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三甲农民反腐记》第三章 为民请愿 前赴后继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三甲农民反腐记》第三章 为民请愿 前赴后继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现代林则徐 执行置顶操作(2015-04-16)
第三章

为民请愿 前赴后继

1996年9月2日凌晨,马埠桥院子里就开始炸锅了!是因为“协减临时理事会”会长蒋和喜,昨晚被几十个不明身份的人抓走了!蒋和喜的妻子也跟着去了,现在不知去向!同时,黄志才的妻子陈喜英也在昨晚半夜,被不明身份的人抓走了,也不知去向!同时还有黄国卿的妻子谭三梅也被不明身份的人抓走了,不知去向!唯一的线索是黄志才不到10岁的女儿,她现在喉咙都哭哑了,并且神志惊恐!断断续续地说:“我…妈…妈……是被…几个…男人…从我…家的…床上……抬走的!”黄志祥的妈妈也说:“昨晚半夜深更,把我的门踢烂,闯进6、7个凶奴鬼模样的人到我家,并厉声地说:“看到黄国卿没有?”

“深更半夜,黄国卿怎么到我家来呢?”有人就翻箱倒柜,床底下,柜子,都翻遍了!象国民党土匪抄家一样,还爬到楼上,进行东翻西翻!我们都不敢问一句话”。……

黄主祥根据黄志才的妈妈和女儿所说的话进行分析说:“很有可是报复抓人!但是,如果是派出所指导员报复来抓人话,黄志才是昨天救了派出所指导员命的人,当时他如果没有黄志才出手相助,派出所指导员定会被愤怒的农民群众踢死在地的,并且,派出所指导员在黄长征家还跪求黄志才要救人救到底,他会终生报答黄志才的救命之恩的!那么,有什么理由去抓黄志才的妻子呢?黄志才为什么要跳窗逃走呢?为什么现在还不见黄志才呢?因此,这次抓人另有目的!

于是,黄主祥就走到公共电话亭子向公安机关报警。但对方回复是:“市公安局,昨晚在三甲乡财溪片抓捕了3女1男,共4个犯罪嫌疑人”。……

第一节

乱抓农民 引起民愤

蒋和喜、黄国卿、黄志才的亲人都在到处寻人。因此,财溪片区的农民群众都奔走相告。天亮后不到一个小时,闻讯后不约而来马埠桥的农民群众就有2000多人!

农民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这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是梁紫娥报复抓人!”“对!肯定是这个X妇喊了公安局的人抓走的!”“我们到乡政府要人去!”“去!也到乡政府抓几个回来!”“要抓就抓梁紫娥!”“他们抓我们几个,我们就抓他们几个!”“我们这么多的人去,每人都吐口谈就能把梁紫娥淹死!”“抓梁紫娥去,他们能乱抓人我们就不能抓他们吗?”“我们的会长蒋和喜同志,昨晚被抓了!政府部门认为我们就没有领头人了,协减理事会就自然散了!”“没门!协减理事会不能因为没有领头人而停止维护自己的权益”,“我们应当前赴后继”,“蒋和喜被抓,就张和喜上,张和喜被抓就王和喜上”,“农民群众是永远也抓不尽的”……

黄国卿看到农民群众这种义愤填膺的场面说:“蒋和喜仅仅只读了个‘减负文件’;作了一次减轻农民负担政策的宣传,就要被抓走,还有谭三梅、陈喜英等无辜农民又有什么理由要抓她们!政府这种乱抓人的行为,完全是邪恶向正义的挑战!”……

第二节

义愤填膺 不约而来

农民闻讯从各地不约而来马埠桥的人就有2000多了,并且,还在陆续增加。他们个个义愤填膺,群情激昂,纷纷要求立即去乡政府要人!立即去乡政府把会长蒋和喜等4位无辜农民夺回来!要求去找梁紫娥算账!讨回公道!或者干脆把梁紫娥抓回来问问她为什么要抓无辜的农民。

黄楚祥说:“我们农民协助政府减轻农民负担没有错,政府何故要乱抓我们的会长!乱抓我们无辜的农民!找他们评理,找他们算账去!”……

黄国卿插言说:“我们今天要去乡政府请愿,不是不可以,但到了乡政府机关时,绝对不能打人骂人;绝对不能损坏一砖一瓦;绝对不能凭自己的个性进行越轨行为,这为‘三章’。我们到那里只去讲理、问问他们为何要抓人,如果理由不足,我们就要求放人!如果,抓人理由充足,我们就要求他们给我们下发拘留证或者逮捕证什么的。这就是‘约法’。”

黄国卿接着又说:“上面所说的‘约法三章’由各个村的2位村代表负责人执行和管理自己村的人,千万不要乱了套!如果那个村出了轨,就找那个村的村代表批评。”

上午8点多钟,请愿队伍步行出发,浩浩荡荡地、潮水帮地涌向三甲乡政府……

第三节

农民请愿乡干部不理 群众要求副市长下乡

农民请愿队伍,步行的沿途,几个村的农民也纷纷加入。请愿队伍已经达到了3000多人。请愿队伍到达乡政府机关院内时,开始,农民群众只喊出自己的心声:“强烈要求释放蒋和喜等4位农民”;“农民要求减轻农民负担无罪”等口号。但三甲乡政府干部长时间不理不睬,没有一位干部出面解答。

三甲农民遵守黄国钦所说“约法三章”,没有一个的村农民越轨。但当乡政府干部很久不出来见群众时,农民群众在烈日的暴晒下,就开始怒火中烧!更加气愤,忍无可忍,就大喊:“梁紫娥快快滚出来”!“不滚出来,我们就要来办室抓人了”!群众喊了一阵,还是没有一个干部出来作解释工作。怒火中烧的农民群众特别是沿途加入请愿队伍的农民群众,就开始到乡政府机关内的办公室内四处寻找梁紫娥的行踪。

直到上午11点多钟,沿途加入请愿队伍的农民听到党委办公室内有人讲话,于是就喊开门。他们若无其事地问:“你们找谁?”农民群众愤怒地说:“找梁紫娥”!有干部回答说“她不在这里(其实梁紫娥就在办公室后面的一间杂屋里躲着);但有干部暗示着;有干部说:“找她不如找市领导更好!”又有干部说:“正好,今天市副市长李劲松等领导来乡政府办事,”“他们就在隔壁办公室,听说还是市委派来作这项工作的。”

农民听到说:“还有这等好事!”就喊开了该办公室的门。

门一打开,就见有一位40岁左右的女人被吓得正在办公桌下打电话。有农民上前就问:“哪位是市委派来的李副市长?”办公室里有4、5个人,但没有一人愿意回答;有农民又问:“那个人为什么要躲到办公桌子下面打电话?”也没有人腔声;于是,就有农民指着桌子下面打电话的人问:“你是不是李副市长?”也没有人回答。这时,就有农民将桌子下打电话的人拉了一下说:“问你呢?”“你是不是市委派来的李副市长?”

她就势站了出来哆嗦着说:“你们找我…有…事吗?”

