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80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第一代掌门周恩来选集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关于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个问题(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七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贺龙同志及湘鄂西前委的指示信。
【正文】
(六)发展的区域问题。鄂西、湘西发展区域究竟以何处为最好,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对湘西、鄂西的实际情形尚不十分明了,不能具体地答复。在原则上说,游击战争的发展,应该是向农村阶级矛盾与斗争到了更激烈的地方,党与群众的组织有相当基础的地方,以及给养丰富、地势险峻的地方为最宜。不过这些条件很难俱备,你们可斟酌实际环境,取这些条件最多者而选择之。

——湘鄂西,湘西和鄂西

——地域非常辽阔

——是可斟酌实际环境,取这些条件最多者而选择之?

——周恩来:你们看着办?

——土地革命为什么不提?

——1200人的队伍、200枝枪打不了游击

——只能武装割据。

——分散游击

——连地主武装也打不动。
  
  
  

 
 
顶端 Posted: 2016-07-03 05:17 | 4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关于湘鄂西苏区发展的几个问题(一九二九年三月十七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贺龙同志及湘鄂西前委的指示信。
【正文】
(七)派遣军事人才问题。你们军事人才缺乏,我们亦久想多派军事工作同志到你们那边工作,不过因为交通的阻碍,你们的驻防地又无一定,所以尚未派人去。以后有可能时,自然可以多派些人前去。

——什么样的军事人才?

——为什么不用贺龙?

鄂西工作报告
——政治经济形势、群众斗争、军事问题①
(一九二九年五月十六日)
七、游击战争:
游击战争是最近因工作上的需要才发动的。原来的计划是三处同时开始。1.监利、石首、江陵;2.施鹤(贺龙);3.巴东、兴山、归州。发动后向没有的地方扩大,现因川军东下,巴兴归的交通阻绝,目前才派人去;施鹤贺龙的行动是没有停止的,不过最近也因交通断绝未得着报告;所报告的是监利、石首、江陵三县农协指挥下的游击战争的情形。
游击队中以党员占大多数,非党群众只有小部份。各地调来的志愿兵及党部或农会派来服务的,不致脱离生产,不过在参加游击战争时,因为行动是流动的,不能同时参加生产。但另有一部份是很久便脱离生产长期参加这一工作的,及各地被迫来的成为雇佣的形势,这是一个极严重的问题。
游击战争目前的工作:1.消灭豪绅地主的武装(保卫团);2.帮助农民进攻豪绅地主,反抗苛捐杂税。所用的战术,完全是袭击。指挥集中,分散游击。
三县共编为一大队,监利驻一中队,辖四分队,有步枪七十支,连枪五十支;江陵、石首驻一中队,辖四分队有步枪百二十支,连枪二十余支;沔阳中队正在编制中。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是贺龙领导的?

——施鹤贺龙:贺龙负责施鹤地区

——百度百科 湘鄂西根据地
简 介
1928年,贺龙、周逸群、邓中夏、段德昌、贺锦斋等在湘鄂边领导进行了游击战争,并开创了湘鄂边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后改为河邺军)。此后于1930年开创了洪湖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7月,河邺军、红六军在湖北公安县会师,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政治委员,孙德清任参谋长,柳直荀任政治部主任,从此,湘鄂边、洪湖两个根据地连成一片,形成了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并建立了中共中央湘鄂西分局、中共湘鄂西省委、省苏维埃政府、省革命军事委员会等机关。1931年7月至1932年4月,湖北监利县周老嘴成为湘鄂西苏区的首府,后迁至洪湖瞿家湾,相继成为根据地的中心。

——中国革命的历史是赵家编造的。
  
  
  

 
 
顶端 Posted: 2016-07-03 05:18 | 4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正文】
关于山西党的组织,中央最近依据全国组织的变动,有一新的决定,特分项说明如下:
一、自“八七”会议〔15〕至今一年有半,在白色恐怖压迫之下,各省组织几经破坏,干部牺牲不计其数,而自首告密叛变的事亦由南而北渐渐遍及于全国上级党部。于是党的无产阶级基础日益削弱,党的组织日益脱离群众、隔绝社会,上级党部机关尤多形成空架子,完全与群众生活相隔绝。因之自中央至支部有层层机关,而工作效能极其微弱。有时且因党的上级机关一再破坏,各地党部唯一的办法,便是要求中央派人前往恢复。中央过去确也循着这个路线,派人至各省恢复组织。结果不但工作不能推动,新的关系不能发生,甚至旧的基础也日益缩小。工作既没做起,而机关已立,于是这个架空的组织,在社会中便极易为敌人发现,屡遭破坏,在党内因有了这些不落实际的机关,反足以助长同志依赖机关、忽视下层群众工作的错误观念。因此,中央特改定,各级党部的设立,必须其所管辖区域的下层组织已经建立起来,工作已有开展,然后才能由此种下层组织成立上层组织。嗣后凡是下层组织没有工作,或是破坏之后,主要的路线应是领导同志走入工厂农村社会中,寻找职业,深入群众,以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党的组织必须在此种基础上才能谈到恢复和建立。如果超越了这一基础工作而谈恢复,而先立一上级机关,则必致基础没有,徒然发生一些个人的关系,牵引这些同志围绕在党的机关左右,无职业,无社会关系。这种人越多,越妨碍党的下层基础的恢复和建立,于是这一机关越隔离群众,越隔绝社会,形成一架空而不合实际需要的组织。

——周恩来:嗣后凡是下层组织没有工作,或是破坏之后,主要的路线应是领导同志走入工厂农村社会中,寻找职业,深入群众,以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

——这是不是取消主义?

——面对国民党的黄色工会,一个革命者如何恢复和建立党的组织?

——周恩来:于是这个架空的组织,在社会中便极易为敌人发现,屡遭破坏

——胡扯八道

——没有组织活动,国民党抓不了

——有了组织活动,国民党才有可能抓捕。

——周恩来搞游行示威,国民党:抓领头的,不是共产党就是赤化分子。

——周恩来是执行共产国际路线吗?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与中国共产党书(一九二九年二月八日)

  亲爱的同志们:

  看过你们的政治局底报告与新中央自六十三号至七十七号通告(按即一号至十五号――译者),以及各地党部工作报告等材料之后,我们感觉着,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九次扩大会议与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大会,根据中国局势之变迁,所决定的为共产国际第六次世界大会批准过的新策略,在根本上新中央虽能运用遵行,但是全党整个的执行程度仍然非常薄弱。譬如从你们的报告与通讯中,可以看出,在党内仍在有普遍的散漫与无组织的现象,这对于党的工作发展大有妨碍。因此必须很快的使全党对于党的路线有清晰的了解,在最短期内克服这种现象,并须以伟大的贯彻精神与坚决的态度,鼓励全党党员群众,完成迫不容缓的基本任务。

