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牛鬼蛇神”是毛主席给起的嗎?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古明浩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1
威望: 91 点
红花: 81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1-10-22
最后登录:2017-11-15

 “牛鬼蛇神”是毛主席给起的嗎?

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确实是非常及时的,完全必要的。在这场斗争中,我们知识分子也获得进一步的改造和提高。”這是1976年1月24日人民日报《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不容污蔑》一文的話,作者季羡林於一九九八年出版《牛棚杂忆》,自承"“文化大革命”后,我恢复了系主任,后来又“升了官”,在国家权力机构中也“飞黄腾达”过"、"对所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一场残暴、混乱、使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蒙羞忍耻、把我们国家的经济推向绝境、空前、绝后—这是我的希望—,至今还没人能给一个全面合理的解释的悲剧,有不少人早就认识了它的实质,我却是在“四人帮”垮台以后脑筋才开了窍。我实在感到羞耻。"他在是書缘起中有段解題之文:

"“在北大,牛棚这个词儿并不流行。我们这里的“官方”叫做“劳改大院”,有时通俗化称之为“黑帮大院”,含义完全是一样的。但是后者更生动,更具体,因而在老百姓嘴里就流行了起来。顾名思义,“黑帮”不是“白帮”。他们是专在暗中干“坏事”的,是同“革命司令部”唱反调的。这一帮家伙被关押的地方就叫做“黑帮大院”。"

十六年後,另一位北大教書匠郝斌則於《流水何曾洗是非:北大牛棚一角》楔子細說“黑帮”:

"人们最早看到“黑帮”二字,是在《人民日报》上。1966年6月2日,《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刊登了北大哲學系聂元梓等七人几天前在北大校园贴出的一张大字报:《宋硕、陆平、彭珮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在同一版面,又以“本报评论员”名义刊发了题为《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的评论。后者,一篇千字短文,六次重复使用了“黑帮分子”、“黑帮反党分子”、“黑帮”、“黑组织”、“黑纪律”这些词语,统统都是加给刚刚揪出来的“陆平及其一伙”的。"

並論及“黑帮”退燒的原因:

"及至后来,各省市地方都有身边的人陆续揪出,“黑帮”这个词儿,反倒没有叫开,却为“牛鬼蛇神”所替代。其中原委,我没弄清楚。说起来,“黑帮”这个名称是康生给起的,“牛鬼蛇神”则是毛主席给起的,命名者的位阶高低,应是一个因素。"
郝斌將壓過“黑帮”的“牛鬼蛇神”智財權歸諸毛主席,林博文在郝著導讀“荒謬年代中的北大歷史系牛棚”也跟著唱和,稱“牛鬼蛇神”是“毛澤東創造的名詞”,這種論調與史實相符嗎?

查主席生前在講話或文章中的確多次用及此語,例如1957年3月12日在中國共產黨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的講話:

“最近一个时期,有些牛鬼蛇神被搬上舞台了。有些同志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很着急。我说,有一点也可以,过几十年,现在舞台上这样的牛鬼蛇神都没有了,想看也看不成了。我们要提倡正确的东西,反对错误的东西,但是不要害怕人们接触错误的东西。单靠行政命令的办法,禁止人接触不正常的现象,禁止人接触丑恶的现象,禁止人接触错误思想,禁止人看牛鬼蛇神,这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当然我并不提倡发展牛鬼蛇神,我是说‘有一点也可以’。某些错误东西的存在是并不奇怪的,也是用不着害怕的,这可以使人们更好地学会同它作斗争。大风大浪也不可怕。人类社会就是从大风大浪中发展起来的。

在我国,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还会长期存在。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已经基本建立。我们已经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改造方面,取得了基本胜利,但是在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取得胜利。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我们同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进行长期的斗争。不了解这种情况,放弃思想斗争,那就是错误的。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但是,这种批判,应该是充分说理的,有分析的,有说服力的,而不应该是粗暴的、官僚主义的,或者是形而上学的、教条主义的。”