有农民说:“当然有事,你看,院子里有几千农民在太阳下,晒了一个上午了,还没有一个干部出面讲一句话。”

李副市长说:“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听说蒋和喜等是扇动群众闹事,妨碍公务……”!

话还没有说完,农民群众就纷纷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蒋和喜扇动谁闹事了?”

“妨碍了谁的公务?”

“这完全是你们的栽赃陷害!”

“不要管他这多,我们也抓几个干部回家算了!”

“蒋和喜为了减轻农民负担只作了一次‘减负政策’宣传工作,就妨碍公务了,”

“不管他,我们把她抓回去算了。”

此时,就有几个农民就去拉李副市长的手,有些人去拉李副市长的衣服了!甚至有人已经扯着了李副市长的长头发了……

黄国卿眼看情况不对,立即走上前劝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要是出了事,谁先动手就找谁负责!”

农民群众认为又来了乡干部,就七嘴八舌地说:“你们这帮贪官污吏!群众在院内晒了半天了不理不采”。

“帮我把他们拖开!”

“帮我把他们也一同抓回去!”

此时,马埠桥来的农民就立即上前说:“他是黄国卿”!

“啊!他就是黄国卿啊!”

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们真的不认识你,认为你们是乡干部,”

“请原谅!”

黄国卿也客气地说:“没关系,大家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减轻自己身上的负担,为民请愿,而在烈日下暴晒也心甘情愿!但做事不要太冲动了,冲动往往是欲速则不达!”

“对!听你的!”

“怎么办?”一群农民群众就连忙松开了李副市长。

李副市长被吓得颤抖的身子,很久才转过神来,见到这一幕,既感到很惭愧!又异常高兴!连忙上前自我介绍道:“我是市里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副市长,今天来三甲乡也是为了计划生育工作来的,但刚到这里,群众就请愿来了。我们一直躲藏在办公室不敢出门;更不敢出来向群众做什么解释工作,我真的害怕死了!”

“怕什么!”黄国卿说。

“你来了,我真的就不害怕了!”李副市长说。

黄国卿说:“好啊!既然这样,我们就请你到我乡下去做一回客。一来,化解今天的矛盾;二来,了解真实的三甲农民情况。”

“好,我去!”李副市长说。

这时,有一位干部模样的50岁左右的男子汉就追上前说:“我陪李副市长一起去!”

黄国卿说:“很好,你可以做个见证,到时说我们农民群众虐待了李副市长时,我们有口难言!”

……

第四节

市长下乡了民怨  农民要求报实情

李劲松副市长和自告奋勇陪同的人,以及黄国卿等几个农民抄近路过“妹子桥”,就走到207国道上,正遇到一辆拖拉机车,黄国卿就拦住和李副市长等人搭上拖拉机车。

一路走到了三甲乡硐岩村铁沙子湾里。这辆拖拉机车司机说要去拖煤去了。因此,李副市长等人,也只好下车。下车后,他们走到梁家坳上的一个小山坡上看到有一户人家。黄国卿就走过去讨茶水喝;李副市长也就上前地说:“我们确实是口渴了!”

随同来的农民对屋里的主人说:“你们家来贵客了!涟源市李副市长来了!”

此时,正在忙着倒茶的嫂嫂说:“真的吗?我这一辈子还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官呢?”

听到有大人物到屋子里来了,大妈也连忙起身回屋,一会就端来一大碗花生说:“没么子呷的,还有几粒生花生,留种剩下来的,请大家尝尝。”

“大妈,太客气了,我们只喝了茶就感激不尽了,这花生,您还是留着做种子吧!”李副市长说。

大妈回答说:“这是留种子剩下来的,到翌年就要不得了,呷吧!”

黄国卿又转过身对倒茶的嫂嫂说:“嫂嫂,你们家这么客气,还请你帮我们煮锅饭,随便抄几个疏菜,我们大伙都到这里呷饭,我们要算钱给你的!”

“好,不要算钱,今天疏菜饭还是有呷的!不够,市长莫看出丑来,往年我家早稻要扮二,三千斤谷的,今年只扮了一千多斤,村长到我家说了:说修什么公路,办什么学校还要我家预备好300块钱!过几天来取。我家男人公当着村长的面说:‘我们家就是把今年所扮的谷子全卖了,也只不过能卖到五、六百块钱,上有老下有小,有两个小伢仔读书,一年就要六百多块钱的学费!但是,小伢仔读书倒是有办法,让他们这学期不要读书了就是,可要交这300多块钱的什么款就没有办法了’。你们这不是不让我们活了吗?”

黄国卿说:“嫂嫂,我既不是市长,也不是干部,那位坐在门口的那位女的,才是市副市长呢?你要是有什么苦楚就给她说说吧!”

……

吃了中饭后,李副市长约黄国卿到后面的山上走一走,走到一棵大树下,李副市长找了块阴凉的地方坐下。一直陪着李副市长的50岁左右的男人,也在李副市长身边不远的地坐下了。此时,黄国卿问:“请问领导贵姓?”

那男人说:“我小姓‘康’号朝远,是市组织部的一名干事。”

“你要回家实事求是做见证哦!”黄国卿说完就面对李副市长:“李市长,从三甲乡政府机关院内,到山区的农家小屋,情况你都看到了。政府乱收费,乱抓人,你说农民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可以告诉你:完全是恨之入骨!你应当有切身体会,当越来多的人过来拉扯你时,你当时是一种什么心情?假若你继续说官腔,说蒋和喜是什么罪,什么罪的!那么,愤怒的农民会将你置之死地而后快的!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农民群众痛恨‘三乱’收费,使农民失去了生存的勇气,都是‘死了算了’的心情!因此,你回去以后,一定要以实际情况向政府汇报;农民请愿是不得以而为之的挣扎;特别是农民的真实苦楚和要求以及农民的心态,都要如实地详细告诉他们;还要让政府多作点为减轻农民负担方面的实际工作。这些也算是你救民于水火吧。”

李副市长点点头说:“政府很多方面确实工作有失误,干部们都只想到自己的本职工作怎么完成;上级分配的任务和指标怎么完成;根本没有考虑到老百姓的承受能力!象今天这一家子来说,确实不容易,家里可以说是一贫如洗,还给我们吃新鲜鱼!那嫂嫂认你是市长的时候,向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当时就认识到:农民确实很苦!我回去后,一定要向陆(家康)书记建议,将切实减轻农民负担落到实处,不该收的款不收,该退给农民的钱,要清退给农民。今天的事,政府确实要负全责!”