  现在的危险,我们必须以布尔什维克的态度很深刻指明,就是有一部分的党员以及一部分在革命高涨时期受党指导而同情于党的工人对于革命的前途是很怀疑的。在现在革命的工人运动非常困难的环境之下,这种危险非常严重。革命失败后在白色恐怖下发生的消沉与犹豫的心理,是过去得很漫〔慢〕。因为反革命进攻的结果――对于党的组织与黄色工会的打击,在许多儒弱的人们中很容易发生超过实际情形以外的悲观,甚至于以为革命运动已经完全失望而消灭。另一方面,在国内战争停止之后,全国一部分经济的活跃,造成了发生幻想之相当的基础,以为在中国开始了资本主义的“健壮”,开辟了中国政治经济和平发展的道路,新的革命高潮将不会发生或者无论如何也要延长到遥遥所期。

  这种观点,对于现在的环境,完全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分析。不知道促成革命高涨的根本矛盾并没有解决,而且统治阶级绝没有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

  这种观点是中国党第六次大会及共产国际第六次大会所肯定的,他不仅只有理论上的根据,而且在详细的研究了最近一年内的事变之后,已经找着了许多具体的证明。

  现在政治局势中之根本矛盾

  国民党与南京政府企图在民众中间造成一种幻想,以为可以由外国帝国主义的统治之下和平的解放出来。同时帝国主义列强大家又公认中国某种的形式上的主权(例如关税自主),实际上是搪塞了“帝国主义滚出中国”的口号,而把中国束缚得更紧。特别英国在南部日本在北部尽量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以巩固他们自己的统治地位。由这些事实上来看,如其说,以“外交方法”来乌托邦式的解放中国,不如说是在瓜分中国以准备着与此相密切联系的前途――帝国主义战争与军阀互斗。

  自然,帝国主义列强对付中国的战线绝对不是巩固的,而且也不会巩固。这里首先就表现着美国与英日的竞争。假使没有这一竞争,则日本在自己积极用兵于中国北方的时候,绝不至于半途动摇,而且英国(其他各国也是一样)也绝对不会承认中国的关税自主与修改不平等条约。这是事实,但是不应当夸大这种事实的意义。

  在中央第六十五号(第三号――译者)通告上,认为美国与英日的根本政策是完全冲突,这是不正确的。美国对中国的政策与英日一样的是帝国主义的,区别只是在应用这种政策的方法。美国所提出的“门户开放”的原则,绝不是使中国有脱离殖民地的政策,这是一个自由主义的假面具,这种假面具可以帮助遮饰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因为在现在的客观条件之下,美国需要应用比较英日不同的帝国主义的策略。美国依靠自己的经济力量,将政策的重心用在取得经济的统治权以及在财政与外交上制服中国政府,使中国政府希望他只是友谊的态度而没有地盘的及势力范围的侵略,不象英日在中国用强迫的方法来巩固他们在中国的地位。

  中国资产阶级对于帝国主义没有能力进行一种独立的民族政策,他企图利用帝国主义列强在中国的竞争,主要的在美国的帮助之下,取得中国资本主义独立发展的机会,但这是一个空想。事实上除了在某一时期适合于某一大帝国主义(现在如美国)的利益以外,他不能得到任何其他新的“权利”。只就一九二九年二月一号南京政府所公布的关税细则看来,就可以知道南京政府不能够得着比这更大形式上的权利,帝国主义所承认的关税自主非常微弱。这种的关税税则仅只能相当的提高南京政府的收入,而不能适合于民族工业发展的需要。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对于帝国主义软弱,在这一税则上得出了很明显的反映。在目前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殊利益,绝不反对中国有相当巩固的中央政府,反而要希望一切过去的及将来的借债都有保证。每一个关于保证债务的条约,都要促成中国更深入于殖民地的束缚。

  去年一年中国的一切经济活跃,一直到现在,大部分仍然是帮助了帝国主义工商业的恢复,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影响到中国民族轻工业(特别是丝业到现在仍在停滞之中)。同时各地方中国民族工业仍然继续着转递于外人之手(有些企业卖给日本人了)。固然,中国民族资本主义之相当的发展虽然是很困难,但在最近的将来是可能的。因此,中国全国生产力,向独立的民族资本的路线的发展倾向将要反对着由国际帝国主义所施行的使中国殖民地化的倾向,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这种冲突的过程中,将要一步一步的出卖中国独立的民族利益。假使以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叛变革命以后,已经买办化了,完全继续着以前的地主军阀政府的政策,是不正确的。因为中国民族工业独立的发展与帝国主义的利益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绝不能完全放弃自己的民族改良主义的政纲。但是这一政纲的本身,是一种经常与帝国主义妥协的政策,实际要使民族资产阶级屈服于帝国主义之下。并且中国资产阶级的各部分与各个帝国主义有经济上之共同利益,使中国资产阶级对于帝国主义不能采取一致的政策。各部分的资产阶级与这一个或那一个的帝国主义有相互的联系,在民众中间发生了反对与他相竞争的帝国主义的运动的时候,则资产阶级在虚伪的反帝国主义的旗帜之下,也要利用这种机会(例如现在汉口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运动)。并且即是在这种资产阶级的运动中,只要这个运动牵动了广大的民众,资产阶级立刻就要反攻。

  共产党的任务在于揭露这种民族改良主义的反革命性,发动广大的劳苦群众与小资产阶级,进行彻底的反帝国主义斗争,使这些群众脱离民族资产阶级的影响,同时揭破国民党政府的反革命作用,指明国民党政府对帝国主义之表面的反对态度,来遮饰他对于帝国主义的投降,使中国走到更陷入殖民地的奴隶地位。

  无论由帝国主义统治之下的完全解放或是中国真正统一的实现,对于资产阶级与国民党的政府,都是不能实现,而在他们看来是没有利益的任务。国民党的南京中央政府仅只是口头上是一个全中国的政权,事实上并未曾统一全中国,而且不能统一生中国。不仅满洲,并且许多西南各省的政权,事实上是离开南京政府而独立的。国民党的军阀独立的管理他所统治的省区,差不多与旧式的督军一样,在全国经济不统一的状态中,这种军阀不仅在保持着半封建的关系上而存在,而发展,并且应当注意在国民党各派军阀的后面都隐藏着各个帝国主义列强,帝国主义希望利用他们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使他们在将来的国内战争之中成为自己现成的工具,这样使国民党及其政府成为帝国主义掌上的玩物,而预先执行他们的计划。