再如1963年5月2日至12日在杭州召開的部分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大區書記參加的小型會議上講:

“階級斗爭、生產斗爭和科學實驗,是建設社會主義強大國家的三項偉大革命運動,是使共產黨人免除官僚主義、避免修正主義和教條主義,永遠立於不敗之地的確實保証。不然的話,讓地、富、反、壞、牛鬼蛇神一齊跑了出來,而我們的干部則不聞不問,有許多人甚至敵我不分,互相勾結,被敵人腐蝕侵襲,分化瓦解,拉出去,打進來,許多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也被敵人軟硬兼施,照此辦理,那就不要很長時間,少則幾年、十幾年,多則幾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現全國性的反革命復辟,馬列主義的黨就一定會變成修正主義的黨,變成法西斯黨,整個中國就要改變顏色了,請同志們想一想,這是一種多麼危險的情景啊?”

1966年7月8日毛主席寫給江青的信中也提及:

“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過七八年又來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

“現在任務是要在全黨全國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後還要有一次橫掃牛鬼蛇神的運動,以後還要有多次掃除。”

只是,這些內部言詞郝斌不易與聞,他認識的牛鬼蛇神極可能就來自於前揭他所舉的1966年6月2日《人民日报》上的大字报:《宋硕、陆平、彭珮云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干些什么?》中的一段話:

“一切革命的知識分子,是戰鬥的時候了!讓我們團結起來,高舉毛澤東思想的偉大紅旗,團結在黨中央和毛主席的周圍,打破修正主義的種種控制和一切陰謀詭計,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消滅一切牛鬼蛇神、一切赫魯曉夫式的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把社會主義革命進行到底。”

當然,前一天《人民日报》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中提到“億萬工農兵群眾”要以毛澤東思想為武器,“橫掃盤踞在思想文化陣地上的大量牛鬼蛇神”應為郝斌所熟悉。 但據此二點就咬定“牛鬼蛇神”乃毛主席的原創未免牽強。

“牛鬼蛇神”怎麼來?其實身為學術中人,郝斌只消翻閱《辭源》,問題即可迎刃而解。明代王世贞就用此詞析論書法,弇州山人四部稿卷一百三十二《祝京兆季静园亭卷》說“以大令筆,作顛史體,縱橫變化,莫可端倪,雖考之八法,不無小出入,要之鐵手腕可重也,然書道止此耳,過則牛鬼蛇神矣!”而最早是唐朝杜牧在《李長吉歌詩序》藉以評李賀詩風——“鯨呿鰲擲,牛鬼蛇神,不足為其虛荒誕幻也”,喜歡李賀詩的毛主席曾細讀圈畫此文,所以五十年代以降,“牛鬼蛇神”一再為他所引用也就不足為奇了。

再查“牛鬼”乃地獄中的牛頭鬼卒阿旁,職司懲惡;“蛇神”即“天龙八部”中的大蟒神摩呼罗迦,是人身蛇首的乐神,責在守卫佛法。說主席“起了”或“創造”源出佛教的“牛鬼蛇神”,不知是學術不精?還是心術不堪!

好有一比的是,某些別有用心之徒喧嚷主席《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中“天若有情天亦老”一字不漏剽竊自李賀的《金銅仙人辭漢歌》: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

好詩屬剽竊,陋句歸原創,正應主席所點破:“他們為自己的階級本性所決定,非跳出來不可”,季羡林以次出棚入水的“牛鬼蛇神”們何曾洗出一點是非。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牛鬼蛇神 毛主席
顶端 Posted: 2016-10-10 06:55 | [楼 主]
伪胡江
级别: 新手上路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18 点
红花: 8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16-11-12
最后登录:2017-03-25

 

那可不叫抄袭,那是另一个组合.
  
  
  

 
 
顶端 Posted: 2017-03-25 14:51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文革研究
 
 

Total 0.009378(s) query 4, Time now is:11-20 05:4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