指示
谢富治刘宁一等在接见安徽造反派时的讲话
谢富治 刘宁一
1966.12.02




〖晚9:00至10:10,地点:政协礼堂三层西厅。〗



谢富治同志讲话:



今天,你们来的有安徽大、中学校革命师生造反司令部的,有工人造反司令部的,还有文艺界造反司令部的,有芜湖的、蚌埠的,大单位有几个,总共一百零八个单位,四、五百人。你们来到北京,有的来得早,有的来得迟。今天我和刘宁一同志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向来自安徽的全体工人、学生和全体文艺界的革命同志表示热烈欢迎。(热烈鼓掌)安徽的工人同志们,还有革命师生同志们,文艺界的同志们,你们当中的不少人,我们都见过好几面了,大家都已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高呼:毛主席万岁!)你们来了,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这是最大的好事,增加了力量。你们安徽十五、十六、十七日在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影响下,造成了群众斗群众,打伤了许多学生,还有工人、还有……在那些错误路线的影响下,群众斗群众,有些同志受到了打击,我们对这些同志表示慰问。(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特别是来了一批,到北京五十一人,相当多的人出了院,今天大概也来了,对这些同志表示关心,对这些同志恢复了健康,我们表示很高兴。从这件事看来,安徽的事,在省委领导中,特别是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引起群众斗群众,造成了极大的恶果。尤其是时间延续的特别长,从“八·二七”到现在,一直连续不断,特别是廿六、廿七(指八月)群众斗群众,后来廿四、廿五、廿六(指十一月)又有一些工厂群众斗群众,这是我们党中央、毛主席所反对的,不允许的。我们革命嘛,就是对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行学校的斗批改,不能群众斗群众。在这点上,省委是错误的,而且错误不少,所以工人、学生要斗争。反对这种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应该的,这点我们是支持你们的。但是,你们到了北京,听了总理两次报告,江青同志也讲了,陈伯达同志也讲了,你们都听到了,都是一万人大会,都是超过一万人的,(对刘宁一说:你刘宁一也讲了)今天我没有什么更多要讲的了。今天我们见见面,希望你们回去,我们支持你们到家里闹革命。你们可以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如果你们有什么事情没有解决,可以留少数人继续解决,以后有问题还可以来。中央已经研究,安徽的问题比较复杂,中央派几个人去调查,派去调查的只是少数人,不能派高级人员去解决,你们都知道,总理很忙,副总理只这几个人,中央文革小组人很少,很忙,中央很重视这个问题,中央要派人去,能解决的就和当地领导、学生、工人商量研究决定,有些问题不能解决就报告中央。

我今天要和同志们、同学们商量另一件事。安徽的多数派,有比较中间的、保守的,但他们中的群众是要革命的,他们来了好久,我们接见你们好多次,你们是知道的,就是不接见他们,(热烈鼓掌)我们还要准备接见他们,你们看好不好?(热烈鼓掌,答:好!)多方做工作嘛!

我今天要求同学们、同志们做一件事。因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引起了一大批工人要徒步到北京,有的已到蚌埠,和他们商量可以派代表。今天,我同你们商量,前次我和刘宁一在和安徽“八·二七”的谈话中,“八·二七”的革命精神很旺盛,很听话,好多问题容易协商,不知今天有“八·二七”的没有?(答:有。大家举手)你们“八·二七”给我们帮忙,和他们谈谈,还有你们工人也和他们谈谈。说北京很冷,还有一百八十多万红卫兵,穿的衣服又很薄,来了又冰冻了。我们很关心他们,我和总理到好几个医院看了。总地讲,你们是革命的。关于安徽的问题,我们知道很多材料。反对资产阶级当权派,反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们是支持你们的。很多的问题要在当地解决,使毛主席的正确路线在安徽彻底贯彻。我和刘宁一同志过去是,将来也还是永远站在毛主席的这一边,永远站在革命群众一边,永远是支持群众的革命行动的。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工人、学生斗争了几个月,要注意斗争的一些方法,要避免群众斗群众,在座的也要避免打人,只准文斗,不准武斗,武斗只能触及皮肉,这是毛主席提出来的,后来我们的副统帅林彪同志发挥了,只要文斗,不要武斗,文斗才能触及灵魂。我们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江青同志前天在两万人大会上也讲了,不要动手打人。你们“八·二七” 要大大宣传这个事情。那个《重要通告》,不是哪个省的,而是中央的,是以北京市委,以地方形式出现的,是毛主席批准的。这样使我们真正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宣传毛主席的正确路线,什么时候也不打人,希望同志们做好这件事。
今天工人来了,刘宁一是专门负责工人的,他知道的多,我请他讲两句,我就不讲了。

