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 Pages: ( 2/5 total )
本页主题: 赵家《炎黄春秋》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作者:● 吴江解读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其实,平心而论,这次会议无论就其规模来说,或就其提出的问题或讨论的深度来说,同1980年10月(距务虚会结束仅一年半时间)党中央召开的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初稿有四千人参加的大会比较起来,是远远不如的。例如,四千人大会上已有人揭露1959年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的内幕及其细节,而务虚会则只不过批判了当时《红旗》杂志在中央工作会议(1977年11月12日)已通过要为彭德怀案件平反之后还公然刊载所谓《彭德怀反党集团》这样的文章,明明是“对着干”的行为。时间仅隔一年多,形势发展如此之快,主要是因为到了1980年上半年,已在分清毛泽东历史功过的前提下,明确指出毛泽东有一个晚年错误问题,“文化大革命”就是其错误的集中表现,并得出必须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结论。而在召开理论工作务虚会的时候,形势显然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因此人们的思想仍有较大局限性。但是无可怀疑,理论工作务虚会大胆冲破了一些禁区,它在思想上为形势的发展准备了条件,这正是理论工作务虚会的历史功绩所在。

——赵家编造历史,牵涉到各方利益

——如何协调?

——1979年,理论务虚会大致框架构成了

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
——《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记略
作者:郭道晖
(来源:《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
30年前,即1980年,在党内举行过一次四千高级干部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以下简称“历史决议”)的大讨论,这次讨论从10月中旬开始到11月下旬结束,前后持续了一个多月时间。之后决议草案经多次修改,于1981年6月27日举行的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邓小平同志对历史决议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总的来说,这个决议是个好决议。我们原来设想,这个决议要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实事求是地、恰如其分地评价‘文化大革命’,评价毛泽东的功过是非,使这个决议起到像一九四五年那次历史决议所起到的作用,就是总结经验,统一思想,团结一致向前看。我想,现在的这个稿子能够实现这样的要求。”(1981年6月22日下午邓小平在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预备会议各组召集人会上的讲话)

——四千高干大讨论,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

——这正是理论工作务虚会的历史功绩所在。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44 | 10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务虚会的主要任务是在“两个凡是”这个问题上分清是非。会议基本上弄清了“两个凡是”的出笼经过及一些人的部分活动情况,这些前面已经提及。就这次会议说,交代或揭发清楚一些事实当然是必要的,但理论上的批判则显得不够(没有大会穿插于其间也是一个原因)。现在看来,坚持“两个凡是”的起因不外两者:或由于维护既得利益,或由于认识上的差异。后者居多,前者只是少数人。而认识上的差异,大抵又由于有些人不认识我党长期执行的“左”倾错误路线(其思想上的根源则是教条主义和“左”倾空想共产主义思想)对于国家民族所造成的伤害,及其所引起的社会主义危机的严重性,而这主要又是由于不认识或不承认毛泽东晚年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所致。

——1977年2月。两个凡是

——1979年弄清了“两个凡是”的出笼经过及一些人的部分活动情况?

——赵家1979年理论务虚会,为否定文化大革命编造理由

——如何否定文化大革命?

——赵家从两个凡是入手

——赵家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入手。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46 | 11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然而,对于这样重大的问题,在当时,会议参加者因时机尚未成熟而不可能进行彻底的批判,这是务虚会所面临的客观局限性。所以当时会议就这个问题所印发的多是一些揭发性材料,这些材料虽有助于弄清事实,但批评与自我批评很不足。当事者虽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却拒不分析自己的错误何以发生。因此可以说,会议实质上并没有在中央工作会议和三中全会的基础上前进多少。

——赵家狗腿子:会议参加者因时机尚未成熟而不可能进行彻底的批判

——为什么?

