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心中升起红太阳 完全彻底为人民——记甘肃临夏县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赤脚医生”郑有禄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林涛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1
发帖: 1590
威望: 1593 点
红花: 159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60(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28
最后登录:2014-12-09

 心中升起红太阳 完全彻底为人民——记甘肃临夏县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赤脚医生”郑有禄

心中升起红太阳 完全彻底为人民
  
——记甘肃临夏县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赤脚医生”郑有禄
  
甘肃省革命委员会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临夏分队

  
  在甘肃省临夏县红星公社,有一个深受群众爱戴的“赤脚医生”——郑有禄。这个旧社会的放牛娃、一字不识的贫农后代,只在公社保健员训练班学习过十五天,但是,他凭着无限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颗红心,凭着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的“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凭着对贫下中农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几年来为贫下中农治好了不少疑难重病,成了当地贫下中农的贴心人。当地的贫下中农说:“我们离不开小郑”。这就是人们对他的工作的崇高评价。
  
  三十岁的郑有禄,从一九六三年调到公社卫生所以来,为了给贫下中农治病,不管刮风下雨,白天黑夜,翻山越岭,跑遍了全公社贫下中农的各家各户。有不少外公社的病人,也跑来找这位一心为着贫下中农的“赤脚医生”。从一九六五年到现在,他先后为六个公社的二千八百六十四人看过病,到外公社为六百多名病人出诊过。这个公社的卫生所,最初只有郑有禄一个人,现在也只有三个人,设备简陋,缺医少药,但几年来,已经治好了各种重病号八百多人。
  
  心里想着毛主席 革命路上无阻挡
  
  在大跃进的一九五八年,郑有禄接到一个通知:党送他到公社保健员训练班去学习。这真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事。他想到,在旧社会,全家祖祖辈辈没有进过学校门,自己也是一个大字不识,现在党要送我去学医了,我一定要克服一切困难,好好学习,好好为咱贫下中农服务,来报答毛主席的恩情。于是,一进训练班,他就拚命学,拚命记,不识字,他用墙上的标语当课本学认字,用蜡笔打记号学认药名。学了十五天,他被分配到临夏县别藏地区卫生院当保健员。在那里,做饭、扫地、洗衣、打水、煮针,什么杂事他都干。可是,在院里当大夫的那些没有改造好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却歧视他,骂他是“不是学医的材料”,等等。他向这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他想,让贫下中农学医,这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我们贫下中农的信任,毛主席给我们撑腰,我们要给毛主席争气。他拿出了贫下中农顽强的革命精神,努力学习,积极工作。终于,他通过实际工作的锻炼和同志们的帮助,逐步战胜了识药、诊断、针灸和动手术中的重重困难。
  
  在一九六○年,大叛徒刘少奇和他在临夏县的代理人,极力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大砍农村的医疗卫生事业,许多保健员被迫回了家。这时有人对郑有禄说:“你一个糖萝卜钱也挣不下,当个保健员还不如回家喂上一窝鸡”。郑有禄想着毛主席“为人民服务”的教导,想着许多无法进城治病的阶级兄弟,坚定地回答说:“毛主席的恩情不能忘,为贫下中农服务的决心不能变,我要坚决地干下去。”
  
  在一九六五年,有个患肝部部位脓肿已经一年多的病人,来公社卫生所要求动手术。这时正好有个外地医科大学毕业的医生,出差来这里。这个医生看后对病人说:“你的病情很重,这里没有条件治,把你介绍到外地去看。”但是,贫下中农那有那么多的钱到外面大医院去看病,病人焦急地要求本地的“赤脚医生”看看。可是,当郑有禄刚要过去看时,没想到触犯了那位医生的尊严,他对郑有禄大发脾气,说什么“你这样的卫生所,能看这样的病吗?你凭什么条件动手术?出了问题你负责任!”说罢就扬长而去。郑有禄没有理睬这一套,他重温了毛主席“从战争学习战争”、“干就是学习”的教导,决心要把这位阶级兄弟的病治好。没有手术室,他把自己的住房当手术室,没有手术刀,他找别的刀代用,他以“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的精神,终于顺利地完成了手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这位贫下中农的重病治好了。接着,红星一队的马鲁给亚、小沟八队的马法图玛患的深部肌肉化脓组织炎,也都由“赤脚医生”郑有禄在这个设备简陋、被外地大医院来的医生认为没有条件的小小卫生所里给动手术治好了。
  