--------------------------------------------------------------------------------
来源:一九六六年北京化工学院《红色宣传员》战斗组、北京经济学院无产阶级革命团、北京市东方红印刷厂革命造反联络处、化工部化学工业出版社印刷厂联合汇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参考资料(4)》:《大字报选 第二集》(北京:一院大字报选编小组,1966.12)。



谢富治对重庆红卫兵和华东政法学院红卫兵代表的讲话
谢富治
1966.12.03




〖地点:公安部。记录人:西南政法学院红卫兵。谢富治接见了重庆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政法兵团”和华东政法学院红卫兵赴京代表。谢富治首先从后排政法兵团赴京代表团起,一一握手,一一问候“你好”。然后把政法兵团九明代表招呼到前面坐下,开始。讲话〗



没有名单……?(他们是华东的,西南的,公安部侯景林同志介绍。)

(问华东的)你们来多久了?什么时候回去?

(问西南的)你们呢?

你们回去以后向大家问好!

今天,你们来了,我们热烈欢迎你们!

按照我们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的指示,我们坚决支持你们闹革命,向你们学习、向华东的学习、向西南的学习。我这个人没文化,没有读过大学、中学、小学实际也没有读过,我要向你们学习。现在文化大革命才搞了半年,还需要搞相当长的时间。

你们西南的同志提出要到专政部门去抢档案、材料的问题,你们当中有两种意见,有的主张冲进去抢,你们不主张,我同意你们的做法。你们是哪一派的?(政法兵团战士答:少数派,“八·一五”派)少数派大方向正确,斗争坚决,我是一贯支持少数派的。档案材料(包括混入的黑材料──记录者注),你们派人去要就是了,不要冲进去,冲进去就失礼了,就会被抓住小辫子。你们要学习我们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的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毛主席的领导一贯正确,所以他成了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成了全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同时,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斗争方法也是最高最高的马克思主义,他的斗争方法也是值得我们所有的人学习的,比如做政治思想工作,群众工作,团结教育工作……。就是对付敌人来讲,一方面斗争坚决,坚决得很;同时,要改造他们,只要他们放下武器,就把他们改造成为新人。这也是最高的马克思主义。你们要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学生。我同意你们的做法,不要冲公安局、检察院、监狱等等。你们回去以后要说服他们,按你们的想法办,但要说服,不要压服。

你们是变成多数好呢,还是老是少数好?你们老是少数不好。要少数变多数,要把大多数人争取过来,讲求斗争方法,把他们团结过来,不要扣他们的大帽子。

现在,各地斗争在发展,我曾对安徽的同学说过,你们回去以后要宣传毛泽东思想,只准文斗,不准武斗,不许打人。要文斗,不要武斗,这是毛主席亲自提出来的,我们的副统帅林彪同志又把他发展了,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前五天(十一月二十八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文艺界两万人的座谈会,陈伯达同志致了开幕词,江青同志作了很重要的报告,你们看过没有?(齐答:没有!)给他们拿两份!(对侯景林等同志),江青同志的讲话很重要,也说过要文斗,不要武斗,打架不好!大学生做得好点,中学生和工人就做得差些,一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一些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在幕后指挥,给文化大革命抹黑,你们不要上当!要提倡摆事实,讲道理。
你们大学生要做十六条的宣传员,宣传毛泽东思想。当前的斗争是对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我们要紧紧地把握住这一点,很好地总结经验,回去后经过自己的斗争,不要有事就到北京。有人总结了要求接见的“经验”,第一,大字报炮轰;第二,冲进寝室。这些“经验”不能推广。炮轰我,我就是不接见。(众笑)刚才的那几个人,昨天晚上才来,今天早上就要我接见,还跑到我家里来了,我正在吃饭,又没有好招待的,我就边吃饭边和他们谈,他们不知道我昨晚什么时候才回来,(侯景林同志说昨晚两点钟才回来)他们不知道全国还有七亿人口,好象就他们几个人。(众大笑)