“好,既然,你能认识到这一点,你今天就没有白来一趟乡下了!这才算是收获!我们农民根本没有话语权;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伸的情况更是严重。这此方面,一言二语难以说清。”黄国卿说。

这时有农民在黄国卿耳边说了乡政府机关内的情况后,黄国卿脸色一变,就急忙说:“你们既来之,则安之,今晚还是到他家吃饭,并到他家睡觉。你与那嫂嫂的女儿一床睡;陪你来的康干部,就和他们一起睡。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

第五节

武警官兵到现场 农民群众爱憎明

李劲松副市长随同黄国卿等农民代表下乡后,不到半小时,大批大批的大棚车、吉普车等几十辆军用卡车就赶到了三甲乡政府,下来了200多名公安武警,并立即分二路站在三甲乡政府机关大门口两边的马路上,将请愿的农民群众围困在三甲乡机关院内。

8月的太阳好比秋老虎,晒得油出。因此,请愿的农民群众害怕断了水源惊恐万分!农民群众都自言自语地说:“政府已经把我们当敌人看待了!”……

不久,三甲乡荷叶片,也就是三甲乡政府附近的农民群众,眼看武警官兵在火热的太阳下,围困了为民请愿的农民群众。于是,他们就都自发从自家提着凉茶水,从武警官兵中间穿过,送茶水给围困在政府机关内的农民群众喝!有些公安武警看到有成群结队的群众送茶水进机关院内,便想讨口茶水喝。

可送茶的农民都说:“你们无事找事充当帮凶,镇压我们农民百姓,不给你们呷!”有些送茶水的群众说:“我们的兄弟在里面晒了半天多了没有水喝,这些茶水是给他们送去的!不能给你们喝!”有些送茶水的群众还说:“过去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我们把你们当自己的儿子,当今你们是人民的儿子,却当了贪官污吏的帮凶!这茶水就是不给你们喝!”

公安武警们听后羞愧难当地说:“我们也是奉上级的命令,来维护秩序的!”“这是我们没有办法的工作啊!”

有些送茶水的农民回答说:“那么,你们就等你们的上级给你们送茶水来喝吧!”“这些茶水不给你们喝!”“就是不给你们喝”!“干死你们活该!”……

公安武警到达三甲乡政府后,官民矛盾升级。下午一点多钟,公安武警增援,又来了两大卡车荷枪实弹的官兵100多名!此时,三甲乡荷叶片的农民,看到这种事态后,就自发开来了十几辆农用拖拉机车,乱七八糟地堵在进三甲乡政府的207国道丁字路口公路中间!有些干部试图搞开那些农用车,当地老百姓就索性睡在车轮子下面,不让开走农用拖拉机车。因此,几十辆武警车,严严地堵死在三甲政府的公路上!致使公安武警进退两难!让他们真正尝到了鱼脱水的滋味。……

此时,涟源市委、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让娄底地区范围内所有涟源户籍的国家干部都来三甲乡做群众工作!同时,配合数十辆公安武警车辆,在冷水江市托山乡,涟源市三甲乡等地,遍地搜寻李劲松副市长、康朝远干部的下落!欲知李劲松、康朝远2位干部何时回市府,请看第四章 上报省委政府 定性三甲问题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三甲农民反腐 黄国卿 黄楚祥 黄主祥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4-16 20:13 | [楼 主]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四章
上报省委政府 定性三甲问题
 

    “家庭联产责任制”后,随着农田水利设施逐渐荒芜;水稻作物逐年减产;耕地面积大量抛荒;农民民负担逐年加重;加上计划生育一胎政策。导致农民“死了算了”的心情日益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涟源市政府还以公安武警镇压请愿的三甲农民。更充分暴露了政府官员的无所事事的现实情况!更加体现了政府官员唯一的工作是“收费”等系列工作!即制定“收费”文件;下达“收费”任务;保障“收费”环境;保护“收费”人员!管理“收费”项目等等工作。因此,当“收费”受到阻碍时,“几十顶大盖帽,就管着一顶破草帽”!并且,随时随地动用国家机器的专政工具进行镇压!从而三甲农民只能暗暗地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当今的土匪在‘机关’!”“过去的土匪抢富人,当今的土匪抢贫民!”……
    就这样,富人当家做主的政府官员最害怕的是农民联合起来一条心!如今已经觉醒的三甲农民,自从成立自发组织——协减临时理事会起,市、乡两级政府官员就从此睡不着觉,千方百计尽快扑灭这把“星星之火”。于是,就想方设法动用国家机器,以专政工具来对付已经联合起来了的三甲农民。
    所谓的改革开放,由人民当家作主转变为富人当家作主后,世道变了!官僚变了!意识形态也变了!面对今天农民请愿的情况,三甲农民心痛地说:“我们起早摸黑,为着自己仅有半亩耕地,面朝黄土,背朝天,改造地球,任劳任怨建设社会主义,承担着‘269项’政策性收费”的重担,从而,上不起学;就不起医;养不起老!可得到的是政府部门的敌视!……
    因此,李劲松副市长、康朝远干部与黄国卿等农民回乡下之后,涟源市政府官员就如临大敌!市委书记陆家康立即通报到涟源市公安局、涟源市武装部。能风吹动的大批大批的大小军车、警车如上战场,直奔三甲乡政府机关阵地。“几十顶大盖帽,管着一顶破草帽”的真实现场就此展开了…… 


    第一节
    汇报上级 夸大事实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15-04-27 21:32重新编辑 ]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4-27 21:18 | 1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一节

汇报上级 夸大事实


三甲农民自发请愿的情况,涟源市委书记陆家康是这样向上级政府汇报的:“……三甲少数为首者所采取的办法和途径是严重违法的,给全市的社会稳定造成了严重影响。一是,擅自成立非法组织‘三甲乡协助减轻农民负担理事会’。理事会成立后,他们多次召开会议,散发传单,张贴标语,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煽动,制造谣言,充当群体性闹事的组织者和策划者。二是,组织非法游行。8月29日,特别是今天,在黄国卿等少数为首者的组织指挥下,在未经公安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先后二次进行大规模的群体性游行闹事。三是,冲击党政机关,殴打干部,砸坏公物。8月29日,他们组织5台中巴、12台手扶拖拉机到乡政府游行请愿,……到乡政府机关后,游行和围观的群众已达2000多人。一些人用极其下流的语言骂乡党委书记梁子娥,市里派去做疏导工作的干部有6人无故遭到闹事者的殴打。今天,黄国卿等人又组织了第二次大规模的游行闹事活动。他们一面派人截断207国道三甲地段的交通;一面派车堵住三甲乡政府的公路;扯断乡政府的电话线,完全截断了三甲乡与外界的联系。这些人冲击乡政府,将民政室书记办公室,一干部的宿舍门窗砸烂,将食堂的水源破坏,茶桶砸烂,扬言要‘困死在三甲的所有干部’,他们见到市乡干部就打,有17名干部无故被打,207国道千辆车辆受堵。四是,绑架人质。今天上午11时许,少数为首者竟丧心病狂地殴打、绑架正在现场做疏导解释工作的市政府副市长李劲松等领导同志。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第二节 

省委指示冷处理  解救人质动真情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15-04-27 21:35重新编辑 ]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4-27 21:19 | 2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二节 

省委指示冷处理  解救人质动真情


省委、省政府听到涟源市委书记陆家康的三甲情况汇报后认为:“‘三甲问题’中,农民群众要求减轻负担,抵制‘三乱’集资,提出的‘减负’要求是正确的,合理的,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全省农民的共同心愿。农民是衣食父母!对‘三甲问题’必须按‘冷处理’的方法进行。立即释放被抓人员;动以真情,全力以赴,深入到群众中做解释工作;尽快解救人质,以防止事态恶化!迅速成立‘减负’工作组对农民负担进行全面清理……

涟源市政府得到省委、省政府的上述回复后,立即召开紧急扩大专题会议。会议决定:“紧急通知娄底地区范围内涟源籍的大小国家干部全部迅速去三甲乡作群众解释工作!并且必须能忍让、动真情、进行解释工作。”……

与人民为敌,尽管公安武警再多,人力再大都是徒劳的!是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漂浮的!因此,涟源市政府在脱离人民的情况下,来寻找李劲松副市长等人的行踪,就如同大海捞针!