——赵家还没有完成准备工作。

——所以当时会议就这个问题所印发的多是一些揭发性材料

——赵家开始一点一点地否定毛主席时代

“四人帮”伪造毛主席的“临终嘱咐”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无耻背叛
第4版()
专栏:
“四人帮”伪造毛主席的“临终嘱咐”是——
对马克思主义的无耻背叛
张明
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抛出的梁效的反党文章《永远按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办》,不仅变本加厉地大肆宣扬已被华国锋同志揭穿了的伪造的毛主席
“临终嘱咐”,甚至伪造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它胡说什么马克思逝世以后,恩格斯“始终不渝地坚持马克思的既定方针”,恩格斯逝世以后,“列宁坚持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既定方针”,“按既定方针办”是
“毛主席对我们党和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经验的高度概括和深刻总结”。他们气势汹汹地说:“篡改毛主席的既定方针,就是背叛马克思主义,背叛社会主义,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四人帮”把马克思列宁主义说成是一成不变的“既定方针”,这恰恰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耻背叛。
马克思、恩格斯从来不认为他们创立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是什么一成不变的“既定方针”。恩格斯说过:“我们的理论是发展的理论,而不是必须背得烂熟并机械地加以重复的教条。”(《恩格斯致弗•凯利—威士涅威茨基夫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460页)马克思和恩格斯不断总结国际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经验,用来发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在总结了巴黎公社的伟大革命实践的经验之后,马克思、恩格斯都认为,《共产党宣言》“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明确指出:“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29页)得出了无产阶级必须打碎旧的国家机器的革命结论。“四人帮”的伪造和马克思、恩格斯对待自己学说的态度,难道有一丝一毫的相同之处吗?
列宁创建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是象“四人帮”所说的那样,是一成不变地“坚持了马克思恩格斯的既定方针”的结果。马克思、恩格斯根据他们所处的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的具体情况,提出过社会主义革命只有在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英国、法国和德国同时发生才能胜利的论断。列宁根据他所处的帝国主义时代的特点,创造性地指出:“经济政治发展的不平衡是资本主义的绝对规律。由此就应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少数或者甚至在单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论欧洲联邦口号》,《列宁选集》第2卷第709页)“四人帮”的谬论,与列宁的这个科学论断和俄国无产阶级的伟大革命实践,难道有一丝一毫的相同之处吗?
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说:“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认识真理的道路。”(《实践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说成是一成不变的“既定方针”,这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毫无共同之处。正是毛主席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领导我们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我们才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彻底胜利。正是毛主席总结了国内国际无产阶级专政的经验,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解决了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重大课题,把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不断引向更大胜利。把毛泽东思想归结为一成不变的“既定方针”,难道不是对毛泽东思想的背叛吗?可见,背叛马克思主义的,恰恰是“四人帮”自己。
1976-12-03  

——四人帮如此

——毛主席没有责任吗?

——赵家: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是不是顺理成章?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47 | 12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同时,会议领导方面也有意尽可能避免紧张情况的发生,特别避免发言涉及高层领导人(按:有些涉及高层领导人的材料没有上《简报》)。

——这是指谁呢?

——周恩来

——理论务虚会邀请中央和北京理论宣传单位160多人参加

——怎么避免伤及周恩来?

——赵家:特别避免发言涉及高层领导人(按:有些涉及高层领导人的材料没有上《简报》)。

——没有上简报的材料怎么处理?

——邓痞子:他在“文化大革命”中没有倒下去是件极大的幸事。当时,他处的地位十分困难,他说了好多违心的话,做了好多违心的事。但人民原谅他。

——康生怎么办?

——赵家:开除其党籍,撤销悼词;其骨灰被迁出八宝山革命公墓,后被划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主要成员之一。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47 | 13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理论工作务虚会引起大家注意是在另一方面,即在总结以往二三十年思想理论战线上的经验教训,以及在一些问题上提出较为尖锐的意见。这些在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在当时却被一些人认为惊世骇俗,非同小可,甚至被认为是搞“非毛化”。

——赵家担心什么?

——被认为是搞“非毛化”。

——赵家怎么办?

