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北航第一任校长武光谈毛主席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brecht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北航第一任校长武光谈毛主席

北航第一任校长武光谈毛主席



   作为北航第一任校长,我们有机会与他面对面谈,真是荣幸!

   今年已有91岁高龄的武光院长,看上去只有70多岁,矫健的步伐,矍铄的精神,流畅的思维,清晰的谈吐,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特别是他对共产主义事业的那份执着,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更是深深地触动了我们。

   我们说明来意后,武院长就开门见山,询问我们是否去过河南临颖南街村——这个用毛泽东思想育人,实行集体经济,走共同富裕道路的红色亿元村。相比之下,中国绝大多数分田单干的农村则是极为贫穷;即使有富起来的,大多也是靠剥削富起来的。武院长举了北京郊区的韩村河为例,尽管媒体对他们村宣传很多,他们名义上也是集体经济,但实际上他们是靠在北京城里承包建筑工地,剥削外来民工富起来的。而南街人则是自己干出来的,南街村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用毛泽东思想育人。

   武院长又说,今年是毛主席诞辰110周年,前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郑天翔等几位老同志上书总书记胡锦涛,希望在全国掀起纪念毛主席诞辰110周年的高潮,并形成固定的活动,在以后每年都纪念主席诞辰,但中央还未表态。而武院长自己曾在主席诞辰100周年时去过主席的家乡。

   谈及毛主席,特别是主席晚年,社会上很多人把它描述成一团漆黑,“文革”被描述成了十年浩劫。而武院长说,看待文革应当一分为二,“八二七决议”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笔者注)彻底否定文革。但应该看到,文革的目的和愿望是好的,即反修防修,防止党变色。

   赫鲁晓夫在苏联搞修正主义,十年论战批“唯生产力论”,批“三和两全” (“三和”即“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两全”即“全民国家”和“全民党”,笔者注),毛主席通过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就是希望国家有更多的人提高马列主义的水平。

   中国共产党通过武装斗争夺取了政权,1956年完成了对资本主义的三大改造,这样消灭了资产阶级,消灭了剥削制度,但资产阶级的思想、文化、意识形态并未就此消亡。资产阶级没有了,但“阶级斗争”并未熄灭,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从未停止过,要坚持“不断革命”,从意识形态领域中彻底消除资产阶级的影响。在是否继续革命的问题上,党内是有分歧的。真正的走资派就是要借文革具体做法上的一些错误,彻底否定文革,彻底否定毛主席。

   在承认社会历史的发展性的基础上,对未来社会贡献最大的就是毛泽东的“不断革命”思想,它对中国、对世界、对未来的意义都是巨大的。

   关于如何评价毛主席,武院长讲,五十年代实行的是义务教育,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免费的;七十年代初美国入侵柬埔寨,北京举行反帝大游行,最多时达150万群众。毛主席发动群众,依靠群众,显示了人民的力量。这些方面,今天和以前是大不一样了。国家担心群众游行影响国际关系。武院长举到了今年3月美国侵略伊拉克,许多国家人民都举行反战游行,唯独中国没有声音。

   关于对毛主席的历史评价,武院长提到了山西太原一位60多岁老同志的看法:毛主席坚持正确路线,不左不右,宁愿被开除党籍,也要坚持,不动摇。在路线斗争上,毛主席始终是正确的,解放前领导革命战争走向胜利;建国后,在一穷二白的新中国基本实现工业化,人民吃饭穿衣都有了保障;文革的思想政治是先进的,那时讲“抓革命促生产”,革命是第一位的,群众接受了正确的思想教育,因此生产积极性也是自觉的。而现在不讲政治,不讲思想,只讲权,只讲钱,通过经济手段调动人去生产,动辄制裁、奖赏。

   武院长又给我们讲起了毛主席两次“杀人”:一次在延安杀长征干部黄克功,原因是黄杀害了不肯与自己谈恋爱的女青年;另一次则是杀贪官刘青山,张子善。武院长感慨如今社会风气是远远比不上那时了,他说:“毛主席不仅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好领袖,也是世界劳动人民的好领袖!”

