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1975年的上海纺织工人如何批判性别不平等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资料员
级别: 精灵王


精华: 0
发帖: 1212
威望: 1222 点
红花: 1212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51(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6-03-12

 1975年的上海纺织工人如何批判性别不平等

1975年的上海纺织工人如何批判性别不平等
  
上棉31厂工人

  
  来源:《女儿经批判》  2015-10-26 12:31
  
  【破土编者按】很多人认为毛时代的老百姓都是在“伟大领袖”的个人魅力和所谓的“极权政治”高压下被洗脑,但如果回到历史现场,你肯定就不会这么认为了。今天这篇文章,是1975年上海纺织工人理论小组在批林批孔运动中批判《女儿经》的学习成果(节选自上棉31厂工人理论小组的《女儿经批判》一书)。当时,该厂的工人(有男工和女工)对一系列宣传儒家传统“君臣父子”伦理的著作进行批判,并结合日常生产生活的实践,分析了日常工作场所和家庭的性别不平等、性别压迫现象。尤为可贵的是,工人们认识到这种不平等和阶级的不平等勾连。虽然他们论证仍有待深化,但显然这些社会主义老工人不是没脑子的白痴。他们的理论水平和性别意识,比之我们今天许多所谓的知识分子,甚至都要高超和敏锐!
  
  涨姿势:1975年的上海纺织工人如何批判性别不平等
  
  原题: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批判“男主女从”的谬论
  
  毛主席曾经指出:“政权、族权、神权、夫权,代表了全部封建宗法的思想和制度,是束缚中国人民特别是农民的四条极大的绳索。”在万恶的旧社会里,广大劳动妇女除了要受反动政权、族权和神权的支配外,还要受“夫权”的束缚,灾难特别深重。但是《女儿经》却极力美化这条束缚妇女的血迹斑斑的绳索,叫嚷妇女要“遵三从”,特别是要“从夫”,宣扬“女有丈夫地有天”,甚至恶毒污蔑妇女当家好比母鸡报晓一样,会败家亡国。旧社会流传的反动老古话也说什么“天字出头夫作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走。”这些谬论都是企图证明“夫权”合理,“男主女从”神圣不可侵犯。
  
  “男主女从”的反动思想是剥削阶级经济基础的反映。在中国,鼓吹这个反动思想最早和最起劲的就是没落奴隶制度的代言人孔老二。在孔老二门徒编纂的《礼记》中,专门鼓吹“男尊女卑”、“男主女从”的就有好几十处。孔老二公开叫嚷:“妇人,伏于人也。是故无专制之义,有三从之道,无所敢自遂也。”所谓“三从”,就是“在家从父,适人从夫,夫死从子”。就是说,妇女的一生就是“服从”的一生,从生到死,都要服从男子,特别是服从丈夫。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反动统治者不仅规定了森严的法律,捏造了鬼神的惩罚,而且还定出了“七出”的规矩,专门对付妇女。按照“七出”的“规定”,做妻子的“不顺父母”,要赶出去;生了病(“有恶疾”),要赶出去;不生儿子(“无子”),要赶出去;甚至连说话多一点(“多言”)都成了罪过,都是被丈夫一脚踢开的“理由”。这就在实际上给了男子随意奴役、迫害、驱逐妻子的“自由”。孔老二和他的孙子子思,还有孟轲,都曾经这样蛮横无理地赶走过他们的妻子。他们这种卑劣的行径当时就受到了法家人物荀况、王充等人的严厉抨击。
  