  永远忠于毛主席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郑有禄从心眼里无限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他第一次认的字是“毛主席万岁”五个大字,第一次学习的毛主席著作是光辉的“老三篇”。他常想,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普天下劳动人民的解放,也没有我郑有禄。毛主席把我从火坑里救出来,我要永远忠于毛主席,“完全”“彻底”地为人民服务。
  
  在卫生所的工作中,只要能为人民节约一分钱,他就节约一分钱。有一次,领导上要郑有禄到临夏市取药,临走时给他一元五角钱的路费。从他工作的卫生所到临夏市,来回一百多里,他来回都是步行。回来的时候,背了四、五十斤重的药品,走到半路天黑了,又乏又饿,他就在路旁茶铺的房檐底下过了一夜,第二天回来,把发给他的路费原数退给了公家。他说:“背药也是为人民服务,我不愿意花这个钱”。几年来,他们卫生所从城里领药,都是他和其他同志背回来的。
  
  郑有禄活学活用“老三篇”,为人民服务做到了“完全”“彻底”。他把贫下中农的病当成自己的病,把贫下中农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他看病不分上班时间或下班时间,贫下中农看病的时间,就是他上班的时间。不论白天黑夜,任凭山大沟深,只要听说贫下中农有急病,他背上药箱就走。他不怕累,不怕苦,不怕脏,不怕死,全心全意为阶级兄弟服务。有一次,卫生所一下来了三个患中毒性痢疾的小孩子,其中一个小孩体温已经烧到四十一度,瞳孔散大,家属急得直哭。郑有禄给病人打了针后,叫他们回去吧,怕有危险;叫他们住下吧,光病人就是三个,还有带病人来的家属。怎么办呢?他想起了毛主席“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的教导,就叫三个病人都在他的炕上住下。他白天黑夜给三个病人轮流输液、打针、吃药,又当医生,又当护士。病人家属害怕把他的被褥弄脏,就卷起来。郑有禄说:“这是毛主席给我的被,要让它为病人服务。”他又亲手把自己的被子盖在病人身上。他连续护理了三昼夜,三个病人脱险了,他又一个一个地把病人送回家里。就这样,他的炕经常让给病人甚至传染病人住。打针吃药花钱多,针灸少花钱或不花钱,效果好,群众最欢迎。郑有禄就从一九六五年开始学针灸。他怕自己的功夫不到家,病人受痛,就在自己身上先试验,直到掌握了针灸技术,才开始给病人针灸。铺川公社何家生产队,有一个五十八岁的老贫农,患全身风湿性关节炎,腰展不开,郑有禄给这个老贫农连续针灸了一段时间,把他的病治好了。这个老贫农感激地说:“我在旧社会扛了一辈子长工,病了不如一条狗,今天得了这个病,一角钱不花治好了,这是共产党毛主席的恩情!”一九六五年以来,郑有禄一共针灸三千二百多人次,治好了很多人的病,深受贫下中农的欢迎。
  
  有一天晚上,郑有禄刚看完病回到卫生所,人们就告诉他西山上一个社员患急性胃炎,叫他快去看看。他一听,赶忙把保健箱一背,就急急忙忙往外走。出门时使劲一关门,门上一块砖掉下来,把他打昏了。直到两个社员把他扶起来时,他才知道头被打破了,血流了一脖子。他叫社员替他剪掉头发,自己用纱布包好,但头又痛又晕,他怕去不成了,就坐下来休息。这时,他想起了毛主席“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教导,受到巨大的鼓舞,立即站起来向西山上走去。他怕自己一个人晕倒在山上误事,就请一个社员陪他去。当他给病人看病时,病人一看郑有禄那个样子,吃惊地说:“你的病比我还重啊!”硬要留他住下。可是郑有禄考虑到卫生所里没人,怕误了给其他病人看病,就又赶了回来。
  