  中国统治阶级内部相互的矛盾不仅是反映着中国各派军阀之历来的斗争以及帝国主义之相互的冲突,并且也反映着豪绅地主与民族资产阶级之阶级矛盾,资产阶级经过国民党参加这一统治联盟在此联盟之中进行着争夺阶级领导的斗争,但是若是夸大了这种现象的意义以及中国资产阶级的战争力,那便是错误。在中央政治局的报告之中,曾有一处表现这种夸大,那里说,“资产阶级现在企图给豪绅地主一个致命的打击”,同样在一九二八年十一月一号出版的《布尔塞维克》上,也说资产阶级(并说到商业资产阶级)预备着“推翻地主阶级的政权”,不是,中国资产阶级没有能力也没有愿心去这样做。一九二七年革命的震动及工农运动的高涨不是空过了的,确使当时阶级的矛盾,一方面是无产阶级与农民,另一方面是资产阶级与地主的斗争,走到最紧张的时候,一九二七年的革命事变表露出资产阶级最后的转变到反革命的营垒中去了,向帝国主义投降,放弃了彻底的肃清封建残余的斗争。中国统一与解放的任务与土地革命及肃清一切封建残余的问题有很密切的联系。解决资产阶级民权革命中间的三大问题,只有革命高潮与工农专政的政府能够做到。至于现在的环境,则是农业危机的逐渐紧张,农民的状况日趋贫困。许多区域(山东,直隶,山西,甘肃等)的饥荒,据报告有两千万的饥民,不能说这种灾荒是偶然的天然的现象,这与农村经济的崩溃有很密切的联系。中国农村经济需要改良灌溉耕种及整理水利等等,但是农民在地主高利贷及军阀无限制的掠夺之下,甚至于失去了最低限度的生产工具,使单纯的再生产也不能够继续。因为中国最多的是小地主经济,使减租政策也难于实行,就是用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方法,因为没有剩余土地的关系,不能解决土地问题,就是对富农与佃农的让步也是不可能,就是小的改良仍然没有实行。去年在革命势力逼迫之下所规定的减租,仍然被反动势力战胜了。中国资产阶级与土地关系的密切联系,使资产阶级或是由农村中直接收出〔入〕许多地租,或是间接的以高利贷及商业资本剥夺农民,就是这个事实就可以使资产阶级不能去实行农村的改良。若说这一军阀地主资产阶级合组的国民党政府来实行改良,更是没有希望的事。

  因此,不仅中国资产阶级民权革命的根本问题未曾解决,而且中国资产阶级与国民党政府(所要解决的问题)也未解决,这是很显明的事实。一切所谓中国走向基码尔道路的发展,都是些无稽之谈。中国社会所存在的基本矛盾,不仅没有削弱,而且日益紧张,不可免的走到新的革命恐谎〔慌〕的过程,而且比较以前更广大深入。

  在每一时期中,必须根据实际情形与正确的分析向党员〔的〕群众及一切革命的工人经常的解释这种过程及其前途。对此必须特别注意根据具体的观察去说明新的革命高涨发展的速度问题。

  很明显的,关于这个(发展速度)问题,中国党第六次大会已经给了答复,我们现在也只有很少的补充。六次大会说:“最初的薄弱的新的革命高潮之象征,已经可以看见”,并且说:“不可以过份估量上述的这些现象,因为即使这些现象综合起来,也还不能形成真正的高潮。”虽然在许多区域中发生了群众自发的斗争,工人群众的心理已经有了相当的转变,消沉的情绪已经开始转变到复兴的状态,但是这种估计,一直到现在仍然保持他的正确。

  在一部分中国同志中间有一种倾向,以为高潮是一个“短的前途”(这可以说是革命的急性病),就是中央政治局的报告也未会完全脱离这种心理。因此有许多地方发现着夸大了反革命内部的分离矛盾的紧张。例如在中央第六十五号通告(按即第三号通告――译者)上,我们看出了这种意思,说:资产阶级“正在准备对桂系的战争,因此,反动政府更快的走向完全动摇崩溃的道路”。这种结论是表现着相当的过于性急,我们不能说国民党政府在这半年中间是“很动摇,应当承认新的革命高涨的成熟还是走得很慢。

  一部分同志以为现在中国革命的发展趋势,是会使革命的高涨牵延到很长的时期,这是同样不正确。一般的说来,理论上自然不否认直接革命形势(可以直接武装暴动的形势)有延长几年的可能。但是若以为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中国将有长期的“和平的”发展,没有严重的经济组织的动摇(农村经济的危机,饥荒,个别民族工业的危机),没有帝国主义的激烈的冲突,没有军阀间的武装战争,没有无产阶级更大的斗争,没有乡村的农民暴动――以为这样,便是很大的错误。在这许多的危机中,豪绅资产阶级的政府,在现在的条件之下,他们彼此正在互相斗争的派别可以暂时作更可耻的更卑鄙的结合,以延长他〈们〉的命运,但是因为他们每次的结合与妥协,都是要加重劳苦群众的负担,这自然要引起劳苦群众的反抗,这就造成了新的革命高潮的客观前提。

  共产党在自己的政治行动中,不应当以这一种或那一种可能的极端为出发点,而必须常常对于环境加以正确的明晰的马克思主义的分析。

  共产国际第六次大会认为中国现在是准备群众走向革命高潮的时期,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共产党一定要注意。中国共产党应当使党的本身以及广大的群众,特别是无产阶级准备着将来推翻豪绅资产阶级的政权来建设革命的工农德谟克拉西的专政,假使共产党不预先整顿自己的队伍,不巩固自己在工业无产阶级中的影响,不能保证工业无产阶级在农民中的领导权,就是发生了全国直接革命的形势,我们也不能利用这种客观的条件,来取得革命的胜利。

  策略问题与党的最近基本任务

  中国共产党在过去一年中,还未能很充分的使自己的革命工作适合于转变的客观条件,这一点一直到现在仍然是中国党很大的缺点。

  中国党是革命高涨之中产生而发展的,他的斗争经验是在革命的群众运动的高涨及公开工作条件之下取得的,他并没有准备着,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下的秘密工作。因此反革命的进攻已经使他走到组织很涣散的地步,使他现在遇着非常大的困难,干部中之知识分子的过多,绝不能减轻他在工作中的困难,没有充分的布尔塞维克的经验,不能正确执行日常的革命工作,许多绝不是很坏的同志完全成了消极的状态。还有在中央的一次通告上所说的“等待”,如象许多等待军阀战争(蒋桂战争),以为战争可以作为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另外还有人等待着,国民党实行民主,以得着公开工作的条件。过去之“左倾”与右倾的残余与现在这种情趋有很密切的联系,这都是过去的残余在新的形势上的表现。党应当很明显的认识,由此所发生的一切危险。

