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 Pages: ( 3/3 total )
本页主题: 浩然:艳阳天 第三卷(连载)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黄巢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341
威望: 1351 点
红花: 134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7-11-03

 

第一一二章


  爸爸不在家,爷爷也不在家,地里湿,不让进入,小石头不能拾麦穗去了,一个人玩没意思,正在往鸟笼子里边塞蛤蟆。

  韩百仲的二儿子拴柱手里拿着一只长把儿的小网兜子跑来了,站在门口外边喊:”小石头,玩不玩呀?“

  小石头跑出屋:”玩。干什么玩?“

  拴柱说:”到河里捞鱼去。“

  小石头摇摇头说:”不,我还等着爸爸给我捉鸟去哪,你也一块去吧。“

  拴柱一边朝街上跑,一边说:”不去,不去,捞鱼好玩。“

  过一会儿,韩百旺的小闺女兰兰挎着一个小竹篮子跑来了,站在门口喊:”小石头,玩不玩呀?“

  小石头迎过来说:”玩。一会你跟我爸爸捉鸟去好不好?“

  兰兰说:”树林子里边有蘑菇,咱们采蘑菇好吧?“

  小石头又摇摇头。

  兰兰说了好多话,见小石头不肯去,也走了。

  两个小朋友一走,小石头又挺后悔,不如硬把他们拉住了。他想追他们去,又怕这会儿爸爸回家来。爸爸说过,哪天不干活儿,就给他捉鸟玩;今天地里进不去人,一定能上山了。他要等着爸爸。

  这工夫,两个打麦场上都忙开了扩展场院的事儿,街上没有人,有人也是急急忙忙走过来,又走过去,没空儿到院子里看看,或者说句话儿。

  小石头回到屋里,把爸爸从集上给他买来的那只鸟笼子挂在院子里的小香椿树上;还是个空笼子,里边没有鸟。这孩子多盼着有一只鸟啊!可是从打买来鸟笼子那天起,爸爸就白天黑夜地忙。饭都凉了才回家,吃饭都站着吃,搁下碗就走。小石头哭了几回要爸爸给捉一只鸟,爸爸都没有答应。早晨起来,他在墙根下边看见一只又蹦又跳的大蛤蟆,就把它捉住顶小鸟了。

  那蛤蟆在笼子里跳着、撞着,眨巴着溜溜圆的大眼睛,下巴颏一鼓一鼓的,像是噘嘴生气的样子。

  小石头搬过一只小凳子坐在笼子跟前,拿一根小草棍捅着蛤蟆的嘴说:”喂,你怎么啦?“

  蛤蟆朝一边躲着。

  小石头又把小草棍从另一边伸进来,说:”噢,你生气了?爱生气是坏孩子,贫雇农家的孩子不能娇气!“

  蛤蟆又朝一边躲着。

  小石头扯了几片香椿树叶子,塞到笼子里边,说:”你别生气啦,快吃点饭吧,等爸爸给我捉来小鸟,我就把你放开,行不行呀?“

  蛤蟆被捅的没处躲了,就眨巴着眼睛,望着小石头,下巴颏还是一鼓一鼓的。

  小石头指点着蛤蟆说:”你一点儿也不乖!“

  萧长春从二队场上,到一队场上,把要做的事情全安排停当了,就拐个弯,回家拿锄头和烟荷包。他要赶紧领着社员们拔庄稼、平地,把场做出来。他一边朝院子里走,一边偏着头看着儿子小石头,那带着疲劳神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接着又蹲在儿子跟前,逗他说:”嗨,它不听话,你就打它的屁股嘛!“

  小石头歪着脑袋说:”不,不。姑姑说,不兴打人骂人;打人骂人是坏孩子。“

  萧长春在孩子的脸蛋上捏了一把,站起身,朝屋里走着问:”你爷哪?“

  小石头说:”上菜园子了。“

  萧长春在屋里装了烟,又拿了一把锄头,就匆忙地朝外走。这会儿,他脑袋里边只装着一件事儿:趁这个大晴天,把湿了的麦子抢救过来,多打几场,再过一两天,就可以先上交和分配一部分了。