——林彪、四人帮路线

关于林彪、“四人帮”路线的性质和特点问题第3版()
吴江
关于林彪、“四人帮”的路线问题,两年多来已进行了一些揭发批判。路线是非是否完全澄清了呢?我们认为,还没有。例如,林彪、“四人帮”的路线究竟是右 还是“左”这个最根本的问题,还需要重新研究。
目前,关于林彪、“四人帮”路线的性质和特点,有两种基本的提法,一是“极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一是“假左真右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这两种提法有两点是共同的,一是把路线问题和反革命问题完全混在一起,一是确定林彪、“四人帮”路线是右而不是“左”。我们认为,这两点都是不科学的。
(一)
党内的路线问题同反革命问题,应该加以区分,不能混为一谈。
斯大林曾经谈到这个问题,他指出:“‘右倾’或‘左倾’的概念目前在我国是党的概念,更确切地说,是党内的概念。‘右倾分子’或‘左倾分子’就是离开真正党的路线而倾向于这一或那一方面的人。”(《斯大林全集》第十一卷,第280页)斯大林认为,在属于党派范围以外的文艺、戏剧等方面提出“右倾”或“左倾”的概念,是不正确的。当时,有人把这些概念运用于一个带有反苏维埃倾向的剧本《逃亡》。斯大林指出,这个剧本是一种反苏维埃现象,而不是党内的“左倾”或“右倾”的表现。斯大林对托洛茨基主义曾作了以下的分析。他说:“托洛茨基主义不再是工人阶级中的政派了;托洛茨基主义在七八年前曾是工人阶级中的政派,现在它已经从这样的政派,变成了一伙暗害分子、破坏分子、间谍和杀人凶手组成的寡廉鲜耻的、无原则的匪帮,……”。(《斯大林文选》第118页)
显然,斯大林在理论上是把路线问题同反革命问题加以明确的区分的。他并不根据托洛茨基后来变成反革命这一点,就认为托洛茨基一开始就是反革命,或者他的路线问题就是反革命性质的。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苏联实际上也存在把路线问题同反革命问题混在一起的情况,把那些“一度动摇到托洛茨基主义方面而后来早已脱离了托洛茨基主义的人”,“和个别的托洛茨基分子保持过个人的联系”的人,甚至那些“偶尔在某一个托洛茨基分子曾经经过的一条街上走过路的人”,也当成了反革命,加以打击和镇压,犯了肃反扩大化的错误。(《斯大林文选》第138、139页)
斯大林上述观点应当说是正确的。一般来说,党内的路线问题,是分清是非的问题,要按照党内斗争的方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来解决,不能采用对待敌人、对待反革命的方法来解决。在一定情况下,党内的路线问题也可能发展成为敌我问题、反革命问题,但那是党外问题而不是党内路线问题了,就是说,不能把原来的路线问题看作是反革命问题,也不能把后来的反革命问题仍然看作是路线问题。
过去,我们没有把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叫做反革命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也没有把王明等人的三次“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叫做反革命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尽管陈独秀和王明两人后来一个变成托派分子一个变成叛国分子,也没有这样叫,因为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同样,张国焘在长征中犯错误是路线问题,后来逃跑投向国民党,是“逃兵”、叛党问题。两个问题有联系,但不能混为一谈。
从文化大革命起,这两者开始被混淆,直到如今。
把刘少奇的路线定为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把路线问题(这条路线究竟应当怎样看,暂且不论)和反革命问题混淆起来,一提路线问题就是敌我矛盾,使这场运动一开始就把人民内部矛盾、党内矛盾同敌我矛盾混在一起,其危害性今天已经看得很清楚,今后必须引以为戒。
对林彪、“四人帮”,是否可以把他们的路线问题和反革命问题完全混在一起呢?我们认为,也不可以。林彪和“四人帮”确实变成了反革命,但他们又确曾有一个路线问题(林彪、“四人帮”推行一条共同的路线),这条路线是由一定历史条件形成的,并不纯粹是他们个人的主观创作。这里,路线和反革命,确有密切的联系,但不能看作就是一回事。如果把他们执行的路线看作就是反革命问题,那至少是过于简单化了,实际上是把那条危害极大的路线掩盖起来(这条路线如果不彻底加以清算,以后完全有可能在新的条件下重新出现);而如果把他们的反革命问题仍看作是路线问题,那当然是对他们的美化。
分析起来,林彪和“四人帮”又有某种差别。
开始时,我们党同林彪的斗争,整个说来,属于党内路线问题。林彪利用那条貌似革命的路线来为他的反党野心服务,后来发展成为赤裸裸的反革命。当然,林彪变成反革命不是偶然的,但总不能否认他的问题有一个发展过程,也不能否认他完全变成反革命应当有一个基本的标志。当林彪尚未暴露其反革命面目时,表现为路线的激烈斗争;当林彪已暴露其反革命面目、成为赤裸裸的罪大恶极的反革命之后,如果还把这些当作路线问题,还来讨论他的《“571工程”纪要》和妄图谋害毛主席的行动是属于“左”的路线还是属于右的路线,那不是有意把水搅浑,就是十足的糊涂虫。