  在现在的环境之下的特别危险的是右倾,中央在第六十九号通告之中曾指出过,是很正确的。我们在工农群众中间的工作,是应当利用一切公开工作的可能,这个观点是非常正确的,假使只注意到这种策略的一方面,则只是指出了这一方面利益。但是,这种观点表面上是使自己的工作适合于新的客观条件,事实上会是放弃了革命运动中之旧的根本的任务。要使我们的工作适合于转变的客观条件,绝不是放弃革命运动中之旧的根本任务,他只是说在新的条件之下,为实现旧的基本的口号与任务起见,需要一种新的工作方法。所谓尽量利用公开的可能,这一口号只应当这样去了解。但是有许多公开主义者,得着相反的观点,他们为着不放过公开工作的机会,所以提议降低党的口号,以为这样不惊动政府,而避免政府对于革命运动的干涉。照这些人的意见,参加公开的群众组织的工作实际上是作改良主义者的工作,于是利用合法工作的可能,便变成了对于合法条件的屈服。拿这种公开工作与共产党的秘密工作相对照起来,则这种公关〔开〕工作绝不能使我们得着工作的成绩。合法主义者将要认为秘密条件下的共产党,一切原则上的批评是在实际条件下的不可能武断办法,而且中央的通告是不合于实际工作,障碍着工作进行。因此,这种合法主义在最后就形成了取消派的倾向,这是与共产主义的指导与共产党处于相反地位的,因此在现在这个时期以内中国党第一个基本任务是巩固秘密的共产党,加强他的组织与威信,以及他的领导的影响,合法倾向在始而不明了这种工作的重要,阻碍这种工作的进行,最后会走到与这种路线完全相反的地步。

  现在中国革命中右倾的危险特别严重,因为国民党的统治阶级用尽一切方法来扩大他在小资产阶级以及在工人阶级中的影响。因为如此,所以一面对共产党〈员〉们屠杀政策,同时继续进行公布一些社会改良的条例(部分的减少工作时间,分配红利等等),〈如〉南京政府立法院与上海社会局所公布的一些条例。资产阶级的一切民主的及民族改良主义的宣传,在社会上造成一种幻想的空气,以为国民党的左派领袖还希望反对封建地主与军阀以及保持民族自由而反对帝国主义。

  这种空想对群众的影响是不会长期存在的,因为他在口号上与实际上的区别是非常显明。但是在相当的时期之内,他可以对群众发生影响,我们不能轻视这种危险。在现在因为共产党的组织力量的薄弱,我们的工作十分困难,国民党人可以利用国家政权的工具,利用一切统治阶级的权,在一个相当的时期中,保持着一部分群众对于他们的幻想。假使在共产党员中(无论怎样少),对于国民党还有妥协的与尾巴主义的政策,那么,就可以知道在共产党以外的劳动群众中间,自然更没有肃清对于国民党政策的幻想。

  肃清一切的幻想,揭破国民党的政策之假面具,发动劳动群众去反对国民党的政策,准备群众以推翻国民党的统治――这就是现在时期中的第二个重要任务。忽略这种任务,就是以上所说的右倾危险,应当有反对这种现象的斗争。

  我们并不是说,中国党内的右倾危险已经到了他的最后的完成,并不是形成了一个危险的派别。党员在现在是有了个别的右倾的错误与动摇,党若不用严厉的自我批评的态度来干涉他的发展,则他将成为很大的危险。去年一年中许多党员脱离党的现象(甚至于向国民党政府自首),这就是党内右派危险的征兆。这种危险在党外职工运动中将更有力量。无论在党内或是群众中,只要那里表现着有那种小资产阶级的动摇,都要用坚决的彻底的手段来反对他。这种工作,特别要揭破小资产阶级领袖的假面具,如象现在还有从左面批评国民党的第三党谭平山等他们反对共产党的斗争,事实上他们已成为国民党的工具。在中国党中央的―切通告中,我们没有看见一点关于反对他们的特殊指明,没有看见与这种反共产主义团体的斗争。

  中国党六次大会坚决的号召全党起来纠正“左倾”的危险(盲动主义,军事投机,个人恐怖等)以及所谓国民党式对待群众的方法(命令主义)。因为客观条件的变更,盲动主义及军事投机的危险,在过去一年中已经失去了他发生的基础,但是假使以为“左倾”错误的残余已经完全肃清,这便错误的。在去年夏天中央所发的六十一号通告中,还写了许多盲动主义的计划,将全国划分为若干军区,准备着军事行动,还说首先要打倒最反动的桂系,又六十一及六十三号通告中还可以看见以许多“左倾”的话头,来代替实际的革命行动,如“杀死一切豪绅地主!”“消灭一切封建势力!”等等的口号。甚至最近一次中央所发出关于年关(十二月到一月内)期内地方党部工作的七十一号通告中,我们还看见对农村工作有这样的号召:“都到豪绅地主家里去过年!”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倘若以这种空自夸大的高调,并不能引起任何的群众运动,这样决不能巩固群众对共产党领导的信仰,适得其反的要削弱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只是表示与群众的隔离。六次大会说左倾是“不愿意进行日常的经济的政治的斗争”和“不承认部分要求争斗的必要”这种左倾的病态在党内还没有完全消灭,直到现在还可以看出不明了工会工作伟大革命意义;不知道正确的去利用公开可能;和不了解公开工作与秘密工作正确联系等等的现象,正因为不会照着革命的原则去运用争斗的公开形式与方法,以为在运用这些公开形式与方法中,必将发生右倾危险与公开主义的幻想而裹足不前。

  对于不觉悟或者半觉悟及动摇群众的革命教育和说服工作,本来是一种极难的艺术,若不从实际工作中去求了解就不会正确的明了这种意义与必要,因此现时中国党的第三个基本任务就是――消灭党与广大劳动群众脱离的现象,获得群众――尤其是工人群众并使其革命化,不了解这一任务而事实上仍沉溺于“左”的病态中,这种形式就等于怠工。中国同志在口头上是完全正确的接受六次大会及共产国际六次大会关于获得群众的决议,但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党员都在认真的去执行。此中原因最主要的是“左倾”危险,党应当无条件的彻底的肃清。发展在劳动群众中工作的时候,党要特别注意中国资产阶级的民权革命性,因此,中国党要特别注意民族的问题(特别是反帝国主义的斗争)。六次大会特别招出本党非常重大的错误,就是轻视反帝运动,及放弃反帝运动中的领导。不过我们应当明确了解我们参加这种运动决不是帮助国民党之反对派式的把戏。我们的参加是要使为一部分资产阶级所影响的反帝运动变成劳动群众之真正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使他同时又是反国民党的运动。

  中央在最近提出了许多正确的部分要求,他可以称为最近党―切日常活动的主要政纲。为揭破国民党的这种假民权主义的政策,唯一的动员群众与反对国民党,这些工农群众一切政治自由(自由集会出版等)的要求,将比以前有更大的意义。但是每个环境中应当注意日常口号与党的基本口号正确的联系,中央通告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并不时常是正确的。有时候没有注意到日常斗争的口号,有时候没有注意到党的基本的口号,这都不适合于党的斗争的利益。

  有时候党的主要宣传口号很机械的与日常斗争的口号摆在一起,如有时写许多直接行动的口号,而同时又写一些没有任何直接关系的口号:没收地主土地,组织工农兵苏维埃等等,这只能加增群众心理中的糊涂。

