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三甲农民反腐记》第二十一章 秋后算账全民吃苦 打击报复人人受罪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现代林则徐
历史是不会说话的?但历史事实可以说话!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11
发帖: 1717
威望: 1749 点
红花: 17390 朵
贡献值: 111 点
在线时间:9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03
最后登录:2017-06-24

 《三甲农民反腐记》第二十一章 秋后算账全民吃苦 打击报复人人受罪

管理提醒:
本帖被 wengeadmin 从 革命文艺 移动到本区(2017-06-06)



第二十一章
秋后算账全民吃苦 打击报复人人受罪



1999年3月28日,黄国卿肖早云同时签收了湖南省娄底市涟源市人民法院的:黄国卿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一千五百元”的刑事判决书;肖早云“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处罚金一千元”的刑事判决书。黄国卿是否上诉?潘传才律师于1999年3月30日上午10点,新化公安看守所会见了黄国卿。
潘传才说:“你的案子已经判决了……是不是要求上诉?”
黄国卿想,对自己的判决是明显的秋后算账和打击报复行为;政府官员是串通一气的;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法律更是官员们维护自己既得利益和打击异已者的工具!于是,黄国卿就回答说:
“我认为上诉没有多大意义,我早就看出来了。上诉是一点用都没有的!加之在看守所度日如年!”
潘传才说:“那么你的打算怎样?”
黄国卿回答说:“尽快结束看守生活;靠以后投牢后再进行越级申诉!”
……
潘传才说:“我这里告诉你两个名字:一个叫吴振汉,是我们省司法厅原来的厅长,现调省高级法院当院长;一个叫彭焱生,是省律师协会的会长兼秘书长。这两个人很肯帮忙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找他们。”
黄国卿点头说:“好!”……
第一节 清洗民代表 追捕黄主祥
在大包干后的分田单干运动中,黄主祥家也平均每人分得了0.5亩多水稻田耕地进行了单干。黄不祥想,单靠种几分田是维持不了全家人生活的!只有象千千万万农民家庭一样,年轻的劳工,靠背井离乡出外出卖自己的劳力,才能养活一家大小。黄主祥正式成为了第一代农民工!
特别是11.13事件后,三甲农民协减理事会就即解散了。在当时的社会里,承包修公路和搞房地产开发是少数人富起来的最好途径。因此,修公路和房地产开发就堪比1958年大办钢铁运动。不同的是大办钢铁运动是强调集体经济的就地共同致富运动;而修公路和房地产运动是变相抢夺集体财产的资本主私有制发展运动。即政策性让资本主在全国私有劳动力市场中,雇佣劳动工人,达到为资本主等少数人富起来的运动。
三甲农民代表黄主祥,家庭人均耕地只有半亩左右的农民来说,唯一的生存之计是在全国的劳动力市场中出卖自己的劳力,任凭资本主雇佣窄干血汗。就这样,黄主祥这样的农民工就成为了靠出卖自己劳动力的商品。因此,黄主祥被千里之外的辰溪县一个承包修公路的资本主雇佣,就背井离乡,在远离自己亲人的辰溪县,为资本主卖力修公路;为资本主赚钱!
1998年12月9日,有一位一同在出卖劳力的工友对正在干活的黄主祥说:“工程指挥部叫你去接个电话!”
黄主祥就放下手中的活,走到指挥部后,就问:“在哪里接电话?”思想单纯的黄主祥,哪里知道这是一个圈套!做梦也没有想到,11.13事件,无所事事的政府官员,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秋后算账!
黄主祥喊了一次,又一次“在哪里接电话?”的话。
这时,围上来几个彪形大汉便衣!他们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一齐动手!将黄主祥的头接到桌子上,就捆绑起来,搞得黄主祥满脸是血!
黄主祥还没有转过神来,莫名其妙地,彪形大汉便衣们又将他推进了一辆面包车上……
在行驶中的面包车内,有人说:“我们花费了几十万元钱,终于抓到你了!”
这时黄主祥才明白,这是涟源市政府为了11.13事件的秋后算账的打击报复行动……