  有次,郑有禄去替马场弯的老贫农秦云看病。秦云患全身淋巴结核,浑身脓血噗哧噗哧的,整整四年不能起床。郑有禄一见病人的样子,怕看不好,安慰了老贫农几句就走了。走到半路上,他打开了《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说:“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这才是好同志。”他一路想着毛主席的教导。回到卫生所里,晚上睡不着,他总觉得今天给老贫农看病,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去做。郑有禄想了一夜,第二天他又来到了那位老贫农家里,对老贫农说:“你的病我一定要给你看好,看不好,我就对不起毛主席。”从此,他不论多忙,每天都坚持去给这位老贫农看病。白天没有时间,晚上摸黑也要去。有天晚上,郑有禄走到半路上,下起了大雨,又是闪电,又是打雷,倾盆大雨直往他头上泼,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路上的积水成了河。郑有禄在泥水中看不清路,就乘闪电亮一下,跑一节。就这么一节一节跑到了病人家里。郑有禄给老贫农一连看了七十多次,整整躺了四年的老贫农秦云,终于能行动了。他抓住郑有禄的手说:“我没有儿子,可是你比我儿子还亲。”老贫农对着毛主席像又说:“毛主席啊,毛主席!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郑有禄为贫下中农治病,一颗心全在病人身上。一九六七年以来,他先后遇到好几个得膀胱炎的小孩,病情很重,长时间尿不出尿,有发生尿中毒的危险。导尿管太粗,小孩不能用,他想到毛主席教导的要“完全”“彻底”为人民,就用嘴把孩子尿道里的脓血吸出来。几个小孩都这么救过来了。社员杨富林的一个五岁的男孩得了肠梗阻病,抱到卫生所时,娃娃已经昏迷不醒。由于几天没拉大便,娃娃肚子鼓得象扣着口小锅。他父母亲急得直哭。当时在场的社员说:“娃娃脉都没了,县医院送不到了,快抱回去吧。”郑有禄这时候的身上好象压了一块千斤石。他抬头看见毛主席像,毛主席“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教导在他脑子里闪了出来。他看娃娃呼吸困难,就嘴对嘴地呼吸了一阵,随后找了一节橡皮管,插到娃娃肛门里,一面用嘴吸,一面轻轻地揉压娃娃的肚子。突然一股臭气扑来,稀屎被吸了出来。他一摸孩子肚子软了,病情有了好转,立即就把病人转送到县医院。娃娃病好以后,孩子的父亲杨富林感激地说:“这是毛主席给了这娃儿第二次生命,我要永远感谢救命恩人毛主席。”做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员,当阶级斗争的战斗员
  
  郑有禄既是人民的卫生员,又是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员,也是阶级斗争的战斗员。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每次出诊,总要摸一摸口袋里有没有带《毛主席语录》。他到那里去看病,就在那里宣传毛泽东思想,和病人一起学习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一起进行忆苦思甜,一起斗私批修。
  
  郑有禄遵照毛主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勇敢地同形形色色的阶级敌人作斗争,同剥削阶级的一切旧思想、旧习惯势力作斗争。在卫生所里,他对一个混进所里的阶级敌人,展开了面对面的斗争。今年六月份,他在先锋四队看病,了解到有一个坏人到处制造谣言,还准备谋杀大队干部的罪行后,就立即向公社革委会作了汇报。他在和平一队看病时,发现已被揪出的一个阶级敌人,企图装病,逃避革命群众的斗争,郑有禄就当面戳破了这个家伙的阴谋。前几年,有些迷信思想严重的群众,有病不叫医生看,偏叫巫神念经,郑有禄就采取了个针锋相对的办法:那些家伙在那个村念经,他就到那个村出诊,去宣传毛泽东思想,用毛泽东思想和科学道理教育了群众。后来,群众恨透了巫神,再不找他们看病了。
  
  卫生所西面山上有个十六岁的姑娘马乃白,是个孤儿,得了肺结核病。她姨娘迷信思想很严重,从来不请医生看病,抓鬼弄神地搞了半年,这姑娘的病越来越厉害,面黄肌瘦,皮包骨头,嘴皮都包不住牙齿,头发也差不多脱光了。很多社员说,这个姑娘活不了啦。郑有禄坚决和迷信思想进行斗争,下决心要把这个姑娘救过来。山高路远他不怕,刮风下雨无阻挡,他和所里的一个同志轮流出诊,每天跑一趟,病情稍有恶化,一天就去两趟。果然,姑娘的病一天比一天好转。经过三个多月的耐心治疗,终于把这个姑娘治好了。这个姑娘非常感谢郑有禄。郑有禄说:“这是毛主席叫我这样做的,你感谢毛主席吧。”姑娘感激地说:“要不是毛主席,抓鬼弄神早把我害死了,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好好劳动生产,报答毛主席的恩情。”
  
  最近,郑有禄在回顾他这几年的工作时说,他能为人民做点工作,完全是毛泽东思想哺育的结果。他说,我在革命化的大路上才是一个学着走路的人,比起毛主席对我们革命卫生工作者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比起无限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好干部门合同志,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我的能力是有限的,但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今后我要象门合同志那样,一切想着毛主席,一切服从毛主席,一切紧跟毛主席,一切为着毛主席,生为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战斗,死为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献身。
  
  (新华社)
  
  人民日报1968-11-09
  
  
  

 
 
顶端 Posted: 2014-12-08 19:19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8973(s) query 3, Time now is:06-25 20:0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