涟源市六亩镇政法委书记黄祥贵,了解到这种情况后,就献言献策地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找黄国卿等理事会的人员好好谈谈,与之达成交换协议,是解决当前矛盾,平息当今事件的一个正确办法!我是三甲乡马埠桥本地人。马埠桥的人,包括黄国卿、黄楚祥等理事会人员我都很了解。”

“你说的正确办法是妥协吗?”有官员问说。

“当然要妥协!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妥协了!”黄祥贵说。

又有政府官员说:“依你所说,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政府,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农民组织?”

黄祥贵解释说:“我不是这层意思,我是为了尽快平息当今事件,防止事态扩大,及时妥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又有官员说:“我们的人在他们手上做人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恐怕也难以向上面交待!我赞成黄祥贵同志的建议”。

“黄祥贵的建议,符合省委‘冷处理’的要求,我也赞成”!市主要官员说。

“我也很赞成黄祥贵的建议,问题是,黄国卿与李副市长等要找的人在一起,至今还没有听到他们下落的半点消息!怎么办?”又一主要官员说。

黄祥贵说:“既然,多数人赞成我的建议,就应当依照我的能力去办这件事。黄国卿现在没有消息,但黄主祥不一定也没有消息!再有黄楚祥等理事会人员七八个人,难道就找不到一个人?我们只要随便找到理事会一个人,说明我们忠诚的来意,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黄国卿就会来与我们见面。”……

第三节

农民提三点要求 政府答二点认可
[ 此帖被现代林则徐在2015-04-27 21:37重新编辑 ]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4-27 21:20 | 3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四章

上报省委政府 定性三甲问题

“家庭联产责任制”后,随着农田水利设施逐渐荒芜;水稻作物逐年减产;耕地面积大量抛荒;农民民负担逐年加重;加上计划生育一胎政策。导致农民“死了算了”的心情日益严重!在这样的情况下,涟源市政府还以公安武警镇压请愿的三甲农民。更充分暴露了政府官员的无所事事的现实情况!更加体现了政府官员唯一的工作是“收费”等系列工作!即制定“收费”文件;下达“收费”任务;保障“收费”环境;保护“收费”人员!管理“收费”项目等等工作。因此,当“收费”受到阻碍时,“几十顶大盖帽,就管着一顶破草帽”!并且,随时随地动用国家机器的专政工具进行镇压!从而三甲农民只能暗暗地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当今的土匪在‘机关’!”“过去的土匪抢富人,当今的土匪抢贫民!”……

就这样,富人当家做主的政府官员最害怕的是农民联合起来一条心!如今已经觉醒的三甲农民,自从成立自发组织——协减临时理事会起,市、乡两级政府官员就从此睡不着觉,千方百计尽快扑灭这把“星星之火”。于是,就想方设法动用国家机器,以专政工具来对付已经联合起来了的三甲农民。

所谓的改革开放,由人民当家作主转变为富人当家作主后,世道变了!官僚变了!意识形态也变了!面对今天农民请愿的情况,三甲农民心痛地说:“我们起早摸黑,为着自己仅有半亩耕地,面朝黄土,背朝天,改造地球,任劳任怨建设社会主义,承担着‘269项’政策性收费”的重担,从而,上不起学;就不起医;养不起老!可得到的是政府部门的敌视!……

因此,李劲松副市长、康朝远干部与黄国卿等农民回乡下之后,涟源市政府官员就如临大敌!市委书记陆家康立即通报到涟源市公安局、涟源市武装部。能风吹动的大批大批的大小军车、警车如上战场,直奔三甲乡政府机关阵地。“几十顶大盖帽,管着一顶破草帽”的真实现场就此展开了……

第一节

汇报上级 夸大事实

三甲农民自发请愿的情况,涟源市委书记陆家康是这样向上级政府汇报的:“……三甲少数为首者所采取的办法和途径是严重违法的,给全市的社会稳定造成了严重影响。一是,擅自成立非法组织‘三甲乡协助减轻农民负担理事会’。理事会成立后,他们多次召开会议,散发传单,张贴标语,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煽动,制造谣言,充当群体性闹事的组织者和策划者。二是,组织非法游行。8月29日,特别是今天,在黄国卿等少数为首者的组织指挥下,在未经公安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先后二次进行大规模的群体性游行闹事。三是,冲击党政机关,殴打干部,砸坏公物。8月29日,他们组织5台中巴、12台手扶拖拉机到乡政府游行请愿,……到乡政府机关后,游行和围观的群众已达2000多人。一些人用极其下流的语言骂乡党委书记梁子娥,市里派去做疏导工作的干部有6人无故遭到闹事者的殴打。今天,黄国卿等人又组织了第二次大规模的游行闹事活动。他们一面派人截断207国道三甲地段的交通;一面派车堵住三甲乡政府的公路;扯断乡政府的电话线,完全截断了三甲乡与外界的联系。这些人冲击乡政府,将民政室书记办公室,一干部的宿舍门窗砸烂,将食堂的水源破坏,茶桶砸烂,扬言要‘困死在三甲的所有干部’,他们见到市乡干部就打,有17名干部无故被打,207国道千辆车辆受堵。四是,绑架人质。今天上午11时许,少数为首者竟丧心病狂地殴打、绑架正在现场做疏导解释工作的市政府副市长李劲松等领导同志。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第二节 

省委指示冷处理  解救人质动真情

省委、省政府听到涟源市委书记陆家康的三甲情况汇报后认为:“‘三甲问题’中,农民群众要求减轻负担,抵制‘三乱’集资,提出的‘减负’要求是正确的,合理的,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全省农民的共同心愿。农民是衣食父母!对‘三甲问题’必须按‘冷处理’的方法进行。立即释放被抓人员;动以真情,全力以赴,深入到群众中做解释工作;尽快解救人质,以防止事态恶化!迅速成立‘减负’工作组对农民负担进行全面清理……

涟源市政府得到省委、省政府的上述回复后,立即召开紧急扩大专题会议。会议决定:“紧急通知娄底地区范围内涟源籍的大小国家干部全部迅速去三甲乡作群众解释工作!并且必须能忍让、动真情、进行解释工作。”……

与人民为敌,尽管公安武警再多,人力再大都是徒劳的!是在人民的汪洋大海中漂浮的!因此,涟源市政府在脱离人民的情况下,来寻找李劲松副市长等人的行踪,就如同大海捞针!

