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一位女性在毛时代亲历的几件小事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brecht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0
发帖: 2230
威望: 1916 点
红花: 19833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69(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1
最后登录:2019-05-30

 一位女性在毛时代亲历的几件小事

图片:
作者:老泥头

  1965年,我考入南京市某中专,开始了我4年的学习生活,学生全部是住校的,每个星期六晚上才能够回家,星期天晚上返校。学校离家比较远,从岔路口到太平门这条公路当时有好多高坡,上坡时很费劲,那时候我经常步行到板仓再乘车返校,看到进城送菜或拉大粪的社员拉车比较吃力,经常要顺便帮忙给推一下。也曾经在一次回家时,在等车时看到一个老太太没有钱乘车(是丢了,还是怎么的,没有细问),把自己乘车的几角钱给了老人家,而自己就步行八、九里路回家。

  大约是1966年的秋天的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没有赶上汉府街到栖霞的最后一班车,到了板仓后只能步行回家,当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板仓到我家的路两边远不象现在这样繁华,除了几个村庄外基本上是农田和长满大树与灌木的山坡,这些山坡一直连绵不断,最终与紫金山(也就是主席诗词里提到的钟山)相连接。我独自地走着,心里面几乎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当我走到王家湾这个村庄的时候,离到家还有约2公里的路程(除了要路过两个村庄外,大路、小路两边也都是农田和灌木),忽然听到了从驻地军营里传出来的放电影的声音,我竟然忍不住地往露天放映的操场走去,那天的电影是豫剧《朝阳沟》,感到很好看,直到看完了这场电影才不急不忙地往家走去。你能否想象得到,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在那个年代里的安全感有多么好吗?

  1969年,我姐姐从辽宁锦西回南京生孩子,回辽宁时的火车是夜间3点钟左右从南京车站发车,我和弟弟一起去车站送她,由于夜间的公共汽车只到珠江路,我弟弟独自一人步行到珠江路附近的姨妈家休息,而我自己则不得不步行较长的一段路回到位于御道街标营的学校里睡觉。当时的南京大街上,基本上没有其他的行人,一个不到20岁的女孩子独自一人走那么长的路,心里虽然也有点害怕,但只是有那么一点警觉而已,当时实际的犯罪现象是非常少的,因此,自己才有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走夜路。

  1973年9月,我被单位推荐去上长春上了大学,1974(也可能是75年)年寒假期间,我到山东淄博胜利石油化工总厂橡胶分厂去探望我姐姐,在济南转车,到辛店火车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单位接站的车已经开走了。我在那里举目无亲,可是在车上聊天认识的一个泰安农学院的郑同学就毫不犹豫地约我到附近的拖拉机修配厂去,那里有她认识的人,好像是亲戚。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也没有任何犹疑,就和她一起去了。

  车间里上夜班的师傅,非常热情,让我们烤火,和我们聊天,并且帮助郑同学找她的亲戚。后来就把我安排到女工宿舍过了一夜,经过长途旅行的我,在人家的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早晨,那位姓钱的姐妹还给我买来了早点,我吃完了早饭以后,又把我送到了车站,搭乘厂里来接站的班车去了我姐姐家。我与他们非亲非故,可是人家却象亲人一样地照顾自己,这是我终身难忘的一件事情。我回到长春的学校以后,也曾经想买点东北的特产寄给他们,以示感谢,可是因为忙于学习,并且也不知道送点什么为好,并没有付诸于行动。过了一段时间,我却意外地收到了郑同学的来信,信中关心我到姐姐家是否顺利等等,倒使自己感到很不好意思。我最后也只是写了一封信给郑同学,向她以及她的朋友们表示了一下口头上的感谢而已,而把他们助人为乐的精神深埋在自己的心底。我想到了,他们帮助自己是没有想过需要什么具体的回报的,他们需要的是每个人都能够真心的相待,在别人需要的时候,能够伸出自己的手。这也是毛泽东时代,我在山东的一次真实经历。

  2006年3月19日

  选自强国论坛
  
  
  

 
 
顶端 Posted: 2007-01-26 10:0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5272(s) query 3, Time now is:07-22 22: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