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周群:乌有之乡受胡州长之命全力以赴炒作薄熙来的计中计内幕真相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大li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851
威望: 839 点
红花: 8409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8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6
最后登录:2017-05-25

 周群:乌有之乡受胡州长之命全力以赴炒作薄熙来的计中计内幕真相

乌有之乡受胡州长之命全力以赴炒作薄熙来的计中计内幕真相 [复制链接]
    
周群中革中央



  前一阵我写的《胡锦涛唯有想办法把所有罪孽全推给叭儿狗和马屁精一途了》中有:胡锦涛上任资产阶级政府头领十年以来,不顾我周群零三年的善意规劝,依然坚定不移贯彻执行邓小平的对内代表资产阶级、对外投降卖国的政策,全力以赴维护、捍卫资本主义私有制,领导资产阶级政府使用国家机器扶持资产阶级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也害苦或逼死了许许多多的中国人民,这些罪孽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逐渐转化成了能量,累积成了中国人民对胡锦涛及其家族的仇恨能量,而且胡锦涛深知农民起义的株连九族、满门抄斩的历史鉴训,更深知一旦被中国人民恨上了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是个枉然。因此,近年来胡锦涛唯一的目标就是:卸掉中国人民对胡锦涛及其家族的巨大仇恨能量。

  然而,我错以为哪怕是脑残白痴也能够据此明白了:乌有之乡受胡州长之命全力以赴炒作薄熙来的内幕真相。但事实上,那些脑残白痴的病情严重程度却远过于了我周群所能想象的范围,居然连我们中革中央利用胡州长的目的而设计把假左阵营乌有之乡踢出政治舞台的结果,不仅是提示了还看不出来,更是提示了也仍然想不出来,实在是脑残白痴极致了。

  实际上的经过很简单,胡州长利令智昏自主选定并走上了维稳资产阶级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之路后,我们中革中央随后就根据胡州长急需卸掉中国人民对胡州长及其家族的巨大仇恨能量的目标,设计了一套犹如曹操逼走华容道之策,迫使胡州长在华容道里听任我们中革中央的调遣摆布,而乌有之乡被踢出政治舞台也仅不过是其中之一杰作而已。

  2010年我们中革中央为胡州长开出的卸掉中国人民对胡州长及其家族的巨大仇恨能量逃去美国过好日子的药方是:假政变。为了取得正急得如同热锅上蚂蚁的胡州长相信,我们搬用了前苏联为了分裂解体而搞的假政变,来说明假政变完全是可以搞晕世人的,到时只要十大家族被假驱逐出境之际装模作样哭哭啼啼就能令傻瓜蠢蛋们心软不追究血债了,但我们留下伏笔不说前苏联的假政变是克格勃头子在控制着假政变的主角。正在华容道里急得一如没头苍蝇那般的胡州长上钩了,开始设计假政变并锁定了假政变的主角薄熙来,胡州长选定薄熙来是基于薄熙来正企图重振薄一波年老后逐渐没落的薄家族。胡州长随即命令乌有之乡转向全力以赴炒作薄熙来和重庆,而当时的乌有之乡旗手张宏良正吹牛拍马胡州长的五一讲话是重新恢复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意思大概是说:中国的无产阶级已经反而骑到资产阶级头上剥削压迫资产阶级了。也接令马上率领一大批脑残白痴掉转身尽力吹捧起薄熙来和重庆了,把薄熙来的资产阶级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斗争,胡说成了是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无产阶级革命,因此重庆虽然资产阶级越来越庞大了却已经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了,甚至说薄熙来全力引进外资以便让美国更快、更多控制重庆的工业和经济的举措,也证实了薄熙来是最反对买办资产阶级、汉奸卖国贼的。

