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世界产业工会歌集》选录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钝刀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3
发帖: 16973
威望: 16980 点
红花: 169794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3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10
最后登录:2015-03-07

 《世界产业工会歌集》选录

你是瓦布利?

乔·弗利作词
(调:“你来自迪克西?”)


哈啰,工友,你可好?
你一定身无分文吃不饱。
认出了你,你别着急,
看你的眼神,就知你是奴隶。
你的愁容已向我倾诉,
你和我一样都需要自由。
只要立下志,就会有路走,
比尔,比尔,听我说清楚。
  (合  唱)
你是瓦布利?听着我兄弟,
统一的大工会在向你招手。
那是工人的工会,产业工会。
告诉每一个奴隶如何斗。
不论你是什么肤色,
也不论性别、种族和信仰,
只要你是个工人,愿意加入就欢迎。
只有成为瓦布利,我们才可能
从奴役制度下解放自己。

你喜欢这想法,但你有疑问,
怎能办得到,这天何时到?
当所有妇女与儿童,
每一个为工资劳动的奴隶,
都加入了统一的大工会,
团结在一起要求我们的权力:
当你和我,比尔,放下了工具,
袖起手来,离开工作岗位,
这一天就会来到。


把背上的老板摔倒在地

约翰·布里尔作词
(调:“用祈祷把它带给上帝”)


你贫穷、寂寞、饥饿吗?
 人生一切你都缺乏吗?
你的生活充满苦难吗?
 要把背上的老板摔倒在地。

你的衣裳褴褛、满是补丁吗?
 你住的地方是窝棚吗?
你想驱散你的烦恼吗?
 要把背上的老板摔倒在地。

你不是已经筋疲力竭?
 像公驴一样负着重载?
为甚么你不猛然一跳?傻瓜
 把背上的老板摔倒在地。

只要你使劲儿一击,
 就可结束你的苦难
坚强起来吧!不值钱的傻瓜,
 把背上的老板摔倒在地。

 ————————

阿里露亚!我是个游民!
啊!我喜欢我的老板,
 他是我的好朋友,
这就是我挨饿的原因,
 到纠察线来值勤。
阿里露亚!我是个游民!
 阿里露亚!我又是游民!
阿里露亚!给我点施舍,
 好让我又获新生!


布鲁克先生

乔·希尔作词
(调:“今晚看来真热闹”)


各位请让我来介绍一个人,
他是“红,白、蓝,三色分子”的光荣。
他的头用木头制,硬得像石头;
他就是布鲁克先生,一个普通工。
  布鲁克却想得美
  有天他会当总统
  (合 唱)
啊,布鲁克先生,你生错了时辰,
  你是头等不幸的人
  你使得我伤心
在颈上系块石头,跳到大湖中,
为了自由的缘故,请你就执行。

布鲁克先生走了运;找到工作多高兴!
鲨鱼得了七美元,作为职业介绍金,
他被运到沙漠里,连人带车倒在地。
那有工作要他作!原来一场空欢喜。
  他大喊“这真是太糟心,
  我要用法律治他们。”

布鲁克徒步回城市,情况还是不顺心。
他说他要入工会,加入伟大的美国劳联。
次日早上得工作,当天晚上又除名。
他说要去见冈佩斯,好好整治那工头。
  冈佩斯听了忙回答,
  我能给的是同情。

选举那天他叫喊,“选社会党人作市长!”
那位“同志”当了选,他可高兴得没话讲。
选举完毕吃一惊,这次打击可不轻,
伟大的社会主义者,在他头上打一棍。
  布鲁克同志掉了泪,
  “我帮你获得这职位。”


停 产

(艾伦作词并作曲)


我们与劳联兄弟没仇恨,
但请仔细想想我要说的话。
你的行业不过保护了财产,
你的技术已在失去作用。
改进的机器夺走了你的手艺,
命中注定你会成为普通的奴隶。
事情看来一定会像我说的这个样,
你那种不能取胜的罢工有什么用?
  (合  唱)
停产!停产!这才是取胜的途径。
别通知老板,除非战斗已打响。
不要为打手、工贼提供任何机会,
我们需要的是统一的大罢工和大工会。

