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我们是你们的罪人,而你们是历史的罪人”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ngeadmin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我们是你们的罪人,而你们是历史的罪人”




  老石

  25年前,我们狱中一个战友王润生同志因病被误诊致死,我们在狱中犯人医院里,在看押部队的枪口下,开了一个有300多人参加的极其隆重的追悼会,除了二百多个运动案外,还有佩服“二哥”为人的他所在车间的一些年青刑事犯。随后在我和另二位代表和监狱当局的谈判中,就来狱后所了解的监狱管理中对犯人不当人看的问题归纳了几条,提了出来。事后,作为追悼会致悼词者,我被关进狱中的小号,为追查通知死难者家属(5个电报)的干警,我又被转到北山的一个劳改队,在那里有人专门为我选了一间长期存放已故犯人遗物的房子,房的墙外紧靠着积肥的粪池,就在被它渗透过来的潮湿的地上为我铺了一张草席,不久,我的身上就起满了东西,大概也因此引起了老鼠们的兴致,常爬到我的身上戏玩,我就是晃动着脚镣也吓不走他们。位于山口里的冬天,天天倒便桶都要砸冰,冻在一起的饭盆和小勺也需要靠打来的热饭才能分开,好的是,那里的管教干事还有点耐心,因为放茅(解手、倒便桶)和打饭是同时间进行的。本文前叙的“一天只给犯人放风30分钟,喝3杯水”的“法西斯审查方式”在这里也享受不到。“没有灯、也没有窗,在这面北的屋里,更难见到太阳”,即使如此,我仍然从铁门上平常关着的观察小窗结合部想出办法,撬来了一点光线,用他们让我写交待材料的白纸,写出了一篇《监狱改造论》。来提审我的狱改科长指着搜出的这篇文章不懂事的嘲笑说:“别人来监狱都是来接受改造的,你是来改造监狱的”。我回答他借用了狱中一位英雄战友的话:“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有一句话,叫上大学、管大学,我们这些造反者是坐监狱,改造监狱”。这位英雄战友叫徐公芳,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最后还是倒在“小号”里……我将另外撰文纪念他。

  尽管我们知道不改造社会,也改造不了监狱,但是我们每次坐牢还都尽力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1976年我从兰州被押回“老八科”(市看守所)后,在监号里看到一本手抄的《中外名诗》,竟然是我七年前(1969年)关在这里时根据回忆所编专门给他们留下的,只是经无数次传抄后,有些字、句有误。我还想起我也曾为当时的难友们编过一本《读报手册》,1978年,我在牢中又启动了编一本《简明小知识》的工程,有6编、17部、26章、109节,把我记忆的乱七八槽的“知识”,也必然包括我的世界观整理出来,提供给狱中年青人们。可惜后来因病没有全部完成。这一年看守所中的“运动案”总量已超过刑事案。狱内面貌也发生了变化。当一位老狱警早上来上班的时候,只听到全楼上一片朗朗读英语声,他笑了,对身边的“劳动号”(可以在号外狱内劳动的犯人)说:我干了20多年看守工作了,从来没见过监狱变成这个样子,好的是,打架斗殴少了,不好的是,连刑事案有好多也跟着这些运动案不认罪了。也就是他让劳动号带着理发推子,拉着铁镣上楼来宣布的,“不剃光头,就带镣,任你选”!我们赢了这场“反剃光头”斗争,倒不仅仅是把库房里的铁镣都戴光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那时的干警过去长期受到毛泽东的政策影响,台湾的监狱就决不可能做到这样,这是陈映真先生帮我总结的。