  不过,在两会前——薄熙来赴京前,我们中革中央亮出了伏笔:假政变必须要有前苏联克格勃头子那样的人控制住假政变的主角,否则假政变主角必定会由于自己家族利益而假戏真做使得假政变变成真政变。至此,老谋深算的胡州长才豁然开朗了:假政变在当前的中国是根本行不通的!但老奸巨猾的胡州长临危不乱,立即果断终止了箭在弦上的假政变闹剧:派出潜伏在薄熙来身边的近卫军人员王立军闯进美国领事馆。这一招四两拨千斤实可谓是又狠又稳,搞晕了除中革中央之外的所有世人。当世人都在瞎猜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的动机和目的之时,胡州长动用包括海外民晕基地的一切力量散布各种各样的自相矛盾的信息,顿时让薄熙来和重庆蒙上了一层诡秘莫测的神秘色彩,使得接下来的扣住赶到北京参加两会的薄熙来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终止了假政变后,胡州长布置的三足鼎立暗桩之一乌有之乡,原本是准备关闭网站以利更快删除所有炒作薄熙来和重庆的帖子后再开出来继续歌功颂德胡州长的,但问题是网站再次开出来后却发现没了写手,以前的写手张宏良、孔庆东、黎阳……等傻瓜蠢蛋及其率领的一大批脑残白痴,因为前段时间睁着眼睛说瞎话炒作薄熙来和重庆太过于热情了,以至于被捆绑在沉下去的薄熙来身上再也脱不开身了,只得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游荡于四野继续为不知在哪的薄熙来瞎吠,结果乌有之乡在没有写手的情况下开了几天后只得自己关闭了。而这,也正是我们中革中央所要的完美结局:打着毛派旗号反毛主席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打着左派旗号反无产阶级打倒资产阶级政府的假左阵营被踢出了政治舞台。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周群 真左 假左 阶级斗争 路线斗争
顶端 Posted: 2012-08-18 00:07 | [楼 主]
大li
级别: 圣骑士


精华: 0
发帖: 851
威望: 839 点
红花: 8409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08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6
最后登录:2017-05-25

 

  附录网友提供的有关薄熙来的资料:

  一、薄一波不仅在民族民主革命期间向国民党写过自白书,在华汪邓叶等人在清理三种人和复辟资本主义的过程中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更在1989年那场自发反官倒除腐败的运动中出兵镇压的决策者之一。这样一个历史背景和阶级出身的人能让工人阶级翻身得解放,那才是异想天开的妄想!





薄一波投降书的叛徒罪证


  薄一波的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

  ㈠ 糜烂生活

  薄一波早就过着资产阶级达官贵人的生活。薄在党派他到阎锡山那儿搞统一战线工作时,当上了阎的财政厅厅长,过着旧社会大官僚的豪华生活。薄在太岳当区党委书记时,革命正处在艰苦时期,而他一次就用几匹骡子驮了日用品和布匹等,生活极为奢侈。

  薄一波的灵魂十分肮脏。他喜欢看腐朽的英美黄色电影,很欣赏香港大腿片。他爱读黄色小说、封建小说,喜爱的剧目有:《坐楼杀惜》、《三看御妹》、《王老虎抢亲》之类。不仅自己看,还要全家老小共欣赏。

  薄一波几年来借公家大量的钱收藏了不少古典书籍,其中有: 《邯郸记》、《隋唐演义》、《女仙外史》、《元朝名臣事略》、《昭明文选》等等。薄把这些书视为珍宝加以保藏。

  薄经常在家里大客厅里,架起录音机,请上琴师,和胡明坐在沙发上,听他女儿唱旧京戏。他还叫广播电台大批录制已被禁演的旧京戏。

  薄长期过着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他全家八口人,占居着三个大套院。薄在东城住时,嫌住处附近马路不平,命令北京市铺柏油马路,铺好不久,又嫌东城住处对孩子上学不方便,又搬到西城。薄家里住的房子本来已经够好的了,但他还嫌不舒适。年年让公家翻修,几年来共花国家资金二十多万元。薄还把他在北戴河暑期住的房子也修了。

  薄看见有新的汽车就要换,已换了四次汽车.近几年来出去不坐小飞机,一定要坐大飞机,没有时就不满意。去年薄在上海从北京调公务车到上海(车上有胡明坐着),在浦口过轮渡,为了使薄的车厢先渡,只好把另一节车厢甩下。

  薄一波夫妇和儿女衣服无数,仅各式男女大衣就有十四件之多,各种奇装异服使人看了作呕。一九六○年,薄一波在出国前夕,他老婆为他化六百多元在估衣店购买金丝大龙衣料一件,由高级服装店作成大龙袍式的睡衣。