为什么你要订立分裂你们的合同,
让老板拿神圣的合同来吓唬你们!
你们要团结在一起,这你可知道?
别人在与敌人斗争,你为何继续作工,
当你看到阶级之间在进行战争,
你就应参加这前所未有的伟大联盟。
当全国所有的罢工都联成一气,
统一的大工会的车轮就全速运行。


劳联的同情

韦伯尔作词
(调:“我所得到的只是同情”)


比尔·布朗是个大工厂的工人,
 那儿还有两千个和他一样的人;
他们都属于美国劳工联合会,
 他们彼此都是以“兄弟”相称。
有一天布朗的工会在罢工,
 他们罢工是要求加工资;
但其它的行业都继续干活,
 比尔·布朗急得把话说:
  (合  唱)
我们得到的仅仅是同情;
 这就是必然失败的原因;
其他人若不是行业可自治,
 早已经兴高采烈地罢了工,
我可倒了霉要挨饿,
 没有行业工会支持我。
参加了劳联太窝心,
 你所得到的只是同情。

比尔·布朗非傻瓜,他是一个思想家,
 这里傻瓜有的是,
所以决定进劳联。
 行业的分裂要消除,
产业工会就是好,
 工人一起来斗争;
站在街头把歌唱,
 他越唱越发有精神。
  (合  唱)


来自海外的福音

(调:“不要恩将仇报”)


有一天我坐着沉思,
忽然传来了喜讯。
远在海外的一个国家,
革命发出了万丈光芒。
消灭了统治者的军队,
人民的旗帜高高飘扬,
自由将永远为我们所有,
一个美丽的世界在招手。
  (合 唱)
我们为布尔什维克欢呼!
我们要为我们的阶级争自由,
不论你是沙皇,凯撒或国王,
我们都把你们看作粪土;
如果你不喜欢俄国的红旗,
如果你不喜欢时代的潮流,
就象故事中的那条狗一样,
舔舔这双掠夺你的手。

多少年的逆来顺受,
我们尝够了苦难与酸辛。
我们却从来没有这样想,
这是满足有钱人的雄心。
回声从俄罗斯上空传来,
那才是真正自由的钟声,
那是千百万工人的福音,
快挣脱枷锁为自由而斗争。


西塞·比尔①

乔·希尔作词
(调:“船只检疫证”)


当你在国内到处流荡,
你总是遇到那西塞·比尔。
野地里或山上可见到他,
他也在每一个矿井或木厂。
他看起来像个人,能吃能走,
一开口讲话却不像人。
他每到一处都被警察们撵走,
他还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我的国家”。
  (合  唱)
西塞·比尔,他是个小傻瓜,
西塞·比尔,有张可笑的脸。
西塞·比尔,应该跳进密西西比,
他是达尔文追溯的过渡生物。


注:Scissor Bill,美国方言,意为不参加工会的工人或不关心工人阶级利益的工人。此处译音。——译者


把一切刷成红色

拉尔夫·查普林作词
(调:“进军佐治亚”)


来吧,工人们,参加造反的行列;
来吧,不满的人们,助我一臂之力:
我们要通过统一的产业工会,
向寄生虫进军,把他们赶走。
  (合  唱)
好哇!好哇!把一切刷成红色!
好哇!好哇!扫清前进的阻力。
我们要通过统一的产业工会,
获得面包、自由与工厂的民主

他们叫我们为生来下贱的“工具”和奴隶,
只要拿走钱袋,他们就不再得意。
我们要通过统一的产业工会,
让他们无利可图,把他们赶出大地。

我们比任何人都仇恨这腐朽的制度,
我们不想修补,而是要另起炉灶。
我们成功之日会有我们自己的政府,
那就是统一的产业工会!