“四人帮”和林彪,就路线来说是一致的,但人的情况有所不同。“四人帮”的首领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原是混进我党的叛徒、特务、阶级异己分子。可以认为,他们开始执行这条路线的时候,就怀着危害党、篡夺党的反革命动机和目的。但是,他们施展反革命阴谋活动,仍然是利用这条路线,通过这条路线,以这条路线做掩护。这是他们的主要办法。他们的反革命面目的暴露在时间上来说不像林彪那样截然分明。人们主要是通过四届人大前后他们的篡党夺权活动,特别是周总理逝世前后他们的倒行逆施,搞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活动,最后认清他们的反革命面目的。而这时,他们也仍然是紧紧地抓住这条路线,依靠这条路线,把它更加推向极端,来施展他们的反革命阴谋。因此,对于“四人帮”,我们特别要通过批判揭露他们如何利用这条极左路线来搞阴谋活动,以暴露他们的反革命面目。但这仍然不是说,可以把路线问题和反革命问题完全混为一谈,可以把他们的路线用“反革命”一词来简单地骂倒。问题在于:迷惑于这条路线的,执行这条路线的,除“四人帮”以外,还大有人在。例如不少人曾积极参与“全面夺权”、“打倒一切”和反击所谓“二月逆流”,有人在庐山会议上追随林彪的反党活动等,而他们并不是叛徒、特务、反革命,他们是一些犯路线错误的人,有的至今还是领导干部。更多的人是盲目执行这条路线而自以为“革命”,主要就是因为这条路线的“左”适合他们的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些人,我们如果说他们推行的路线容易为反革命利用是恰当的,如果说他们推行这条路线的活动属于反革命性质则未免过分。总之,这条路线是很有一些诱惑力和号召力的,以致 于我们可以说,如果没有林彪、江青、张春桥,也会有其他的人来带头推行这条路线。这也表明,这条路线是一定历史条件的产物,这是历史事实。这条路线不仅容易掩护反革命,为反革命所利用,而且也适宜于培植野心家和骗子,有些野心家和骗子后来往往成为反革命。这条路线确实不可以等闲视之。我们如果把这条在党内横行整整一个历史阶段并且迷惑了许多人的路线看轻了,或者看简单了(例如认为它没有“理论”,只简单地骂它一句“反革命”了事等),那将等于保护这条路线,使它将来还有可能复活起来为害人民。因此,只有彻底清算这条路线,才能彻底揭露“四人帮”的反革命行径和手法,充分吸取经验教训,并使人们认识到把这条路线当作毛泽东思想和革命路线来崇奉,是一个多么严重的历史错误。
(二)
路线上的“左”倾和右倾,应该加以基本的区分,不能混为一谈。
“左”倾机会主义同右倾机会主义是有差别的,差别就在于它们的政纲不同,要求不同,办法和手段不同。林彪、“四人帮”推行的路线究竟是“左”的还是右的?这首先要看作为这条路线的实际表现的纲领、口号、政策、办法和手段。
他们的主张和行动,可以粗略地指出以下几条(这里概括得可能不完全):
1、以抓阶级斗争为名,把阶级斗争扩大化,从根本上颠倒敌我关系。
2、在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的借口下,搞所谓“全面专政”。提出“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普遍夺权”,要以“革命的新文革”来代替“保守的旧政府”。
3、在反对修正主义的口号下,全盘否定十七年的成绩,鼓吹“与十七年的修正主义路线对着干”。宣传文化大革命是“革过去革过命的命”,是“批判干部的运动”,是“罢官运动”等等。
4、宣扬“群众运动是天然合理的”,煽动极端民主化和无政府主义,以“大民主”名义破坏党的民主集中制,否定党的领导,鼓吹“踢开党委闹革命”,宣传“形成了一个党内资产阶级”,“要革党内资产阶级的命”。
5、鼓吹所谓“阶级关系的新变化”,攻击“老干部是民主派,民主派就是走资派”;诬蔑知识分子是“臭老九”,工农兵是“老保”。
6、打着红旗反红旗,提出“大树特树绝对权威”,鼓吹“顶峰”、“天才”、“句句是真理”、“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学习毛主席著作”等。
7、在经济建设上,企图推行军事共产主义办法,搞平均主义,反对按劳分配和商品制度,宣传不顾一切条件破除“资产阶级法权”。在企业中和农村中推行军事化,实行军事强制。
8、鼓吹上层建筑决定一切,政治可以冲击一切特别是经济。认为搞生产就是什么“唯生产力论”;搞四个现代化是“为复辟资本主义创造条件”。讲盈利就是“利润挂帅”。在农村提倡“穷过渡”,认为“越穷越革命”。只要粮食不要多种经营,批判定额管理,取消评工记分,取代集市贸易,限制家庭副业,没收自留地,用各种借口剥夺农民。
9、认为学习外国先进技术和管理中符合科学的东西就是“爬行主义”、“洋奴哲学”。
10、在“文化革命”的口号下推行文化专制主义,只准一花独放,一家独鸣。
这是一些什么货色呢?它们的基本特点是:以赞扬共产主义来反对社会主义;以所谓群众运动来破坏一切法律、规章;以“全面专政”来消灭社会主义民主;以政治、阶级斗争来代替和冲击经济;以夸大思想的能动性来否定客观规律;以夸大革命性来否定革命的客观条件和限度;以制造现代迷信来歪曲、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总之,是超越时代,超越现实,乱打,乱斗,用一种“革命”的假象、用急于变革的手段来破坏社会主义,破坏革命事业。这些东西,同托洛茨基之流的纲领和手法,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综观这一切,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林彪、“四人帮”路线的特点不是右,而是极左,是“左”倾机会主义。这种从“左”面来的机会主义,以“反对修正主义”、“反右”的口号作掩护,其危害之烈,已是尽人皆知的了。