  在现在一切日常的斗争中我们注意策略路线的目的,是要尽可能的准备我们党以及广大劳苦群众的力量,以备实现革命高潮到来时的任务夺取政权的斗争。因此根据这种观点使着这类部分要求(如撤退帝国主义驻华的武装,加紧在铁路工人及兵士中的工作等等),在现在已经有了极重要的意义,党对这些问题,要特别注意共产党员在一切群众运动中,罢工运动,农民运动,反帝的群众运动中的积极参加,应当是向着实现这一战略的方向去做,庶可发展工人阶级的革命决心,结合城市与乡村广大劳苦群众都绕围着在工人阶级的周围,以保障着无产阶级在解放运动中的领导作用。因此中国同志要特别注意并认真的组织群众,准备在某一适当的环境中来实现总的革命罢工,铁路工人总罢工等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的方法,因为这种斗争的方式,可以征集全国革命力量于无产阶级周围,于中国革命中将有极重大的作用。

  工会工作

  所有的党员都应当知道若是在工人阶级的中间,没有坚固的基础,在各企业及工会运动中没有广大工人组织的基础,党便不能在中国革命中握着领导地位,要使同志知道若是党现在产业中,在工会中及罢工运动中能够取得非常稳固的地位,在将来激烈的阶级战争中,有更巩固的力量。

  在六次大会前中国党的中央曾经指出革命工会当武汉失败以后,曾由七百三十四个减到八十一个,当时中央说黄色工会有四十个,并且还有六十四个没有群众的,从这次通告之后,革命工会的环境自然是继续的恶劣,国民党工会继续增长,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实,假使我们承认在中国的条件之下,不允许改良主义在工人运动中有广大的稳固的基础,那我们对于黄色工会(如上海七大工会)的估量就有极大的错误,事实上这类黄色工会是中国工运中革命发展的有力障碍。经过这种工会,反革命统治的政党,企图在工人运动中造成自己政权的巩固的基矗使他们的代理人包办工会中的领导,面有时用恐怖的手段,破坏一切有阶级觉悟的工会,对付这种国民党式的法西斯蒂,共产党应用尽各种方法在工会外或工会内进行积极的有系统的反对他的斗争。

  在现时环境之下,我们应当努力恢复并强固革命的阶级工会,在这不公开状况中,自然要使我们的工会工作非常困难。因此我们一面应当为我们秘密的工会找着公开的遮饰;―面加紧秘密工会的组织工作,使其强固而争得半公开的存在。在产业中应当进行反对压迫与限制工会组织自由的运动,每个工会巩固的基础,应当建筑在各个产业上,要受着党的支部的指导,可是我们的“党团”(甚至在赤色工会中)――在大企业中革命工会已有强固基础的地方,应当利用时机直接取得事实上的公开。最好的机会自然是当着革命分子领导罢工而得着胜利的时候。在某些条件之下许多公开的社会团体,如兄弟团,同乡会等(可组这类性质而名义不同的组织)的组织可以作为赤色工会的公开掩饰的工具。此外工厂委员会组织,及定期的工人代表会议等,是发展公开及半公开的革命工会,那是非常错误的说法。不要忘记除共产党所领导的工会以外,还有有群众的公开的国民党黄色工会。因此我们的任务是要钻进国民党的群众工会中,而引导群众脱离黄色领袖的影响。共产党员出及其他的觉悟的革命工人,无疑的应即加入黄色工会而进行反对国民党代办人的斗争,必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来夺取这些组织中工人的大多数,以及使他们团结于秘密的共产〈党〉支部的周围。在工人罢工及一切的斗争中,必要揭破黄色领袖一切妥协的卖阶级的面具。必要要求工会内部实现充分民主化的方法,由大多数人自由选举自己相信的代表来参加工会的指导机关。应当坚决的反对“被选举的人一定要是国民党员”的条件,这样才能根据工人自己的经验,使工人阶级明了国民党是压迫工人阶级的反动势力。

  只有这种方法才能破坏国民党的法西斯蒂的工会系统而可在黄色工会中建立革命工会发展的基础。同时我们要宣传反对国际联盟的劳动局,反对亚姆斯丹国际,反对日本的改良主义者,苏德走狗,布基等所召集的亚细亚劳动会议。

  在反对工会法西斯蒂主义争取工人直接利益及巩固革命工会运动的斗争中,在这时期中罢工有很大的意义。在准备罢工及选择罢工时间的时候,应当正确的估计到可以取得胜利的客观条件,直接指导罢工的罢工委员会,应该完全离开黄色工会而独立,应当是在罢工开始的时候,便由当场的工人中直接选举出来。并且在选举的时候,应当预先在那个企业的工人中进行充分的宣传,指导罢工的工作,应当与当地的或最近的党部建立很好的秘密联系,在罢工工人每一个全体大会或是代表会议的时候,共产党员应当积极的出来表示积极的态度,向这些大多数同情罢工的工人讨论他们的重要问题与提议。

  共产党员在工人中积极的宣传时,应当注意破坏仲裁法庭的威信和国民党的调和,并且指出黄色领袖的作用,是资本家与政府的走狗。在罢工中应常提出所以农生罢工经济的或政治的要求,这些要求应当是罢工工人自己所叫出来的,是他们自已所感觉的重要要求,在罢工的时候,应当尽力使罢工委员会及工人的代农机关,使为资产阶级政府承认是代表工人谈判劳动条件的全权代表,在这时候,假使这个企业中有国民党的工厂委员会,便应当乘机宣传改选。即是当着罢工已经完结的时候,也应当使罢工委员会不立即解散,应当尽可能的使他事实上变成工厂委员会(或者需要改选他的成份)。

  关于党之组织及思想的巩固

  照中央的材料来看,党之组织之状况,可以说完全不能令人满意。中央第六十九号通告说:“城市支部大部分都是散漫的,许多的工人积极分子都找不着党,因此相续不断的都脱离了我们的组织,大多数的活动分子,都没有职业,脱离了群众,依党为生活”。照政治局的报告说全党的工人党员最高限度不过四千(其中上海占一三○○,香港占六○○,其他的大城市中更非常之少)。在大多数的城市中,甚至于在最大的工人中心如武汉,天津,广州,“什么工作也没有”。

  在这种情形之下,中央在六十九号组织问题的通告上曾提出了许多具体的正确的指示,指出首先要注意工业中心重要城市的工作,要注意重要的产业工人,要吸收工人积极参加党的工作,号召没有职业的失业党员到工厂中去,建立产业支部及其工作方法,提高党员的政治水平线,健全地方党部,改良指导机关的工作等等。现在的任务就是要将中央所提出的这些指示能够真正的去执行。在中央所指出的这许多任务中,有两点我们觉得对于中国共产党有特殊的意义,我们想特别指出这两点的重要。

