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高度近视:记忆中七十年代的一次大矿难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weihong1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081
威望: 1082 点
红花: 108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3(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15
最后登录:2009-08-13

 高度近视:记忆中七十年代的一次大矿难

[ 高度近视 ] 于2006-12-29 10:01:39 上帖

七十年代初,我在南方一个矿务局读书,对国有煤矿的事比较熟悉。


那时,煤矿全是国有企业,我所在的矿务局有五个煤矿,都在一个县域内,相距不远,七十年末,在距离一百多公里外的另一县投资建了一个新煤矿。每个煤矿大约有万人­左右,职工家属合计有六、七万人。当时每个煤矿对煤矿工人的伤亡率都有指标,六十年代我不知道,七十年代因为基本上掘进、采煤全部基本上实现机械化了,指标情况­大致是每矿一到两个死亡指标,如果超过了,评先肯定没份。那时不超指标是比较困难的,南方地下与北方煤矿相比,地质条件更复杂、煤层更薄,冒顶事故屡见不鲜,所­以一年内,几乎每个矿都会有一两单死亡事故发生,全局能够实现全年无死亡事故或以万吨煤死亡率计算不超指标的情形比较少。记得有一年没有死亡一人,全局搞庆祝活­动,白天开完表彰大会,晚上又搞了一个烟花晚会,烟花燃放大约有半个多小时,我们这些小孩子是第一次观看大型烟花燃放活动,印象极深。


当时,一次死亡三人以上,都是轰动全局的大事故,这跟今时今日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小学到高中,我只见识过一次超过死亡五人的大事故。那是小学五年级即1975年­,一个煤矿(还是五个煤矿中投产最晚、条件最好的一个矿)一个班的工人在井下休息时,突然发生冒顶事故,全埋进去了。局本部的矿山救护队立即出动,全力在事故地­点掘进救人。据说,将要掘通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个工人活着,那时已是事故发生六七个小时后了,救护人员将馒头、水递进去,让他先解决肚饿。听说这个工人在里面因­为绝望、害怕还曾经哭泣过。


抢救工作结束了,六个工人早已当场死亡,还活着的那个工人重伤,送至医院急救后当晚还是牺牲了。


全局笼罩在一片悲天悯人的气氛中。如何进行善后工作?全局人都很关心重视。那时土葬还没有禁止,而且因工死亡的职工及病故的退休工人身后事,都是由单位处理。为­了处理好这事,局里的头头们花了不少心思。以前,送葬的办法跟当时农村流行的做法是一致的,送葬队伍前面是一班吹鼓手,锁呐、锣鼓齐上阵,旁边是放鞭炮的、撒纸­钱的,后面是披麻戴孝的死者家属群,死者长子手捧遗像,然后是花圈队、冥幛队、抬棺队伍,送到山上事先已挖好的墓地。这一套方式封建气息浓厚,且流传已久(但没­有后来曾流行过的纸房纸车纸人之类的东东)。对这些惯常的习俗,局领导也不能违背的,但他们为隆重其事,做了一些改革。开完追悼大会后,在送葬仪式上做了一点变­动,就是将队伍前面的土里土气的锁呐队,换成了类似于军乐团的乐队,全队约有三十人,换上清一色的西洋乐器,以长长的吹奏起来一推一拉的长号为主,吹奏者全换上­了年青人,曲目也换成当时只有国家级领导人逝世时才能从广播里听到的那种哀乐,给人面目一新之感。当时场面隆重,局里的头头基本全来参加,直送到墓地。送葬队伍­延续一二里,围观送行者上万人。


这种乐队改革起了一个好的开头,以后凡是比较重要的葬礼,基本上都沿用了这种方式,几年后,普通的葬礼也普及了这种做法。当然,取消土葬后,这种仪式也消亡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那时因工死亡者能获得的赔偿不多,通常的做法是,死者家属或子女成年者可获得一个招工指标,进矿或进厂工作,未成年子女则由单位按月发抚恤金­。这种办法,其实比一次性赔钱了事要好得多。
  
  
  

 
 
顶端 Posted: 2007-01-25 12:4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3661(s) query 3, Time now is:07-16 18:1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