涟源市六亩镇政法委书记黄祥贵,了解到这种情况后,就献言献策地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还是找黄国卿等理事会的人员好好谈谈,与之达成交换协议,是解决当前矛盾,平息当今事件的一个正确办法!我是三甲乡马埠桥本地人。马埠桥的人,包括黄国卿、黄楚祥等理事会人员我都很了解。”

“你说的正确办法是妥协吗?”有官员问说。

“当然要妥协!事到如今也只能是妥协了!”黄祥贵说。

又有政府官员说:“依你所说,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政府,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农民组织?”

黄祥贵解释说:“我不是这层意思,我是为了尽快平息当今事件,防止事态扩大,及时妥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又有官员说:“我们的人在他们手上做人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万一出点什么差错?恐怕也难以向上面交待!我赞成黄祥贵同志的建议”。

“黄祥贵的建议,符合省委‘冷处理’的要求,我也赞成”!市主要官员说。

“我也很赞成黄祥贵的建议,问题是,黄国卿与李副市长等要找的人在一起,至今还没有听到他们下落的半点消息!怎么办?”又一主要官员说。

黄祥贵说:“既然,多数人赞成我的建议,就应当依照我的能力去办这件事。黄国卿现在没有消息,但黄主祥不一定也没有消息!再有黄楚祥等理事会人员七八个人,难道就找不到一个人?我们只要随便找到理事会一个人,说明我们忠诚的来意,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黄国卿就会来与我们见面。”……

第三节

农民提三点要求 政府答二点认可

下午四点左右黄祥贵提出“向农民妥协”的建议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同意。于是,黄祥贵等人代表市委、市政府到三甲乡马埠桥。向马埠桥的农民群众说明来意后,农民群众就相互转告,市委、市政府派人来谈判了的消息。

黄主祥了解实情后,到了黄国卿。黄国卿听黄主祥说黄祥贵为主的政府代表来了马埠桥后,就立即赶回马埠桥会见黄祥贵等市委、市政府领导代表……

协调会上,黄国卿代表农民提出三点要求:

1,无条件释放蒋和喜等昨晚被抓捕的4农民;

2,按照中央省、地区的文件精神,切实减轻农民负担;

3,在涟源电视涟源广播、涟源报纸上申明,以后不再追究今天所有农民群众的任何责任;并从此以后不要采取类似手段乱抓农民。

黄祥贵听后,通过电话与市委书记陆家康等主要领导联系后,回到协调会上说:“我刚刚与陆书记等领导取得了联系,政府的意思是:你们提出的:“第一点,无条件释放蒋和喜等昨晚被抓捕的4农民;第二点,按照中央省、地区的文件精神,切实减轻农民负担”的二点要求完全同意;第三点要求‘在电视、广播、报纸上’申明的事办不到”,又解释说:“政府要维护政府形象和领导们的面子,如果在公开媒体上申明,就完全政府的形象和领导们的面子。这自然就达不到!请大家考虑考虑,如果,不在媒体上公开,我可以代表市委、市政府口头承诺:‘以后不再追究今天以前所有农民的任何人的责任!保证今后,也不再采取类似的手段抓人!’如果大家能接受我的承诺,同意我所说的话,相信我所说的话,我们就达成了共识;了断了这个问题

理事会人员听后,通过讨论,黄国卿回到协调会上说:“黄书记说的话,我们都相信;至于以后,政府方面要毁约,要搞什么严打进行秋后算账!怎么办?”

“政府应当不会这样做,如果真的这样做了,我肯定要出面申明和制止的!”黄祥贵说。

蒋友明又说:“好!以后的事是说不清的!但当前的事必须当面讲清楚,我们要求等你们把蒋和喜等4人放回家,我们看到人后,才让李副市长、康干事回去。”

黄祥贵说:“我立即打电话给市公安局,要他们立即放人!我们到这里接李副市长”。

黄国卿说:“其实,政府要是随时毁约,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究竟我们是弱势群体!今天这事情也只能这样了,听说还有很多的公安武警在太阳下晒着至今连水都没有喝上一口!还是顾武警官兵要紧!就一切按黄书记说的办吧!”

黄祥贵说:“一言九鼎,就这么办”。

接着就打起电话来。……

第四节

官民达成协议 武警疏路撤兵

黄国卿等几个农民陪同李劲松副市长等人离开乡政府机关时,黄国卿就将吩咐黄楚祥说:“老楚,你们到这里维持秩序,等我们走后过一些时间,你就与陈延夫等理事会人员组织群众回家,千万不能出乱子!”

黄楚祥回复说:“你放心去,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理事会人员在这里,不会出乱子的!”

但是,黄国卿等人走后,20多分钟左右,就大批大批的公安武警将请愿的农民围困在乡政府的机关院内。……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凡是与人民为敌者,终究会被人民群众所淹没!这是历史的经验教训和不可违背的真理。

因此,黄楚祥、陈延夫等理事会人员被迫让请愿农民与公安武警疆持着,一直疆持到下午5点多钟,省政府指示“三甲问题必须冷处理”;农民代表所提出的三点要求,政府官员答应二点,并承诺一点后;又在蒋和喜等4位被抓农民被全部释放回家后。请愿农民才在黄楚祥,陈延夫等理事会人员的劝说下,全部自觉回家了;公安武警才将207国道上的车辆进行慢慢地疏通。公安武警直到下午七点多钟才安全从207国道上撤兵……

第五节

农民蒋和喜到家 市长李劲松回府

蒋和喜等4位农民被政府半夜抓走后,引起了三甲农民极大的愤怒!从而发生上述的“三甲事件”。通过市委、市委政府代表黄祥贵与三甲“协减临时理事会”黄国卿等理事会人员达成“交换协议”后,理事会人员提出一定要等到蒋和喜等4人到家,见到人后,李劲松副市长、康朝远干事才能回市政府。

理事会人员确定蒋和喜等4人平安到家后,并确认4人都没有伤痕的情况下,理事会人员才将李劲松副市长,康朝远干事从床上叫醒,说:“市政府派人来接你们回去了!”

这时,全不知情的李副市长说:“半夜三更的,回什么市政府,睡会儿再走不行吗?”