  小石头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爸爸,你带我捉小鸟,蛤蟆不会飞。“

  萧长春哄着孩子说:”爸爸这会儿忙,等有空儿,再带你去,好吗?“

  小石头不高兴地摇晃着小脑袋:”你先给我捉一只鸟,再忙去不行吗?“

  萧长春说:”别急,等麦子打完了,爸爸就带小石头上山捉鸟,一定捉一只来。“

  小石头说:”夜里不打麦子,你也不回家!“

  萧长春说:”夜里不打麦子,爸爸要看麦子呀。要不,坏人偷了咱们的麦子怎么办呢?“

  小石头眨了眨眼:”看地主吧?“

  萧长春笑着点点头:”对啦。小石头在家好好玩,要不就到菜园里找爷爷去吧。“

  小石头说:”打完麦子,你得给我捉两只小鸟,两只,行不?“他伸出两个小手指头,把”两只“说得非常响。

  萧长春点点头:”行。“就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奔二队的场院去了。他喜欢自己的儿子,他也愿意多跟孩子一块儿玩玩,可是顾不上,东山坞有多少事情等他做呀,把白天黑夜全都加在一块儿也做不完哪!他走着想着,把手里提着的烟荷包塞进衣兜里,忽然碰到里边的那个鸡蛋;给儿子送回去吧,已经走出这么远,不能多耽误工夫了,过一会儿再说吧。

  小石头又扯了几片树叶子,撕成碎末子,放在小凳子上,又对蛤蟆说:”别生气了,我给你做点饭吃;等爸爸打完麦子,带我捉小鸟,捉了小鸟就放了你啊。你不用不信,真的,这回我爸爸要给我捉两只,一只大的,一只小的。“

  太阳升起老高,有点儿热了。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两只小鸟,落在香椿树的梢头上,又摇头,又晃脑,”啾啾啾“,叫得好听极啦。

  小石头仰着小脑袋,围着小树转圈子;只见那小鸟儿圆圆的眼睛,长长的尾巴,还用尖嘴叼自己翅膀上的羽毛,越看越眼馋,就喊:”爸爸,爷爷,快来捉小鸟呀!落在树上了,我够不着它呀!“

  爸爸、爷爷都没有在家。他想了个好办法,就从屋里搬出个大凳子,要登上去捉树上的那只小鸟;低一点儿,又把自己刚才坐着的那只小凳子搭在大凳子上,可是,还没有容他迈到凳子上去,那两只小鸟一抖落翅膀,”扑拉“一下子飞起来,落到墙头上。

  小石头追到门口。

  小鸟又朝村西边飞走了。不用说,它们准是到金泉河里边去喝水。

  小石头撒腿就往河边上追。

  小河流荡着清亮亮的水,满岸的野草青嫩嫩的,堰水苗开放了小喇叭似的粉嘟嘟的花,还顶着露珠儿。本来很光滑的小路上,出现了许多小沟沟。那是昨晚上让水冲的。

  小石头顺着洞湾,一直朝北追……

  马小辫抱着脑袋,坐在自己家的后门口,不时地唉一声。他的脑门上被火罐子拔了三个红紫红紫的圆印儿,好像贴上的膏药。他这会儿完全脱离了昨晚上那个险境,也就把那个”险“字儿忘得一干二净了;充塞着心头的,是没有得到满足的欲望,没有消除的仇恨,以及错过那个良好时机的惋惜。他想,假如昨晚上把萧长春干掉了,这个早晨的东山坞又该是什么样的呢?保管是炸了营,乱成了一锅粥。让他们追查吧,审讯吧。神不知,鬼也不觉,没有把柄,连脚印儿都让雨水冲没了,闹腾一阵子,也就算没事儿了。就算让他调查吧,上边的李世丹一到,儿子一来,那个”大鸣大放“也开始了,那会儿,一切都得一笔勾销。可是把机会错过去了……

  马凤兰两手抱着肩头,愁眉不展地靠在门框上站着,也不住地叹气。这女人对马之悦昨晚上的做法,又赞成,又有点儿不赞成;她赞成马之悦去给马小辫保驾,不赞成空着手把他大伯拉回来。她觉着,就算不一下子要了萧长春的小命,也得砍他一刀解解气;