黄主祥后来还听说,在这次秋后算账中,有不少无辜群众受到这样或那样的牵连:岩美村有位共产党员、村妇联主任、人民教师周新莲就是一例:三甲乡派出所干警诬蔑她将三甲农民代表陈显认外地逃跑,要追究她的责任。因此,在追查她的责任过程中,公安人员半夜三更突然追捕周新莲,导致周新莲右摔断后,成了残疾;黄主祥的三哥黄华祥又是一例:黄华祥受黄主祥的牵连,而无故被刑事拘留15天等等……
黄主祥被捕后,在从辰溪到涟源的火车上,旅客看到满脸是血的农民工黄主祥,个个递给了惊奇的目光!甚至有人直接追问押运人员为何事。押运人员都无言以答。但黄主祥的嘴吧,还是没有被堵塞的!因此,黄主祥还有说话的能力。在列车上,黄主祥慢慢地将三甲农民成立协减理事会,减轻农民负担的事说了之后,旅客象听故事一样,不时向黄主祥投以赞叹,同情、无奈的目光;不少旅客表现出:叹息、摇头、称颂的表情……
第二节 涟源报》
1996年11月14日(农历丙子十月初四)星期四 第46期 总第587期
市委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强调
一手抓社会稳定 一手抓经济发展
本报讯 11月14日,市委市政府召集乡政党政负责人市直各单位副科级以上干部、企事业单位、学校、农林场库所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全市各级党政、各单位、全市干部群众一手抓社会稳定,一手抓经济发展。
会议由市委书记陆家康主持。市委副书记、市长高超群通报了三甲乡少数不法分子以减轻农民负担为幌子,不断制造事端,扩大事态,以致发展到大肆进行打、砸、抢活动的情况。8月下旬以来,三甲极少数人利用群众要求减负的心理,煽动群众游行闹事。市委、市政府从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出发,采取有效措施,共清退各种费用2000多万元,全面清理了有关收费的文件,明令废止了不合理收费项目。目前减轻农民负担工作仍在深入开展。然而,少数不法分子别有用心,不断进行非法串联、集资、游行活动,11月13日,他们纠集一些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的人,胁迫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市委、市政府、市人武部、市公安局,在执行干警和机关干部始终克制的情况下,见门窗就打,见牌子就砸,砸坏车子多辆,毁坏报社和市广播站办公用品和机器设备,打伤公安干警31人和机关干部多人,并冲进市委书记住宅,将所有财物毁坏和洗劫一空。11月13日发生的事件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严重打、砸、抢恶性事件。
娄底地委书记余英生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自三甲事件发生以来,涟源市委、政府及各级乡镇减轻农民负担工作取得了显著成绩,符合广大农民群众的利益。在事件处理的过程中,各级党政采取克制、宽容的态度,在加强政治思想教育的同时,狠抓减轻农民负担工作和干部工作作风改进工作。然而,少数不法分子视党委、政府的忍让和克制为软弱、退让,蓄意扩大事态,发展到11月13日的打、砸、抢恶性事件,其性质绝不是为了减轻农民负担,而是为了冲击党委、政府机关,矛头直指党委、政府和党政主要领导。省委、地委对涟源市委、市政府处理三甲问题采取的措施是充分肯定和坚决支持的,同时指示,对少数不法分子必须坚决打击,决不心慈手软。目前,少数不法分子继续进行非法活动,企图制造更大规模的非法事件,对此,省、地高度关注,将采取果断措施制止任何非法活动,对不法分子绳之以法。目前全市各级党政、各单位和全市干部群众要在11月9日市委关于加强稳定工作的会议精神和省委、地委指示精神的指导下,在上级党政和市委的正确领导下,坚持党的领导,统一思想认识,保持清醒的头脑,维护社会稳定。特别是党员干部要以党性作保证,引导广大群众维护党委、政府的权威,保证政令畅通。余英生指示:地、市一方面要强化宣传工作,引导干部群众认清三甲事件的真相,认清少数不法分子的真实面目,一方面要组织强有力的工作队,深入三甲乡等乡镇,加强思想工作,对广大群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明之以法。各级、各单位要强化责任制,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确保本地、本单位的安定。政法部门要把严打斗争引向深入,对企图趁机闹事的违法犯罪分子坚决打击。
市委书记陆家康在会上讲话,要求全市一方面以铁的手腕,形成强大攻势,打击非法行为,维护社会安定;另一方面,树立坚定信念,齐心协力抓好当前各项工作,确保今年全市各项工作任务圆满完成。
(本报记者 本报通讯员)