林彪、“四人帮”为什么采取极左的形式,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这是由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我国有崇高的威望;由于我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有强烈的革命热情和革命传统;由于我国存在着广大小资产阶级的影响,小资产阶级的“革命性”容易被利用,容易导致极左;由于解放以来我们注意了反右,对“左”的倾向和路线注意不够,存在着“左”比右好,宁“左”毋右的倾向,等等。在这种条件下,林彪、“四人帮”的极左路线,就最容易俘虏、毒害一部分干部和群众,事实正是这样。
林彪垮台后,“四人帮”十分害怕批极左,不准批极左,而要不断地批 所谓右。为什么?这一点非常值得我们想一想。极左,正是林彪、“四人帮”的护身符,革命人民的麻醉剂。
目前流行一种提法,认为林彪、“四人帮”的路线是“假左真右”,这个提法容易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满足,实际上仍然是不清楚的。人和集团的政治态度,可以有“左、中、右”之分,也可以说假左派、真右派。在路线上,对于错误路线,我们认为仍以一般地区分“左”倾或右倾为宜。“假左真右”的提法,本意是不同意称林彪、“四人帮”的路线为极右,这一点是前进了一步;但是,这种提法仍然把两种错误路线的特征混淆起来,而且实际上仍给人一种印象,好像只有右而没有“左”,“左”还是比右好,或者认为,只有反右才能达到真正的左。这种提法是在弄清问题的过程中产生的。现在,我们认为以不这样提为好。
这里,也是把标志一条错误路线的特征(“左”或右)和它的后果完全混同起来。“左”倾和右倾可以造成同样的后果,它们在一定条件下也可以互相转化(“左”可以转化为右,右也可以转化为“左”),但是,这不等于说“左”和右 就是等同的,“左”和右就没有差别。
民主革命时期,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统治结果,造成了革命的巨大损失,使白区几乎损失百分之百,红区损失百分之九十左右。“左”的结果破坏了革命,同右的结果一样。然而,不能因此就说王明的路线是右,或者是‘假左真右’。至于在社会主义时期,如果右倾路线得胜,当然会造成破坏社会主义的危险;但“左”倾路线得胜,也会从“左”的方面破坏社会主义。所以,不能根据一条路线会造成破坏社会主义的结果,就认为这条路线只能说右或‘假左真右’,而不能说“左”。
在历史上,中国革命曾经几乎毁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后来被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挽救过来了;现在,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又遭逢了一次由“左”倾路线造成的严重危机,而且危机时间持续很长。这个历史的真实,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应当回避,不应当视而不见,更不应当曲意掩饰。
列宁在一九○八年写《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一文时,曾指出有“来自左面的修正主义”,但是列宁当时指出:“它还远不如机会主义的修正主义那样成熟,还没有国际化,甚至还没有和任何一个国家的社会主义政党作过一次巨大的实际战斗。”所以列宁说,我们不能分析这种修正主义的思想内容,而主要是分析“来自右面的修正主义”。(《列宁全集》第十五卷,第20页)
从列宁那时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七十年。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在中国的土地上,“来自左面的修正主义”可以说已经成熟,也已经发生了一定的国际影响,而且同我们中国共产党作过一次巨大的较量和搏斗。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有历史意义的事件。我们不能不认真地、严肃地正视和研究这种从“左”方面来的修正主义亦即“左”倾机会主义,分析它形成的历史条件和它的严重危害性,千万不能再把这种几乎毁灭了我们党和国家的“左”倾毒瘤掩盖起来,必须下决心彻底纠 “左”批“左”,必须从中充分地吸取应有的教训,认真地开展既反对“左”又反对右的两条战线斗争,保证我们的现代化事业沿着正确的路线进行。
1979-02-16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49 | 14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阅读大量《简报》,亲身经历这场讨论,留下一些笔记加少数记录重要发言的《简报》,今天凭这些来追述当年的发言内容,自然只能属于“举例”性质,但我相信,回首前尘往事在今天对于继续解放思想开拓创新仍然是有意义的。