青年人的热情是高的,心情很迫切。大方向一致,还要提高斗争艺术,我讲的就是要提高斗争艺术,紧跟主席思想,方法好就能达到目的。大方向是主要的,达到大方向的路怎么走,方法是很重要的。比如,到延安是大方向,但路很多,怎么走法,每天走多少,就要考虑。开头走猛了,脚打起了泡,歇下来又不晓得洗脚,以后就走不动了。路找好了,方法对了,就能很快到达延安。

搞了半年的文化大革命,用哪种方法斗争最好,你们要好好总结。必须提高斗争艺术,打人、打架的方法都不能很好地达到目的。
(政法兵团问:公、检、法三机关参与学校文化大革命怎么办?)

公、检、法三机关平常的业务你们不要管,追查黑材料是合适的,他们藏有黑材料,你们就写大字报,叫他们拿出来烧掉。如果他们不交,将来要受到党的纪律的严厉处分。

(华东政法学院同志反映:他们院党委不按主席思想办学校。)

要按照“抗大”式的,按照毛泽东思想办学校。你们院党委不按毛主席思想办学校,就是不执行嘛!不执行,我还是管不了,高教部的资产阶级思想多得很,搞得很糟,高教部我也提过建议,但他们不听。高教部有个司长,大笔一挥,把我的意见甩在一边不管,我现在还有点生气。他们不听我们的,我管不了,他们执行的是一条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凡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都要管,现在要改革,怎么改?这方面我还要请教你们,向你们学习。

关于少数派,江青同志有个报告就讲了。(拿过江青同志的报告)江青同志讲:“在这里我们要说明,不能离开阶级观点去谈什么少数、多数,要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掌握在谁的手里,谁真正站在无产阶级革命立场上,真正执行了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对不同的单位,要作不同的具体分析。”许多单位的少数派是革命的,这是一般规律,个别的例外,关键的问题是看谁掌握了真理,谁真正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经过一段斗争过程,少数会变成多数,多数会变成少数。多数派要保守一点或中间一点,但他们还是要革命的。近来有的人提出“越少越革命”,这种提法是错误的,今后不准提。这样使得很多组织又分成许多小组织,我们要去争取群众,把大家团结起来,最好都团结起来。总的说来是团结起来的好,多数不要压少数,少数要去争取群众。少数派如果不注意,就会形“左”实右。我一贯支持少数派,坚决站在这一边。我要向少数派学习,因为少数派敢闯,敢革命。多数派要向少数派学习,少数派不要骄傲,要讲斗争方法,提高斗争艺术,不要永远当少数。今后不要提多数派、少数派,这个提法不科学。多数要支持少数的革命行动,少数要提高斗争艺术,团结、争取群众。


--------------------------------------------------------------------------------
来源:一九六六年北京化工学院《红色宣传员》战斗组、北京经济学院无产阶级革命团、北京市东方红印刷厂革命造反联络处、化工部化学工业出版社印刷厂联合汇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参考资料(4)》:《大字报选 第二集》(北京:一院大字报选编小组,1966.12)。


谢富治说:

武斗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什么好处吗?,没有!我坚决反对武斗,对大批判没好处,对大联合没好处,对“抓革命,促生产”没好处,一点好处也没有。要说有好处,只是对刘邓陶和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有好处。对无产阶级革命派没有一点好处。十六条上提到“要用文斗,不用武斗”,这是毛主席亲自写上的。后来林副主席在天安门上的讲话中又一再说明武斗只能触及皮肉,文斗才能触及灵魂,但是有那么一些人,表面上说听毛主席的话,但行动上不按毛主席的指示去做,不听毛主席的话,这种人是什么人?是两面三刀对不对?(大家说:对!)

