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解万英和谢韬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jiangfeng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703
威望: 713 点
红花: 70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4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02
最后登录:2010-09-13

 解万英和谢韬


作者:原泉  

       上个月末知道了一件事情,原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民主社会主义”的鼓吹者谢韬,终于在2010年8月25日病死了。

        或许是巧合,还是在上个月末,我知道了一个叫解万英的人。1992年10月13日凌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资料室主任、硕士研究生指导教师、党支部书记解万英跳楼身亡,时年53岁。

        一个是十八年前跳楼自杀的普通老师,一个是地位显赫而且“德高望重”的“民主逗士”。他俩能放在笔者同一篇随笔当中肯定不是偶然的,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想当年,在邓公南巡讲话之后,党内蛰伏许久的资改派便跳出来以“推进改革”为名,行私有剥削之实。大规模的国企贱卖,工人下岗从此开始。曾经是国家主人的工农群众重新沦为弱势群体。知识分子——这个当年主要构成人员为小资产阶级的群体,也正在为自己有望成为资产阶级而欢呼雀跃,弹冠相庆。

        然而,偏偏有这么一个人,面对人民资产被窃取,工农重新被奴役的现实痛心疾首。“看不清潮流”的他选择了以死背叛他所属的阶层,1992年10月13日凌晨,这个人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了“共产主义必定实现”的话语后从楼上跳下。而他得到的,不过是他所属的圈子里对他延续至今的不解和嘲讽,他的事迹也成了大学课堂所谓的“老师”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

        今天,我终于清楚地知道,“这样的老左死得越多越好”中的“老左”正是前文所提到的,以自己的生命表达对资改派抗议的解万英。而身为马上就要成为无产者的小资产阶级的一员,面对解万英的一跳,我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想想现在工人阶级的处境,从黑砖窑到黑煤窑,从尘肺病到中暑死亡,从接二连三的讨薪者被毒打事件到富士康的青壮年工人一个接一个自杀或“被自杀”,中国的工人阶级已经完成了从吴桂贤到张海超——从真正的国家主人到真正的弱势群体——的蜕变,这一切的一切真可以说与解万英的那一跳遥相呼应。在那个蚕食劳动人民利益的改革效果还只是“初露端倪”的那个时代,解万英竟能以敏锐的目光看到了改革的方向和劳动人民未来的命运。虽然四周都是知识分子“文人相轻”的臭气,但我仍然对解万英敏锐的目光和不屈的精神深感叹服,更为中国过早地少了一位坚定的、出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而感到惋惜。

      而说到资改派,谢韬可谓是其中一个响当当的领军人物。顶着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著名党内皿煮人士两顶光环的他,是众多梦想成为人上人的小资们崇拜的对象。而一篇“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雄文更是让无数小资高潮不断。谢韬为资本主义大唱赞歌的同时引经据典,断章取义,颇能迷惑一些小资(不管是左是右),而他喊出的“不清算毛泽东的罪恶,中国不能前进”的口号,更道出了某些一直想做精英的小资们的心声。

      一个是“顽固不化”,“以死愚忠”的“老左”,一个是“理性宽容”,“仗义执言”的“大师”,他俩却终于于2010年的8月25日最终走到了一起。这已经是唯物主义自然观的胜利。

      然而,谢韬,这个顶着巨大光环,受到众多右派小资膜拜的人,在生命的最后或许并不是很痛快。

     首先,他的这个“民主社会主义”的典范之一——冰岛,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首当其冲,陷入了国家破产的境地。这如同一瓢冷水,浇在了以他为首的鼓吹民主社会主义的一干人等身上,狂吠者有之,辩护者有之,被浇得清醒了一些的人也有一点点。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即使没破产,也不是什么完美无缺的药方。

     而一浪接一浪的“毛泽东热”更是给了他响亮的一个耳光,尽管他和众多知识精英发出了“不清算毛泽东的罪恶,中国不能前进”的呐喊,尽管在以小资为主体的知识分子当中有很多应和的人,但是每天仍然有成千上万的人顶着烈日,冒着寒风,去北京参观毛主席纪念堂,而他们所求的不过是见见他老人家一眼,跟他老人家说说话(当然,也有另外一种解释,小右认为所有的人都是要去鞭尸的)。而执政党也认识到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是他们执政合法性的最重要来源。所以尽管特色主义是挂羊头卖狗肉,但是总书记同志仍然强调毛泽东思想的领导地位(不论情愿与否),国庆节仍然出现了“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方阵。而沦为弱势群体的劳动群众中的很多人更是已经重新拿起毛泽东思想的武器,和资改派、走资派以及资本家们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这些,足够德高望重的谢老含恨而死了。“毛泽东热”没有因这些小丑们的嗡嗡之声减弱,本身就是唯物史观的胜利。而谢韬和解万英,已经从不同的层面诠释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性,正确性和前瞻性。虽然社会主义的改革和资本主义的复辟的较量还没有完,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使西风暂时压倒了东风,共产主义最后也必将实现,而为了她的早日实现,我们需要付出自己的努力。

       跋: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曾经有一位学长说我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我承认我是有点狂傲,但是真正的共产党人是从来不因为沽名钓誉左右自己的言行的。至于某些皿煮逗士以“攀附权势,纵容独裁,道德上绑架别人,心理上阴暗晦涩,大谈书生无用文人误国,无自尊媚俗且自认大智慧”的话语形容人民群众,暴露其自决于人民的丑行,我也懒得拦,因为不用我拦,历史会把你们这些人扫进垃圾堆。

       最后,我还想引用一位俄国老右派的话来结束我这篇杂感——人类对历史的裁决可能变化无常,但历史对历史的裁决是永恒的。



       写在毛泽东同志离开我们的第34个年头
  
  
  

 
 
顶端 Posted: 2010-09-11 11:13 | [楼 主]
vonche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2
发帖: 1744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4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31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5
最后登录:2018-10-16

 

图片:
为信念和理想挺身殉道的北大教授解万英
  
  
  

 
 
顶端 Posted: 2018-03-29 11:34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2982(s) query 4, Time now is:12-19 03:1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