  第一、建设生产支部和其工作。党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健全的生产支部,他是在周围的工人群众中有领导的作用。生产支部的数目已经很少,并且还逐渐减少,在大而重要的产业,简直没有支部。中央通告第六十九号说:“譬如在上海那里最多的身手工业支部,店员支部,所谓产业支部,只是名义上的,事实上完全没有”。支部内部生活在现在非常之薄弱,大多数的支部,对于一切政治问题,实际问题,没有集体的讨论,也没有支部内部的分工。在这种条件之下,支部一方面是脱离了群众,另一方面又不能训练自己的党员(有时候说勇敢的工人入党以后反变成怯懦的了)。因此现在的任务,要用尽一切力量,坚决的去恢复产业支部中的支部生活。没有这个党见不能前进的,不是这样,党便会腐化,因为这样可以消灭自己之生存的一切的组织基础。对于这部分工作,在过去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已集有极丰富的经验,中国同志应当学习这些经验,并正确的在中国的特殊条件中去应用,只有从建立这些积板的有能力的,虽然是小的秘密的产业支部才可以造成党可靠的基础。

  第二个任务是加强全党之理论上的武装,这里首先就需要严重的去研究马克思的理论。应当知道不仅在党的指导中间,并且在一切宣传煽动的人材中,若是没有深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上的预备,则党员群众便失去了必不可少的理论基础,在将来形势转变,政治问题复杂,对于党对于革命进程都有严重意义的时候,党一定不能正确的应用适合于环境的策略。因此必须加紧党员的政治教育,必要用尽一切方法来提高党内政治水平线,要在党员群众革命青年中进行特殊的教育工作(办党校政治班发行通俗的关于马克思的书籍等等),在现在特别要使全体党员认识国际的纲领,六次国际大会的决议,中国党大会的决议。忍性的,细心的,原则的解释,同志关系的批评,在现在反对党内右倾左倾的斗争中,应当成为最主要的工作方法。等于政治洗刷式的开除党籍,仅止是在他实际上屡次不改正自已错误的时候才能应用。现在在中国共产党中对于这一种方法不能广大的运用。

  六次大会关于实行党内民主的指示,中央以及一切党的工作人员,应当尽量的去执行,只要是秘密条件下是可能的(譬如选举制便不能在所有的党部都实现),在党内民主的口号之下不应当发展派别的意气的无原则的斗争。这种现象不幸在中国共产党内依然不少,党应当用尽一切必要的方法,首先是说服的方法来肃清这种现象。全党的义务,要不动摇党的一致,党的纪律以及指导机关的威信,应当反对―切同志之破坏党之行动。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希望全体中国共产党员,努力党的巩固,应当知道没有坚强的巩固的马克思主义武装的共产党,绝对谈不上实现无产阶级的领导。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

  (一)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希望除了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外,各省各地的活动分子都有机会来了解认识这一封信。

  (二)关于农民问题,我们认为还有他的重要意义,这一封信上并没有说到。关于这个问题,在最近再给你们专门的信。


——不是

——周恩来干的是什么?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42 | 4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正文】
二、依照上项说明的组织路线运用到北方党部,山西省委便成为目前最不必要的组织。如强行组织起来,必成为一空架子机关。汪铭同志〔22〕来信还主张调一批人到太原,结果必如上项所说,因为有了省委这一级空架子机关,于是又团聚了许多同志离开社会的关系而围绕在党的机关左右,这是最妨碍深入群众工作的。故中央决定,目前山西可不成立省委,先着手于地方工作的恢复和建立,山西工作改归顺直省委〔23〕兼管。

——周恩来大笔一挥,山西省委取消

——顺直省委兼管

【1929年2月15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通过周恩来提出的顺直、满洲、广东等省委名单。其中顺直省委常委由韩连惠、陈潭秋、张金刃、陆沉、郝庆宇组成;满洲省委常委由王立功、刘少猷、韩西平组成;广东省委常委由黄钊、陈郁、贺昌、聂荣臻等组成。
——周恩来年谱

——这个顺直省委干了什么?

——在周恩来年谱中消失了

9 月7 日 ——10 月6 日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主要批评陈绍禹在十年内战时期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和抗战初 期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十月六日 ,刘少奇在会上发言,指出:在党内七百干部中间自由讨论党的路线,是一种很重要的事,是一种党内斗争。过去党内斗争传统有许多不好的,如八七会议反陈独秀闹成宗派斗争,不让陈独秀参加,只许反陈的人说话,不许陈独秀方面的人发言;六大以后的顺直省委变成清谈俱乐部,不做任何工作;四中全会上王明领导的党内斗争搞了许多非法活动,学了莫斯科米夫与支部局斗争的最坏的东西;四中全会后中央苏区反罗明路线的斗争也是不好的。只有遵义会议的斗争与延安反张国煮的斗争是很好的,缺点是未从思想上解决问题。这一次应该有意识地造成健全的布尔什维克传统,除了思想上解决问题外,还要在组织上打散宗派,这要注意有正确的方法,才能达到目的。关于党内斗争的方法,强调首先要有自由批评空气,特别是中央负责同志应有这种精神准备,随时接受干部和群众的监督与批评。其次批评只准明枪,不许暗箭,彼此挑拨也是不对的。第三,发言一律称同志,不称首长,以利争论的展开。党内历史有许多不清楚的,要组织几个报告,要留下些文件给后代。
——刘少奇年谱 1943年

——谁在干架空组织的勾当?

——周恩来。

——刘少奇:六大以后的顺直省委变成清谈俱乐部,不做任何工作。

——周恩来改组顺直省委,在干什么?

——消灭共产党。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45 | 4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正文】
整顿地方工作的程序,应先从中心区域做起,如太原、阳泉、绛州、榆次、河东诸地(大同由京绥路方面建立关系)。目前第一步工作,便应先在这些地方寻找有社会关系的同志,建立党的基础。工作恢复开始,党员的线索并不求多,重在质量的选择,要有一人能得一人之用。主要的还在产业工人,即无产业工人之地,亦应注意寻找手工业工人及乡村中雇农贫民。知识分子,必求能在社会中生活活动的人,如与社会一无关系而又畏怯深入社会,不努力寻找职业,这种人从前即便是同志,现在找到也无甚利于党,这种人越多,反而越易使党停留在这些与社会隔绝的流落分子圈中,而不能建立社会基础——党的阶级基础。

——周恩来:应先从中心区域做起,如太原、阳泉、绛州、榆次、河东诸地(大同由京绥路方面建立关系)。

——有党的组织活动吗?

