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为了抢救一个普通工人的性命 (采访手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小卫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72
威望: 22 点
红花: 349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5-17
最后登录:2007-03-14

 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为了抢救一个普通工人的性命 (采访手记)

  作者:无名无姓

  为了支持工农之声网站, 本人将采访笔录中的一个片断首发在工农之声网站.
  
  采访者:无名无姓
  
  被采访者:艾阿姨 (尊重她本人的要求, 隐去真实姓名及她曾工作过的具体城市及单位。)
  
  采访时间:2006年3月31日,3:30 pm –5:50 pm
  
  以下故事只是采访中的一小段。
  
  无:阿姨, 能简单地说说您当初是怎么到医院工作的吗?
  
  艾:解放初期,我在高级助产学校学习的三年, 毕业后被分配到江南一个大城市的一所医院, 从助产士做起。到了30岁左右时,我当了门诊主任, 负责管理工作。
  
  无:你们服务的对象都是些什么人?
  
  艾:市区工人和工人家属,区委和机关干部。
  
  无:当时看病的收费情况怎么样?干部和工人有没有区别? 工人和工人家属有没有区别?
  
  艾:我们医务人员是不经手钱的。但是我的记忆是干部和工人的收费标准是一样的,但是采取记帐方式。 工人有全保,有些是半保。家属好像的半保。
  
  无:你们医院在大城市里, 你们的病人中有没有农民?若有, 医务人员与农民患者最常见的联系方式是怎样的?
  
  艾:我们与农民的大量联系是在“社教”时期。 我们要下乡搞“社教”, 但同时又但负治病的任务。 “社教”期间, 我们医院曾派出十多个人。 我们早出晚归, 即要搞调查,又要背着药箱访贫问苦,遇到患者就地治疗。 我曾经在一个大队工作了三个月,又一次是半年左右。 那时公社里有贪污的行为,我们去调查。 记得有一个丈夫不管他生病的妻子。 我们到他家里给躺在床上的妻子检查治疗, 又做丈夫的思想工作。我们对他说:“你爱人很好的一个人, 现在生病, 你应该多多关心她才是呀。”我们找他谈后, 他就好了一些,可是我们一走,他又变得不管老婆了。后来此人被查出有贪污行为。 这个人是农村工厂的负责人。(无名无姓按:“社教”是64,65年的事情,那时农村已经有乡办工业了。)经过查帐核实,要求他退赔, 后来他退了, 不过几百元的案子。我一个同事的先生在我那个城市的一家银行工作,贪污了100元,被查出。 因为在银行贪污,性质严重, 被判了十年。
  
  。。。。。。
  
  无:阿姨,您讲了这么多, 能不能告诉我,当您回忆您那时的工作时, 您对那一段生活的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
  
  艾:一个字:“忙”,非常的忙。每天象战斗一样地争分夺秒。完全是不讲报酬,不思所得的在奉献。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干劲,也可能是我很年轻精力旺盛, 也可能是大家都是这样猛干,这样就形成一种气氛。那时没有人讲条件,讲报酬的。
  
  无:能不能用您印象最深刻的具体事件来描述一下, 您到底忙到什么程度?
  
  艾: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好, 我先给你讲一件, 一件让我忙得三个月没能回一次家的事。
  
  我家就在城里,我孩子当时只有两,三岁,因为我记不清确切的是哪一年发生的了。可能是58年, 也可能是59年。
  
  一个锅炉厂的工人叫 XXX (无名无姓按:47多年过去了,艾阿姨冲口就说出那个工人的姓名,现记在我的笔记本上), 在工作中出了事故,机器压了下来,把他压在了沙坑的下面,导致腰椎骨折,高位截瘫,呼吸都有困难。他被送到我们医院抢救。 为了抢救这个工人,我整整三个月没有回家。市委指示全力抢救, 医院必须每天向市委汇报抢救的进展。我们医院迅速成立了XXX抢就小组, 至少要十个人,因为要三班倒, 24小时看护。我是抢救小组的组长, 负责一切的协调工作。一间小药方被腾空作为我们的办公室,旁边就是他的病房。我们院长每天都要向市委汇报,市委书记一把手都在关注这件事。市委三天两头地派人到医院了解病人的情况。
  
