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简评不讲理的天津人冯骥才的《一百个人的十年》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ihong1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081
威望: 1082 点
红花: 108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5
最后登录:2009-08-13

 简评不讲理的天津人冯骥才的《一百个人的十年》

苏鲁边河

  《一百个人的十年》,作家冯骥才的访谈录,反映文革奇文轶事的。什么“拣纸救夫”,一个八岁孩子死刑陪绑,一个不会笑的人,落魄的老造反红卫兵头头,绝顶聪明的人---打碎了毛主席石膏像很会掩饰、躲过一劫……反正全国独一份、千里万里不挑一。还有几个一般化的。记得《崇拜的代价》很感人,一男一女,女的大概与毛主席的女儿同学,写信、合影照片捎给毛主席,毛主席把照片放在办公桌上。男的学“毛主席诗词”,在书上写批语,比较随便,被单位发现,揭发批判,想不开,跳楼死了。女的忠于爱情,被分配到山西,到男方家中探望老人……那已是忠贞不渝、痴情难忘、动人心魄的爱情故事了。与文革有一段矩离了。还有一个蒙冤入狱因饿而死的,写了一长串莱名,如同菜单,菜谱,几十种、上百种之多,竟是何处想来?以前家里过着好日子,吃过的?从书上看来的?己有三个版本,一九九六年版及二00三年版、二00四年版,都买了。第二版增加了篇幅:访谈及图片。第三版只是变了开本,20开为16开。第一版印数3万余,第二、三版印数都不足一万。第二、三版相隔时间半年,买到手都是最近两三个月的事。没看。

  行文至此,到书架上取来,翻看前面的照片。发现有两张就有毛病了:一是红卫兵抬着摔断了腿的罗瑞卿去开斗争会,那文字说明道:罗瑞卿不堪红卫兵的残酷迫害,跳楼自杀……罗是六六年三月十八日在他一家人的住处从三楼跳下的。正挨斗是不错。是党内上层、军队内部,彭真主持?普通百姓尚不得知,文革还未开始,红卫兵还未问世。罗的女儿所著《非凡的年代》(一九八七年出书,在冯的书之前)有详尽叙述。红卫兵在一些人眼里是够凶神恶煞的,但再加上多少条罪状也就这么黑了。但这样不顾起码的事实,也太有点想当然啦。另一幅毛主席在某部队看大字报的照片,应是一九五八年、大字报这一稀罕事刚出现的时候,公开出版的毛主席的像册里就有。文革中除部队文艺团体、军事院校、高等机关外,一般部队什么时候开展的文化大革命?冯在文革干什么去了?有志于文革研究,这么大的事件也该了解了解再下手啊!草率粗疏急就章,骂一通抹黑就完了账?不像啊?不是说文革在血液里吗?不是说今天的坏事都能从文革中找到渊薮么,你得下点真功夫。猎奇,照片弄错,还侵权了醉死不认那壶酒钱。这样不认错,倒很有点文革遗风;而天津历来有一种不讲理的人,更是何其相似乃尔!

  文革史无前例,自然是千奇百怪。对于文革,想流布点什么,那得因人而异,众说纷纭。但是要肯定或丑化文革,写一百人的十年是远远不够的,奇人异事更不行。因为毕竟千千万万、几个亿的人都卷了进去,也大都是历经十年。文革中遭难的吃了苦头的人不少,但是谁谁知道,谁疼谁知道。同情是一种很仁义、人道的情感,但也别太滥施于众。十年之间,全国人民从七个亿到八个亿。受冲击的连半个亿也不到。没有胜利者,也没有什么既得利益者。有的常说文革新贵,指少数几个头面人物可以。但当初造反,哪怕是打砸抢,也少有坏人、动机不纯者介入。对某些人(知识分子、权威、出身不好)冲击大、破坏性最大的破“四旧”,发生在什么时候?什么人参加?什么人指导?能说明的。印红标先生的大作《红卫兵总述》、徐友渔的《蓦然回首》、梁晓声的《一个红卫兵的自白》,还算比较客观的。文革分几个阶段?红卫兵的由来、组成、目标、归宿分三六九等,也应该弄个大概齐。