——一个清谈的顺直省委领导个p

晋绥土地改革经验第2版()
【新华社晋绥一日电】晋绥土地改革,新自二月份开始的第一期,已于日前结束。第二期正在开始,原有的工作团已转移新地区;新组织的工作团又踊跃首途下乡。第一期工作的主要经验为:
一、工作团应以“土地归农”为工作出发点,解决全部无地少地农民的土地问题。决不能因袭过去“按问题算账”“公归公”“私归私”的老一套办法,至于分地办法,亦有了肯定的解决。即是以全村人口除全村土地,得出平均数,按此标准给与或补足无地少地农民。
二、解决了土地改革中农民应得到些什么的问题。农民得到土地,如不同时得到口粮、耕牛、种籽、农具、家具,棉花直至 房窑等生产条件,仍然不能翻身。有的村子的无地少地农民,首先提出的是口粮问题,此次工作证明:必须与解决土地问题同时解决农民的其他各种生产条件。关于分配原则,在各地农民中,都曾有激烈的争论。富裕农民主张按人口及劳动力分配,这是富农路线的分配方法,贫雇农则坚决主张:按人口和贫苦程度公平合理的平均分配,各地均 采后者。
三、土地改革中改造农会问题。农民在土地改革中阶级觉悟普遍提高,在要求土地及生产条件的同时,也要求更充分的民主。这次运动中,贯彻了以农村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雇、贫农)为骨干,坚决联合中农,团结农村中百分之九十的群众,自己动手管理自己的政权,办理自己的一切事情。关于组织形式,系建立贫农小组,整理农会。农会以贫农小组为骨干,一切经过农会,提高农会的威信及权利。更从而以新的血液,充实党在农村中的基层组织。
最后在整个工作过程中,必须像一条红线似的贯彻着一条群众路线。有事和群众商量,一切通过群众,交给群众办理。工作团同志必须下决心当群众的小学生,信任群众的正确。不要硬套公式,须从当地,当时的群众具体条件出发。进而善于把群众的意见集中起来,转化为指导群众运动前进的指南针。把群众考察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转化为我们指导群众的方法。这样就能达到领导方针及领导骨干与群众的一致。
1947-06-06

——大革命时期的山西经济是怎么样经济状况?

——在阎锡山的铁血政策下,农民暴动有没有可能性?

——周恩来:放弃山西。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46 | 4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正文】
假使在太原、榆次这类地方,仅只找到几个同志,最初便须以支部的形式开始他们党的生活。主要的工作自然须依照中央前次致山西的信去做。要能在群众中注意日常生活的痛苦所在,鼓动起日常斗争的要求和情绪,以发展到行动,并在这一艰难困苦的工作中训练我们的战斗员。假使我们能在每一地方,得到几个能深藏在群众中、能领导群众斗争的同志,则便是仅仅这几个同志,便是仅仅一两个工人支部,也会使这一些组织成为山西工作发展的核心。要在一个地方有了几个健全的支部后,再成立地方党部——县、市委的组织。务使这一组织,能从几个有群众基础、有社会关系的支部基础上建立起来,县、市委负责同志也要多由在业同志选出担任,这样才能避免空架子机关的毛病。在县、市委没有成立前,几个支部并存时,可指定一个较健全的支部为特支,指导其他支部的工作。中心县、市委须指导其他邻近县份。

——周恩来:假使我们能在每一地方,得到几个能深藏在群众中、能领导群众斗争的同志,则便是仅仅这几个同志,便是仅仅一两个工人支部,也会使这一些组织成为山西工作发展的核心。

——周恩来:革命的低潮只能这么干。

——武装暴动呢?

——周恩来:这是盲动主义

——1928年,阎锡山的军队第2师、第4师,2万人左右

——1929年,阎锡山军队有几个师,多少人?

——冯玉祥西北军、蒋介石的中央军是进不了山西的

——周恩来为什么放弃山西?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47 | 4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三、根据上述的办法,目前山西实无集中一部分同志到太原的必要。便是太原的工作,也只能设法在当地找有社会职业或下决心找社会职业的同志,去开始恢复党的工作和建立党的基础。
顺直省委应根据此信所指示的办法,函知汪铭同志至天津面商;依指示的区域,速即计划如何用巡视方法去寻找各地在业的同志,开始恢复中心区域的工作。汪铭同志得此信后,亦应速至顺直省委处面商。
***

——周恩来:红四军分散游击

——林副主席:这不行

——毛主席:中央主张分散游击是错误的

——斯大林:毛泽东同志做得对。

——周恩来的“便是太原的工作,也只能设法在当地找有社会职业或下决心找社会职业的同志,去开始恢复党的工作和建立党的基础。”

——是不是分散打游击?

红军第四军前委给中央的信
一九二九年四月五日
中央:
三〔二〕月七日的信由福建省委转来,四月三日在瑞金收到。中央此信对客观形势及主观力量都太悲观了。〈三次〉⑴进攻井岗山表示了反革命的最高潮。然至此为止,往后便是反革命高潮逐渐低落,革命高潮逐渐生长。我党的战斗力组织力虽然弱到如中央所言,但在反革命潮流逐渐低落形势之下,恢复一定很快,党内干部分子的消极态度也会迅速的消灭,群众是一定倾向我们的,屠杀主义又固然是为渊池〔驱〕鱼,改良主义也不能再号召群众了。群众对国民党的幻想一定很快的消灭,在将来形势之下,什么党都不能和共产党争群众的。六次大会指示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是十分对的。革命的现时阶段是民权主义,党的目前任务是急争取群众而不是马上武装暴动。但革命发展是很快的,武装暴动的宣传和准备应该采取积极的精神,在大混乱的现局之下,只有积极口号积极精神,才能领导群众。党的战斗力的恢复也一定要在这种积极精神之下才能有可能。我们感觉党在从前犯了盲动主义极大的错误,现时却在一些地方颇有取消主义的倾向了。闽西赣南我们所经过的地方党部,战斗的精神非常之弱,许多斗争的机会轻易放过去了。群众是广大而且革命的,党却袖手不去领导。由闽西赣南的例子使我们想到别的地方或者也有这种现象,所以我们要反对盲动主义和命令主义的恶倾向,但取消主义和不动主义的倾向又要极力防止。无产阶级领导是革命的唯一关健〔键〕,党的无产阶级基础之建立,大区域产业支部之创造,是目前党在组织方面最大任务,但同时农村斗争的发展,小区域苏维埃之建立,红军之创造与扩大,亦是帮助城市斗争,促成革命潮流高涨的条件,所以抛弃城市斗争沈弱〔溺〕于农村游击主义是最大的错误,但畏俱农民〔到〕势力发展,以为将超过工人的导领而不利于革命,如果党员中有这种意见,我们以为也是错误的。因为半殖民地中国的革命,只有农民斗争不得工人领导而失败,没有农民斗争发展超过工人势力而不利于革命本身的。六次大会指示了忽视农民革命的错误。中央此信有“发展农村中广大的普遍的斗争”之言,这种意见才是对的。
中央要求我们将队伍分得很小,散向农村中,朱毛离开火的队伍,隐匿大的目标,目的在保存红军和发动群众,这是一种理想。以“连”或“营”为单位单独行动,分散在农村中,用游击的战术发动群众,避免目标,我们从前年冬天就计划起,而且多次实行都是失败的。因为:(一)红军〈多〉⑵不是本地人,与地方武装的赤卫队来说完全不同,湘赣边界宁岗各县的农民只愿在本县赤卫队当兵,不愿入红军,因此红军简直寻不见几个湘赣边界的农民。红军成份是老的国民革命军浏平湘南的农军和迭次战役的俘虏兵。(二)分开则领导机关不健全,恶劣环境中应付不来,容易失败。(三)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五军在平浏,四军在边界,在湘南因分兵而被敌人击破者共有五次之多。(四)愈是恶劣环境,部队愈须集中,领导者愈须坚强奋斗,方能〈团结内部〉⑶应付敌人,只有在好的环境里才好分兵游击,领导者也不如在恶劣环境时刻不能离。此次离开井岗山向赣南闽西,因为我们部队是集中〈的〉,领导机关(前委)和负责人(朱毛)的态度是坚决奋斗的,所以不但敌人无奈我何,而且敌人的损失大于他们的胜利,我们的胜利则大于我们的损失。宁都和汀州二役的胜利,地头蛇之郭刘二旅完全消灭了战斗力,使赣南闽西一方清溪,致有现在之群众发动成绩,者〔若〕非部队集中指导机关健全决办不到。我们三年来从斗争中所得的战木真是与古今中外的战术都不同,用我们的战术,群众斗争〔群众斗争〕的发展是一天天扩大的,任何强大的敌力〔人〕是奈何我们不得的。
……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50 | 4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河东有七县范围〔24〕,工作不可忽视。在目前春荒期中,主要的斗争固在扩大借粮分粮运动,但斗争的对象宜多领导着向地主方面进攻,尤其重要的是不要使农民斗争专停顿在这一运动上,宜从抗债分粮运动发展到农民反抗地主的日常斗争。只有斗争的范围日益扩大,斗争有继续不断的小胜利,然后农民运动才会深入,土地革命的阶段才得在北方开始进行。这一点很重要的指示,望你们于指示河东工作时特别注意。

