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杨帆:西山会议、小清华会议与作为告密者的高尚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铁人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杨帆:西山会议、小清华会议与作为告密者的高尚全



2006 年 9 月 2 日 星期六,在清华舜德楼召开了主题为《开放与经济安全》的
讨论会,我把它称“小清华会议”。

临近开会时间,会场有杨帆,左大培,王正毅,陈甬军,韩德强,李稻葵,陈涛
涛,杨学军。答应到场的许多学者没有来,包括林毅夫,王志乐,胡祖六,樊钢
等。这些缺席的专家和学者中大多数是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他们多年来大力鼓吹
开放,比较利益,却从来不谈国家安全问题。我曾经询问会议主持人杨学军,这
主题决定他们不可能出席,他们来了说什么呢? 承认错误? 还是继续辩论? 在
安全问题上他们只能是失语。我只抱希望于徐滇庆,他比较直爽,老朋友了,希
望能见见面而已。其他人是不可能来的。

但会议召集人却言,他们都已经答应了。会议开场为他们解释,多少有点尴尬。
不过,大家都无所谓,这个会议本来就不是为他们开的,他们来也不能对会议增
加什么光彩,更不可能为会议增加什么“新的信息和知识积累”, 在他们那聪明
绝顶的大脑里,就是没有“国家安全”这个词。这样的人成为“政府智囊”,国
家安全必定要出毛病。

这一点,在会议上,北京大学的王正毅倒是明白地承认了,他是从南开大学调来
北大的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不太了解北京的学术生态,言无忌,他就说:在纯
粹经济学里面,没有“安全”这个概念。因此他们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会议。

因此,我们真的要理解那些主流派,他们不是一直鼓吹“赢者通吃”吗?这回可
好,你让他吃,他也不来吃了。 他们挑食,只吃甜食不吃辣椒。如果这个领域他
们也能吃,那么我们只能“乘稃浮于海”了。在安全问题上,经济学“非主流派
”从来就是绝对的主流。

顽固地拒绝对话,是经济学主流派一贯的态度, 2004 年非主流派召集会议讨论
国企改革的时候也是如此。郎咸平愤而宣布缺席者名单。

现在全社会关注开放与安全,关于石油安全的书到处脱销, 关于金融风险和国家
经济安全的标题,上了教育部重点课题,请我讲课的人越来越多。蒋介石对于边
区的封锁失败了,风向的确在变。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做了非常好的事情。 2006 年 2 月 25 日 ,他
们召开了主题为改革的讨论会,邀请两派出席,有百余人包括记者和学生,会议
记录上了网,影响很大。我称为“大清华会议”。因为我和张维迎握了手,发言
也不尖锐,有人就说杨帆向右派投降了。 实际上,我这样做是为了打破极右派对
我们非主流经济学家的妖魔化,以实际行动创造平等对话机会,这在本质上对极
右派是不利的,因为他们已经垄断了话语权,他们最好的对策就是不和我们对话
,一对话他们肯定要输的。 结果就是如此。 张维迎在这个会议上又有高见,发
表了他“改革受损者是干部”的新观点,社会舆论哗然,这和我可没有关系。

这一切被石小敏看在眼里,他很聪明,看出来一对话就完蛋。 当时西山会议正在
策划之中,他就下定了继续排斥我们的决心。

一星期以后, 3 月 4 号,高尚全,石小敏策划西山会议,“达成改革共识”,
继续把绝大部分 80 年代的老改革派排斥在外,把他们称之为“新左派”的许多
人排斥在外,也把我们经济学非主流派排斥在外。 这本身就是对大清华会议的倒
退。这样能达成共识吗?

西山会议失败的原因,并不完全在于贺卫方的幼稚和狂妄,搅了他们极右派(权
力资本瓜分派)策划的大局,而是会议主持者骨子里,就不是对改革真正负责任
,他们已经蜕变成为权力买办资本谋利益的代言人。 他们排斥 80 年代的老朋友
,不尊重不同意见,不懂得团结大多数。他们对中央说,不同意见都请了,实际
上只在技术层面上吸收一些意见,并纳入他们自己的新自由主义框架,对于真正
的不同意见,反而更加排斥。对于极端的反共的言论,他们也不汇报,他们在欺
骗中央。

他们打着“国家体改研究会”的“公共招牌”,行一小撮之私,他们对中央,对
国际只宣传自己一派的观点,封锁不同意见,这样一个宗派主义会议,败落在一
个猖狂反共的北京大学教授手里,绝不是偶然的。现在高尚全又在内部抓奸细,
他们的人到处传播,是杨帆泄露了西山会议记录。

这样大的历史功劳,我实在不敢承受。你们根本没有邀请我参加会议,我怎么泄
露?我是收到了无名氏发来的电子邮件,才建议乌有之乡刊登的。之前,其他网
站已经登出了一个星期。

奉劝这几位 80 年代的老朋友,不要再查了,越查越查不清,也不要再辩解了,
越抹越黑。俗话说,天机不可泄,如果泄露,就是“天”泄露的。什么是“天”
? 不是你们口口声声奉若神明的什么“领导讲话”,什么国际基金会,什么权力
资本,寡头买办的意志。

“天”,就是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天道”就是人道,是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和
意志。这就是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两千年的信仰系统。一部分所谓“改革开放
派”,丧失了中国人的信仰,专门为一小撮人谋利益,行为那么卑鄙,除了阴谋
就是宗派,有什么资格主导“改革共识”?

现在,关于改革的争论暂时告一段落,“天”,已经宣告了极右派的失败。大家
不要理会高尚全的什么辩白,历史和人民已经做了结论。

说实话,事先说好了,请出中央领导给他们站台,又有德国基金会的巨额赞助,
把一个“寻求改革共识”的会议,开成这个样子,水平也太低了。低得不可想象


高尚全的文章有一个恶毒目的,一再提及《乌有之乡》网站,列举主要是秋石客
的文章,指责它反对中央精神,反对改革开放。这是一种公开的告密,提醒政府
,为什么还不去关闭它啊?

他们堕落成为这个样子,使人想起张五常,顾雏军,陈水扁,想起 SARS 前后某
些人的表演,叫“自我爆炸”,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如果手里有真理,顺民意,
能够团结人,为什么自己会爆炸啊? 迁怒于他人是没有用的。 还是检查自己的
立场和世界观吧。

高尚全们已经被历史抛弃了。让我们最后欢送他们一次。

现在我们争论的新焦点,就是“开放与安全”!!!
  
  
  

 
 
顶端 Posted: 2006-09-08 11:47 | Unknow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3633(s) query 3, Time now is:07-23 02:2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