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知青下乡回忆:古溪沟记事二则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巢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346
威望: 1356 点
红花: 134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9-02-27

 知青下乡回忆:古溪沟记事二则

古溪沟记事二则
  
嘉木


  
樱 桃 红 了

  
  我插队的古溪沟家家院里都有一两棵树,大都是桑树和樱桃树。
  
  这里的樱桃树非常漂亮,树高大茂密,树叶小而翠绿。开花时绿叶丛中冒出一簇簇淡雅清香的小白花,过一阵子变成一簇簇小果子,由青变黄再便成晶莹剔透的橙红色,看起来一个个就象玻璃做的珠子,吃起来甜中略带酸,多汁可口。每每看见熟透的红樱桃一簇簇挂在树上,便叫人垂涎三尺。
  
  这里海拔高,大约有1800公尺,所以气侯偏寒,成都平原的樱桃通常是4月上市,这里是五月上市。樱桃成熟得很快,那时也没有保鲜措施,整个上市期只有10天左右。
  
  这里民风淳朴,到老乡家里做客时,甚至路过时,你随时可以自己到老乡的地里拔箩卜﹐到院子里搭梯子摘果子吃。主人见了,不但不骂人,还热情的招呼你:多吃点啊!但也有一个默认的规矩,就是不能带着走,除非主人高兴了,自己摘了送你。通常也没人违反这个规矩。
  
  樱桃熟了那几天,我们几个知青天天中午休息时和晚饭后故意往有樱桃树的院子里逛,每天都吃上一肚子樱桃。赶蓬天(赶集)我们结队在街上逛,每人手里一顶草帽,里边都装满了红红的樱桃,边走边吃不亦乐乎。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风俗,卖水果的农民见到熟人通常要免费请他尝尝,遇到亲戚,还得使劲往人家兜里塞叫带家里去请大家尝尝,否则就会被骂吝啬。所以这院子里的水果实际上不是为了卖了换钱的,是为了能有这树能遮阳,也为了四季能有点新鲜东西吃吃的,也是那年月农家生活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记得那时砍资本主义尾巴时也没谁敢说这院里的果树该砍,幸甚!
  
  因为樱桃产量高,成熟后不能保存,所以家家也将多余的摘下来到镇上去卖。
  
  遇上我们这帮从小就没怎么能敞开肚子吃的知青,就乐了。故意不断的往各自认识的卖樱桃的老乡面前凑,为了不断的能要到一把樱桃吃。
  
  五月的阳光灿烂却温和,赶蓬天是我们天天盼望的日子!
  
  玩累了,回来的路上一群人走到岷江树阴下坐着,一边吃着最后的几把樱桃,一边聊天,好不惬意。也奇怪,这样死吃憨胀的在那里也没怎么闹过肚子。
  
  在乡下那两个樱桃熟了的五月天给我留下的是橙红色的灿烂的记忆。
  
  

  
  
害 怕

  
  刚下乡时,让人害怕的东西真的很多。
  
  跳蚤——不知那来那样多的跳蚤,我在乡下时一年四季全身上下就没有过一块好肉,布满大大小小的红疙瘩,抓得伤痕累累。夜里痒得不行就擦酒精,这一下又火辣辣地疼,不过比痒还是好过些。当时自己看了都害怕,因为我皮肤一向很好,连青春痘也没长过,心想这下完了。可是心里纳闷为什么跳蚤就咬我们不咬农民,连他们的小孩都不怕咬?奇怪!
  
  还好,回城后都好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蜜蜂——到开菜花的季节,我们的院子就成了赶花人的养蜂场。一不小心就会被蜂螫,让我紧张得要命。那天一下被蜂螫了,一边脸立即肿得老高,一位大嫂二话没说撩起衣衫,捏着乳房把奶喷了我一脸,本来痛得烫呼呼的脸立即就觉得清凉了。真是好心的大嫂啊!
  
  老鼠——乡下的老鼠又大又多又不怕人,地里、公路上、屋子到处可见老鼠横行。常常在做饭老鼠闻到香味便跑来跑去,欢畅得很。无论你怎么赶怎么叫,它就是不怕,常常你拿着锄头跟它撵,它东跳西跳和你捉迷藏玩,故意在某个角落和你小眼瞪大眼。最气人的是夜里它居然在床上跑来跑去,常常吓得我夜里尖叫,只想求求老鼠老鼠你行行好,我怕你了还不成?最恐怖的是有一次居然看见一只老鼠在我的水缸里游泳!天啊!害的我呕吐不止!
  