  薄夫妇、女儿经常喝人参汤,现在还存一木箱和一大瓷缸人参。

  在经济困难时期,薄和他老婆利用每次出差机会,依仗权势,大开后门,大搞特殊化。购买的东西,从布匹、呢料、毛线、鞋袜、手表、油、糖、水果、饼干、西瓜、花生米,甚至还有臭豆付,一直到碗筷、扫帚,应有尽有,满载而归,并常以家庭生活困难为名让公家报销。特别是一九六二年底在广州某一次会议期间,薄一波亲自从小汽车里把一大卷衣料伪装着抱下车来奔上楼去藏好,在群众中留下极坏的影响。

  在困难时期,薄养了很多鸡,到处要鸡饲料,要粮食喂鸡。有时还用小站米、馒头喂鸡。薄一波亲自掌管鸡房钥匙,亲自取蛋。鸡下蛋少了,就查问,怪工作人员没有把他的鸡喂好。他家里桃树上结了桃子,都要数数,怕别人给吃了。

  薄夫妇出门,只要人家那里供应茶叶,就不喝自己带的,有一次还偷了宾馆工作人员的一包茶叶。他们夫妇本不吸烟,却把宾馆供应的烟拿回家来待客。

  薄一波还采用叫苦、赖账、借款、养病吃贵重药等等办法,从一九六○年起到一九六六年共化用公款五千余元。薄每月工资四百多元,胡明二百多元,机关事务管理局每月定期补助二百元,共八百多元,可谓高官厚禄,这还不箅,近几年来,经委机关已给他补助了五千余元。薄为了保养自己身体,不顾国家外汇紧张,在广州用外汇购买贵重保养药品达六百余元,由机关报销。

  薄利用出国之机,大发横财,嫌北京的物品不好,派专人陪同他老婆往天津采购。这次报销大大超支,由机关报销了一部分,其余部分还是大大超过,最后还是由刘宁一同志被迫批报了。

  薄把公家财产据为己有。把公家的窗帘作了被里和孩子衣服.从广播电台借来一架录音机,从钓鱼台借来一个石磨,从华北被服厂借来一台缝纫机,都据为已有,有的已出卖了。

  薄看了机关事务管理局转发国务院关于私事坐车收费问题的通知后大发脾气说:“中央这样做,卡的我太严了,我洗澡看电影是公事、收我费我就不坐车”。国务院规定生活用具、洗沙发套要自己出钱,当秘书把国务院规定给他看时,他大駡说:“管理局全是他妈的混蛋!你局长来坐不坐我的沙发……?”薄还跳着脚喊:“你把候春怀局长给我叫来!”候局长来后,薄训了一顿,从此薄家这方面的开支一律报销。

  经委召开全国性会议都必须在高级饭店开,否则宁可推迟会期或把别的单位撵走。每次开会薄都指示办公厅要把生活搞好点,他不顾国家财政制度,每次会议费都大大超过,特别是一九六二年冬广州会议,薄带头大吃大喝,山珍海味,蛇、狗、猫肉,水里、空中、陆地上珍禽走兽应有尽有。每次会议薄都利用职权在饭店私人请客,公家报销,全家大小都来赴宴,吃了不算还得带走一部分。

  ㈡ 支持老婆胡明为非作歹

  薄一波的老婆胡明自进城以来,依仗薄的权势,以病为由长期不上班,反而扶摇直上。胡原在建工部时是十二级的付局长,一九六三年拟调经委时,反党分子刘秀峰为了讨好薄,给她提了一级,在经委还未上任就调到前手工业管理总局,又通过反党分子安子文、乔明甫,一跃而为十级局长。二轻部成立时,徐运北通过他的老婆沙晓鲁同胡明搞政治交易,结果徐当上了部长。徐为了向薄感恩报德,又把胡明提拔为部党组成员。