  文革的影响或者说意义就是它曾经发生过,几亿人如痴如狂,一些人大祸临头的预感、恐怖与更多的人对新的世界、新的社会、新的生活的期待共生共存,迷茫与震惊,紧张兴奋与疲惫消沉,历经十年之久,它曾经是一个存在。这就够了。多少年后还有多少人能提起它,用什么样的语言评价它,那也许是后人的事。今天评价它、下结论为时尚早。而几个、十几个、成百上千个当事人或好或恶的结论,真的说明不了什么,即便他们述说的全部是事实。文革十年,卷入几亿人。经历感受并不相同。一个人心中有一个文革。一千一万人有一千一万个文革!而我看到的,无论肯定或否定文革的文字,也不管他们是亲历还是耳闻,总之,越是轻率下结论而结论又极端的,那作为依据的事实越经不起推敲。否定文革不是丑化文革。文革不是丑不丑的问题。今天不是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之后的今天么?成绩多多。攺革二十八年了,也有不少人遭受苦难、苦不堪言?写一本《改革的二十八年》,写上十个人就足够,就让人笑不出来。而且这十个人的经历苦难都是建国后以至文革十年都没有的,而且让这十人每一个背后都站着成千上万的命运相同的人!但这样做又能说明什么,又怎么体现科学的实事求是的精神?

  还有,至今一些人张口闭口文革遗毒,总想把今日无论什么人都迥避不了社会污毒与文革挂上钩。这很便当。反正文革在他们眼里是十恶不赦。但这经不起推敲。如果说文革还有一些积极的健康向上的东西,至今或今后仍将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发挥影响,我想是会有许多人认同的。你把今日人们厌恶的社会污毒与几千年来中国封建社会的糟粕流毒、污泥浊水、西方资本主义的连他们自己也认为头痛没出路的腐朽衰败、颓废肮脏及改革开放以来的不当举措及失误联系在一起,大概没多少人反对。至于把祸根栽到所谓的文革遗毒至今的消极影响上,那大概只有少数对文革有特别恐惧仇恨而且用心叵测的人才会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不仇视文革。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文革实在也没带来什么好处,可也没受什么大损害。杨绛说:旧社会过来的老先生”和后来的“年轻人”(指科研机构的知识分子),生活悬殊(收入高的五六百元,低的三五十六七十元),“老先生”未免令人侧目。我们自己尝过穷困的滋味,看到绝大多数“年轻人”生活穷困,而我们的生活这么优裕,心上很不安,很抱歉,也很惭愧。每逢运动,“老先生”总成为“年轻人”批判的对象。这是理所当然,也是势所必然。搞特权、高高在上的当官的,更该收拾收拾、杀杀威风。我不会难过。就这。我也不赞成文革这种激烈的方式,因为文革要解决的问题大部分没有真正解决。因此中央决定否定文革我也拥护。但文革历经十年之久,它的震撼力之大是显而易见的。这绝不是任何人能轻易抹杀的。

  有一个研究者说了这样的话,文化大革命显然不是解决官僚化问题的有效方式,但是由否定文化大革命,进而否定有关人民基本权力(“四大”权利。对特权的冲击与监督、人民拥有的发言权,文革与会天,哪个时候更有效更多一些?)的异化问题,同文化大革命相比,也不过是一步之差而已。这样的研究更让人实事求是地面对过去和今天,应当深长思之。

  研究文革必然成为今后一大显学,与毛泽东热、鲁研、红学等等研究等量齐观的。冯的这部已再版的访谈录也可视为研究文革的资料之一吧。


  跟帖目录:



  西方人搞研究都讲究个采样比例(Samplesize)。八,九亿中的100人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屁*说明不了!这些人的遭遇并不典型.城市里的人在文革中绝大多数是逍遥派.这就是为什么66-68年有个小生育高潮!

zhang111
  
  
  

 
 
顶端 Posted: 2007-01-25 00:5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5076(s) query 3, Time now is:07-20 09:2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