“这是我们的义务,我们必须遵守协议”,理事会人员说:“还是请起来吧!”……

李劲松副市长、康朝远干事起床后,黄主祥等理事会人员将她们带下山来,交给黄祥贵等市政府领导,回市政府去了……

第六节

落实省委指示 邀请农民代表

1996年9月8日,涟源市委为了落实省委指示,召开了“减轻农民负担工作”扩大会议,会议对减负清理工作作了初步安排;决定成立工作组;首先进入三甲乡开展减负清理工作,以此化解和平息“三甲问题”。

因此,9月8日,三甲乡党委、政府根据市委的会议精神决定,9月10日邀请三甲农民代表到乡政府机关,参加讨论市“工作组”如何安排工作组人员;如何具体进行减负清理工作;从哪些村开始等事项的会议。

9月10日,黄国卿、黄楚祥、黄主祥、陈远清、钟博全、殷建新等50多名农民代表听到口头通知后应邀参加了,减轻农民负担落实具体工作会议。谁知乡政府官员却以代表人数过多为由,停止了会议的召开;从而成了“鸿门宴”;成了政府官员打击报复黄国卿等农民代表的又一罪证!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涟源市委书记陆家康是这样向上级汇报的:“9月10日,他们再一次煽动1000多名群众冲击乡政府,在机关食堂抢饭,赶走乡机关的牲猪、抢走食堂的所有肉、油、菜等物品,气焰十分嚣张。”……

此后矛盾如何升级,请看第五章 政府成立减负工作组 农民参与监督清账目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5-13 22:27 | 4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五章

 政府成立减负工作组 农民参与监督清账目

1996年9月10日,农民代表黄主祥、殷建新等50多名农民代表闻听三甲乡政府通知到其机关参加“减轻农民负担工作座谈会”,却被政府官员倒打一耙!说:“他们再一次煽动1000多名群众冲击乡政府”……不欢而散。导致干群矛盾更加激化!因此,涟源市政府就立即成立了13人工作组,于1996年9月11日,进入三甲乡进行“减负”账目清算等活动!

……

第一节

家庭联产责任制与减轻农民负担

涟源市13人工作组是包产到户18年以来,上级政府部门对基层农村工作进行的第一次政府活动,也是政府官员腐败行为,在农村开始现出原形的一次大暴光活动!这是三甲农民联合起来成立“协减理事会”进行反腐的一大胜利成果。

“家庭联产责任制”政策,从表面上好象,好象能看到部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调动起来了;眼前的温饱问题解决了!其实这些内在原因都是依靠毛泽东时代,人民公社时期用义务劳动修建的大量水库、池塘和水渠等农田基础设施所产生的结果!所结出的果实!这些农田基础设施,对于单个家庭来说,是根本无法完成的工作;也是单个家庭想都不敢想的、造福子孙的工程。换一说法是:家庭联产责任制完全是依靠人民公社集体劳动播下的种子,到了收获季节。私有制“改革”就趁机利用其体制内的公务员驾驭着国家机器,对全国劳动人民的集体劳动成果进行无止境的收割!自然就会越收越少,已致绝收!正如三甲农民所说的:“人民公社是播种机,改革开放是收割机!”因此,“家庭联产责任制”是鼠目寸光的、严重破坏了社会主义集体制度的、彻头彻尾的资本主义复辟活动!这些说法,完全得到了“撤社建乡”及此后的社会实践活动所证实;得到了“工作组”的清算结果所证明。

清算包产到户后的“乡镇财政”账目,其收支情况,可以形象地说:比如一个家庭,房子盖了,家庭用器都齐全了,正在过着日子时,突然,开始从即日起进行会计计账。从而,抛开前期的建设房屋投资,家庭用品投资等,都不计收入账,又不计支出账后,鼠目寸光地今天收了多少,今天的收入就是多少!生活也一样,只要重复着收回就吃,吃了就收的“丛林”过程。在短期内温饱问题好象就解决了!但是一直维持“丛林法则”:吃了收,收了吃的弱肉强食社会活动,问题就会暴露出来。

后一代长大成家了怎么办?理论上,一个新家庭的建立,就会最少增加另外两个家庭的负担——新家庭的组建投资:就要投资盖房子、投资添置家庭用器等物品;还要投资筹备财物和现金为子女结婚开支用等!不但如此,而且旧的房子、旧的家具、旧的家庭用器也随着时间增长,而破损,有必要投资进行修补和购新物品替代!特别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必须增加新式的设施和家庭用器。这些开支,都是很难记载的会计账!

国家也是一样的道理。社会上,随着农民后代的增加,新的家庭就会增加,当新的家庭增加的时候,理论上耕地也得增加。但实际上,耕地增加是基本不可能的事,特别是“家庭联产责任制”后,耕地当时都按现有人口分配到了各户,私人占有的期限又不变。发展下去就会导致新生代农民都是无地可种;部分农户家庭人员由于年老、死亡的原因,家庭劳力减少,就无力耕种,导致有地无人种的现象;有些农户家庭,由于子女“跳龙门”或家族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机会进城而失耕等等因素。都会导致公共设施,特别是农田水利设施的失修、荒芜,从而又引起耕地的大面积抛荒等现象,无时无刻不影响着农业生产。由此所产生的“三农”问题,就成为了富人当家做主政府最头痛的社会问题。

针对这些社会问题的治理,富人当家做主的政府部门,就只能依靠座在国家政府办公室中,过着寄生虫式的公务员权力集团官员,进行闭门造车,出台一些治表(维稳)政策;而这些维稳政策,又在无任何监督权力实施的情况下,进行理论上的社会规范治理工作;加之,又用半途引进的西方“GDP”数据,来衡量国内生产总值的办公室指标,并以此“GDP”理论数据,向农民收取“269项”政策性实际收费,来养活国家机器人员及庞大的政府官僚机构人员!从而使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大多数农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因此,“家庭联产责任制”后的“乡镇财政”对原人民公社劳动人民的“集体遗产”进行改制、开发后,只计收入账,不计支出账;也就是说,只将农民的血汗成果做进收入账,农民原来已经付出了劳动,却不计任何支出账;特别是人民公社时期的社会公共设施(包括集体土地)统统不在支出账之内,从而办公室的“GDP”数据可观;但由此导致“三农”问题日益严重。从而政府针对“三农”问题的解决,以维稳的方式进行,就如同隔靴搔痒!如今,涟源市政府以清账目的方法来减轻农民负担,更是农民的一场黄粱美梦!

第二节

落实减负清账 农民要求参与

包产到户后,农民负担日益加重,因此,中央政府认识到:“减轻农民负担不单纯是经济问题,而且是政治问题。它关系到国民经济的发展和农村乃至全国的政治稳定再说“减轻农民负担”政策是1993年7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做为政策颁布实施了的!政策出台几年后,而涟源市政府却置若罔闻。

涟源市政府直到三甲农民1996年8月成立的:“三甲乡协助政府减轻农民负担临时理事会”的强烈要求下,才被迫成立“减负”13人工作组,于1996年9月11日进驻三甲乡,进行清理已经“乱”收了农民的、不合符政策性收费的、不合理收费的清算。虽然,工作组是根据党中央相关“减负”政策来为农民进行清理账目的;但是,当一种权力失去相应的监督时,它就会成为独裁,就会为所欲为!三甲农民群众早就看到了当时政府的这一毒瘤!于是,就以“协减临事会”这济药方,来治疗治疗政府权力无监督的毒瘤!因此,此次涟源市派来的13人工作组,来三甲乡进行“减负”清退工作也是如此。如果涟源市政府想要真正落实“减轻农民负担”政策,就必须要农民起来亲自参与进行监督清账目!并且,只有这样进行,才有可能清出问题,产生效果。

三甲农民创办的“协减理事会”监督组织,虽然是今后社会主义社会相当长时期内,必不可少的一个权力监督基层组织;但是,在时及为所欲为的富人当家做主的政府时期,这个基层组织,必定会做为非法组织进行打击的。事实证明完全如此。因此,“协减理事会”这个基层组织,只能得到农民群众的拥护;却会遭到政府的强烈反对和坚决打击。

如今,“协减理事会”监督组织,这把“星星之火”火种,已经被三甲农民点燃,对于富人当家做主的政府官员来说,是非常害怕、坐立不安的一件大事!因此,他们为了不涉及周边地区,就千方百计地想进行扑灭。

涟源市派来三甲乡的“工作组”是一个政府部门的权力组织,于是,就想方设法要摆脱“协减理事会”的监督来进行独立工作。因此,工作组官员对三甲农民代表说:“政府的事情,由政府来进行处理,你们就不要操这份闲心了!我们是有国家工资的,你们如果来参与清账,谁给你们发工资?”