  她任局长以来,配备了三个秘书,派头真是不小。在最近十年内,胡明曾先后出国五次,到过苏、英、朝、日、法五个国家。有几次出国是依靠薄的牌子,强行“走后门”去的。到了外国,不遵守外事纪律,违法乱纪,不按国家规定,乱花外汇.在法国时买了一辆轿车,至今还存在大使馆里。在法国期间同戴高乐夫人拉关系,一同拍照,不请示使馆、党委,擅自邀请戴高乐夫人吃饭(未成)。在日本期间,不顾民族尊严,穿上日本妇女的和服到处拍照,政治影响很坏。为了搞投机竟向一华侨借了日币三千万元,大买生活用品。回国后由二轻部用人民币还给该华侨在山东的亲属。对此,山东人民银行曾提出抗议,由于胡是付总理夫人就只好不了了之。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薄随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去西南出差。当时胡明同二女儿在广州养病,因薄不在身边,给她母女的待遇只能按规定办事,她很不满意。为了达到提高自己的身价,她竟强要赵紫阳同志打电话给薄说:“你女儿病危(其实女儿病并不重)”。薄立即从西南趁飞机赶到广州。

  ㈢ 培养修正主义的苗子

  薄一波的孩子每人都有一套完整的房子,每屋还铺着地毯,摆着沙发,每个小孩都有手表,半导体收音机、进口自行车。薄的二女儿从不读毛主席着作,遇到劳动和政治运动就想方设法逃避。有时要工作人员为她抄作业、做练习;稍有不满,就大发脾气。薄请画家教她绘画,请京戏教师教她唱京戏,请古诗教员教她作诗。她有病时要吃核桃大的馒头,大一点也不行。平时小病大养,不上学,逛来逛去,拖着拖鞋,手拿捶背棰,边走边捶打着腰背,使人看了作呕。每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连手绢、月经带都要保姆洗,真是个典型的资产阶级臭小姐。他的第七个孩子不肯好好学习,他们要秘书帮这个孩子补课,帮他学英语。他的孩子睡在床上一边吃糖一边听讲。薄看了在一边发笑。有时秘书批评他孩子几句,薄就训斥说:“不耐心,不会诱导”。薄的大男孩曾轻蔑地说:“为人民服务,我才不管呢!只要我念好书,将来上清华,以后做专家。做不做党员无所谓……。”有人告诉薄,薄听了一笑了之。

  薄的孩子上学有病都用汽车接送,特别是多年来还叫宿舍的工作人员给孩子往学校送饭。孩子有病和薄一起休养,胡明也跟着去。薄为了给女儿治病,亲自把卫生部钱信忠部长找到家里,命钱部长从广州调来林大夫(政治上有问题)。林大夫到京后,住在民族饭店,胡明告诉不许别人去看病,只准他一家看。广州的很多病人因林大夫一走,治疗中断,有的找到北京要求继续治疗,但得不到薄家批准也不行。薄还专派大夫,随同他的二女儿到上海、杭州、南京疗养。

  薄的大女儿大学毕业后,通过外交部“走后门”连同女婿一并分配到驻英代办处工作,二女儿考上大学要转学、转系,通过教育部和黑帮分子陆平“走后门”,办理了手续。

  ㈣ 封建主义的孝子贤孙

  一九四九年,薄的母亲死在北京,前华北局的有关负责人为薄忙得不亦乐乎,薄还不满意。后来薄把其母的尸体运回老家山西。薄父死在陕西,进城后专门派人又把尸体运回老家与其母的尸体埋在一起。薄还到坆上痛哭烧纸。一九六五年,薄全家乘专车回家,上坟吊唁。薄真是个封建主义的孝子贤孙!

  ㈤ 把家中工作人员当作奴隶

  在薄家中工作的同志一年到头只能是服服贴贴地给他们搞家务事,没有礼拜天、假日,不管什么时间得随叫随到。稍不顺心,不是训斥,就叫下放劳动。

  薄一波进北京以后就把他的警卫人员、保姆当成佣人使用,除了给带孩子外,还给洗衣服,连胡明的裤叉、月经带也得给洗。他们对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坏,动辄训斥工作人员“脑子笨”、“不灵活”,“不会办事。”薄的几个孩子都已长大,工作人员还要侍候他们,饭菜稍为晚送一会,薄就训斥“孩子身体不好,你们负责。”薄的小孩开口就駡工作人员是“笨蛋”、“混蛋”。