  当然,“男主女从”和“夫权”的反动思想,决不是抽象的男人和女人的矛盾,也不是丈夫和妻子的矛盾,而是阶级对立的产物,是维护剥削阶级利益的意识形态。正如恩格斯指出的,“在历史上出现的最初的阶级对立,是同个体婚制下的夫妻间的对抗的发展同时发生的,而最初的阶级压迫是同男性对女性的奴役同时发生的。”孔老二总是把“男主女从”的反动思想和维护奴隶主反动统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认为男女的区别,是国家的“大节”。有一次,奴隶主头子鲁哀公问他怎样进行统治,他回答说:“夫妇别,父子亲,君臣严:三者正则庶物从之矣。”就是说,只要把夫妇、父子、君臣之间的关系“摆正”,那么老百姓和万事万物就都会脲从他们这些奴隶主君王的统治了。正因为如此,二千多年来,历代反动统治者总是把“男主女从”的思想当作巩固他们反动政权的一根精神支柱,卖力地加以鼓吹。广大妇女在这种反动舆论的统治下,受到的压迫和剥削也就特别残酷。远的不说,解放前,我厂资本家就利用“男尊女卑”的所谓“传统”,加倍残酷地剥削女工。他们任意延长女工劳动时间,常常一天做十七、十八个小时不算,还要替工头洗衣服、抱孩子。女工的工资却被资本家随意压低,许多女工每天起早摸黑,有时一个月的工资只能买两块肥皂。资本家还订了种种专门迫害女工的“厂规”,甚至不准女工结婚,不准生孩子,否则就要开除。有一个老工人,生了四个孩子,她就被开除了四次。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要彻底消灭“男主女从”的现象,就必须在地球上消灭剥削制度。如果不挖掉私有制的老根,要实现“男女平等”,只是一种幻想。正象列宁指出的:“哪里有地主、资本家和商人,那里甚至在法律上也不可能有男女的平等。”解放以后,广大妇女摆脱了受奴役的从属地位,第一次享受了与男子平等的权利。新宪法还明确规定了“妇女在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但是,有些人妄想把“夫权”这根腐烂发臭的绳索再来捆绑我们的手脚,比如要妇女当“新贤妻良母”,公开贩卖“男主女从”论,胡说什么“妇女的精力要放在丈夫身上”,“丈夫的命运决定妻子的命运”。列宁指出:“旧社会灭亡的时候,它的死尸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的。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几千年来孔孟之道关于“男尊女卑”、“男主女从”的反动思想,直到现在也还在散发着臭气,毒害着我们的一些同志。因此,批判“男主女从”的反动思想,彻底肃清其流毒,仍然有着重大的现实意义,并且需要进行长期的、反复的斗争
  
  譬如,在某些农村中还存在的男女同工不同酬问题,就是“男主女从”思想的流毒之一。有的人说什么 “妇女动半天,不如男人抽袋烟”。有的说:“月亮亮中亮,晒不了谷;妇女强中强,出不了屋。”看不起妇女。明明做同样的活,记工分却是男十分,女八分,不实行同工同酬。这样就影响了广大妇女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积极性。实际上,实男女同工同酬,决不是几个工分的争论,而是关系到彻底解放妇女的生产力和充分发挥妇女的社会主义积极性的原则问题,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场革命。毛主席曾经指出“要发动妇女参加劳动,必须实行男女同工同酬的原则。”
  
  男女不能共同分担家务,这是“男主女从夫权”思想的又一种流毒。有的男同志受了孔孟之道的影响,相信“男不治内,女不治外”、“男做女工,越做越穷”之类的鬼话,认为女同志下班回来就忙家务是天经地义,男同志工作之余串串门,谈谈山海经,是理所当然。有的人甚至错误地讥笑帮助做家务的男同志是“怕老婆”、“没出息”。通过批判《女儿经》,这种错误思想受到了有力的冲击和批判。越来越多的男同志主动承担家务劳动,让女同志有更多的时间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夫妻间出现了政治上共同进步,生活上互相帮助、互相体谅的新风气。许多男同志说:“分担家务劳动看起来是小事,实际上是一场革命,是对孔孟之道的批判,是与传统观念的彻底决裂。我们一定要坚持做下去。”革命导师列宁教导说:“妇女要是忙于家务,她们的地位总不免要受到限制。要彻底解放妇女,要使她与男子真正平等,就必须有公共经济,必须让妇女参加共同的生产劳动。”
  
  通过对《女儿经》的批判,我们更加深切地感到,没有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妇女的解放是不可能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深入发展一步,妇女解放运动就前进一步。而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的巩固,妇女的解放也是不牢靠的。
  
  全文节选自《女儿经批判》(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破土有所编辑
  
  
  

 
 
顶端 Posted: 2015-10-27 10:56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文献
 
 

Total 0.012731(s) query 3, Time now is:11-19 09:2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