——赵家文痞举例

——四千畜牲开炮

——这就是四千高干会议。

——这时已经不是林彪、四人帮问题,而是毛主席的问题

●四千老干部对党史的一次民主评议
——《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草案)》大讨论记略
作者:郭道晖
(来源:《炎黄春秋》2010年第4期)
团中央胡克实同志在发言中指出,决议草稿第60页13行说:“毛泽东同志没有全面发展马克思主义,决不能夸大说是马列主义新阶段。”这与草稿另一处说“毛泽东思想已形成科学的体系”是矛盾的。马列主义尚且没有讲什么“体系”,而毛泽东没有“全面发展”马列主义倒成了“体系”?如果有,也是不科学、甚至是反科学的体系,如“继续革命论”、“党内资产阶级论”,等等。

——赵家狗腿子:在今天对于继续解放思想开拓创新仍然是有意义的。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50 | 15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首先要记下第三组副组长王惠德说的几句开宗明义的话,他说:“现在全党面临着一个重新认识的问题。建国快要30年了,现在还有两亿人吃不饱饭。面对这种情况,全党、全民都在思考:我们一定是在哪里出了毛病。这个重新认识的要求是阻挡不住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搞理论工作的同志麻木不仁不思考,不去研究是不行的。”

——1979年,赵家包衣奴才:现在还有两亿人吃不饱饭

——现在赵家五毛怎么说?

——毛主席时代是一个吃不饱的时代。

——赵家统计
            一九七八年产量  一九七七年产量  一九七八年比一九七七年增长%
粮    食    30,475 万吨    28,272 万吨     7.8

——赵家统计
一九七八年底,全国人口为九亿七千五百二十三万人。人口自然增长率为千分之十二。

——人均312.5公斤粮食

——有2亿人吃不饱,是赵家干的。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50 | 16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该组组长周扬接着说:“首先有个对‘文化大革命’的定性问题。结论当然要由中央来做,但在理论上,我们必须弄清楚。究竟是出了林彪、‘四人帮’几个野心家、阴谋家造成的,还是在路线、理论上有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否存在着问题?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两个凡是’的问题也就搞不清楚。如果这个理论站得住,在这方面讲‘凡是’也许还可以;如果这个理论有问题,那就更不能‘凡是’了。过去,我们很多人都是‘凡是派’,现在‘凡是’不下去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个根本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毛泽东同志,只有这个问题解决了,‘文化大革命’的定性问题才能解决。随着,‘两个凡是’的问题也不必争论就可以得到解决。”

——赵家文棍周扬跳了出来:文化大革命的定性问题

——究竟是出了林彪、四人帮几个野心家、阴谋家造成的,还是在路线、理论上有问题?