  可倒好,连根毫毛没动人家的,白白挨了半夜雨淋,白白担了半夜惊险……

  马斋正在自留地里埋着一棵被风刮倒了的小树。他不知道昨晚上发生的事儿,倒是正为新问题发愁。他左右瞧瞧,见雨后的野地里空无一人,就凑过来,小声说:”你们听说了没有,两个队的麦子垛全漏了。“

  马小辫猛地抬起头:”真?好,好,全烂成泥吧!“

  马斋叹了口气说:”好什么呀,姓萧的正领导一伙子积极分子扩展场院哪。“

  马小辫不明白地问:”怎么,扩展哪家子场院啊?“

  马斋说:”那是想抢着晒,抢着轧呗。看样子也急了眼。“

  马风兰咬牙切齿地说:”这小于真卖命啊!“

  马小辫听了这句话,更后悔了,心想:昨天晚上要是收拾了萧长春,谁还顾得拆麦子垛呀?

  ”唉!“

  ”唉!“

  马斋说:”真怪,我想昨天这场雨,怎么也得害他们一下子,没想到,麦子一捆都没丢在地里。“

  马小辫说:”就是呀!你瞧瞧这天。嘎巴一声,说晴就晴了;不多下几天,云彩晚点儿散散也好。“

  马斋问:”马主任一丁点办法也没有?就眼看着让他们这样子美下去啦?“

  马风兰说:”志新不来,李乡长不到,他就是有法儿也使不出去。“

  马小辫揉揉鼻子,摸摸脖梗子说:”要是给姓萧的找点事儿,这麦子垛晚拆半天,就烂了,就够他受的了。“

  马斋说:”我真想不明白,凭着马主任那一身本事,硬是在这么一个人身上施展不开!“

  马小辫说:”怎么施展不开?我看他是不卖劲儿,心软手软哪!“

  马风兰说:”不是,不是,他真把全部家底儿都抖搂出来了,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吗?“

  ”唉!“

  ”唉!“

  正在这个时候,小石头来到近处的河湾里,追赶着那两只一会儿飞起、一会儿落下来的小鸟儿。

  马小辫用仇恨的眼光瞪了那孩子一下,问他侄女:”小杂种干什么哪?“

  马凤兰说:”准是又捉鸟呢呗!“

  马小辫立刻想到昨晚在焦庆院里,听到这孩子的梦话,又咬了咬牙。

  马斋说:”那是姓萧的心尖子。不知道花多少钱,买个鸟笼子。真是,越穷,儿孙越宝贝。“

  马凤兰说:”黄鼠狼养的孩子是香的,刺猬养的孩子是光的;一畦萝卜一畦菜,自己生的自己爱嘛。怎么不宝贝!“

  马小辫说:”他就不想想咱们,咱们自己的孩子就不是宝贝啦?这不,总想把咱们的儿女往坏整。整不过立本去,就撤职……“

  马斋说:”撤去呗,反正比让他们整坏了、拉过去强。亲生的儿女再跟咱们成了仇敌,那可就再没活路了。“

  这句话就像尖刀子似的戳在马小辫的心上,他问马风兰:”咱家那两个还没回来?“。

  马风兰说:”回来?都积极啦!焦克礼一个劲说,用几个人上场就行了,别人在家歇半天,你看他俩,屎壳郎硬跟着屁嗡嗡,饭都不做着吃了。“

  马斋对马小辫说:‘’您可得多加小心了。那天我怎么对您说的,根据我的经验,瞧见他们刚往邪门里迈腿就拦,容易拦回来等到身子全进去了,拉也拉不出来啦。”

  马小辫气得脸发青,站起来,拍拍屁股,回到院子里去了。

  马斋苦笑了一下,又去扶他的树。

  马风兰还站在那儿,愁眉苦脸地想心思。

  这工夫,小石头没有追到小鸟,非常扫兴。他想:兰兰说狮子院后墙根有蘑菇,她准是到那儿采蘑菇去了;捉不着鸟儿,就找兰兰一块儿玩吧。

  马风兰看着小石头走过来,心想:这会儿要来一只狼羔子把他叼走多好哇!

  小石头一边跑着一边喊:“兰兰!”

  马风兰心里一动,朝小石头招手:“嗨,小石头,你一个人干什么哪?”