  薄的警卫秘书王俊池同志,从小参加革命,跟他一起十多年。虽然王存在某些缺点,但是个好同志。平时薄、胡经常厉声责骂他。有一次王的孩子病了,王回家住了两天。薄、胡极为不满,马上就把机关事务管理局的侯局长叫来,要他立即作出把王下放劳动的决定,王含泪而别。孙玉杰同志从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五年在薄一波家当管理员、警卫秘书,他的父亲死了,向薄请假,竟遭到怒駡:“鬼催着你了,给我滚蛋”!工作人员李天金同志的母亲死了,再三请假要求回家一趟,就是不准,结果李哭着给他们开饭。

  经济困难时期,他怕工作人员偷他的东西,曾规定工作人员出入宿舍要经检查。有一次,薄把半导体收音机放在衣柜里忘记取出,他就猜疑是工作人员偷了,要查全宿舍工作人员,后经服务员发现取出才作罢。他有二块手帕叫他老婆送了人,他硬赖工作人员偷去了。有一次叫工作人员买了十斤杏,回来他就亲自过称,看少了半斤,硬赖买杏的同志吃了,逼着检讨,后经查找,是因卖杏的未去包装少给了半斤,补上才算了事。

  以上《薄一波的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原题《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是以1967年5月「中共中央工交政治部《古田兵团》」与「冶金部机关《扞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联合战斗团》」合编之《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薄一波罪行录》同名一章全文爲底本完成数位化处理。

文革时因新旧帐斗批薄一波



文革时因新帐旧帐一起算的斗批薄一波



  二、儿子薄西来是公开偏向官僚资本和境外西方资本利益的,看看薄西来当政时开启的“地票改革”是哪个阶级最受益?看看重庆是在什么时候成为最受外资欢迎的中西部城市之一的?汪洋当然与薄西来一样是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但是,现在改良主义工运为什么兴起于广东而不是重庆?为什么较多容忍劳工NGO发展的也是广东而不是重庆?为什么工人罢工较多且也能够获得胜利的是广东而不是重庆?为什么对村民抗争有公开让步的是广东而不是重庆?这一切只能说明更愿意对工农斗争有所让步的恰好是汪洋而不是薄西来。

  薄熙来血腥镇压辽阳工人的证据: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E%BD%E9%98%B3%E5%B7%A5%E4%BA%BA%E6%B8%B8%E8%A1%8C

  薄熙来当时是辽宁省省长,本来辽宁省大部分官僚没有薄熙来这样高度的阶级觉悟(这个词用在这里也不错),不主张对工人领袖判刑过重,但薄省长力排众议,严惩了这帮犯上作乱的泥腿子。

  薄熙来在重庆动用武警冲锋枪逮捕“中毛共”,大部分老头被囚禁劳教。

  谁在危害国家安全
  
  香港  韩东方

  2003年5月9日,辽阳铁合金厂工人代表姚福信和肖云良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7年和4年有期徒刑。开庭宣判前,300多名铁合金厂工人默默的聚集在法庭外,以沉默声援自己的代表,抗议政府的镇压。而辽阳市政府也如临大敌,派出300多警察挡在门口,不准工人进场。宣判现场除了姚福信和肖云良的女儿外,其余全是来自省公安厅的警察和省政府官员。宣判时,当局既不准其他工人代表入场旁听,也不准新闻记者和中国公民进入法庭,而且,宣判后法庭竟然连姚福信和肖云良作最后陈述都不准许。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宣判后,警察竟然将在法庭旁听的姚福信和肖云良的女儿分别押上警车带走,数名警察更殴打了在外面等候消息的肖云良患病的妻子,致使她不省人事并被送医院抢救。

  据肖云良的女儿肖宇介绍,宣判时,父亲的眼睛几乎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不过,一年多关押对他们健康的摧残,并没有摧垮他们的意志,在听宣判时,健康状况比肖云良稍好一些的姚福信鼓励肖云良说:“我们站起来,别让他们看笑话!”。他们站起来昂着头听宣判,两位饱经折磨的工人领袖,只能以这唯一的方式表达:我们无罪,我们不服,我们不会被吓倒!