   武院长得知我们《燎原》要做纪念毛主席诞辰的专题,便告诫我们,纪念毛主席不是为了纪念而纪念,而是为了接受毛泽东思想,并坚持到底。虽然已是91岁高龄,但武院长一颗红心却还还始终燃烧着激情,他现在还时时关心着社会主义的前途,亿万人民的命运,关注着社会发展的形势,如今国际共运处于低潮,国内形势也同样不容乐观,武院长讲述了他的忧虑:先是修改党章,资本家可以入党;而今曹思源(就是那个“曹破产”,武院长如是说)又拉着一批人准备修宪,要保护私有财产。武院长嘱咐我们,在学校搞活动要扩大马恩列斯毛的影响,希望让更多的人接受马列主义。

   武院长又讲,看待文革要用两分法,被否定的东西是人家公认的,我们也不要包庇。文革的确也冤枉了不少人,很多人经不起考验被逼死。武院长讲了他自己在文革中的经历:文革十年,武院长因为是王光美(刘少奇之妻,笔者注)的入党介绍人,进了七年半监狱,又流放三年。武院长回忆起这段经历毫无怨言, 还说,那时北航两派红卫兵都是保护他的。这段过程中,武院长始终充满信心,“党的历次政治运动到最后总会有个甄别,别人不了解我,但我了解我,坚持到底总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只要有毛主席在,有共产党在,我总会得到公正的评价。在监狱的七年半对我来说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有充足的时间学习毛选和马列原著。”这种广阔的胸襟真不愧为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也让我们想起自从八十年代以来,就有那么一批在文革中吃苦的人(不管是被冤枉的,还是真正的走资派),控制了传媒的咽喉,二十年来喋喋不休的控诉着文革的邪恶,以至于不惜以点代面,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甚至隐瞒歪曲历史,以便于在现实中捞得好处。比如主席的保健医生李志绥为了捞点稿费,写的回忆录更是极尽诬蔑造谣之能事。说白了,只不过是他们一贯的资产阶级习性公开暴露罢了。像武院长那样,能够从历史的、人民的高度,去对待自己所受的苦难,客观地看待那段历史,对党和人民如此忠心耿耿,对马列主义矢志不渝地追求的人,中国还剩多少?

   我们问,文革把好人打倒不少,难道就没有打倒真正的走资派,刘少奇被打倒完全是被冤枉吗?武院长含蓄的说,刘少奇也的确讲了一些错话,例如讲“剥削有功”,“不问姓资姓社”,“四清”运动,刘少奇采取从上面下派工作组的方式,有的工作组压制了群众,毛主席一回到北京就把刘关于“四清”运动的“后十条”(《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修正草案)》,笔者注)都废除了。有些人在文革中就死了,大家还看不清他们是些什么样的人; 有些人在文革后的所作所为,他们就像苏联的赫鲁晓夫利用斯大林后期肃反不得人心否定斯大林,这些人则是利用许多人对文革的不理解和不满情绪,赢得民意。“不争论”是不让人说话,而毛主席提倡的是百家争鸣。毛主席与真正的走资派的最大分歧就是,是否继续革命,是否相信群众、依靠群众。

   武院长谈到“大跃进”时说,“大跃进”毛主席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思想左了,超过了现实可能。“大跃进”各高校都不上课,大炼钢铁,但北航教学科研基本没受影响,北航的想法是,“宁愿接受一百面白旗,教学科研的红旗一定要拿到。”1958年,北航师生大战一百天,“三个号上天”,即无人侦察机、中国第一箭和“北京一号”,全校师生共同参与设计和研制,“北京一号”试飞成功,苏联专家说这是不可思议的。那时,学生们学习热情也很高,宿舍里熄灯了,便到厕所里继续读书。五十校庆时,武院长送来八个大字“五八精神,创一不息”。

   我们最后问武院长如何看新任总书记胡锦涛,武院长说,胡总书记一上台就去了西柏坡。但不能单就几件事来简单看,也不能看其短期所说的、所做的。现在走的道路,把人的思想脑袋搞歪了,追求个人私利。武院长说:“我想解决问题,挖根、追底,这到底走的是什么道路。领导人不爱看的,不爱听的,我也要看看,听听,使自己的脑袋不致糊涂。”

   我们最后问及武院长如何走上革命道路并坚定共产主义理想的,武院长讲述了他的革命生涯,并向我们青年人推荐他的新书《征程花絮》,最后语重心长的说,青年人的理想选择后,认为对,必须有毅力方能坚持走下去。临行武院长赠书,并与我们合影,我看见他亲笔写的座右铭:“抬头望远,低头看路”,算是与同学们共勉吧。

   正如武院长所讲,纪念毛主席不是为了纪念而纪念,而是为了把毛主席的思想发扬下去。而像武院长这样久经岁月沧桑,又坚定不移的共产主义战士才是真正理解毛主席的人,而我们这些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大学生,又有什么理由只凭复仇者的只言片语,就轻易否定历史,否定文革,否定毛泽东呢?
  
  
  

 
 
顶端 Posted: 2006-06-19 08:20 |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6186(s) query 3, Time now is:07-20 09:1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