“协减理事会”会长(原会长蒋和喜被政府劝退后,由黄国卿任会长,黄主祥任副会长)黄国卿回答说:“我们是义务的,不要工资的!但你们没有农民代表参与的清算账,就等于白来!如果,你们只来走走过场,那么,就是清账,清,也等于白清!”

“工作组”官员说:“清账是我们的工作,我们既要对政府负责;又要对农民负责。清完后,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现在还没有进行清理之前,谁也不敢定论!”

另一位工作组官员接着说:“不清账,政府部门怎么知道你们农民的负担过重了呢”。

黄国卿说:“走过场是当今政府的一大特色,但现在看来,三甲农民已经觉醒了,现在来清账要走过场是行不通了;要我们袖手旁观也是不行的!”

黄主祥接着说:“我们理事会一定要派代表参与当今的账目清理。只要理事会有代表参与了,就是没有清出问题来,我们也好向群众有个招待,农民就不会愿谁?”

……通过一而再,再而三的抗争,加之不要工资,是义务性参与,最后,市政府还是同意了三甲农民派选代表义务参与三甲乡的“减负”清账……

第三节

中央、省、地精神 农民了然于胸

1993年7月22日颁布实施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涉及农民负担项目审核处理意见的通知》的减轻农民负担政策的要求:“(一)取消37项(见第一章第二节p)”1996年5月31日颁发的,中共湖南省委 湖南省人民政府湘发[1996]第9号关于切实做好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文件(见第一章第三节p1996年7月17日颁发的中共娄底地委\娄底地区行署《关于切实加强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娄发[1996]第24号文件(见第一章,第四节P)等文件精神。特别是中央政策为全面清退农村宅基地有偿使用收费等’,‘取消37项目’”等清退项目提供了依据。

“工作组”很清楚:这些取消的项目,农民是肯定不知道的。于是,工作组人员就对参与清账的农民代表说:“先要清查哪些项目?从那些账目入手。”

“协减理事会”干事蒋友明说:“我看,先清‘三乱’收费。如:学校乱收费款;计划生育15岁以上未婚闺女季(3个月)检,乱收押金款;乱征收款;白纸条罚款款等。

……

第四节

问题递积成堆 政府欲行封锁

1996年9月11日,涟源市政府委派13人工作组,对三甲乡1996年农民实际负担进行了清理。截止到9月底,工作组基本查清了“三甲乡1996年农民负担,为上年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5%,略高于5%的限额”。

到1996年10月10日止,工作组仅仅只初步清理“三乱”收费,还没有按上级的文件精神进行清算“中央取消的37项”农民负担的前提下,工作组就清出了如下“三乱”收费款!按官方向外公布的数据:清算出“各类款项约2000余万元,其中娄涟公路集资1000余万元;未经批准的教育集资和超标的教育附加350余万元;教育乱收费300余万元;其它不合理收费和罚款200余万元,其中,三甲乡116万多元。”“平均每人约80元”!

如此高垒的农民负担问题堆;如此庞大的政府要清退的现款数据;如此浩大的乡镇财政支出窟窿。吓倒了涟源市当局政府官员!于是,市委、市政府和一些职能部门就召开扩大会议,研究对策。决议出台了一个针对减轻农民负担方面的《涟源市政府通告》,内容是:

……三甲乡“协减理事会”是非法组织;这个组织中的极少数人心术不正,煽动部分不明真相的群众,利用上级的减负文件要挟政府,与政府叫板,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经涟源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等研究决定,对其非法组织必须采取果断措施予以坚决取缔!对少数顽固不化的死硬分子,毫不心慈手软进行打击;但如果他们能迷途知返,念及他们是偶然激进,尚未造成严重后果,政府将不予追究……

第五节

 政府一步出妙计 农民三步接怪招

《涟源市政府通告》在三甲乡到处张贴,三甲农民看后,有的愤怒地直呼“混账”;有的冷笑不语;还有的甚至想直接把它撕掉!黄国卿、黄主祥等“协减理事会”人员看了后说:“我们也应当写个东西,揭批它一下”!于是,大家商量,大家酝酿着。

黄国卿拿起纸笔说:“我先写个草稿,等下与大家一起修改”。过了一会,黄国卿就把题为《七嘴八舌话政通》的顺口溜草稿交给大家看。黄主祥拿来就读:

“中央政府真英明,减负政策快人心;

市府今显雕虫技,政通三点二不通;

可叹螳螂舞双臂,更笑泥塑将仙称;

农民联合理事会,监督检举现原形!”

黄楚祥、陈荣华等理事会人员异口同声地,大声称赞说:“好诗!真的是好诗!”

蒋友明、黄文祥等理事会人员都一边称赞,一边争抢着要看原稿,都拿起就高声诵读着……

钟朴全、陈严夫等异口同声地说:“多抄写几份,分别贴到各村去!”

“这个建议好,凡是有《通告》的地方都给它贴上《七嘴八舌话政通》,让农民群众都读一读”!