  蛇——有时干着活,一条青蛇唰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吓得我又跳又叫,可是队里的小伙子们扔下活路忙不迭地抓去了;有时走在路上唰一下一条蛇窜出来挡在面前,悠哉游哉过马路,我只好逃得远远地等它过了我才敢过。平常草丛中,树林里,菜地,石头缝里到处潜伏着我最害怕的蛇,让我随时觉得危机四伏。上帝保佑,我居然没有被蛇咬过!
  
  毛虫——从小我就怕毛虫,幼儿园时老师发一人一个小瓶子让大家白菜地里捉虫子,无论老师怎样批评我就是坚持不走进菜地一步;家里做饭洗菜遇到虫子我不迭甩手连菜扔掉;小时候喂蚕子当黑色小蚕子变成白色大蚕吓得我不敢喂它们,还天天做噩梦。可是乡下到处是毛虫菜虫竹虫,躲也躲不掉就只好忍着尽最大努力去躲。这样就难免引起大家的嘲笑,但最终不能适应。一次改土队一个小伙子休息时居然给我开玩笑将一毛虫扔我衣领上吓得我乱跳大叫不止﹐眼泪也不争气地冒出来,这下把农民吓着了,大家赶快来帮我去掉虫子,还安慰我:不怕不怕我们都敢放身上,不咬人的,还有人放自己身上给我看。队长郑重宣布以后谁也不许乱吓知青女子,城里人胆小比不得你们。
  
  然而最让我害怕的不是这些,而是人。我为自己买了一把很大的水果刀作护身用,常常磨得又快又尖故意用钥匙链吊皮带扣上,走路时一甩一甩的,常做出一副谁敢惹我我就敢拼命的样子;夜里睡觉,枕边也放上一把磨得飞快的砍柴用的弯刀。其实谁也知道我是虚张声势,但时间久了连我自己也相信我敢拼命。
  
  不过真让我吓得半死的一次不是人,而是“鬼”。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从队里开会回来,好象是关于分配问题。回来的路上我和众多老乡一样手里横拿着一个酥麻杆做的火把,一路下来人都陆续到家,最后就剩我一个人要绕过一大片乱石堆到大马路上再走一节才到我们知青点。
  
  刚走到乱石堆,我的火把就烧到头了,眼前一片漆黑。依稀中突然发现平时只有一条路的乱石堆居然冒出几条路来,我小心挑了一条自以为正确的路,刚走几步突然一巨大的石头挡在面前,吓出我一身冷汗!立即掏出刀来,打开,紧握手上。再绕开那石头朝一边走,猛的又一块巨大的石头挡在面前,再走,又是这样!我的心开始砰砰乱跳,冷汗不停地冒,脑子也开始乱了,就这样接二连三的瞎撞,好象碰到鬼了,怎么也走不出去。
  
  我让自己停下来,告诉自己:没有鬼!我什么也不怕!我是人,我比鬼胆大!我什么也不怕!我就是什么也不怕!!!
  
  这时好象真的不怕了,我冷静下来,仔细辨认,突然想到有一块最大的象房子一样的大石头应该就在路边,这时眼睛也开始适应黑暗了,我前后左右仔细看看,断定现在我面前的应该就是那块最大的巨石,我摸着它开始绕过去,这时一条灰白的、我觉得最最宽阔的大马路出现在我的眼前,我一脚踏上马路突然一阵没命的狂奔奔向我的院子我的小屋,不知怎样打开的门又怎样关上门拉开灯,一把抓住我的弯刀,用棉被裹住自己,一夜几乎没敢合眼!
  
  早上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我第一次感到太阳是这样的可爱,这样明亮。
  
  回忆昨夜,我对着太阳对着山野大声说:鬼有什么可怕的?我比鬼还胆子大!
  
  
  
  作者简介:嘉木﹐真名李砚,1974年8月至1976年12月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百花公社东风大队(文革后改回百花乡古溪沟村)插队。77年汶川汽车运输公司宣传科工作一年。成都理工大学(原成都地质学院)本科,西南交大MBA研究生班。80年代成都理工大学(原成都地质学院)任教,90年代任一小型美资企业中国区副总经理,本世纪初在本地一家网络企业任总经理助理,现在成都理工大学任教。
  
  原载南加州知青网
  
  
  
  
  

 
 
顶端 Posted: 2014-11-13 14:0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1142(s) query 3, Time now is:07-23 17:2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