  小石头朝这边走着说:“捉鸟,没有捉着。”

  马风兰说:“唉,山上有的是鸟,你爸爸怎么不给孩子捉一只玩呢?”

  小石头说:“等打完场,我爸爸就给我捉去。”

  马风兰说:“等着打完了场,鸟儿就回老家去了。”

  小石头愣了一下:“真的?”

  马风兰说:“那还有错呀!”

  小石头着急了:“怎么办呀?”

  马凤兰朝北山坡子一指:“你快到山上捉吧。”

  小石头说:“我一个人不敢去。”

  马风兰说:“好多孩子都去了。”

  “有兰兰吗?”

  “有,有。”

  “有拴柱吗?”

  马风兰说:“有,有。你快找他们去,到那儿就捉一只回来,往笼子里一圈,多好玩呀!”

  小石头动了心:“我跟爷爷说去,让我去我就去。”

  马风兰说:“嗨,等你问回来,人家该走远了,你到哪儿找去呀?”

  小石头说:“我爷爷说我呢?”

  马风兰说:“快去吧,不要紧的,一会儿就回来了。快追吧,看,人家都走没影儿了。”

  小石头撒腿就朝北跑。

  马小辫从屋里披上一件黑布的破夹袄走出来了,对马风兰说:“我到场上找志德去,让他陪我到镇上看看病,路上我得好好地教训教训他。”

  马风兰说:“您在家等着,我去看看吧,免得又让人家说您一顿。”

  马小辫问:“刚才你在这儿跟谁说话?”

  马风兰说:“小石头。”

  马小辫眉头一皱:“你搭理他干什么!”

  马风兰抿嘴一笑:“使点小手腕儿。让他上山捉鸟去!走远了,找不回家,先让姓萧的着点儿急。唉,我真不知道怎么出这口气好了。”

  马小辫听了这句话,心里边猛地一动,一把将马凤兰拉进院子里。

  小石头撒开两条小腿朝前跑,一口气跑到了山脚下。他那圆脸涨红了,不住掉汗珠子,一口接一口喘气。他心里边却是美滋滋的。一会儿就找到了兰兰,找到了拴柱,找到一群小伙伴,就能捉到小鸟了,带回家装在笼子里,多好呀!

  他一边跑,一边喊:“兰兰,拴柱!”

  他喊着,跑着,登上一道小山梁。他回头望望,东山坞就在眼下了。村南边的打麦场上,飞腾着黄色的烟雾。他想:对啦‘爸爸就在那块场上打麦子哪。他拍着手喊起来:“爸爸,爸爸,我来捉鸟啦!'’他又看见那亮亮的小河,河边一片菜地,还有一个小窝棚。对啦,爷爷就在那儿给菜拔草哪。他又跳着脚喊起来:”爷爷‘爷爷,一会儿,我捉只鸟给你看看!'’他也看到被雨水洗过的黄金般的麦子;麦地里没有收割的人,只有一个穿着黑衣裳的,走进了麦地里边的小路上……

  在麦地中间小路上走着的是地主马小辫。他背着一个粪箕子,拾着路上的粪蛋儿。

  拴柱和几个光着屁股的男孩子沿着河边,从正南跑过来,看见他了:

  “快看,快看,那边来人了,让他帮咱们捞一条鱼吧!”

  “他捞了我也不要,他坏着哪!”

  “喂,不兴到地里踩呀!马小辫,听见没有哇!”

  “不许偷农业社的麦子呀!”

  马小辫装着没听见他们的话,拐个弯,奔向树林子。

  兰兰和几个小姑娘正在树林子里边找蘑菇,她们也看见了马小辫:

  “瞧瞧,他干什么来了?”

  “多怪呀,老头子还梳辫子!”

  “呸,鬼样子!”

  马小辫装着没有看见她们,进了林子,朝北走了。

  ……

  小石头正在山坡子上跑。他一边跑,一边找,一边喊。

  他看见拴柱了。拴柱穿的是灰裤子,正蹲在那儿,像是挖什么。

  “拴柱!拴柱!”

  拴柱不答应,准是生气了,嗔着小石头没有跟他去捞鱼,捉鸟来都不找上小石头。

  小石头一口气跑过来。闹了半天,不是拴柱,是一块尖尖的大石头。

  小石头又在山坡子上跑。他一边跑,一边找,一边喊。

  他看见兰兰了。兰兰穿的是花衣裳,正站在那儿,像是玩什么。

  “兰兰!兰兰!”