  无: 按照现在社会的观念, 人们可能会联想到这个工人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背景, 比如说是不是与市委的要员有什么亲属关系呀等等,不然为什么上上下下地要下这么大的力量来抢救呢? 我这里先替读者们问问吧。
  
  艾:我可以百分之一百地保证, 他与市委的任何干部没有任何关系,只是锅炉厂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我在那里拼死拼活的干了三个月, 这一点我很清楚。 此人有三十岁左右。时间太久,我已经记不清他三十几岁了。他有一个孩子。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老婆的样子, 瘦高瘦高的。
  
  无:您当时是行政人员,并不直接参与抢救和护理。那么您的协调工作具体指的是什么?
  
  艾:多得很,护理工作缺人时,我必须顶上去,不管是白天还是凌晨。 事无巨细都得去跑,去做。当时的护理工作很重。病人高位截瘫, 并且神志时而清楚时而不清。我们当时又很穷,没有先进的设备。为了防止病人生褥疮,我们除了要定时给他按摩, 我还要联系总务科。总务科的同志马上到附近一家工厂协商专门为病人制作了一个气垫子。 那时讲全院一盘棋,全国一盘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人家工厂的领导和工人没有二话, 立刻动手,自己设计,自己制作,不到24小时就送来了。
  
  无:用现在的供销观念,这是一个特殊的加急的订单, 这么快就送货。还记得是谁付的钱?你们医院,病人单位还是病人家属? 付了多少钱,以什么样的方式付款的吗?
  
  艾:什么呀?分文不取。那个时候不讲钱, 都是讲合作, 讲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那是一个中间有空隙格子的气垫,充了气后,能把病人垫高,并且能让空气从中间留出来的格子里透进去, 使病人后背的部分皮肤能保持呼吸状态。三个月卧床,病人没有得褥疮。
  
  我们还与当时最高级别的上级医院联系,他们马上派来最好的医生来会诊。 我们的营养师专门为他研究配置营养 (病人胀气很久)。有些因医院食堂人手不够不能做的,营养师就自己动手在家里包馄饨送过来。
  
  无:您还记得《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这篇报道吗?
  
  艾:你那么小还记得那篇报道呀? 报道没有错呀。当时我们的情况就是那样的,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全国都是这么做的。
  
  无:病人后来怎么样?
  
  艾:他还是死了。三个月以后还是死了。我们都非常痛心。但是实话实说, 他当时一进来,我们医护人员都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因为伤的太重了。但是不能因为他反正得死,我们就不管。 因为我们那是的医疗工作的职业道德就是“救死扶伤, 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 他去世以后, 我们还跟他妻子往来了很长时间, 设法帮助她挺过这一艰难时刻。
  
  无:你三个月不能回家, 你孩子怎么办?
  
  艾:他爸爸接管了一切。 我的孩子当时在托儿所。 他爸爸负责接送。孩子好久看不到我,闹着要妈妈。 他爸爸带着孩子到医院来看过我两次。我对儿子说:“你乖,回家吧。明天去托儿所,在家听爸爸的话。 妈妈现在要照顾工人叔叔。”这三个月我就睡在我的办公室的办公桌上, 随叫随到。办公室里很冷,我冻得直发抖,只好叫我爱人给我送棉袄来。
  
  这个工人死的时候也刚巧是我公公因中风死亡,家里叫我回去,可是我当天根本就回不去, 因为我是这个抢救小组的组长,什么都得管。
  
  虽然XXX最终还是去世了,但是当时的领导干部们,我们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工作人员,包括病人单位的领导和工人以及病人家属尽了一切力量来抢就他。这种场面现在可能再也看不到了。(说到这里, 艾阿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原载工农之声(2007-2-4)http://www.gnzs.cn/
  
  
  

 
 
顶端 Posted: 2007-02-06 08:15 | [楼 主]
wengeadmin
级别: 总坛主


精华: 0
发帖: 4903
威望: 4073 点
红花: 43854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143(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30
最后登录:2019-02-20