  其实,政府把工人当成敌人、将揭露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的人判刑,以及指使警察当众殴打工人群众这类事件发生在辽宁省绝非偶然。3月30日辽宁抚顺大四平镇孟家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4名矿工遇难。一名来自四川的矿工遇难后,他的妻子颜明芳到大四平镇政府要求协商事故赔偿事宜不果,便遭到了派出所警察的毒打。另外,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主任姜维平,1998年先后在香港刊物上发表了三篇文章,批评大连市原市长、后升任辽宁省省长薄熙来的文章,同时揭露辽宁省官员贪污腐败以权谋私,结果于2002年1月被大连法院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力5年。

  上任总理朱熔基将辽宁省定为社会保障改革试点省,但省长薄希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都做了些什么呢?就拿抚顺煤矿工人来说,被强迫买断工龄,每年工龄只给300多元补偿金,在井下干了30多年的矿工们被一脚踢出煤矿后,连一万元都拿不到,而且,缴纳养老和医疗保险之后,算来算去,到工人手里的差不多一个子儿都没有。

  抚顺大四平镇孟家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后,遇难矿工的家属门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不合理的事故赔偿;而抚顺矿务局的矿工们在不合理的补偿条件下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买断工龄;辽阳铁合金厂的工人们在自己的姚福信和肖云良带领下不甘受骗,行动起来争取合法权利,但最后却被判了刑。

  五月,本该是属于劳动者的月份。但是,在中国,在不可一世的薄熙来一手遮天的的辽宁省,五月却成了镇压工人的月份。就在新任总理温家宝下煤矿、进工厂、走乡入户试图建立政府亲民新形象的时候、就在新一届政府费尽心机团结全国上下一心对抗萨斯病的时候,辽宁省却为了报复辽阳工人对政府贪污腐败的无情揭露,而不惜分化社会制造仇恨,把合法争取自身权利的工人代表给判了刑。真不明白,这个薄希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就在辽阳铁合金厂两名工人代表姚福信和肖云良被辽阳法院分别判处7年和4年有期徒刑之后,此案在国际社会,尤其是在国际工会运动大家庭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国际自由工会联盟秘书长于5月12日给国家主席胡锦涛发出信件,要求释放姚福信和肖云良之后,加拿大总工会主席也代表加拿大250万工会会员向胡锦涛发出了同样的信息。相信,国际工运大家庭中还会有更多的成员将采取同样行动,向中国政府表示不满,同时,向中国工人传达各国工人的团结支持。另外,6月召开的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大会上,中国辽阳两名工人代表姚福信和肖云良被判刑一案,再次成为了全世界工人关注的焦点。

  其实,就辽阳工人代表被判刑这一个案,就我们了解,在国内,尤其是在体制内,从辽阳市到辽宁省直到中央,各级政府内就此案的争论一直都很激烈。在辽阳,由于市政法委内部意见分歧太大,以致无法作出决定,于是,决定将此案上交省里;到了辽宁省,省政法委内部分歧同样大,有人提出,不妨以判刑2年缓刑3年来处理,这样既能摆平工人的情绪,不至于进一步激化政府和工人的矛盾,同时也能保全政府的面子。而省政法委最后提出的处理建议是,鉴于已经拘留了一年,而且部分罪名缺乏事实依据,建议通过帮助教育的形式处理,不应追究刑事责任。不过由于分歧太大,省政法委还得将这一建议交省领导做最后决定。

  又是到了辽宁省长薄熙来手里之后,薄熙来表示,此案造成的影响极大、极坏,如不惩办会打击公安部门的工作积极性,而且,类似事件一旦继续发生,今后省委的工作便会更加困难。就这样,薄熙来最后拍了板。

  不过,据我们了解,此案报到北京后,中共中央政法委曾就此案发出批示,大意是,此案处理要慎重,要考虑职工的处境和社会的反应,建议省政法部门重新慎重合议此事。不过,薄熙来还是我行我素,执意将姚福信和肖云良判了刑。

  在此,我想提醒薄熙来:中国的工人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中国工人的不满更是一个全国各地普遍存在的问题,不只是在辽宁省才有。而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想解决中国工人提出的种种问题,平息工人内心的不满,有关各个方面应该也只能通过协商的方式进行。为了省委今后工作方便,说穿了就是为了自己个人的面子而把两名和平争取工人利益的工人代表判以重刑,这种做法,做官不称职,为人不道德,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作为辽宁省政府最高领导人,薄熙来以这种卑劣手法对付和平争取权利的工人代表,这才是不折不扣的危害国家安全行为。