--------------------------------------------------------------------------------
来源:《中央首长关于制止武斗的指示》,载1967.8.31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字023部队红总《红总战报》第六期。



谢富治温玉成李钟奇在北京大学制止武斗的讲话

谢富治 温玉成 李钟奇
1968.03.29




三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半,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副司令李钟奇副司令员来到会场,说:“好了,同志们都来了,谢副总理和温司令员很忙,他们回去还要开会。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有带武器来的没有?”(公社同志响亮地回答:没有!卢平同志说:“我向首长保证,没有!”井冈山一人掏出一把带有血迹的锉刀。)李副司令员问: “还有没有?”(井冈山代表有气无力地说了声:“没有了。”)李钟奇同志接着说:“有问题可以坐下来解决,不要骂,不要动拳头,你们搞武斗是错误的。” (卢平同志领着高呼:“要文斗,不要武斗!”“坚决维护六六通令!”“全校革命师生员工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晚10:36,谢副总理、温司令员、李副司令员和聂元梓、孙蓬一同志一起走进会场,全场热烈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等口号。谢副总理向大家介绍温玉成同志。温司令员:“今天我和谢富治同志到这儿来看看大家。听说发生了武斗,这是不好的。毛主席号召我们大联合,现在我们还闹不团结,这是不好的。现在谢富治同志宣布市革委会、卫戍区研究的一个决定。”

谢副总理:“党中央、中央文革刚刚召集了十万人的大会后,北京大学发生大规模武斗的行为,是直接反抗中央、中央文革的,是不能容忍的!”你们不斗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德怀、贺龙、彭罗陆杨以及在北大的代理人陆平等叛徒、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而斗争聂元梓同志,你们的大方向哪里去了?!这是违反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的!现在,我和温玉成同志代表市革命委员会和北京卫戍区宣布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北京卫戍区宣布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北京卫戍区研究的文件:

(一)慰问被刺伤的聂元梓同志,慰问一切被打伤的人员、革命群众、革命小将。

(二)井冈山等组织应立即自己交出刺杀、打伤聂元梓同志、李钟奇同志的凶手和后台。

(三)外校来北大参加武斗是完全错误的,应立即撤出,回去作自我批评。(这时谢副总理说:“我要补充一句,这一句不在我的记录里:‘如果不听,还要这样做,那我们就让他们做去,看他们走到哪里去!’”)

(四)在校军事人员和支左部队要挺身而出,制止武斗,保护小将,保护群众,保卫国家财产。要求全校各派交出一切凶器,释放一切被抓人员。全校一切革命群众要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原则下联合起来,实现革命大联合,共同对敌。

打倒叛徒刘少奇!打倒邓小平!打倒陶铸!打倒彭德怀!打倒贺龙、肖华!打倒彭罗陆杨!打倒‘二月逆流’黑干将谭震林!打倒王关戚!打倒野心家、两面派杨成武!打倒叛徒余立金!打倒野心家傅崇碧!

永远忠于毛主席!永远忠于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永远忠于以毛主席为首的、以林副统帅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永远忠于中央文革!永远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永远忠于林副统帅、林副主席!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林副主席!誓死保卫中央文革!誓死保卫江青同志!誓死保卫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

敬祝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永远健康!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新北大公社战士高呼口号)