  兰兰不答应,准是生气了,嗔着自己没有跟她采蘑菇,捉鸟来都不找上小石头。

  小石头一口气跑过来。闹了半天,不是兰兰,是一棵挂满花朵的小树棵子。

  小石头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新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一群山鸟从他头顶上掠过:“小鸟,小鸟,真多呀!”他追几步。石缝里,草丛中,都有小鸟在跳。他追着赶着,一会儿攀上一块大石头上,一会儿又跳进一个盖着草的小沟里。

  小石头高兴极啦,在山半腰喊:“快来呀,小鸟可多啦!”

  山谷里,回荡着一个清亮的童子音。

  小石头还往远处飞跑。

  就在这个时候,从一块大石头后边蹿出一个人,左右瞧瞧,就又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一把抓住小石头的小胳膊。

  小石头回头一看,喊道:“马小辫,臭地主,臭地主!”

  马小辫瞪着眼珠子:“妈的,老爷浑身全是香的!”

  小石头朝山下喊:“拴柱哥,兰兰姐,快来,快来,不跟臭地主玩,不跟臭地主玩!”

  马小辫朝小石头一耸鼻子一咧嘴,说:“傻瓜,你不跟地主玩跟谁玩?我跟你们穷人三世的冤家对头!冤家路窄,不见不行!”

  小石头说:“你坏,你坏!”

  马小辫说:“是我坏,还是你们坏?你们清了我的家,分了我的产,把我整得人不入,鬼不鬼,如今还要挖我的祖坟,夺我的后代,还想着让穷人坐一万年江山,让我们永世不得翻身,你们不坏吗?啊!”

  马小辫的眼红了,红得像一对恶狼的眼;马小辫的脸青了,青得像破庙里的恶鬼。他面对着这个孩子,像是对着党支部书记,像是对着全东山坞的贫下中农,像是对着整个新时代,他又咆哮起来了:“不让我好活,我也不让你们好死,这个世界上有我没你,有你没我,我,我要把这个天都绞碎了才能解恨哪!”

  小石头使劲儿掰着马小辫那只阴冷的毒手说:“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跟你玩,你是坏人!”

  马小辫龇牙咧嘴、凶残地笑着说:“我不坏,我带你到那边去,给你捉小鸟。”

  小石头往后坠着说:“坏人不会捉小鸟,我不要你的!放开我,不放我要骂你啦!”

  马小辫一面拖着孩子,一面说:“我给你捉两个脑袋的小鸟。”

  “你骗人!”

  “走,跟我瞧瞧去。”

  “不,不去。拴柱哥,兰兰姐!”

  马小辫一手捂住孩子的嘴。

  小石头咬住了地主的毒手。

  马小辫疼得直叫唤:“小杂种,小杂种!”又换一只手使劲把孩子的嘴捂住了。

  小石头哭了,哭不出声,脸涨得通红,泪水从马小辫的手指头上流下来。

  拉拉扯扯地走了一段路,马小辫放开手,说:“看,那不是两个脑袋的鸟吗?”

  “没有。”

  “下边看。”

  下边是个深不见底儿的山涧。

  小石头往后退:“不,深,怕。”

  马小辫两只凶恶的眼睛一瞪:“怕什么,穷小子们绝根吧!”一句话没了,使劲儿在小石头背后推了一把。

  这会儿,一个木柴棒子似的人,戳在对面山坡的石崖下边,心惊肉跳地朝山半腰看去,见一块石头似的东西,从那儿坠落下去了。他要喊,还没喊出声,就摔倒了。

  太阳转到山那边去了,阴影投过来,跟着,又刮起一股子凉爽的风。

  这时候,石头下边的那个人苏醒了,眨巴眨巴眼,扶着地爬起来。他看看山顶,又看看山沟,一切都像死了一般的沉静。他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迈了一步,又摔倒了……

  
  
  
  

 
 
顶端 Posted: 2014-12-30 10:29 | 20 楼
«12 3 » Pages: ( 3/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革命文艺
 
 

Total 0.012442(s) query 4, Time now is:11-20 21:4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