  在此我们想提醒中央政府,目前,国企改革中腐败泛滥,工人权利受到前所未有的官方侵害,已经引起举国上下义愤。辽宁省将工人代表判刑的做法,其恶劣影响必将波及全国各地。如果任由辽宁省政府这样做,必将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损害广大工人与政府之间已经很少的信任,最后,也必将从根本上动摇各级政府今后对危机的应变和处理能力。

  从辽阳铁合金厂工人开始反腐败争权利的抗争行动,直至去年抗争行动进入最高潮,姚福信和肖云良等人代表工人与政府谈判,完全是在行使工人最基本的自由结社权和集体谈判权等合法权利,这些权利不但受到国际劳工组织第87和98号公约的保障,同时也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的保障。我们认为,发生在辽宁省的对辽阳工人代表所实施的镇压和迫害,就是对全体中国工人阶级的镇压和迫害,更是对国际工人运动的蔑视和挑战。对中国辽宁省当局这种官商勾结保护腐败,迫害工人代表的行径,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动员国际工人运动大家庭中的力量,支持辽阳工人的抗争。


  强烈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辽阳工人领袖——姚福信和肖云良

  5月9日,辽阳铁合金厂工人代表姚福信和肖云良因带领工人反腐败争权利,被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7年和4年有期徒刑。对于政府这种以国家机器公然迫害和平抗争的工人领袖的行为,我们不能答应!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姚福信和肖云良。我们已经收集到2053个香港市民的签名,并在网络上收集到近千个各国工会会员和关注这一事件的人仕的签名,支持我们的这一要求。

  据我们了解,5月9日法庭宣判前,300多名铁合金厂工人默默的聚集在法庭外,以沉默声援自己的代表,抗议政府的镇压。而辽阳市政府也如临大敌,派出300多警察挡在门口,不准工人进场。宣判现场除了姚福信和肖云良的女儿外,其余全是来自省公安厅的警察和省政府官员。宣判时,当局既不准其它工人代表入场旁听,也不准新闻记者和其它关注这一案件的中国公民进入法庭,而且,宣判后法庭竟然连姚福信和肖云良作最后陈述都不准许。尤其令人发指的是,宣判后,警察竟然将在法庭旁听的姚福信和肖云良的女儿分别押上警车带走,数名警察更殴打了在外面等候消息的肖云良患病的妻子,致使她不省人事并被送医院抢救。

  而且,据肖云良的女儿肖宇介绍,宣判时,父亲的一只眼睛已经失明,另一只眼睛也几乎完全看不见了。不过,一年多关押对他们健康的摧残,并没有摧垮他们的意志,在听宣判时,健康状况比肖云良稍好一些的姚福信鼓励身体极度虚弱站起来就打晃的肖云良说:「我们站起来,别让他们看笑话!」于是,肖云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然艰难但却站起来昂着头听宣判,两位饱经折磨的工人领袖,只能以这唯一的方式表达对那些判他们有罪的人的蔑视。两位工人领袖面对无端迫害时的气概清楚的表达出中国工人阶级面对压迫时的共同心声:工人团结争取权利无罪,中国工人不会被吓倒!

  其实,判辽阳工人代表有罪,警察当众殴打群众这类事件发生在辽宁省并非偶然。3月30日辽宁抚顺大四平镇孟家沟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24名矿工遇难。一名来自四川的矿工遇难后,他的妻子颜明芳到大四平镇政府要求协商事故赔偿事宜不果,也是遭到派出所警察的殴打。另外,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主任姜维平,1998年先后在香港的政治刊物上发表了三篇批评大连市原市长、后升任辽宁省省长薄熙来的文章,以及揭露辽宁省官员贪污腐败,以权谋私的文章,结果于2002年1月被判8年监禁,剥夺政治权力5年。