——借粮分粮,地主阶级有可能妥协

——抗债分粮

——地主阶级立马镇压

——农民反抗地主

——国民党军队来了

——周恩来干什么?

——把共产党员、农会积极分子暴露给地主和国民党。

——白区地下党是刘少奇的错误?

——白区地下党被破坏,周恩来负百分百的责任。

——满洲省委被破坏,刘少奇是汉奸

——周恩来呢?

——保护汉奸的是什么东西?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51 | 4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在白色恐怖下如何健全党的组织工作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五日)
【题解】
这是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顺直省委并汪铭同志的指示信。
对士兵运动和土匪、民团等工作,也望依照中央的工作计划指示河东特委。

——百度百科王佐(井冈山早期领导人、革命烈士)编辑 锁定 王佐(1898—1930),江西井冈山人。裁缝出身。1923年参加绿林武装。1925年所部被地方政府收为新遂边陲保卫团,任副团长、团长,后为躲避地方豪绅追杀,重新恢复了原来队伍。1927年,在遂川县农民协会帮助下,将所部改称农民自卫军,支持遂川农民运动。同年6月,永新的国民党右派发动政变,乃率所部与宁冈、永新、安福等部农民自卫军于7月26日在永新暴动队配合下,攻克永新县城,营救被捕的革命同志,旋任赣西农民自卫军副总指挥。后与袁文才率部在宁冈坚持斗争。同年10月,对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进驻井冈山,给予积极支持和帮助。1928年1月所部接受改编,2月,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二团,任副团长,兼第二营营长。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5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第一师第三十二团副团长兼第二营营长、红四军军委委员,并当选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委员。7月,任湘赣边界防务委员会主任。领导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后方机关和五大哨口。1929年1月,红四军主动向赣南出击,奉命率第三十二团协同红五军留守井冈山,时任第三十二团团长,曾多次打退敌人,重兵进攻。3月,成立湘赣边界红军独立第一团,任团长兼第一营营长。5月,任红五军第六纵队司令。7月,任红五军第五纵队司令,率部在井冈山坚持游击战争。1930年2月,在永新被错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王佐、袁文才被杀,谁的责任?

——周恩来

——对士兵运动和土匪、民团等工作,也望依照中央的工作计划指示河东特委。
  
  
  

 
 
顶端 Posted: 2016-07-04 06:51 | 4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5586
威望: 25596 点
红花: 25586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47(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2-25

 

彭杨颜邢四同志〔25〕被敌人捕杀经过
(一九二九年九月十四日)
【题解】
本文刊载于一九三○年八月三十日中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日报》。
【正文】
帝国主义、国民党是时时合作以压迫工农群众,以屠杀革命领袖的。尤其是上海的十里洋场,自“四一二”〔26〕以来,在帝国主义强盗与国民党军阀铁蹄之下牺牲的已经有几万人;现时关闭在西牢,在漕河泾,在公安局与警备司令部的,还有成千以上的工农群众、革命战士,过着那无期徒刑的岁月。

——百度百科 任弼时
巡视被捕
1928年3月,中共安徽省临时委员会书记尹宽推行“左”倾盲动主义路线,使各县党组织程度不同地遭到破坏,大批党的优秀干部被捕和牺牲。9月,中央委派任弼时以特派员的身份巡视安徽。[3]  
任弼时首先到达芜湖,在省临委机关召开党的骨干分子会议,传达党的“六大”会议精神,批评“左”倾盲动主义的错误,听取省临委的工作汇报,妥善处理省临委内部纠纷。
15日上午,任弼时和徐厚昌在汪正芳的陪同下,往城西北的香油寺参加当地团的会议。由于叛徒的告发,任弼时和徐厚昌被敌人拘捕。
智传音信
任弼时被捕后,被押解到国民党南陵县党部,敌人对他进行搜身,除了搜出些零星钞票外,别无所得。1928年10月16日,敌人提审任弼时,他临危不惧,镇定自若,始终坚持说:“我是湖南人,叫胡少甫,到南陵是做生意的。少小就爱看《三国演义》,听说南陵有座小乔墓,便由人指点来香油寺游玩,也不知犯了什么法,把我抓来,真是莫名其妙。这叫我以后怎么向老板交代?”敌人又令法警拿来踩杠,欲施酷刑。他毫不畏惧,理直气壮地说:“你们踩死我,我也没有什么可供的

——由于叛徒的告发,任弼时和徐厚昌被敌人拘捕。他毫不畏惧,理直气壮地说:“你们踩死我,我也没有什么可供的

——任弼时被组织营救了。

——不要说国民党不知道任弼时,任弼时1927年在武汉是抛头露面的。

    
——共产党员,被国民党枪毙、关押

——任弼时怎么能够被营救?

——赵家:陈赓救了蒋介石的命,蒋介石不杀陈赓。陈赓成功越狱。

——国民党不知道周恩来在上海?

——国民党就是不搜捕周恩来

——为什么?

——隐蔽得好?

——扯蛋。
  
  
  

 
 
顶端 Posted: 2016-07-05 01:56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8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百花齐放
 
 

Total 0.019660(s) query 4, Time now is:02-25 23:5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