卡西·琼斯——工贼

乔·希尔作词


  南太平洋铁路工人闹罢工,
  卡西·琼斯开着火车不停工;
  他的锅炉在漏水,主轮已松动,
  引擎和轴承都没对准。
    (合  唱)
  卡西·琼斯开着破车继续跑:
  卡西·琼斯加班加点拼命熬;
  因为他忠于南太平洋铁路线,
  发给他一个木制大奖章。

工人们对卡西说:“你不愿帮我们夺取罢工胜利?”
卡西说:“去你的,我走我的独木桥。”
于是有人把一捆枕木横在铁路上,
砰的一声,卡西掉进了河当中。

  卡西·琼斯沉河底;
  卡西的脊骨离了体,
  卡西成了小天使,
  坐上火车去见上帝。

卡西·琼斯来到了天堂的珍珠门,
他说:“我的姓名叫卡西,南太平洋铁路当司机。”
彼得说:“你可来得正是巧,我们的乐师正罢工;
你可前去搞破坏,任何时候都欢迎。”

  卡西·琼斯在天堂有工作,
  卡西·琼斯的日子蛮不错;
  天使的罢工他也破坏。
  就像在南太平洋铁路公司的作为。

天使们都说这可容不得,
因为卡西·琼斯到处作工贼,
那肯定是天使工会二十三分会,
立即把卡西开除,赶他下了金楼梯。

  卡西·琼斯下到地狱里,
  魔鬼见他也欢喜;
  卡西·琼斯忙着铲硫磺,
  这就是他作工贼的好下场。


牧师与奴隶

乔·希尔作词
(调:“甜蜜的慢慢来”)


长头发的牧师每夜都出来,
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如果问他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他会用最甜蜜的声调回答你:
  (合  唱)
慢慢来,你会有吃的,
就在那天上的光荣之国;
现在可以吃草、干活和祈祷,
天上的馅饼,死后可以吃个饱。

饥饿的大军在游荡,
他们唱歌、鼓掌来乞讨。
等到他们鼓里装满了你的钱,
就会告诉你什么时候作游民。
  (合  唱)
神圣的罗勒与金佩斯跑出来,
他们大叫大嚷大跳又祈求。
“快把你的钱送给耶稣,
当今疾病他包医。”

如果你为妻室儿女去斗争,
只想今生过个好日子,
他们就会说你是坏蛋和罪人,
死后一定要进地狱门。

全世界的工人快团结,
并肩斗争为自由;
我们赢得世界及其财富时,
盗窃者会听到这样的歌声:
  (合  唱)
慢慢来,你会有东西吃,
只要你学会了烧饭炒菜。
砍点柴吧,这对你会有好处,
慢慢地你就会吃得美滋滋。


红 旗

詹姆斯·康内尔作词


工人的红旗深红色,
覆盖过我们死难的烈士;
烈士的肢体已经僵硬,
他们的血液已把旗帜染红。
  (合  唱)
把红色的大旗高高举起
生与死都和它在一起,
懦夫会退缩,叛徒会离弃,
我们要把红旗永远插在这里。

法国人爱它的闪闪发光,
坚强的德国人把它赞扬,
莫斯科的天穹响彻了赞歌,
芝加哥唱出了它沸腾之歌。

当前途似乎是一团漆黑,
它鼓舞着我们新生的力量;
它是我们行为与誓言的见证,
我们决不玷污它光荣的颜色。

现在有一些驯顺卑鄙的人,
心里只想着金钱和地位,
为了讨得富人的欢心,
要破坏这神圣的象征。

让我们脱下帽子来宣誓,
我们要高举红旗一直到死;
这支歌就是我们永别的歌,
我们不怕黑暗的地牢和绞架!