  种种迹象显示,这次迫害辽阳工人领袖的主要决策者是辽宁省政府。长期以来,辽宁省政府在国有企业改革中一直蔑视劳工的基本权利,上任总理朱熔基将辽宁省定为社会保障改革试点省,但省长薄熙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都做了些什么呢?在抚顺煤矿,矿工们被强迫买断工龄,每年工龄只给300多元补偿金,在井下干了30多年的矿工们被一脚踢出煤矿后,连一万元都拿不到,而且,缴纳养老和医疗保险之后,算来算去,到工人手中的差不多一个子儿都没有。3月30日发生瓦斯爆炸事故的抚顺大四平镇孟家沟煤矿,遇难矿工家属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不合理的事故赔偿,抚顺矿务局的矿工们在不合理的补偿条件下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买断工龄。要么逆来顺受,要么像辽阳铁合金厂的工人们那样不甘被屈辱欺骗,行动起来反腐败争权利,但领头工人代表却被判刑。这就是中国辽宁工人的命运。

  我们留意到,新一届中央政府上任之后,决策和行为方式比起上届政府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可是,就在新任总理温家宝下煤矿、进工厂、走乡入户试图建立政府亲民新形象的时候,在新一届政府尝试团结全国人民一心对抗萨斯病的时候,辽宁省政府却重施迫害姜维平的故技,不惜分化社会,制造仇恨,以判刑报复揭了他们疮疤的辽阳工人领袖。我们要问,辽宁省长薄熙来到底想干什么?

  就辽阳铁合金厂工人代表姚福信和肖云良因组织和平请愿行动反腐败争权利而被判刑这一事件,我们提醒辽宁省政府领导人:中国是萨斯病受灾最严重的国家,同时也是公共医疗体系最不完备的国家,目前,国家在资源严重缺乏的情况下,除了重建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凝聚人心团结抗灾之外,别无其它对抗「非典」的出路。辽宁省政府领导人在此非常时期,利用国内外舆论焦距萨斯病的时机,对辽阳工人代表判刑,进一步打击和动摇了人民对政府已经少得不能再少的信任,这才是真正的危害国家安全行为。为此,我们强烈要求辽宁省政府立即无罪释放姚福信和肖云良!

  我们呼吁中央政府,目前,国企改革中腐败泛滥,工人权利受到前所未有的官方侵害,已经引起举国上下义愤。辽宁省将组织和平请愿争取工人合法权利的工人代表判刑的做法,其恶劣影响必将波及全国各地。如果任由辽宁省政府这样做,必将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损害广大工人与政府之间已经很少的信任,最后,也必将从根本上动摇政府今后危机应变和处理能力。

  我们认为,从年辽阳铁合金厂工人开始反腐败争权利的抗争行动,直至去年月抗争行动进入最高潮,姚福信和肖云良等人代表工人与政府谈判,完全是在行使工人最基本的自由结社权和集体谈判权等合法权利,这些权利不但受到国际劳工组织第87和98号公约的保障,同时也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的保障。我们认为,发生在辽宁省的对辽阳工人代表所实施的镇压和迫害,就是对全体中国工人阶级的镇压和迫害,更是对国际工人运动的蔑视和挑战。对中国辽宁省当局这种官商勾结保护腐败,迫害工人代表的行径,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动员国际工人运动大家庭中的力量,支持辽阳工人的抗争,并会在正在召开的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年会上谴责这种镇压工人的政府行为。

  签署组织:
  中国劳工通讯
  香港职工会联盟
  亚洲专讯资料研究中心
  香港基督教工业委员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
  四五行动
  香港基督徒学会
  全球化监察
    2003年6月12日


  三、薄瓜瓜骄奢荒淫记录:

  花费巨资读英国贵族私人学校,因学习成绩差被劝退,转托关系到美国读书。(有英美主流大报的新闻报道为证)

  多次参加各种国际黄色淫荡聚会。(有照片为证)

  和工贼陈云的孙女公款武警开道在西藏等地游玩淫乱,该孙女曾参加法国的所谓贵族成人聚会,并拍摄了一些SM等性变态照片在网上公开。(有照片为证)


  四、薄一波家族其它成员

  在欧美香港中国多地拥有别墅住宅和其他私人产业。家族资产在几十亿人民币以上。(有英美香港主流大报的新闻报道为证)

  综合以上材料, 薄一波家族作为腐朽堕落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是中国人民的蛀虫,人人皆可得之诛之。




    薄瓜瓜在国外淫乐



    与公贼陈云孙女在西藏淫乐

  
  
  

 
 
顶端 Posted: 2012-08-18 00:11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0607(s) query 4, Time now is:05-29 15:3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