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戚本禹回忆录》“献词”与“后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仙人掌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7
发帖: 551
威望: 575 点
红花: 565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9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1-26
最后登录:2017-03-24

   《戚本禹回忆录》“献词”与“后记”

 
 
《戚本禹回忆录》“献词”与“后记”



                      献  词

    谨以此书献给伟大导师毛泽东,并以此纪念他以惊人的魄力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50周年。

    这个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规模空前浩大的、有亿万人参加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至今仍被中国乃至世界的反对势力,加诸种种骇人听闻的罪名。成千、成万奋不顾身为这次大革命献出宝贵生命的革命同志,则被反对势力妖魔化为红毛绿眼、为非作歹的野心家和流氓匪徒。他们之中不仅包括在第一次资反路线中死难和受伤的工人、农民、战士、学生、教师、干部以及社会人员,而且包括在“二月逆流”中,横遭各地党内、军内走资派镇压的死难同志;还包括此后因受走资派挑动,而在内战中牺牲的革命造反派,和因受走资派蒙蔽而为走资派无谓牺牲的工人、农民、战士、学生、教师、干部以及社会人员。

    除此之外,还有数以千百万计的被强加与错划为“五一六”反革命集团成员(而事实上“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只有极少数人,且早已被革命造反派反对与打击),而遭难的革命造反派同志们。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同志去世后,在10月6日由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阴谋发动的“苦迭打”中,遭到非法拘捕的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同志,以及数以千万计的因此而遭受株连的所谓“三种人”,其中的大多数也属于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献身的牺牲者。

    我们不否认在这场大革命的洪流中,也混进了一些乘革命之机、图谋不轨的不良分子,这是历史上任何一次革命运动都难以完全避免的现象。但他们仅是大革命洪流中的泥沙,而且不断受到大革命运动的冲洗。大革命运动受到了干扰,但大革命运动仍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前进着,其实干扰大革命运动方向的人中确有一些犯错误的革命者,但更多的正是走资派培植的自己人或他们的同伙。有些事情,如“西纠”、“东纠”、“海纠”,和后来的“联动”中某些人的打、砸、抢和滥打、滥杀,还有抓“516”反革命集团的扩大化,其中大部分就是各级走资派有意制造的。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现在已有证据表明,它其实也是当年党内最大的走资派邓小平等人鼓励和操纵的。但是后来在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叙述中,许多破坏文化革命的事情,竟然变成了革命行动。例如天安门反对文化大革命暴乱中的烧房子、烧车、打人等等劣迹,却变成了革命行为,历史的黑白颠倒,莫此为甚了。

    希望此书的出版,能对目前黑白颠倒的历史事实起一点匡正谬误的作用。我相信广大革命同志和尊重历史事实的人们,终能从历史材料的比较分辨中,认清什么是血泪的事实,什么是无耻的谎言。一时弄不清的问题,许多文革历史之谜,也能随着当事人的最后证言和历史档案的解密,逐步弄清真相。

    我们绝不否认,当年参加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由于组织队伍的庞杂和思想认识的差异,加上对毛泽东思想学习的不够和革命工作经验的不足,他们在工作中确实犯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错误。工作的失误给革命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客观上帮助了走资派。但是工作的失误毕竟不是反革命问题,把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视为“十年浩劫”,甚至污蔑之为文化反革命,把为保卫人民革命胜利果实,而与走资派路线生死斗争的革命造反派打成反革命,加以逮捕、审判,处以徒刑、死刑,恰恰从反面证实了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才是篡夺革命果实、压迫人民、危害人民、逆历史而动的社会公敌。

    毛泽东思想万岁!人民万岁!

                                              戚本禹 

                                           2016年1月12日
  

   

                          后   记

    2016年5月16日
,是毛主席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标志性的日子。2016年5月8日,是我年届85周岁的生日。而在2016年2月24日,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确诊我为腺癌晚期,且已转移扩散。但我能高兴地看到,“岁月留痕”,我的《回忆录》前后历五年时间的努力写作与反复修改,在香港中国文革历史出版有限公司的帮助下,能赶在5月16日前这个好日子里在香港出版了。

    1986
年1月,我从秦城监狱18年刑满释放,定居上海不久,就有一家美国的出版社找来,并先将40万美元的版费先行打到银行我私人的账号上,要买下我《回忆录》的版权。我知道他们想要我写什么,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并立即退回了他们已汇到我账上的40万美元。

    这以后,这么多年,有许多人,有着各种各样动机的人,都来找过我,劝我,要求我写我的《回忆录》。我都婉拒了。我当然会写的,但不会受他人的观点思想左右。我也在思考、等待。加之回忆录中所述的,沉重的著述工作,几乎占有了我全部时间。这件我生前必须完成的任务,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现在,才有了这个结果。

    《回忆录》是留给历史的我的最后作品。《回忆录》中表明的我的立场、我的观点、我的价值取向是鲜明的。读者看后都会了然。但我更看重我在《回忆录》中描述的历史事实的真实性。史料的真伪应是研究历史的人最为看重的。我对《回忆录》中我描述的历史真实性负责。但大家知道的原因,我已没有查证档案材料的条件,和访谈其他相关当事人的能力,仅凭记忆,难免有不准确、不完整,或是遗漏的地方。如有不妥、错误之处,请知情人指正。但我更希望将来文革档案的解冻与公开,能有相关的档案材料,佐证我《回忆录》中描述的全部事件与事实的客观性与真实性。我相信有一天,即使不同意我的立场、观点的朋友,也会承认我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

    最后,我要在这里感谢一切帮助我完成这本《回忆录》的朋友们。特别向中国文革历史出版有限公司,向都江堰的朋友彭伟致谢,五年来一直对我的关心与帮助!向先后参与和帮助我整理文稿的孟繁华、郭亚馥、高海清、冯国治、汪晖等同志一并表示衷心的谢意!

                                               戚本禹

                                      2016年3月21日
于上海病房



[ 此帖被仙人掌在2016-05-30 23:16重新编辑 ]
  
  
  

 
 
铺路石:甘为牛后。
顶端 Posted: 2016-05-30 10:13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16688(s) query 3, Time now is:03-26 17:1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