我们要什么

乔·希尔作词
(调:“虹”)


我们要全世界的工人组织起来,
组成一个大大的大工会,
当我们都团结在一起,
我们需要属于工人的全世界。
只要工人阶级认识到
劳工的力量多巨大,
剥削阶级的老爷们,
立即会销声匿迹。
  (合  唱)
来吧!来自各地的
  挣工资的工人们,
  加入这战斗的行列,
  组成一个大工会,
当奴隶们聪明一些,组织起来,
我们工人就可把大地变成天国。

我们要水手、裁缝和伐木工人,
以及所有的厨师和洗衣女工;
我们要那种潜入水中取珍珠的人,
和那种替人卷发的美丽姑娘;
以及面包师、钟表匠和扫烟囱的工人;
我们要那些端盘子的侍者,
也要为几个小钱干活的儿童,
都加入这伟大的大工会。

我们要罐头工、剥皮工.女佣人,
我们要钉鞋底的制鞋工,
我们要那种打眼的人,
我们要那种爬竿的人,
还有菜农、小工和雇工,
以及工厂的职员和女工,
我们要所有做工的人,
都加入这伟大的大工会。


来源:《世界产业工会——美国工团主义研究》
(美)布里森登著 聂崇信 朱秀贤译
商务印书馆,1987年5月第1版

附录九:《世界产业工会歌集》选录

原载工人诗歌
http://www.poemlife.com/thread-689386-1-1.html
  
  
  

 
 
顶端 Posted: 2014-09-19 11:22 | [楼 主]
钝刀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3
发帖: 16973
威望: 16980 点
红花: 169794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3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10
最后登录:2015-03-07

 

附《红旗歌》的另一个译本:

红旗歌(1889)

    这支著名歌谣系美国船坞工人金·康纳尔所作,
  当时广大工人正在为八小时工作制而斗争。


人民的红旗颜色最最红,
 它常为烈士覆盖住心胸;
他们的四肢还未变僵冷,
 鲜血已染红一道道线缝。

(合唱)

鲜红的旗帜高高地举起,
 红旗下我们活着或死去;
懦夫们畏缩,叛徒们冷笑,
 这里咱要红旗飘又飘。

瞧瞧吧,法国人爱它的光彩,
 强壮的德国人唱歌来赞美;
莫斯科地窖里颂歌正在唱,
 芝加哥增强了歌声的激荡。

旗下面有咱弱小的队伍,
 前景如夜晚一般黑糊糊;
种种的行动誓言它瞧见,
 今天决不让红旗颜色变!

那一伙人们驯顺又无耻,
 心坎里只顾金钱和位置;
财主一皱眉,他们就后退,
 把那神圣的旗帜降下来。

脱掉帽子,咱们来宣誓:
 高举起红旗,直到咱战死;
阴暗的地牢,可怕的绞架,
 咱把这支歌当临终曲唱吧!
  
  
  

 
 
顶端 Posted: 2014-09-19 11:25 | 1 楼
钝刀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3
发帖: 16973
威望: 16980 点
红花: 169794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93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10
最后登录:2015-03-07

 

英文版歌词先放这儿:

The people's flag is deepest red,
It shrouded oft our martyred dead,
And ere their limbs grew stiff and cold,
Their hearts' blood dyed its every fold.

Chorus:

Then raise the scarlet standard high.
Within its shade we live and die,
Though cowards flinch and traitors sneer,
We'll keep the red flag flying here.

Look round, the Frenchman loves its blaze,
The sturdy German chants its praise,
In Moscow's vaults its hymns were sung
Chicago swells the surging throng.

(chorus)

It waved above our infant might,
When all ahead seemed dark as night;
It witnessed many a deed and vow,
We must not change its colour now.

(chorus)

It well recalls the triumphs past,
It gives the hope of peace at last;
The banner bright, the symbol plain,
Of human right and human gain.

(chorus)

It suits today the weak and base,
Whose minds are fixed on pelf and place
To cringe before the rich man's frown,
And haul the sacred emblem down.

(chorus)

With head uncovered swear we all
To bear it onward till we fall;
Come dungeons dark or gallows grim,
This song shall be our parting hymn.

(chorus)

http://www.poemlife.com/thread-689386-1-1.html
  
  
  

 
 
顶端 Posted: 2014-09-19 11:25 | 2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Total 0.025149(s) query 4, Time now is:06-25 20:1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