第三节 黄主祥的起诉书
涟源市人民检察院
   
涟检刑诉(1999)12号  
被告人黄主祥,男,1958年10月16日出生于湖南省涟源市三甲乡马埠桥村,汉族,中专文化,农民,……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罪,1996年12月23日经本院批准,1998年12月9日由涟源市公安局逮捕。
被告人黄主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一案,由涟源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于1999年1月19日,移送本院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表明:
1996年8月12日,黄国卿(另案处理)等以农民负担过重为由,于8月25日成立了“减轻农民负担临时理事会”,被告人黄主祥是该组织重要人员之一,该组织成立后,于8月29日,9月2日两次煽动三甲乡数千名不明身份的农民非法游行至三甲乡政府,殴打市乡下部,砸烂机关门窗,阻塞207线交通。1996年11月11日晚,我市政法机关将黄国卿等人进行收容审查,被告人黄主祥因逃漏网。1996年11月12日上午,被告人黄主祥组织了三甲乡各村“联络人员”及被收容审查的家属到自己家开会商量对策,主持了整个会议,并商定了对付政府的如下几条对策:一是,于13日组织三甲各村群众到市政府游行示威,逼市政府释放黄国卿等犯罪嫌疑人;二是,组织从到长沙、北京上访;三是,安排人到白马、田心、金石等地乡镇串联,一起到市政府游行示威。在会议上,被告人黄主祥具体布置了13日游行事项。1996年11月13日上午9时许,被告人黄主祥组织三甲乡数千名不明真相的农民从马埠桥村出发,非法游行至市政府门口后,不顾劝阻强行进入市政府机关院内,打伤执行公务的工作人员21人,砸烂门窗、招牌及车辆等损失达18万余元,并阻塞市内交通直接至下午4时许,不明真相的群众才陆续离去,致使市政府机关工作无法正常进行,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黄主祥无视国家法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其行为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第一款,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为维护社会治安,确保社会管理秩序不受非法侵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特对被告人黄主祥提起公诉,请依法予以惩处。
此致
涟源市人民法院
代检察员:龙雄辉  
一九九九年二月四日  
附注:
1,被告人黄主祥现押娄底市公安局看守所,
2,移送证据目录2份,证据复印件8份38页。

第四节 牢头狱霸 底线尚存
看守所内的牢头狱霸是被看守所者视为阎王的人!是公安机关特意在犯罪分子中选定和纵容打人的人!这一个公安机关的潜规则是官僚集团滥用私刑的工具!也是看守所鲜活的、特别的专政工具!因此,看守所内就分三六九等。娄底市看守所也不例外!黄主祥这个农民工从辰溪劳动中的工地上被诱捕,在涟源市公安局例行公事手续后,送到娄底市看守所进行公安看守。
黄主祥在娄底市看守所的值班室内,清楚地听到押送的公安干警问狱警说:“你们这里哪监是老虎监?”
娄底市看守所狱警回答说:“六监”。
押送黄主祥的公安说:“那就送六监”!
“六监”这个老虎监,就是“牢头狱霸”监!是打人最厉害的监子!牢头狱霸不将入监者打个半死半活,牢头狱霸是不放手的!甚至直接被打死的也不少见。三甲农民代表陈远树,就是在看守所内,被活活打死的,打死后还让家属出500元取保候审费,才让陈远树的亲属,把尸体收回家进行安葬……
娄底市看守所六监的牢头狱霸是,因抢金店杀人被判死刑的毛塘乡人。黄主祥被投进这间老虎监后,牢头狱霸就依照监规进行例行询问。黄主祥就将三甲农民为减轻农民负担;游行请愿的事说了一遍。牢霸听后,就竖起大拇指说:“咯样的!我家也搭帮你们,退了一百多元乱收费钱。不要怕,好好活着与他们斗到底!”结果出于公安和狱警们所料,黄主祥没有被挨打……
黄主祥在涟源法院被判刑后,押送公安,又故技重演!问涟源市公安看守所狱警:“老虎监是几监?”
答说:“五监!”
黄主祥在涟源法院宣判之后,又投入了涟源公安看守所“老虎监”!五监的牢头狱霸,听黄主祥说是11.13事件,为农民的利益得罪了政府官员而坐牢时,又收起了打人拳头……
因此,黄主祥在涟源公安看守所,又没有受到皮肉之苦……这就充分说明:三甲农民反腐连牢头狱霸等死刑犯都全部感动了!可是,根本没有触动当今政府官员打击报复的害人之心!
牢头狱霸等死刑犯,全都有良心的底线!可当今的政府官员却为了自己的前途,而磨灭了人性!毁灭了自己的良心底线!
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这些官员都不懂得:“觉得别人都不对的时候,那就是自己的错”的错误定律!