  这一大批“运动案”被判刑到监狱后,一方面一天也没有停止过“绝不认罪”的斗争,另一方面,也用自己的专长,为狱内犯人的生活条件和影响犯人生活标准的生产做了一些可理解的工作。例如,在我们这座监狱犯人医院里,干警中的医生只受过部队卫生员的训练,而我们来的运动案中,有解放前后二代从河南医学院毕业的,还有解放军第4军医大学,青岛医学院毕业的,都有长期或多年的临床实践,这座监狱也是个农机工厂,我们运动案中有北京农机学院、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等工科院校毕业的工程技术人员,从铸造冶炼到热处理、加工总装,都有来自像503厂、407厂、洛阳轴承厂等大型厂矿的工程技术人员、技师,尽管来狱之前的身份都是党委书记、革委会主任“什么常委、短尾”的,包括担任市委付书记的,都是基本不脱产的,很多都是专家。焦作市委常委,生产指挥长在这里当上了生产调度。我们大队搞了一个犯人管弦乐队,我给他们请来的老师,一位是洛阳石油化工厂的党委付书记,小提琴拉的是相当可以的专业水平,另一位是平顶山市委主管政法的付书记(出身矿工,当头后仍常在矿下劳动),其小号吹得令人如痴如醉,他的腿有点毛病,但跳起舞来令年青人眼花瞭乱。一位被判死缓的来河南串联的北航学生,狱中半途出家业余学油画,为我们大队文化室摹仿了几大幅世界名画,如《墓地上空》、《黑海捕鱼》、《枫丹白露的森林》、《马赛赶集去》,画的专业水平是不太高,但极富生气。女犯搞起了兰球比赛,教练就是原省体委付主任,河南最著名的女兰运动员。从小在图书馆泡大的我,帮助整理、发展了监狱图书室,经过很不容易的工作(也可以叫手段吗)?每年为犯人争取订上了几百种,成千份杂志、刊物,用我广、杂的所谓“知识面”,--为他们的各种兴趣推荐了各种杂志,每月为全狱犯人发杂志,也扩大了我个人的视野。我个人也几乎每个月都可以“违规”的(通过我的干警学生们)邮购到各种书籍,我们小组所住囚室,两头是两个大书架,还订有十几种报纸。这个小组,我也用从小在马卡连珂的《教育的诗篇》里受到的影响,成功的搞了内部的“民主管理”,在这个小环境里,也能一扫狱内弥漫的恶习,还说明了他们的个人尊严更值得尊重。后来,我听说,在我们离开后,这一切,都只留下了记忆和传说。

  1979年底到1980年初,短短几个月,238名运动案从全省各地被押送到这座监狱,一进门,他们就把自己的正式态度一一登记在案,其中一名认错,其余全部不认罪,“谁有罪”?!或者用洛阳一位学生领袖签在判决书上面的话:“我们是你们的罪人,而你们是历史的罪人”。当漫长的监狱生活开始后,为了促进学习,我们相互告诫自己,“我们的历史使命还远远没有完成,在将来的岁月里,如果历史再一次给了我们机会,而我们不能尽到责任的话,我们将对历史认罪”!

  ——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至今,我们还没有忘记。

  二OO五年10月23日暂定初稿

  (摘自老石《我们不要一个警察世界——文革中的砍监放犯与毛泽东的“群众专政”观浅谈》)

 


  
  
  

 
 
顶端 Posted: 2006-07-13 08:52 | *** [楼 主]
蜗居士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我们是你们的罪人,而你们是历史的罪人”——向这位同志致敬!

这句话说得何等好啊。“我们的历史使命还远远没有完成,在将来的岁月里,如果历史再一次给了我们机会,而我们不能尽到责任的话,我们将对历史认罪”!历史是人民写就的,是人民与包括走资派在内的一切反动派斗争的历史。我们与走资派的斗争已经载入了史册,虽然我们被镇压了,但我们已经实践了毛主席继续革命的理论。我们的斗争教育了后人,为后代作出了榜样。“我们的历史使命还远远没有完成”,历史给了我们机会——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同志们,努力啊。
  
  
  

 
 
顶端 Posted: 2006-07-14 04:55 |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5837(s) query 4, Time now is:07-22 13:4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