 

同样是死个人,毛泽东时代办事就很人性化

[ 我这块牛粪最大 ] 发表时间: 2006-11-10 16:56:40

生命无价这话你陌生么?若一个人的生命,因意外而猝然逝去,无论是何种形式的经济赔付补偿,又值多少你细研过么?我们不妨来作比较让你大开眼界。

有一个经济数据让人眼睛一亮,之所以能导致眼亮,是数字本身可比性所导致。想必,有一个数字对稍有些在关注社会问题的人来说,都耳熟能详并能一一对号入座,什么数字呢?那就是——二十到三十万圆!

这组二十到三十万圆(非乘坐航空飞行器死亡的经济赔偿),是目前我们国内,对那些因公殉职的家属或亲属们的经济补偿,是目前国家所制定的最高经济补偿标准的一组数字(非国家权力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

二十到三十万圆是什么样的标准,高么?在回答这一问题前,我们就必须把这二十到三十万圆的数字进行可比性的压缩,把目前压缩后的数字与我们所要采样的一组数据相匹配后,方能显现出经济数字的本来面目,这样一来才能展示给我们国人,才能更好的明辨理清出——关爱生命的是非曲直来。

改革开放前,我们所国家实行的是以低工资低消费为主导的全民福利体制下的计划经济模式。一般工人无论是在社会资源的招工或是企业自身内部补员刚进厂(国家指令性分配的刚毕业大中专毕业生)月收入大致是(按当时国内所执行的最高工资类别的八类区域计算,北京是六类)16-18圆(21圆是大中专,最早是九圆),第二年转正定级后,最高也不过是——28圆(一般是二十三圆)!(即使是八类工资区域)就这一点,请各位本着实事求是,别睁眼说瞎话——混淆是非!

现在的问题来了,我们就以当年学徒工,月收入是十八块钱为话匣子,若与目前在各地所实行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的——260元相比(上海最新实行的低生活保障线是360元),目前的收入,大致是也是过去的——二十倍左右。

我们通过最低收入这一经济数字来比较,我们眼睛又亮启动了,亮启了什么呢?从数据比较我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是——同样是人民币,改革开放前的人民币较目前坚挺。何以见得?

我们不妨再来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一组数据,看看眼睛是否还会一亮。

我们可以列举同样一个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事件发生,所造成的生命代价。什么代价?同样是因公猝然殉职的罹难。因公猝然殉职的罹难,国家集体所给予罹难家属和亲属的经济安抚大致是——人民币壹万元左右(并安排其亲属的其他成员到罹难者原单位就业是事实么?!)。请各位务必有所注意的是:这里的二十倍左右,是指同样收入条件下的同等对比。最低生活保障线的收入数字,若按正常收入数字相比较——目前平均工资的收入是过去正常平均工资收入的——五十到一百倍!这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

五十到一百倍的收入增大,生命安抚的数字却在原地踏步,乍一看——二十到三十万元的精神补偿安抚挺使人有一丝的安慰感,这看似是数目字较大的经济数字,但我们不得不感到,这数字反映出的是——生命的价值在渐渐贬值!,

无论是诗人还是作家,他们不时的触景生情下的心血来潮,所滋生出的澎湃泼撒凝固成的匡世经典典名作,是乎是超越正常人的想象。生命无价的铿镪掷地有声却出自他们之手。诗人富有想象力的脑袋——却视而不见经济数字的对照,这的确是很悲哀。再就是博采各家之的作家们,在吮吸他人之所长积淀下,羽翼丰满一展雄厚工底时,也不由自主地讴歌和刻意雕琢起——生命的伟大。在一些文人妙笔生花着力包装打造下,无论是一些名不见经传,还是炙手可得大名鼎鼎的,无一例外,都把生命给描绘成了——生命无价之宝!

同样是因公罹难——你心目中的数字又是如何加减乘除的?
  
  
  

 
 
顶端 Posted: 2007-02-13 13:37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口述
 
 

Total 0.014648(s) query 4, Time now is:07-20 03:2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