……

欲知《七嘴八舌话政通》的接招效果如何,请看第六章 农民联合显威力 老虎嘴边抢吃……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5-13 22:38 | 5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六章
农民联合显威力 老虎嘴边抢肉吃
    “协减临时理事会”人员都在议论着黄国卿起草的《七嘴八舌话政通》的顺口溜,要多抄写一些,只要有《涟源市政府通告》的地方边缘,都贴上去!
    黄国卿却说:“我们要讲民主,不能搞一言堂。这个《七嘴八舌话政通》是我个人写的,又明显离题了!黄主祥是中专生;还有陈荣华等在坐有水平的人多的是,都应当插上一两句。”
    黄主祥回答说:“国卿这么一解释,很有道理!七嘴八舌就表示有多人。我也写了几句!”转了一下身,说:“可惜不测风云雨,公道正义不得伸!这二句要插进国卿前二句后,作为三句和第四句。”
    陈荣华上前说:“贪官污吏正猖狂,豺狼虎豹更横行”
    “好!我再说一句,插到陈荣华的前面一句。”黄主祥说:“衣食农民称父母,何该置身水火中!”
    黄国卿接着说:“好,我再说一句:千冤万恨沉海底,箕土难埋三甲人!”
    “好!可以结尾了。我们再调整一下顺序,就开始抄写。”黄主祥说。
黄国卿说:“慢,第一句应当写‘省、地’,因为,不能打击面太宽了;第五句应当将‘今’字,改成‘又’字,因为,市政府这样的‘小技’已经有多次了!‘舞双臂’我觉得‘挥锯臂’好!是锯齿的‘锯’,不是巨大的‘巨’;还有关于‘理事会’内容的这一句应当要重新写了!政通上将‘理事会’加了很多罪名。”
    黄主祥说:“好!那么就按国卿的再进行修改。”
陈荣华说:“无奈自立理事会,监督检举惹罪名!”
    蒋友明,黄文祥异口同声地说:“快快修改好,我们大家来多抄写些,到处贴上!”
    ……过了一会,黄主祥拿着修改好了的稿子说:“现在我将大家改动后的全部诗句读一遍给大家听”:
《七嘴八舌话政通》
中央省地真英明,减负政策暖人心。
可惜不测风云雨,公道正义不得伸!
市府又显雕虫技,政通三点二不通。
可叹螳螂挥锯臂,更笑泥塑将仙称。
衣食农民称父母,何该置身水火中?
无奈自立理事会,监督检举惹罪名!
贪官污吏正猖獗,豺狼虎豹更横行。
千冤万恨海底沉,箕土难埋三甲人!
    “好!好!说出了农民的心声!”
    “多抄写,多抄写!大家来抄写!”
    “凡是贴了《涟源市政府通告》的地方,都贴上《七嘴八舌话政通》”!大家一片赞美之声……

    第一节
    农民张贴《话政通》 政府召开“碰头会”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5-13 22:51 | 6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一节
    农民张贴《话政通》 政府召开“碰头会”
    涟源市政府官员坐在办公室里听说,抵制《涟源市政府通告》的《七嘴八舌话政通》到处进行了张贴。涟源市政府官员就开始坐立不安!消息传到市委书记陆家康耳中后,陆家康要求立即通知公安部门,对张贴的抵制政府通告的违法张贴,进行全面清除;通知市级领导和乡镇书记,明天上午8点半在市政府大会议室召开碰头大会……
    会上陆家康说:“……今年8月下旬‘三甲问题’发生以来,省地领导对此十分关注,多次予以指示。同时,分别派出工作组协助市委、市政府开展工作,特别是地委行署对我市的工作非常关心,主要领导常驻涟源为我们出点子、担担子,帮助我们总结经验教训,启迪工作思路,从而使我们的各项工作在异常困难的情况下得以顺利开展。但是,由于‘三甲问题’的持续发展以及由此而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给我们思想上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工作上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陆家康说:“……痛下狠心全面清理农民负担。‘三甲问题’的发生,使我们清醒地看到,尽管我市农民直接负担都未超标,但间接的隐形的负担,确实使群众难以接受。尽管造成农民负担过重的原因不全在市一级,但市委、市政府决定从本级做起从自身做起,全面清退减轻农民负担。”
    会议最后决定,由市委书记陆家康和市长高超群亲自找黄国卿进行“说服教育工作”……
第二节
市委书记打电话 农民代表回实情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5-26 18:52 | 7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二节
市委书记打电话 农民代表回实情
    1996年9月19日,星期四,涟源市市委书记陆家康向三甲乡马埠桥黄云康家的公用电话机上打来电话。清楚地说出:“我是涟源市委书记陆家康,请你去叫黄国卿同志来接个电话,我有重要事情找他谈话。”
    黄云康就立即跑到黄国卿家,说:“涟源市书记陆家康打来电话,要(黄)国卿去接电话!”
    黄国卿正在家里开始起草《万人游行报告》,就立即放下笔,赶紧跑到电话亭,拿起话筒,按下扩声键说:“喂,请问找谁?”
    电话里说:“找黄国卿,你是黄国卿吗?”
    黄国卿说:“是的!有事吗?”
    电话里说:“我是市委书记陆家康,想找你谈些正事。”
    黄国卿说:“好啊!请书记做指示!”
    电话里说:“听说你很能讲话,又很强悍!是吗?”
    黄国卿说:“不至于,过奖了。”
    电话里说:“听说三甲农民非常听你的话,是真的吗?”
    黄国卿说:“那是传说,农民只是相信我的为人;相信我专心诚意地为减轻农民负担,不计个人得失,而甘当付出劳动而已!”
    电话里说:“你知不知道,你们组织的‘三甲乡协助减轻农民负担临时理事会’是一个非法组织?”
    黄国卿说:“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话不投机半句多!”
    电话里说:“我都放下了架子与你谈谈,你倒是这种口气与市委书记说话!”
    黄国卿说:“我是这种性格的人,谈不到一起的就不必多费口舌!”
    电话里说:“既然,这样,下次找个机会,我们当面好好谈谈,好吗?”
    黄国卿说:“只要是减轻农民负担的事,我就会义不容辞地参加约会的!”
    电话里说:“好!一言为定!再见!”
    ……
第三节
电话通知宾馆谈话  代表决定双人赴会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5-26 18:53 | 8 楼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第三节
电话通知宾馆谈话  代表决定双人赴会
    1996年9月24日,星期二上午,市政府打电话通知说:“今天下午2点半,请黄国卿务必赶到涟源宾馆201房间去,就有关农民负担的问题和市委、市政府领导谈话。”
    黄国卿接到电话通知后,就叫来黄长征进行商量。当地的农民群众听到这一消息后,纷纷起来劝说黄国卿,不要去自投罗网!并且,有很多农民不准黄国卿去涟源宾馆。于是,大家劝说开了:
    “千万别去,他们会抓你的!”
    “他们不会和你讲理的,不然就不会做那些事了!”
    “你要去的话,就会很危险,我们不敢让你去!”
    “反正去了,只能输,如果讲赢了他们,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也不会按照你的来(办)!”
    “要去也得多去些人!”
    “坚决不能去,我们宁可不要政府退钱了。”
    “一旦你被抓走了,你一家人怎么办,最小的小孩才只有几岁哩!”
    ……
    黄国卿倾听着大家的劝说后,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的猜想和假设,然后,又喊来黄主祥等几位好友和理事会中的农民骨干一起进行了分析判断。讨论后,黄国卿笑着对大家说:“我们几位经过商量,决定一定要去,为了大家的利益,我只能赴约和他们力争,要坐牢再来,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怕是没有用的!‘民不怕死,奈何以死惧之’!想要钓鲤鱼,舍不得虾米,哪有这样的好事!同时请大家放心,黄长征和我同去,每隔半小时左右打个电话,向家里报个平安,另外,如果半小时后没有打电了,证明出事了!就是出事了,会有人继续领着大家干的!黄主祥就是梯班!”
    这时,有人一脸惶恐;有人一脸无奈;有人一脸怒容;有人两行泪水……
第四节
    陆书记施软计  黄国卿接硬招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5-05-26 18:54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人民公社
 
 

Total 0.022074(s) query 4, Time now is:08-23 10:0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