传达完文件后,谢副总理说:“希望你们两派都要执行,希望解放军在这里帮助执行。”(当井冈山兵团代表强词夺理说什么“谢副总理四点指示还有说明的需要” 时)谢副总理说:“这个情况,我们没有时间听,这个命令要立即执行!”李副司令员:“谢副总理这个指示应该立即执行!具体怎么做,我们再商量。”(当井冈山兵团代表当面造谣攻击聂元梓同志,企图逃脱挑起武斗罪责,拒不执行谢副总理指示时)谢副总理对井冈山兵团说:“我刚才说的一句话,不在我记录内,这句话(按:指谢副总理传达第三条时补充的话)要请你们注意!这句话要请你们注意!要请你们注意!注意!(当井冈山兵团代表想赖帐时)谢副总理:“刀子就是刺了聂元梓了么,聂元梓是市革委会副主任,新北大校文革主任么。(井冈山兵团要求调查执行,新北大公社表示相信、信任监督小组的工作,谢副总理讲话我们坚决执行,立即执行!)温司令员:“首先把刺伤聂元梓同志的凶手交出来!”(井冈山代表狡辩、抵赖;群众呼口号:不准对抗温司令员指示!)谢副总理:“井冈山兵团立即交出刺伤聂元梓同志、打伤李钟奇同志的凶手!”(群众:不许对抗谢副总理指示!)谢副总理:“如果不按照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中央、中央文革,不按照十万人大会来办,而依自己来办……小将年青,不要上当……”温司令员:“要警惕!”(新北大公社战士高呼口号)谢副总理:“聂元梓同志,你有什么话说吗?)聂元梓同志对谢副总理和温司令员的慰问表示感谢:“我坚决拥护、坚决执行谢副总理、温司令员的指示,也希望同志们这么做,我工作中有很多缺点错误,希望同志们批评帮助,特别是井冈山兵团的同志,我希望北大能够迅速在革命的原则下联合起来,共同对敌。”(井冈山又疯狂攻击聂元梓同志,谢副总理一再打断,并为聂元梓同志讲话鼓掌)谢副总理:“我们要走了。”李副司令员:“时间不早了。”温司令员:“大家共同监督执行谢副总理指示。”

晚11:00首长离去。陪同谢副总理、温司令员、李副司令员的有解放军驻新北大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孟队长,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新北大校文革主任聂元梓同志,新北大校文革副主任孙蓬一同志。

附:李钟奇同志关于制止武斗的指示

第一次讲话

时间:1966年3月29日凌晨七时半

地点:新北大广播台

新北大全体革命师生员工同志们:

你们要立即停止武斗。

新北大公社、井冈山兵团各派五名代表,一、二、三、四、五把手参加,由校文革和解放军领导处理武斗善后一切事宜。时间:今天上午八点;地点:哲学大楼206号

此外,全体职工们,同志们:

我今天和聂元梓到现场制止武斗时候,有的人拿匕首直接刺伤了聂元梓同志。这个凶手,希望全校师生员工动员起来,把凶手抓起来。

第二次讲话

时间:1968年3月29日上午十一点半

地点:新北大广播台

新北大广大革命师生员工同志们: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用文斗,不用武斗。

武斗是错误的,呼吁全校革命师生员工同志们,大家动员起来,立即制止武斗,双方退出武斗现场,恢复正常秩序。

由于井冈山的同志们拒绝按时参加会议,至使今天会议不能进行,这样作法是错误的。

为了制止武斗,我们现在组织、派出了调查组,有宣传队马继荣、王永钢、李乃坚,北京卫戍区军训总指挥部梅谦,市公安局军管会吴保果,校文革王海忱、唐春景等人组成制止武斗调查组,马继荣同志为组长,王海忱、吴保果等同志为副组长。

希望新北大公社和井冈山兵团两大群众组织提供方便条件以利制止武斗和武斗的调查工作。


--------------------------------------------------------------------------------
来源:北京大学文化革命委员会《新北大》编辑部《新北大》增刊 1968年3月30日
——————————————————————
这样的历史资料不胜枚举。
  
  
  

 
 
顶端 Posted: 2010-08-04 16:44 | [楼 主]
林涛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590
威望: 1593 点
红花: 159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28
最后登录:2014-12-09

 

好文
  
  
  

 
 
顶端 Posted: 2014-10-26 19:22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24858(s) query 5, Time now is:07-20 21:4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