第五节 检察院起诉 黄主祥
1999年3月18日凌晨4点多钟,黄主祥就被公安武警从娄底市看守所押送到了涟源市法院的值班室。值班室外防卫森严!直到上午10点多钟才将黄主祥押上审判台……
涟源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宣读,涟检刑诉(1999)12号《起诉书》:
“被告人黄主祥,男,1958年10月16日出生……聚众冲击国家机关一案……1996年11月11日晚,我市政法机关将黄国卿等人进行收容审查,被告人黄主祥因逃漏网……1996年11月13日上午9时许,被告人黄主祥组织三甲乡数千名不明真相的农民从马埠桥村出发,非法游行至市政府门口后,不顾劝阻强行进入市政府机关院内,打伤执行公务的工作人员21人,砸烂门窗、招牌及车辆等损失达18万余元,并阻塞市内交通直接至下午4时许,不明真相的群众才陆续离去,致使市政府机关工作无法正常进行,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
《起诉书》读完后,法官要黄主祥陈述事实经过时,黄主祥无意中随口说出:“我还没有吃饭!”这时,审判庭下面的旁听人员,就个个站立起来,七嘴八舌地说:
“中国坐牢,难道能饭都不给吃的吗?”
“真是太不象样了!是想要饿死我们的贴心人?”
“政府官员真是无人性!无人道!”
“就是死刑犯,也有上路饭呷的啊!”
“真是惨无人道!”
……
这时法庭已经是一片混乱!无法维持秩序,法院出于无奈,只好宣布歇庭,让黄主祥吃饭……
走过场的庭审程序结束后,宣判:被告人黄主祥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黄主祥大呼冤枉……

第六节 黄主祥在狱中写给狱中黄国卿的信
国卿仁兄雅鉴:
握别日久,时刻怀念。久思聆听雅教,奈信息全无。环境特别,处境艰难!弟知仁兄之无奈!今诚图借鸿雁传情,以聊表思念之意。
吾去岁12月9日被抓,关押于娄底看守所,今年3月18日在涟源被判四年半!忆开庭之情景,不亚于两国开战!公安、武警等武装力量来了几百人,荷枪实弹,戒备森严!农民亦来几十,法庭内外,人山人海!其群情愤慨,可想而知。
忆往昔,汝与吾等农民兄弟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因农民而奔波;为减负而操劳;与贪官争是非;与污吏论清浊!尝思农民于水火;解民困之倒悬不记得失,尽心竭力!虽受大众之拥护和爱戴;但被贪官污吏所切齿!
吾等入牢狱,系权力一手遮天所为!但乌云岂能长聚?阴风怎会久吹?吾等深信党中央之英明;朱总理之果断!伸冤雪耻!应深信有时。
身陷牢笼,真度日如年!思古今中外,几多英才为民之生存、国之强盛而舍死忘生!很多高官厚禄者都尚不足惜,何况吾等不名之辈,焉能计较几载圄囹。吾常思雷锋全心全意!变有限于无限!虽生命短暂而名留青史。吾不敢与之高攀,不企图泰山之重,变亦不至于鸿毛之轻。人生一世能为民着想一二;能为正义而奋斗当无遗憾。百年之后,勿辱吾子孙后代,已足愿矣!吾岂敢奢求?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吾等之处境,于意料之中。然累及妻儿受苦,吾心如刀绞!食不甘味,寝不能寐。吾愧对他们了!善良人愿老天爷保佑!
汝关押在乡良,吾已知悉。近况何如,敬请惠书告之。临书苍卒,不尽欲言,余音后叙。
祝汝一切顺利,早日出狱!
愚弟 主祥手书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八日

第七节 黄主祥监狱中诗词选
《自勉》三则
一,
身困重重心藏民,创伤累累志不沉。
人生道路多坷坎,抖擞精神奔前程。
二,
勤俭点,细思量,俭朴思想;
斩荆棘,填坎坷,美化人生。
三,
拾得分秒勤学习,遨游书海自任意;
日积月累精华在,苦难尽处有作为。
《中级法院维持原判后的感想》
减负风潮群情激,退款千万贪官泣!
误时几载心甘愿,垫资苦民何足惜。
为虎作伥莫须有,欲加之罪无思议。
身陷牢笼了愿,不清冤情胸心急!
《审判忌日》
去年今日上法庭!今天得知法随人!
衷诚为减负事,欲加之罪冤难伸。
打击报复莫须有,监内赤子思乡情。
我欲剖心献地府,唯恐阎王也不公!
《忆当年》
故乡三甲黑沉沉,贪官百姓不觉明!
登高争呼伸正义,为农奔波惹祸根。
四春不暖求出路,三秋更寒减负人。
成败任凭人评说,功过自然天澄清!
监狱中与妻子相见有感
透过双重铁丝网,
蒙眬地看到了妻子期待的目光。
一声声殷切的嘱托,用眼泪凝望,
是发自肺腑的呼唤!
此刻的我,
早已把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刚毅风范,不知抛置何方?
晶莹的泪水啊,你为何这么匆忙?
是对亲人的忏悔?还是表达思念的心肠!
相见是那么难得,何又那样的令人心酸!
回转吧!
善良可爱的妻子:请不要悲伤!
临时乌云遮天,正义的阳光必将它驱亮!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反腐 三甲农民 黄主祥 黄国卿
道德是人类大同的基础
顶端 Posted: 2016-09-07 11:4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3554(s) query 3, Time now is:07-20 20:3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