——这就是赵家务虚会的目的

——邓痞子:要把文化大革命说得跟鬼子进村一样。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51 | 17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会议的发言已不回避公开指名道姓地评论毛泽东同志。历史学家黎澍这样谈毛泽东本人的思想变化状况:“毛主席本人思想在变化。他在《论联合政府》和七届二中全会上都说过,全国解放以后,要保存资本主义一个阶段,并要让它有所发展。还说过,要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废墟上马上建设起社会主义是空想。可是不久他又说:在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资产阶级必然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党内也会有一部分人借口中国落后需要让资本主义有一个发展,这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新的社会制度一产生他就想超越经济自然发展阶段,这样也就带来了严重的问题。我们的社会主义搞成了贫穷的社会主义,还说贫穷能更快进入共产主义。”

——赵家文痞开始造谣

——他在《论联合政府》和七届二中全会上都说过,全国解放以后,要保存资本主义一个阶段,并要让它有所发展。

——我们的社会主义搞成了贫穷的社会主义,还说贫穷能更快进入共产主义。

——这就是赵家虚无历史的渊源。

清源:“邓小平理论”剖析
4) 关于实践标准
在70年代后期,曾经出现过鼓噪一时的所谓的“真理标准”的讨论。邓小平曾大肆鼓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但不是唯一的标准。这个命题并无大错,错就错在实践的阶级区别上。实践的标准(革命阶级的实践标准),又分客观实在标准和逻辑实在标准。实践有革命阶级的实践和反革命的实践,有无产阶级的实践,有资产阶级的实践。在分裂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两大对立阶级的当今社会里,侈谈笼统的、统一的实践来检验真理,这是一个阶级在欺骗另一个阶级。资本家和工人的经济、政治、阶级地位不同,价值观不同,实践不同,,目标不同,利益的 诉求不同,所以他们的想法、说法和做法都截然相反。
在阶级社会里,没有抽象的、统一的实践,各阶级都有各阶级的具体实践。用资产阶级的实践来检验无产阶级的真理,所得出来的结论是完全相反的,反之亦然。例如:对于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的理论,以刘少奇、邓小平为代表的党内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无产阶级的看法就截然相反。前者对这一理论就怕的要死,恨的要命,就想拼命的否定这一理论。而无产阶级则认为这一理论是进行社会主义革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强大思想武器,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到毛泽东主义阶段的最主要的标志。另外,革命的阶级有时候由于力量的暂时弱小,实践失败了,不等于他们依据的理论不正确。反革命阶级暂时的力量强大,得势于一时,不等于他们依据的理论是历史进步的理论。邓小平大肆鼓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目的,不是在谈理论,他是借批“两个凡是”来否定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否定毛泽东思想最闪光的地方和最主要的标志--继续革命理论。

——赵家所谓的实践:谎言

——用谎言检验毛主席时代,毛主席时代怎么会好得了呢?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52 | 18 楼
renbing331
级别: 光明使者


精华: 0
发帖: 29553
威望: 29563 点
红花: 295530 朵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0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0-14
最后登录:2017-06-26

 

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
作者:● 吴江
经济学家许涤新也说了这样一段话:“三大改造后,对于如何搞社会主义,毛泽东同志和党内许多领导人的思想是不一致的。看来,毛主席他老人家在三大改造后认为在他的坚强的意志之下,中国是可以很快进入共产主义的,于是就来了个‘大跃进’,大炼钢铁,吃饭不要钱,等等。但是国民经济却因此出现了极大的困难。看来,毛主席在‘大跃进’失败之后,就认为许多老党员、老干部,不能适应他的很快进入共产主义的思想,认为这些老家伙是修正主义,因此,反右倾,搞‘四清’,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接踵而来。……是不是可以说,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破坏,是主席他老人家唯意志论发展下来的结果?既然唯意志论成了主导思想,那么还有什么客观规律呢?他老人家是不考虑客观规律的。他心目中的平均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为了急于消灭三大差别,竟然要知识分子丢掉知识,丢掉科学文化。毛主席在哲学、政治、军事、诗词等方面有伟大的成就、功绩,就是不懂经济。”

——赵家统一认识:抹黑

——大炼钢铁,吃饭不要钱是毛主席干的

——反右倾、四清是毛主席干的

——赵家:毛主席是唯意志论

——赵家:那么还有什么客观规律呢?

——赵家:竟然要知识分子丢掉知识,丢掉科学文化。

——邓痞子: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这就是理论务虚会的作用。

——赵家:毛主席在哲学、政治、军事、诗词等方面有伟大的成就、功绩,就是不懂经济。

——赵家40年干了什么?

——殖民地经济--卖国主义经济

——赵家人在毛主席时代能干好事?
  
  
  

 
 
顶端 Posted: 2017-01-10 06:54 | 19 楼
«1 2 345» Pages: ( 2/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中国文革研究网 » 万象视野
 
 

Total 0.011231(s) query 4, Time now is:06-26 18:3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 http://wengewang.tk