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我去过东莞(组诗):它破旧的容颜,如何装得下那么多兄弟姐妹简单的梦想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ngeadmin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红花: * 朵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我去过东莞(组诗):它破旧的容颜,如何装得下那么多兄弟姐妹简单的梦想

我去过东莞(组诗):它破旧的容颜,如何装得下那么多兄弟姐妹简单的梦想
[ 作者:张守刚 ]

我去过东莞

那么多的陌生地名
那么多流浪的兄弟姐妹
那么多欲望的工厂
在东莞的每一个角落
悄悄生长
我看见厚街的丰厚
每一条街都是一样的
工业区还是那张脸
那些和我一样的家乡人
此时的心事
不仅是简单的乡愁

我能理解东莞镇的忧伤
那些破旧的工厂
岂能装得下那么多异乡人澎胀的心
他们单纯的行李卷儿
承载多少失落的梦啊

车流汹涌的下雨天
去广东东莞
一次早有预谋的旅行
我穿过长途汽车的焦灼
从中山出发
终点不知所措。

在东莞的雨中

一场大雨之中
我狼狈在别人的屋檐下
身边是密密的水帘
透过重重雨幕往外看
那个接我的朋友
还没有踪影
站在理工学院的门口
一个打工仔的身份
总有些不合时宜

东莞簇拥了太多与我相同命运的人
那么多栉鳞次比的高楼
能装得下多少外乡人的梦想
那么多冒着风雨的奔波
落汤鸡一样的身影
他们脸上挂着的无奈
没能被雨水冲洗
反而越堆越厚

朋友终于出现在眼前
走在伞下
总感觉这风雨飘摇的日子
才刚刚开了个头

在东莞的夜晚

东莞的夜来了
它是那么迷离
在辩不清方向的街道
我跟着国庆不知要去哪里
酒吧夜总会射出的灯光
有些暖味
我睁大眼睛 也看不清
这个世界

小二雨风远远地赶来了
这个下着雨的夜晚
我们胡聊神侃
将我们共同爱好的诗歌
与流浪的方式一起对比
狭窄的小屋里就挤满了忧郁
在广东我们都从很远的地方来
背离故乡 在诗歌语言中
寻找回乡的根

夜睡着了
小二雨风在我的鼾声里
辗转难眠
他还要在天不亮的凌晨起床
赶回几十公里外的上班铃声前

钢城五金厂

它总被邮戳追赶
在我高兴或沮丧的日子
在那些天晴或下雨的黄昏
来到我的窗前

想像得出那是怎样的地方
那里盛装着高温的炉火
还有炉火映照的憔悴失血的脸
在不分白天和黑夜的日子
冲床 钻床 洗床 刨床
分离出高分贝的噪音
我的兄弟姐妹
只能把它当音乐来分享

我不认识初坑的钢城五金
那个写诗的妹妹
一次又一次给我介绍
我看见她文字里的忧伤
和我亲眼看到这个厂一样
它破旧的容颜
如何装得下那么多兄弟姐妹简单的梦想

在广东
有更多这样的钢城五金厂

东坑,东坑

像被洒落的一粒种子
我疲惫的身子
跌落在这块陌生的地方
公共汽车绝尘而去
我摸不清黄麻岭的方向
向一个过路人打听
他摇着头打量着我
像盯着一个图谋不轨的坏人

我知道黄麻岭的所在
它在一个叫初坑的地方
五金厂 淬火的光
照亮几个异乡人的脸
那里成片生长着乡愁
和许多地方一样
它被工业区分割着

二00三年八月 我走过东坑
然后在初坑停留
秋天的阳光依旧火辣辣
在那么鸟叫做坑的地方
我弄不清"坑"到底在哪里
11.19下午


  
  
  

 
 
顶端 Posted: 2005-08-09 16:51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时代歌谣
 
 

Total 0.014022(s) query 3, Time now is:06-26 01:5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